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知秋還在練功吸收烈焰,似乎已經進入忘我轉態,心頭一片空靈,什麼都不想,只是機械性地練功。

漸漸的,又一個大周天運行結束。

葉知秋從入定自然醒來,睜開眼,打量着身邊的環境。

此刻正是夜晚,四周寂然無聲。

身邊全是焦土,寸草也無。

一具屍骨躺在葉知秋的身邊,骨骸已經全部被燒得酥透,呈現一種灰白色,用手一碰成了灰。

向遠處看,可以看見皚皚白雪。但是身邊數十丈內,一點積雪也沒有。

有一道淡淡的青氣,在空氣飄蕩,似有還無。

葉知秋看了看身邊的屍骨,緩緩站起,又凝視空的那一片青氣,問道:“大鵹,是你嗎?”

青氣如煙,自在飄蕩,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葉知秋知道地的骨灰是大鵹留下的,也知道那一片青氣是大鵹殘留的元靈,嘆息道:

“大鵹,你爲了自己的主子,我爲了自己的妻子。生死之戰,我不怨你。我今天收了你,將你的元靈封在此地。希望千年以後,你的元靈可以吸收山川靈氣而復活。倘若我可以得道,千年以後,我們再戰一場。”

說罷,葉知秋凌空出指,用紫幽咒收束空氣的青氣,然後封於地下。

收了青氣之後,葉知秋又將大鵹的骨灰收攏,地掩蓋,還稽首拜了兩拜。

不管怎麼說,大鵹初心不變忠心護主,還是值得葉知秋敬重的。

掩埋了大鵹的骨灰,葉知秋還是覺得丹田之有焚燒的灼痛感,非常難受。

從地捧起積雪吞了幾口,卻一點作用也不起。

葉知秋乾脆盤腿坐下,一張口,將內丹吐出來看。

只見內丹以前大了許多,一片赤紅,像赤鐵一般!

臥槽,這是陰陽失衡了,不加以調整,恐怕內丹要爆!

葉知秋吃驚不已,急忙將內丹重新吞入,向着山峯北側走去。

山北爲陰,葉知秋要吸收一些陰氣,來調和自己丹氣的陰陽。

好在這時候是夜間,天地間陰氣較重。如果是白天,葉知秋可能撐不住。

來到山陰,葉知秋盤腿坐下,慢慢調理丹氣和內息。

但是這次吸收的大鵹烈焰太多,導致內丹全陽無陰。雖然吸收了一些天地陰氣,但也是杯水車薪!

葉知秋焦躁,心裏想,這時候如果抓幾個老鬼吞下去,才能按下體內的燥熱。

可是自己丹氣膨脹,又不適合發功趕路,怎麼辦?

炙熱難當,葉知秋又把內丹吐出來,以解一時之苦。

不過這也是權宜之計,因爲內丹是體內真氣凝結而成,和本體息息相關,不能長時間放在外面,否則也會內丹靈氣消失。

如果葉知秋將內丹直接拋棄,自然可以活下去。但是他會大病一場,甚至從此變成廢人!

四野無聲,葉知秋一籌莫展,一會兒把內丹吞下,一會兒把內丹吐出,得過且過地撐着。

眼看天"seyu"明,葉知秋一咬牙,吞下內丹,取出赤元劍,割破了右臂。

熱血噴涌而出,冒着熱氣!

體內丹氣太盛,葉知秋只好給自己放血。

血氣虧損,丹氣補充,會稍微好過一些。

大約放了兩大碗血,葉知秋這才停止,感覺稍微好過了一些。

恰在此時,山下有陰風悠悠捲來。

有鬼!

葉知秋心裏一喜,乾脆閉眼睛,躺在地裝死。這真是打瞌睡遇了枕頭,如果可以吸收幾個老鬼的靈力,可以暫時控制丹田裏的燥熱了!

所以,葉知秋的右手摸出了乾坤膽,藏在身下。

嗖嗖陰風隨即刮來,在葉知秋的身邊盤旋。

一開始,有鬼臉在陰風閃現,隨即,十幾個老鬼全部現形,圍在了葉知秋的身邊。

老鬼們一來,氣息爲之一變,葉知秋感覺到自己也舒服多了,總算有了一絲清涼。

不過葉知秋閉着眼睛,看不到這些老鬼的樣子。

老鬼們盯着葉知秋,良久,一個老鬼說道:“這是茅山弟子葉知秋,他怎麼在這裏?看樣子,已經受了重傷……”

這聲音很熟悉,不是地藏王的十八鬼將嗎?

次在崑崙山頂,雪兒飛天之後,葉知秋被天雷震下,見過這十八鬼將,所以記得聲音。

而且那一次,這十八鬼將似乎想動手!

後來看見葉知秋的乾坤膽,十八鬼將又換了面孔,老實下來。

葉知秋聽出了聲音,心裏微微一驚,更是閉眼裝死,看這些傢伙怎麼對待自己。

如果他們有殺心,這次一定會暴露。

稍後,又一個老鬼說道:“看他的右臂有傷口,血流滿地,似乎是重傷昏迷了。不過很怪,以他的修爲,算是受傷,也可以出魂的呀,爲什麼會昏死在這裏?”

“問問再說吧。”領頭的鬼將揮揮手,衝着同夥擠眼,然後彎下腰來,緩緩問道:“葉大師?葉大師,能聽到我說話嗎?”

葉知秋繼續裝死,一動不動,一聲不吭!

領頭的老鬼面帶冷笑,檢查葉知秋的鼻息,隨後說道:“似乎是被天雷劈,魂魄散了。加外傷嚴重,所以變成了這個樣子……放心吧,我們這次,可以此滅了他了!”

日,果然是想弄死我!

葉知秋心裏也冷笑,卻沒有急着出手。

另一個老鬼哈哈大笑,說道:“看來菩薩說的不錯,葉知秋和大鵹一起沖虛空結界,必定兩敗俱傷,或者同歸於盡。只是葉知秋在這裏,大鵹不知道怎麼樣了?”

領頭的老鬼幻出一把鬼刀握在手,說道:“先滅了葉知秋,再去找找那個怪鳥。葉知秋在這裏,大鵹肯定也在附近!”

說罷,鬼刀劈向,刀鋒掃向葉知秋的脖子!

可是在這時候,葉知秋忽然睜開眼,大喝一聲:“呔!”

六月二十一日,第三更。 書接回。!

地藏王手下的十八鬼將,要對葉知秋下手。

誰知道,在鬼將首領揮起鬼刀的那一刻,葉知秋忽然睜眼,一聲大喝!

出於自然反應,十八鬼將都嚇了一跳,齊刷刷地向後退去!

因爲這些傢伙,本來有些懼怕葉知秋,此刻面對葉知秋的大喝,自然發慫。

葉知秋猛地坐起,扭頭問道:“這是什麼地方,你們是什麼人?爲什麼要殺我?”

十八鬼將一愣,各自對視。

爲首的鬼將勉強一笑,問道:“這不是茅山葉大師嗎?你怎麼傷成這樣?我們路過此地,看見你躺在地,所以……”

在此刻,葉知秋身後的鬼將,猛地一刀,已經向葉知秋的腦袋劈來!

這幫老鬼知道,他們剛纔動手的事已經被葉知秋髮覺了。

所以這時候,只能一條道走到黑,先下手爲強,將葉知秋斃於當場!

葉知秋早有戒備,身隨心動,瞬間遁出鬼將的包圍圈,手乾坤膽一磕:“殺!”

你不殺我,我還不好意思動手。

你先下手,剛好!

殺氣如虹,從葉知秋的掌心射出,追着十八鬼將而去。

鬼將們驚駭不已,發一聲喊分頭跑。

可是乾坤殺氣凌厲無快捷無,哪裏還能讓這些傢伙跑掉?

只見葉知秋一轉身,殺氣隨心所動,已經兜了一圈,將所有的鬼影切爲兩半!

嗖嗖聲響之,十八鬼將被殺氣射,頓時變成了三十六個半截鬼將。

在乾坤殺氣面前,鬼將們沒有一點點反抗之力!

葉知秋更不客氣,趁着老鬼們重傷,飛出收魂符,將他們全部收了,然後立刻佈陣。

幾分鐘以後,一個小型的結界佈置起來。

葉知秋用解鬼符肢解了十八鬼將,盤腿坐在結界修煉。

可憐的十八鬼將,千里迢迢趕來,卻做了葉知秋的小點心!

……

天亮時分,葉知秋終於修煉完畢。

因爲吸收了這些鬼將的靈力,葉知秋的丹氣得到調和,陰氣加重,對衝陽氣,舒暢了許多。

但是葉知秋知道,這還遠遠不夠。

目前的狀態,只是暫時壓制了內丹的炙熱,那種至陽之氣,以後還是會爆發的。

要想把丹氣的陰陽均衡調整到最佳狀態,還需要利用大批的鬼靈來修練!

天色早已經大亮。

葉知秋總算暫時按下了內丹的隱憂,可以正常活動了。

他遁回崑崙山塔格峯頂,眺望四周。

這裏一切如常,只有風雪肆虐。

葉知秋仰望蒼穹,心有一種再闖虛空結界的衝動。

但是葉知秋知道,現在不是時候。

自己吸收了神鳥大鵹的至陽靈氣,雖然內丹變得更厲害了,可是卻陰陽失調,隱患很大。

只有再補充同等的陰氣,調和內丹陰陽,自己纔算徹底吸收了大鵹的靈力。

那時候,自己金丹已成,應該可以頂住九雷連珠了。

呆立半天,葉知秋忽然仰頭大叫:“雪兒,我會接你回來的,一定會——!”

回聲激盪,在山谷轟轟作響。

葉知秋一轉身,向着茅山方向遁去。

鬼童子和兩個鬼王沒有追來,一定是回茅山了。葉知秋也得回去,給師父和爺爺報個平安,以免他們擔憂。

葉知秋離開崑崙山,向東遁行。

離開崑崙山,向東三百里左右,前方卻有一片山谷,白日鬼氣沖天,鬼霧陣陣。

葉知秋皺眉,白日弄鬼,這麼大的陣仗,難道又是冥界在這裏搞什麼行動?

猶豫了半分鐘,葉知秋決定過去看看。

鬼霧籠罩的地方,是一片峽谷。

在鬼霧之,隱隱然有喊殺聲傳來,似乎打得正激烈。

葉知秋展開遁術進入峽谷,一聲不吭地衝進鬼霧之,藉着遁術藏好身形,冷眼觀看。

眼前的戰鬥慘烈無。

一幫是冥界的鬼兵,一幫是鴉鳴聻國的聻鬼!

鬼兵數量衆多,但是戰鬥力不強;

聻鬼數量少,但是強悍,幾乎每個都相當於三錢鬼將的戰鬥力。

冥界這邊,指揮官是兩個六錢鬼王,都身先士卒,奮力廝殺。

聻鬼們更是個個用命,紅了眼睛。

葉知秋遁法巧妙,躲在雙方廝殺的戰場,竟然沒有被發現!

當然了,雙方正在廝殺,各自都緊張無,自然忽略了某些隱蔽之處。

雙方繼續苦戰。

冥界鬼兵漸漸不敵,兩個鬼王躲在一起商量。

一個鬼王說道:“這些聻鬼窮兇極惡,做困獸之鬥,要跟我們同歸於盡。怎麼辦啊兄弟?”

另一個鬼王想了想,說道:

“大哥,不行我們撤吧,再打下去,我們的部下會消耗光的,到時候,咱們哥倆成了光桿司令了!不管在哪裏都講勢力,我們手下沒了陰兵,以後在冥界怎麼混下去?”

“可是我們這樣撤退,算是臨陣退縮,冥界恐怕會追究。”

“大哥,斗轉星移當前,冥界也是自身難保。不如我們哥倆脫離冥界,找個地方躲起來,等待斗轉星移過去再說。那時候,誰做冥王,還說不定呢!”

“兄弟別胡說,冥界有地藏王坐鎮,勢力強大,不會有事的。我聽說,冥界已經有了打算,要攻打青丘狐國,尋找避險之地……”

葉知秋聞言大怒,好一個冥界!

那些老鬼霸佔了鴉鳴聻國,竟然又在打青丘狐國的主意!

心頭火起,葉知秋再也按耐不住,躲在遁位,劍化無極,向着那個鬼王射去!

因爲雪兒的關係,因爲青丘狐國的友善,所以葉知秋已經白青丘狐國看成朋友了。

那是雪兒的靈力場,豈能讓冥界染指?

那個鬼王正在議論,忽然看見劍氣射到,不由得大吃一驚,驚叫道:“誰!?”

然而,葉知秋的劍氣已經射到,把那個鬼王的鬼影,射成了篩子。

這一招屬於偷襲,那個鬼王毫無防備,自然躲不過去。

鬼王慘叫,鬼影原地顫抖。

葉知秋一揮手,打出一張收魂符,將兩個鬼王收進符咒,飛遁而去。

鬼王被人擄走了,冥界鬼兵們都是一愣。指揮官沒了,這仗怎麼打?

聻鬼們趁機發作,將冥界鬼兵殺得落花流水,四散飄零。(6.22日,第一更。) 葉知秋遁出十來裏地,這纔在一片樹林裏停下,將那個稍老一些的鬼王放出,用紫幽咒定住。!

那個鬼王竟然認識葉知秋,驚駭地說道:“你是茅山……葉知秋?我們陰陽同道,本爲一體,葉大師……你爲什麼偷襲我們兄弟?”

葉知秋板着臉,瞪眼道:“少廢話,我問你,冥界是不是要攻打青丘狐國?打算什麼時候開始?”

“這個……”鬼王一愣,張口無語。

葉知秋冷笑,說道:“你要是不說,我有一萬種辦法收拾你,保證你們冥界的十八層地獄刑罰,更加過癮!”

鬼王想了想,嘆氣道:“葉大師,不是我不說,我也沒有具體情況啊!只是冥界鬼王們,私下裏有些議論。”

葉知秋瞪眼:“既然有傳言,絕不是空穴來風!說,你是聽誰說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