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川搖搖頭道:「說句實話,我之前是想過要用那個的,不過既然是我們兄弟之間的交鋒,那咱們就真槍實彈的干一番,用其他的輔助類東西我感覺就沒有任何的意義了。」

葉川就是這麼想的,如若要是用金棺的話,那擋住秦風的一擊實在是太過容易了,只不過他覺得這樣是沒有任何的意義。

他也想要嘗試一下秦風的招數中到底有什麼與眾不同,與當時參加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秦風不同,此刻的秦風已經是看破生死,進入輪迴一劍了。

羅恆明在一旁笑著道:「你們兩個倒是天才中的天才,剛才秦風的那一劍威勢*人,讓人有一種陷入的感覺,即便是我也生出一絲膽寒之意……」

「師尊,您也有這樣的感覺,秦風的劍意實在是有些強大,他似乎已經能夠*控別人的靈魂一般,讓人從心底裡面產生一種恐懼感……」詹雲濤也把自己的感受說了出來。

旁邊的幾個人也都是點點頭,秦風無奈的看了看眾人道:「別扯了,到時候誰想要試試的話,那我秦風都是樂意奉陪的!」

王獸趕忙搖搖頭道:「這種找虐的事情我一般是不會做的,之前在風武城的時候我已經能夠快被你小子給*瘋了!」

王獸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再跟秦風比武,秦風有一些武痴的感覺,他只要逮到一個對手就是往死了練,這種情況誰吃得消啊?

「目前最受關注的人就是我們了,所以我們以後做事情要低調一些,有人找我們的話,我們也要好好的應對……」葉川的話眾人都明白什麼意思。

其實很多人找葉川都已經是被葉川給拒絕了,葉川根本不想在天武城和誰有什麼瓜葛,魏家。


其實對於天武城的一些勢力來說,葉川已經是沒有任何的興趣了,現在他的興趣主要是放在了什麼地方?還是建立宗門這件事情上。

來到這個世界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不過一個好漢三個幫,這個道理葉川怎麼能夠不懂呢?現在的他即便是與人合作實際上也是為了以後宗門的發展。

不過在風武城他已經與周家有了合作,現在他最為稀缺的是什麼?絕對不是其他的資源而是星元石。

星元石是建立一切宗門的基礎,這一點葉川從來都沒有否認過,現在的讓絕對是瘋狂的渴望星元石的那種人。

星元石越多,到時候建立宗門的資本才越雄厚,想要建立一個強大的宗門,那麼資源的豐厚程度才是吸引人的。

當然如若有絕對實力很強悍的宗門,那效果自然就是更加好了,不過這一切都是需要時間的積累和打磨的。

葉川等人一路向前,雖然引人關注,不過他們倒也適應了現在的情況。

走到什麼地方都是有人跟他們點頭哈腰的,看樣子彷彿他們已經在天武宗裡面形成了一定的地位了。

不過想想也是,目前冠亞軍已經定下來了,都是出自同一個地方,這樣的盛況已經是很多年都沒有看到過了,這樣的情況實在是罕見,這兩個人要是聯合起來的話,到時候天武宗的未來豈不是就是他們得了?

「你好,我們小姐想要找你談談……」青瑤很快的出現在了葉川的跟前,跟在青瑤後面的人則是一位鶴髮童顏的老者。

「對不起,所有人我們一概不見……」葉川的態度也是非常的明確,現在你說去誰?見誰都要得罪其他人,所以葉川只能夠一概不見了。

一旁的臧青梭沉聲道:「想要見葉川,讓你們那個什麼小姐自己過來找!」

青瑤杏眼一瞪道:「你……你放肆!」

秦風則是微微一笑道:「放肆?呵呵,這位姑娘來看還沒有搞清楚狀況,現在是你求我還是我求你啊?」

青瑤氣鼓鼓的說道:「哼,你們可不要後悔,不過是一個小宗門的人而已,還擺譜了!」

「喲呵,看起來年紀不大,口氣倒是不小……」葉川倒是來了點精神,這個人看上去倒是挺有意思的,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的大人物啊?

「這位小公子,的確是我們小姐有請……」鶴髮童顏的老者微微一笑。

一旁的白墨和葉川之間本身就是心有靈犀,他通過和葉川之間的血契傳遞給了葉川信息道:「這個老頭的實力應該在武尊境三重,和白狼的戰鬥力差不多。」

葉川身形一震,顯然他沒有想到這個看上去無害的老頭竟然有如此大的來頭,一個如此厲害的人物怎麼可能給別人做下人呢?

還我們家小姐有請?現在看來那個女孩說的果然不錯,人家隨隨便便出來一個下人已經是能夠趕得上天武宗的宗主了。 read336;

青瑤的出現並不意外,葉川的比賽已經結束了,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此時她們必須要儘早的找到葉川。

只不過葉川沒有想到的是,隨隨便便來了一個人的來頭竟然就有如此之大。

既然他們這麼看不起天武宗這樣的小宗門,那麼為什麼會找到自己呢?難不成看上了自己的天賦?這就有些扯淡了。

自己的天賦雖然看上去好像還是很不錯的樣子,但是絕對沒有到了那種讓人屈尊去幹什麼事情的時候,顯然這個時候這些人的出現有些詭異。

「怎麼?如若我不去呢?」葉川眯著眼看著這個老頭,此刻這個鶴髮童顏的老頭微微一笑道:「如若你不去的話,那小老兒只有請你過去一趟了……」


眾人臉色皆是一變,羅恆明自然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誰?但是看著這個老頭如此囂張的樣子,身為天武境十重的羅恆明,自然是要以身作則的站出來了。

「呵呵,想要動手?這裡可是天武城,不是誰想要撒潑就撒潑的……」羅恆明擋在了葉川等人的前面。

「天武境十重巔峰?」老頭看了看羅恆明微微一笑,隨即單手一揮,羅恆明已經是被向後退了五六米的樣子,不過卻沒有受傷。

震驚的人不僅僅就只有羅恆明,秦風等人也是無不震驚的看著這個彷彿沒有任何戰鬥力的老人,此人怎麼可能有如此強大的戰鬥力?這根本就不像啊!

青瑤看著葉川等人吃癟的樣子,也是掩面一笑道:「你們還是跟我們走一趟吧,我們小姐只是想請這位公子喝杯茶,並無惡意!」


「武尊境強者?」羅恆明看了看那個老人,又看了看葉川道:「葉川,好漢不吃眼前虧,這位前輩應該會武尊境強者,咱們現在……」

葉川擺擺手道:「武尊境強者又如何?我還是那句話,如若要找我就請你們小姐下來找我,如若不想找我,也不要浪費我們的時間!」


說完葉川根本不再搭理這兩個人,直接走了。

青瑤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葉川,他想不通的是,這個人到底有什麼可牛的呢?

要知道這個天武宗實力最強的也就是他們的宗主,最多也就是武尊境而已,自己這邊隨隨便便就能夠出來一位武尊境強者,難不成還沒有他們強悍么?

但是現在竟然出現了這樣的情況,他們竟然不懼武尊境的高手,這簡直就是大逆不道啊!

難不成他們不怕武尊境強者的怒火么?這個小地方,竟然還有如此傲氣的年輕人?

如若是一般人要看到武尊境強者的話,恐怕早就嚇的渾身哆嗦了,奇怪,真的是非常的奇怪,讓青瑤根本沒有辦法解釋。

不過沒有辦法解釋卻並不代表著青瑤好欺負,她看著葉川沉聲道:「我再說最後一遍,這位公子,我們小姐只是有些事情想要問你,而並無惡意,希望公子能夠給我們家小姐一個面子!」

「藏頭露尾!」葉川冷哼一聲道:「不報自家名號么?如若你要是報了自家名號,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這個葉川說的也是沒有錯,其實他也是很好奇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不過他儘管好奇,但是他還是忍得住的,而這幫人顯然是比他還要著急的。

「你……」青瑤氣的直跺腳,而一旁的老者輕聲的吐出了幾個字道:「東勝神州雷家!」

眾人皆是一愣,要知道東勝神州的雷家那可是整個東勝神州第一大家族啊。

「雷家?那不是……」羅恆明自己嚇一跳,要知道這個可是第一大家族啊,他早就聽說過雷家的威名了,現在所謂的小姐,那豈不是就是雷家的小姐了?

怪不得剛才人家說天武宗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宗門,的確是這樣,要知道雷家那可是高高在上家族啊,光憑藉著天武宗的話,人家雷家動動嘴,恐怕整個天武宗就要灰飛煙滅了。


「雷家那可是整個東勝神州的第一大家族啊……」一旁的詹雲濤也是有些咂舌。

秦風等人皆是看向了葉川,這個時候他們也拿不定注意了,雖然他們可能是所謂的天才。

不過充其量也是沒有成長起來的天才而已,想要和東勝神州的第一大家族相比,那簡直就是找死了。

這年頭最不缺的也就是天才人物了,尤其是像葉川他們這樣的天才實際上在整個大陸那是太多太多了,死了十個八個的天才對於整個滄海大陸能夠有什麼影響?

葉川和白狼白墨對望了一眼,他的心中也是一陣驚愕,沒有想到在天武城這樣的地方竟然還有雷家的人出現,這有些太過奇怪了。

雷家那可是整個東勝神州的頭牌家族,天武城這樣的小地方怎麼可能有他們的小姐出現呢?這不得不讓葉川有些警惕性了。

「原來是東勝神州雷家的人,失敬失敬……」葉川拱拱手道。

青瑤撇嘴道:「現在你可以跟我們走一趟了吧?」

青瑤其實開始也沒有想著拿雷家來壓人,可是這幫人真的是有些不識抬舉了,不得不讓他用現在這樣的情況來壓人了。

白狼的內心一陣的火熱,沒有想到在天武城就能夠碰到主人的後人在此,這真的是有些讓人激動,尤其是他原本就是想要找雷家的人。

葉川點點頭道:「既然這樣,我就跟你們走一趟吧,不過我得帶著兩個人!」

青瑤不屑的說道:「帶人?隨便你吧……」

在青瑤看來,葉川帶不帶人也就是那麼回事,還能夠有威脅到他們的人么?

這一次整個雷家出來尋找雷獄枷鎖,每個人的標準配置就是一個武尊境的強者保駕護航,不過在整個東勝神州南端幾乎都有雷家的身影。

只不過雷詩曼這一次湊巧已經是來到了天武城,其實天武城可以說是他們的最後一站了,畢竟當年雷皇和陰武宗的武聖大戰,地點根本不在天武宗的境內。

現在他們想要尋找雷皇的墓穴,這個其實也是有些困難的,畢竟他們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著手,更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人發現了雷皇的墓穴。

最壞的一個可能性就是,雷皇當年和陰武宗武聖的戰鬥之後,他到底是不是立刻就身死了,如若要是真的立刻就身死的話,那就有些讓人鬱悶了。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就算是把整地方都翻個遍的話,也不可能找到關於雷皇的任何的蹤跡了。

「葉川,你不能去啊……」一旁的詹雲濤立馬出聲阻止道。

「是啊葉川,他們到底是不是雷家的人還兩說呢……」秦風也是有些懷疑的看著青瑤等人,雖然他的內心深處實際上已經是相信這幫人應該就是雷家的人。

「沒事的……」葉川笑著道,其實就算不是雷家的人又如何?他一個毛頭小子還有什麼可讓人惦記的呢?難不成這幫人還是陰武宗的人不成?

就算是他們是陰武宗的人,這裡面還有白墨和白狼兩個人,到時候就算是他們想要有所斬獲的話,那也得先過了白墨和白狼這一關。

葉川也是因為自身有底氣,所有他說話的時候才如此的自信,如若不是因為他自身的底氣,現在的他可沒有如此的淡定。

眾人一陣無奈,葉川做事一直都有著他自己的想法,這一次葉川也是因為對方是雷家,所以才給了雷家一個面子,如若換成其他任何一個家族的話,恐怕衝突都是在所難免的。

他怕什麼?葉川有些時候還真的是一根筋,根本沒有考慮任何的後果。

「既然葉公子已經決定了,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吧?」那位老頭似乎很是隨意,不過他的內心深處也是有些震撼。

站在葉川身後的那兩位年輕人,從他們的身上已經能夠感受到了強大的戰鬥力。

只是這位老人自己搞不懂的是,這兩個年輕人怎麼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戰鬥力呢?這些是他懷疑的地方,雖然來到天武城的時候自視甚高,不過這個時候他也是小心提防著。

葉川看了一眼老人道:「帶路吧……」

青瑤有些鬱悶的看著葉川,雖然她也知道葉川是小姐要請的客人,不過看著葉川如此囂張的樣子,她就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跟著我們走就是了……」青瑤很想壓著葉川一頭,一般人要聽到是雷家的話,早就畢恭畢敬的了,還能夠像葉川這樣的從容?

尤其是當葉川他們知道了自己是雷家的人,竟然還如此這般的態度,搞的現在青瑤都不知道這幫人到底有什麼依仗了。

老頭倒是一直都非常的客氣,因為他感受到了這年輕人的與眾不同,但是青瑤的實力畢竟低微,這個時候她還是以一個雷家大小姐的貼身丫鬟的身份,有些頤指氣使的樣子。

只不過她不知道的是,如若不是因為雷家的話,葉川根本不會給他們任何的面子。 “殿下。”匆匆忙忙的,很是警覺的看着石康靜子,安倍晴仁迅速的消失在空氣當中,他身邊那個蒙面的忍者欲言又止,終於忍不住開口問到,

“殿下,爲什麼我們不留下一些人?據我所知,天魔解體大法都是有時效的,就算現在石康她強行提升功力到了地仙的水平,但是她絕對沒有辦法將我的手下全部找出來殺光的,到時候,我們只要……”

男子做了個割脖子的手勢,下一刻,他的瞳孔陡然放大了。

眼前,安倍晴仁憐憫的看着他,男子的胸口,一點天藍色的閃光徑直的沒入了他的胸口,他身體一直,筆直的墜落了下去。

“我的手下,有資格做我的手下的,可不能是個笨蛋!你真以爲她是被天魔解體大法強行提升起功力起來的麼?笨蛋,那些都是場面話!沒有腦子的傢伙,我要你還有什麼用。”

看也不看墜地的男子的屍體,安倍晴仁冷冷的回身繼續在森林裏面飛奔,他不時扭過頭去看着身後低低的咒罵到,

“該死,我打賭,我賭一百萬,這個該死的女人一定是發現了什麼天才地寶,所以才花費了七天的時間進行吸收,哼,要想對我造成威脅的,除非是地仙以上的水平的人,不過這樣的人要在我的眼皮地下不被發現是根本不可能的,畢竟,我們滅靈師可是對靈氣最敏感的,不管什麼樣的掩蓋都無法逃過我的鼻子的!”

石康靜子鬆了一口氣,緩緩的落了下來,她落下的地方正好是面對那間茅屋,長長的,石康靜子整個人差點軟了下來,她腳下一輕,連忙用長矛拄着身體。

耳邊一聲輕笑響起,她頓時大驚失色的站得筆直四顧環看了起來,耳邊,傳來了那個嬌笑連連的聲音,

“姐姐很厲害啊,光光看小師父留下來的書就能夠悟道啊,看樣子,真應該把你介紹給小師父當徒弟噢,可惜小師父不在呢,不過,姐姐啊,你不累麼?強行提升功力,我跟你打賭好不好,現在的你,我一根小指頭都能把你推倒。”

巧笑間,石康靜子的眼角處公羊芊芊正笑意盈盈的坐在樹枝上,兩條纖細長長的小腿在晃盪晃盪着,笑嘻嘻的看起來不知道有多開心了,石康靜子心頭忽然一鬆,雙眼一白,就暈過去了。

“真是的,淨給別人添麻煩,我還以爲是誰呢,我還沒離開,就感覺到禁忌出問題了,不過也不錯,原來禁忌還可以這樣進入,雖然法子很笨,不過真的很有效,也罷,小師父整天說緣分啊緣分,也許,我跟你有緣吧,算了,總不能真的見死不救,大不了下次下個重點的禁忌好了,讓你都找不出來,哼,偷懶啊,偷懶果然沒有什麼好結果的,還要累到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