葉子晨的是明白他的意思的。

在他沒有見到葉子晨之前,一直都在決鬥場待著,看他們那裡的決鬥。

按照蘇逸雲的說法……

從那些人的決鬥中,他能有所感悟。

之前他都是看低級場,繞是如此,他的錢也花的差不多,那些錢還是從葉子晨奴隸的手裡借來的。

「哈哈,咱們倆說什麼借不借的。」

葉子晨咧嘴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有宇宙中的晶卡么?」

「有。」

蘇逸雲點頭。

決鬥場中有賭鬥的存在,他偶爾也會參與幾回,贏來的錢決鬥場都會打到卡里,如果他沒有晶卡的話是沒有辦法得到賭金的。

「賬戶說給我。」

不多時,蘇逸雲將賬戶說出,葉子晨二話不說就讓貝力將錢轉了過去。

不到半分鐘……

已經收到消息的蘇逸雲瞪著眼睛看著葉子晨。

「葉子……」

「已經夠你用一段時間的了。」葉子晨咧嘴。

「靠,這何止夠我用一段時間。」

蘇逸雲忍不住大喊,剛剛葉子晨可是足足給他打來二十萬的宇宙幣。

看一回低級場才3000藍河幣。

「葉子,看來你在宇宙吃了不少苦啊。」看著轉賬信息,蘇逸雲突然間神色一沉,望著葉子晨的笑容苦笑。

可能別人看到這些錢,會說葉子晨在宇宙中發財了。

蘇逸雲卻很清楚……

葉子晨能夠擁有這些錢,絕對是來之不易。

「還好吧。」葉子晨咧嘴,沒有多說,「有了這些錢你應該可以看更高級的了吧。」

「當然!」

蘇逸雲點頭。

「我也有資格參戰了!」

「你要進八角籠?」葉子晨皺眉。

「有這個想法。」

「為什麼一定要去八角籠,虛擬世界集團的虛擬網路中,有虛擬對戰。我給你的錢足夠你在虛擬網路中對戰數千萬回,而且他還可以按照你得要求來挑選對手。」葉子晨開口。

「我知道,可是不一樣的。」

蘇逸雲搖頭,「不管虛擬網路給出的對手多好,歸根結底是虛擬的,不會有那種生死歷練的感覺。你難道沒有發覺的,我們真正能夠提升實力的時候,都是在生死邊緣掙扎的時候不是么?」 危難之中。

的確是可以讓人們在絕境下突破自我。

虛擬世界集團在虛擬網路中提供的對手,儘管可以做的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要求來定,可是虛擬網路歸根結底是虛擬網路。

哪怕是死在了對方的手中……

依舊對自己的生命有任何威脅。

葉子晨之前就嘗試了幾回,也是覺得缺少生死磨歷,就沒有再繼續下去。

話雖如此。

蘇逸雲想要進入親自下決鬥場,這種危險性還是太高。

他已經不想看到自己身邊的人離開他了。

「我還是建議你慎重考慮。」葉子晨深深的吐了口氣,「如果你親自下台,稍微不留神真的……你讓我怎麼跟蘇煙交代。」

「放心。」

面對葉子晨的勸慰,蘇逸雲咧嘴一笑。

「我不會冒失的,在沒有把握之前我不會下台,還有就算我下台一開始也不會進行生死斗。你給我的這些錢,也足以支撐我在決鬥場呆很久。」

「況且……」

「我們總不能一直站在你得身後吧,葉子,你不要給自己的負擔太重了,不管是我、大聖、楊戩亦或是其他人,我們都在追趕你得腳步啊。」

「好吧。」

面對蘇逸雲的堅持,葉子晨也沒有辦法再繼續勸慰下去,只能默默地長嘆著支持他的決定。

他也相信……

蘇逸雲不會莽撞。

「對了。」突然間,蘇逸雲看向葉子晨開口,「巴德一直提到的虛擬遊戲《第二世界》是幹嘛的。」

「你也有興趣?」

「我想了解一下。」

……

……

「大哥,我查到了。」

藍河星的一棟高檔旅館中,手中把玩著匕首的男人坐在真皮沙發上,看著前面的光頭男人對他彙報著情況。

「說!」

男人神情漠然的開口。

他現在的心情很差,差到胸前燃燒著一團火,一直沒有辦法宣洩出去。

就在剛剛……

他在虛擬網路中又被少爺罵了一遍,心中的火燃燒的更盛,此時坐在沙發上的他就像是即將噴發的火山。

光頭男人感覺到沙發男人情緒的變化。

目光微微一變,開口道。

「哈卡死了。」

「死了?」沙發上的男人匕首咚的插在桌子上,整個人從沙發上離開,皺眉開口,「他怎麼死了?」

他的火就是來自哈卡。

他覺得自己被哈騙了!

他們約定的時間是三天,此時已經到了三天的時間,哈卡沒有聯繫他,在虛擬網路中也不管怎麼發消息都不回復。

他都已經準備前往哈卡的莊園去找他。

現在……

他死了!

「對。」光頭男人點頭,「這幾天咱們一直在積蓄能量,沒有關注藍河星的動態。哈卡在咱們跟他見面的第一天夜裡就死了,管理局的人一直在調查殺他的兇手。」

「查到了么?」

光頭男人聞言搖頭,目前為止管理局還沒有對哈卡死亡事件的任何進展。

「你們還指望管理局,他們的辦事效率,咱們又不是不知道。」就在這時,房間中又走出名身材矮小的男人。他徑直來到沙發前坐下,也示意光頭男人坐下來,「黑虎,你也坐,咱們又不是上下級,幹嘛整的好像你是跑腿的似的。」

「起塔,你什麼意思?」站著的男人皺眉。

「我還能什麼意思,撻末,咱們都是戰將級,你幹嘛總使喚黑虎,就因為你跟少爺的時間比較久?說真的,你這個樣子我已經忍了很久了。明明實力不怎麼樣,卻總是把自己看成大哥似的發號施令。」矮子起塔撇嘴。

「你……」撻末惱怒。

「怎麼的,你還敢跟我動手么?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其實挺不巧的,昨天夜裡我突然間突破到了戰將八重。」起塔咧嘴,神情中滿是玩味的看著撻末。

他們三人當中……

光頭黑虎的實力比較差,戰將五重。

起塔和撻末都是戰將七重。

如果要真動手,起塔贏的可能性還會更高一些。奈何撻末跟著少爺的時間久,不管是在遊戲中亦或是現實,他的地位都要比起塔高。

起塔一直都在忍……

就等著他的實力能夠真正壓住撻末的時候。

沒想到這一切來的這麼快,就在昨天夜裡突然間靈光一閃,稍有感悟,讓自己成功突破到了八重。

這也就讓他有了對撻末叫囂的資本。

得到矮子起塔戰將突破八重,撻末的眉毛上抬了一下,可能是沒有想到他突破的會這麼快。旋即,他就又露出不屑的神情。

「怪不得……」

「我還在想,你怎麼突然間敢這麼跟我說話了,原來是突破讓你重拾自信。」

「可惜啊。」

「你以為你突破了八重,就可以翻身做人?」

鋥……

桌上的匕首猛地一顫。

坐在沙發上的起塔瞬間動手,他的武器是一柄闊劍,揮動時烈烈做響。

撻末抓著匕首,刀刃敲了一下闊劍的刀身。

旋即,手掌一抖,匕首就抵住撻末的喉嚨,而起塔的闊劍也落在撻末的腰間。

只要起塔想……

撻末會直接被攔腰砍斷。

當然……

他自己也會被撻末的匕首插穿喉嚨。

兩人誰都沒有再進一步。

四目相對。

雙眸冰冷的望著對方,誰都沒有半點想要讓步的意思。

光頭黑虎急的直撓頭。

他趕忙跑到兩人中間。

「撻末哥,起塔哥,你們這是做什麼,咱們這回來不是解決葉子晨的嘛,你們倆怎麼還動上手了。」

「我真的忍你很久了。」起塔皺眉。

「彼此彼此。」撻末笑著,「我早就能感覺打你對我不爽,你不是很想取締我么,好……」

突然間。

撻末將匕首收回,將起塔的闊劍推開。

「從現在開始,我的這個位置讓給你,本來我也不想要這個位置。」

「等回去的時候,我會主動跟少爺請辭。」

「在這之前……」

「咱們將葉子晨解決,如何?」

「我還沒有淪落到需要你施捨。」起塔收回闊劍,眼神中滿是冷漠,「屬於我的,我會自己拿回來的,我今天就是想讓你知道,別總拿我和黑虎當手下,我們都是戰將級,沒有高人一等。」

「好好好……」

撻末溫和的笑著,起塔收回闊劍重新坐到沙發上。

殊不知……

就在這時,撻末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稍縱即逝的寒芒,旋即他就又笑著看向黑虎。

「黑虎,你可查到了其他消息。」

「有!」黑虎點頭,「我覺得,我們可以繼續著哈卡之前的行動,將葉子晨找出來。」

「繼續哈卡之前的行動?」

「沒錯,我覺得可行!」 撻末也坐到沙發上,眉毛輕抬。

他的時間真的不多……

好好剛在虛擬網路中,少爺那邊催促的要比之前急了許多。

那種急切口吻,讓撻末很摸不清頭緒。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