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微瀾生病這幾天,吃不下去睡不著的,面容迅速憔悴了下去。

秦致不來看她,就連秦驚鴻也不肯來。

秦驚鴻只是打了個電話,讓她好好在家裡呆著,別再作妖,否則他不會再幫她了。

聽聽這叫什麼話?

簡直氣死她了!

她還在還成了沐暖暖的便宜后媽,真是太可惡了!

「葉阿姨!」姜琴走了進來。

葉微瀾見到姜琴,臉上總算是揚起了笑容,「你怎麼有空來看我?」

姜琴滿臉關心地說道:「我一聽說葉阿姨您病了,就趕快過來了。怎麼樣,您的身體還好吧?」

「哎,事到如今只有你關心我了。」葉微瀾拉著姜琴的手嘆氣。

「怎麼會呢?驚鴻哥不是就挺關心您的嗎?」姜琴假意說道:「還有沐暖暖,她不是才認親,難道也不知道關心您嗎?」

「別在我面前提那個沐暖暖!」

說到這個,葉微瀾就一肚子的火。

莫非秦家的人全都中邪了不成?

一個個的都中了沐暖暖的毒,巴不得圍著沐暖暖轉。

哪裡還會把她這個棄婦放在眼裡?

「要不是沐暖暖在你秦叔叔面前說我的壞話,我能被氣病嗎?」葉微瀾生氣地說道。

「沐暖暖也太不像話了!您怎麼說也是她的小媽,她就這麼不把您放在眼裡嗎?」姜琴同仇敵愾地說道。

兩人又說了一會兒沐暖暖的壞話,頓時覺得身心舒暢。

兩個女人友誼快速升溫的辦法,不是有共同的愛好,就是有共同的敵人。

姜琴眼睛轉了轉,「葉阿姨,我主演的電視劇馬上要上線了,下周開始跑宣傳。沐暖暖是女二號,她也會參加。到時候,我會找機會給她點顏色瞧瞧!」

葉微瀾拉著姜琴的手,感動地說道:「姜琴,你可真是個好孩子,要是你是我的兒媳婦就好了。」

姜琴害羞地說:「我也覺得和葉阿姨特別的投緣,我巴不得當您的兒媳婦,這樣就可以天天陪在您的身邊,陪您說話解悶了!可惜呀,驚鴻哥哥不喜歡我。」

「驚鴻那是還沒開竅,他長這麼大就沒喜歡哪個女生。」葉微瀾自信滿滿地說:「驚鴻最是孝順了,只要我多給你們製造機會,他肯定會喜歡你的,難道你對你自己還沒信心嗎?我這就給驚鴻打電話,叫他回來吃飯!」

「那就謝謝葉阿姨了。」姜琴高興地笑了起來。

姜琴這麼努力的當葉微瀾的舔狗,不就是為了追求秦驚鴻嗎?

她的努力不會白費的。

就像是葉阿姨說的,只要多相處,秦驚鴻肯定會看到她的好的!



仙俠劇電視劇要上線了,劇組最近天天在跑宣傳。

沐暖暖和李沅芷都要去,還遇到了姜琴。

姜琴見到沐暖暖,主動上前去招呼,「好久不見呀?」

沐暖暖輕輕點頭,擺出毫無靈魂的營業笑容。

李沅芷抱著肩膀,抖著腿,一臉不屑地說道:「姜琴,你怎麼還有臉來暖暖面前找虐啊?你們姜家的臉還嫌丟得不夠啊?」

「我們都是受害者,都是被安寧騙了。」姜琴假裝難過地說道:「我父親幾次去秦家登門道歉,都被拒之門外,這幾天我父親都急得生病了呢!」

「行了,別在我們面前裝可憐,那都是你們家咎由自取!暖暖,我們走!」李沅芷拉走了沐暖暖。

姜琴氣得半死,李沅芷、沐暖暖,她早晚收拾她們!

沐暖暖現在的人氣很高,因為秦家認親的事情,她現在成為全民熱議的話題。

劇組看準了這個時機,選擇開始跑宣傳,就是為了蹭沐暖暖的熱度。

有一個跟隨劇組的宣發人員,叫趙岩。

趙岩屬於陽光型的男孩,平時見了誰都笑得很燦爛。

他對人很自來熟,喜歡對女生說一些似撩非撩的話。

「姜琴姐!」趙岩跑了過來,露出一個燦爛的微笑,「幾天不見,你的皮膚又變白了呢!」 「是嗎?」

姜琴不怎麼在意。

小媽咪:首席總裁的逃妻 趙岩的嘴巴再甜,也不過只是個普通的工作人員,她才看不上呢!

趙岩渾身都洋溢著青春荷爾蒙的氣息。

他剛剛在現場忙碌了半天,額頭上還沾著汗水,笑容陽光燦爛。

趙岩開朗地笑著說:「是呀!只要看到姜琴姐,我就覺得好開心呢,幹活都不累了呢!」

姜琴無所謂的哼了哼。

趙岩屬於陽光型的男生,性格活潑熱情,有點小奶狗的特質。

他和姜琴聊了幾句,看似十分隨意地說道:「我聽說沐暖暖是秦家千金,這是真的嗎?」

姜琴猛地抬眼,問道:「這是誰跟你說的?」

要說其他的事情,或許姜琴還沒有這麼上心。

但一聽是關於沐暖暖的,姜琴立刻就進入戰鬥狀態。

趙岩沒料到姜琴的反應會有這麼大,乾笑著說:「這也不是什麼秘密吧?網上都傳開了,我也看了直播。」

「我不知道沐暖暖的事情。」姜琴語氣不怎麼好地說。

趙岩有些詫異的脫口而出:「沐暖暖認親那天,姜琴姐你不是也在現場嗎?」

姜琴微微皺眉,狐疑道:「你問這麼多做什麼?」

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宣發人員,還問這麼多?

「因為姜琴姐的每件事情,我都想知道啊!」趙岩立刻就綻放出無懈可擊的燦爛笑容。

姜琴冷哼一聲,沒有再說話。

趙岩臉上像是帶著一張假笑面具,宛如假笑男孩,臉上的燦爛笑容怎麼看怎麼假兮兮的。

不遠處,有一個工作人員悄悄碰了下旁邊的人,「真能拍馬屁,看到有背景的就跑過去了。」

「他的心大著呢,這裡都快容不下他了!」

「我看他是想當上門女婿了!」

仙俠劇趕著上線,宣傳工作安排得緊鑼密鼓。

每次都是跑完一個地方,馬上就要接著跑另一個地方。

沐暖暖今天依舊是最受矚目的一個,主持人cue她最多,記者們採訪她也最多。

純情寶貝:賴定冷天王 每當記者們提到認親的事情,就會有工作人員出來阻止,不讓問。

「不好意思,請把關注放在這部戲上面好嗎?」

姜琴在旁邊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她瞥到趙岩目光閃閃地望著沐暖暖,心裡頓時有了一個主意。

「趙岩,你過來一下。」

「什麼事,姜琴姐?」趙岩照例綻放出燦爛又陽光的笑容。

「你說如果一個女孩子被關在又黑又封閉的電梯里,會不會很害怕啊?如果有人能英雄救美的話,她肯定會很感動的吧?」

趙岩不解,「姜琴姐,你的意思是……」

「你是個聰明人,不需要我說得太明白吧?」姜琴意有所指的朝著被記者圍住的沐暖暖看過去。

趙岩跟著她的視線看過去,想了想,隨即笑道:「我明白了,謝謝你,姜琴姐!」



宣傳結束之後,沐暖暖步履匆匆的離開,準備趕往下一個活動。

記者們的窮追不捨,李沅芷和沐暖暖只好分開走。

「暖暖,你先坐電梯下去,我馬上就來。」

「好。」沐暖暖點點頭,上了電梯。

眼看著電梯門就要合上,忽然有人伸手擋住了即將合上的電梯門。

趙岩看到沐暖暖一個人在電梯裡面,先是一愣,隨即不好意思地說:「怎麼這麼巧?」

沐暖暖認出這個人是劇組的宣發人員,所以並沒有太放在心上,只是略微點了點頭,就關注著電梯的數字。

沐暖暖的身邊沒有跟著工作人員,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要好好把握。

趙岩並沒有急著搭話,他在等待時機。

他不動聲色的看了看時間,耐心的等待著。

忽然,電梯微微晃動了一下,發出一聲悶響,接著燈光熄滅,陷入一片可怕的黑暗中。

沐暖暖下意識扶住了電梯壁,勉強站穩了身形。

趙岩找到機會開口:「哎,電梯好像壞了?」

沐暖暖貼著牆站著,伸手去找呼救鈴。

趙岩聲音溫柔,「好黑啊,我就在這裡,沐小姐,你別怕。」

沐暖暖面無表情,「哦。」

她拿出手機,打開手機的照明功能,發現手機沒信號,連求救電話都沒法打出去。

更讓人感到絕望的是,就連電梯的呼救按鈕按下去都沒反應。

趙岩本想在黑暗封閉的環境中,走「英雄救美」的劇本。

不過沐暖暖怎麼不按劇本來的?或者她是在假裝鎮定?

女孩子怎麼可能不怕黑嘛!

趙岩決定按照原劇本走,他努力讓自己的聲線變得極其溫柔,「沐小姐,如果你感到害怕的話,你可以拉著我的手……」

砰砰砰!

沐暖暖面無表情的用小拳拳砸著電梯門,「有人嗎!有人嗎!」

那砸門的聲音,她都不怕手疼的嗎?

她回過頭,看著趙岩,「你剛剛說什麼?」

趙岩:……

他不敢再提拉手的提議,他怕沐暖暖的憤怒鐵拳下一秒就會招呼到他的身上。

「有人嗎!有人嗎!」沐暖暖喊了半天,都沒人回應。

趙岩趁機說道:「沐小姐,你還是休息一下吧,我們等著就好,肯定會有人來就我們的。」

沐暖暖無語道:「你的心怎麼大?萬一一直沒有人來呢?」

趙岩的臉上露出了招牌的燦爛笑容,「那也沒關係啊,我很喜歡和你待在一起!」

沐暖暖拿著手機,打開手電筒功能,屏幕反光在她的臉上,看著還挺嚇人的。

趙岩故作鎮定,聲線溫柔,「沐小姐,你要是害怕的話,可以靠著我的肩膀……」

「我不怕,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我給你講個故事吧。」沐暖暖擺擺手,手機燈光隨著她手的晃動而晃來晃去的,讓她的小臉也明明滅滅的。

終於搭訕成功了,趙岩打起精神,微笑擺著了耐心的姿勢說:「好啊,你說。」

沐暖暖開始講:「T市有個樓盤叫熊貓城,你聽說過的吧?」

「聽過,好像是個爛尾樓?」趙岩給予回應互動。

這就聊上了,他美滋滋的想,看來搭話很成功嘛!

沐暖暖聲音幽幽的,「這個樓盤投資高達八十億,前前後後修了十多年才終於修好,有人說是因為風水不好。」 「熊貓城因為風水不好,老是出靈異事件,很多人都聲稱看到過鬼。而其中最出名的,就是電梯事件了。」

手機燈光打在沐暖暖的臉上,照得她臉色陰森森的。

就算她長得再美,趙岩心裡都冷颼颼的。

趙岩鼓起勇氣問:「然、然後呢?」

沐暖暖繼續講:「投資的老闆為了避諱,電梯沒有設置4、14、24樓,凡是帶4的樓層都沒有,可是有人卻發現,每到了帶4的樓層,電梯門都會自動打開,不管你怎麼按關門鍵都沒有用。電梯門打開之後,外面一個人都沒有,卻有腳步聲,噠、噠、噠……」

趙岩:……

媽媽,我不想聽了,救命啊!

趙岩覺得不能再讓她講鬼故事了,這和他設計的原劇本差了十萬八千里,他必須要強勢扭轉話題。

「咳咳!」趙岩乾笑了兩聲,打斷了講得津津有味的沐暖暖,「沐小姐,我們還是聊點其他的吧?」

沐暖暖很是掃興,「你不想聽故事了?」

趙岩:我他媽並不想在這麼恐怖的氛圍中聽鬼故事!

「呵呵,也不是。」

沐暖暖:「剛剛講到哪裡了,我繼續講吧。」

趙岩瘋狂搖頭,「不不不,難道你就不害怕嗎?」

沐暖暖平靜地說:「我一點兒都不怕,你在害怕嗎?」

趙岩說:「怎麼會?我不怕的。」

沐暖暖提議:「那我繼續講鬼故事?」

趙岩:這天被聊死了!

趙岩不屈不饒,再次開口:「我們聊點其他的吧?比如你平時的興趣愛好什麼的?」

沐暖暖:「我平時喜歡給人講鬼故事。」

趙岩:這鬼故事的梗是過不去了!

趙岩故作委屈道:「沐小姐,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不滿啊?」

沐暖暖認為這個人腦迴路清奇,老問她害不害怕。

她的興趣就是講鬼故事,她會害怕嗎?

對方明明怕得不敢聽鬼故事,還一直說不怕?

沐暖暖:「你誤會了,我都不認識你,怎麼會對你不滿呢?」

趙岩:感覺胸口被扎了一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