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晨迎著蘇祁虎那震怒的目光忘了過去。

其實葉子晨打心裡還是挺怕蘇祁虎的,常年從軍讓他身上總是有著一股讓人難受的肅殺之氣。

可為了蘇煙和蘇老,他豁出去。

「別想騙我,我能知道你到底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葉子晨眼中金光一閃,蘇祁虎只感覺自己竟然一時間失了心神。

當他回過神的后,在看向葉子晨眼中多了幾分忌憚。

「可以。」

「假如蘇煙想跟我在一起,你不能阻攔。」

一旁哭的淚雨婆娑的蘇煙臉蹭的紅了,周圍的不少醫護人員也露出一絲恍然的神色。

怪不得這青年會如此,竟然是為了這個女孩。

更多人心中開始狐疑,這年輕人不會是沒有把握,單純的是想表現一下吧。

「別猶豫,蘇老的時間不多,給我答覆。」

蘇祁虎遲遲不言語,葉子晨眉毛一簇。

「可以。」蘇祁虎虎目一瞪,道,「不過要是失敗了,你以後不能在跟蘇煙有任何接觸。」

「你還真是個孝順的兒子呀。」

葉子晨玩味一笑,道。

「別擔心,我不會失敗,記得你的承諾。」

話音一落,葉子晨就向手術室內走了進去。

站在後面的鄭成開口道:「需要幫忙么,我可以為你打下手。」

「不需要。」

葉子晨的回答冷淡篤定又極具自信,走進手術室,手術室的門關閉。

鄭成朝著一旁的蘇煙看了一眼,當看到緊握拳頭祈禱的蘇煙,還有剛才腦海中那如同英雄一般的背影。

說不定,這青年真的能成功。

手術室內,蘇老的身上已經蓋上了白布,這是救治失敗的宣告。

點開微信內的百寶箱,葉子晨取出一枚大還丹。

「小葉怎麼進來了?」

半空中響起一道呢喃聲,葉子晨抬起頭才看到蘇老的靈魂已經飄在了半空中。

「蘇老。」

清風徐來楠楠語 在喊出這句話的時候,葉子晨手中的大還丹已經從手中掉了下去。

靈魂出體,這就代表人已經死透了。

大還丹也就沒有用處了。

「咦,小葉,你能看到我?」

蘇老露出一絲詫異,飄到葉子晨的身旁。

劉晴也在這時從龍眼裡跑了出來,伸了個懶腰。

「哎呀,睡的好舒服。葉子晨,你怎麼跑手術室來了。」

當她看到同樣飄在半空中的蘇老之後,她立即驚呼道。

「鬼呀!」

「叫什麼叫,你難道不是鬼么?」葉子晨抬起手將劉晴抓到了下來,同時一臉苦笑的朝著蘇老點頭道,「蘇老,我的確能看到你。」

「哈哈,我就知道小葉你不是一般人。」

蘇老倒是沒有露出太多驚訝的神色,彷彿一切都跟他想的一樣。

「正好,小葉你來了,幫我給我那二兒子傳句話。」

「老公,貌似就是這了吧。」

手術室內突然間響起一道陰柔尖銳的嗓音,蘇老在聽到那聲音之後,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

「就是這了。」

一道略顯粗獷的嗓音響起,不多時,手術室的半空中就出現一個穿著白衣服,一個穿黑衣,腦門上貼了個符帶著大高帽的鬼。

黑白無常!

葉子晨愣了一下,沒想到還真有黑白無常的存在,還尼瑪是夫妻。

看著樣子,他倆是來抓蘇老走的。

「蘇老,你到我身後來。」

葉子晨喊了一句,蘇老頓時鑽到了他身後。

「上面不是說就一個死鬼么?這怎麼有倆?還有個活人!」

白無常尖銳的嗓音再度響起,黑無常朝著葉子晨這邊看了一眼。

「切,活人跟咱有屁關係。倒是這小女鬼,處.女鬼,陽壽未盡。這種鬼想投胎都得等陽壽盡了,才能到咱們那。不過,嘖嘖……」

黑無常的長舌頭舔了一下嘴唇,搓手道。

「這處.女鬼還真美呀。」

假偶天成 白無常神色一變,顯然她男人是對這處.女鬼動了心思。不過在家裡她屬於那種弱勢群體,她心中雖敢怒卻是不敢言。

話音一落,倆人拎著鎖鏈就朝著蘇老和劉晴走了過來。走到半路,白無常突然間停下了。

「老公,那活人好像在瞪咱倆。」 第60章我可是鬼差

啪。

黑無常抬起手就給白無常一個暴栗。

「你別在說胡話,凡人能看到咱們嘛。」

沒有在搭理這白痴娘們,黑無常拿著大鎖鏈,臉上擺出一副溫柔相朝著劉晴走了過來。

「小妹妹,想不想投胎做人呀。哥哥是地府的黑無常,可以帶你去投胎哦。」

與君共江山 「不就是見習的么!」

白無常在後面嘀咕。

由於地府客戶群體的逐漸擴增,地府鬼差也在擴張,像是此次來抓鬼的黑白無常便是十大陰帥無常二爺招來的下手。

劉晴眨了眨眼睛,看了眼旁邊的葉子晨。

倆人形影不離在一起這麼久,多少也有了一些默契。

看他樣子,劉晴就知道怎麼說了。

「黑無常哥哥,你說的是真的么?」劉晴擺出一副很想去投胎的樣子。

「當然,只要你跟我們走,包你投個好人家。」

白無常也揉著頭走了過來,可是她那語氣卻是略帶威脅了。

劉晴可不在乎白無常的威脅,她本來也就沒想跟黑無常走。

她為的就是玩!

「可是……」劉晴遲疑了一下,黑無常趕緊開口道,「可是什麼?」

「我捨不得我男朋友。」

劉晴一把抱住葉子晨的肩膀,黑白無常這才露出恍然之色。

一般鬼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淡忘凡間的經歷,唯獨處.女鬼不同。

她會記得生前的一切,並且會粘著生前對她很重要的人。

尤其是男人……

像劉晴這種陽壽未盡的,他們黑白無常的鎖鏈是鎖不住的,這也是他們沒用用強的理由。

眼看這美鬼遲疑,白無常是高興了,黑無常不爽了。

「小妹妹,人鬼殊途,你跟你男朋友不可能在一起的。而且你在他身邊會吸食他的陽氣,你會害了他。」

黑無常苦口婆心的勸慰著,白無常卻是在一旁不陰不陽道。

「我倒是覺得挺好的。」

黑無常氣的抬起手又要打白無常,這種家暴就算是葉子晨都有點看不過去了。

他抬起手一把抓住黑無常的胳膊,將他摔到一邊。

「這是你的女人,是需要你用命呵護的,不是讓你用來打的。」

「你……你……你是人是鬼。」

葉子晨一手讓黑白無常都懵了,凡人怎麼可以看到他們,還能抓住他。

「老子陽氣這麼旺,當然是人了。」

朝著黑無常翻了個白眼,葉子晨朝著白無常走了過去。

白無常也呆住了,她站在原地看著摔在地上的黑無常。不知為何,她竟然一點也不心疼。

想想當鬼差這麼多年,黑無常的所作所為……

可能兩人在死的時候的確是夫妻,可現在也不過也只剩下夫妻之名了吧。

「上那邊跟劉晴和蘇老嘮嗑去吧,這倆鬼你們抓不走了。」

「好。」

白無常點了點頭,朝著蘇老和劉晴走了過去。

不過在白無常說那個「好」子的時候,竟然沒有那種尖銳聲。

葉子晨也沒注意到這細節,掐著腰就朝著黑無常走了過去。

「你離我遠些,我可是地府鬼差。」

黑無常抬起乾枯的手掌,指著葉子晨。可他那顫抖的腔調,卻透露了他內心的恐慌。

凡人竟然能夠看到他,還能抓住他……

「我管你是不是鬼差,怎麼的,你還能帶我走?」

抬起手照著黑無常臉抽了一巴掌。

「嘶……」

黑無常倒是沒怎樣,葉子晨倒吸了一口涼氣,甩了兩下發麻的手。

這臉是石頭做的吧。

「自己抽!」

葉子晨將手背在身後,給黑無常下達的命令。

「我可是鬼差。」

「鬼差多個屁,在這就算是閻王爺來了也不好使。」

啪。

黑無常咬了咬牙,在臉上抽了一巴掌。

「欺負女人,挺有本事呀。」葉子晨挑著眉毛看著地上的黑無常,「再抽自己兩巴掌,老子看你這樣的就不順眼。」

「你別太過分,我可是鬼差。」

「你抽不抽,不抽我幫你抽。」

葉子晨眼睛一橫,黑無常吞了口唾沫啪啪就是兩巴掌。

看到這,葉子晨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去給你女人道歉去。」

「你別太過分,我可是鬼差。」

「去不去。」

黑無常直接站了起來,走到白無常面前深深的鞠躬道。

「對不起。」

「誠懇點。」

葉子晨抬腿就是一腳,黑無常向後看了一眼。卻看到葉子晨將眼睛瞪的老大,頓時,縮了縮脖對白無常道歉。

「對不起,我不該打你。」

「再抽自己兩巴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