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把飯端到屋裡,說:「你還是吃點東西吧,有個好身體,才能照顧好奶奶。」

慕洛琛點頭。

兩人就坐在老太太房間的一張小圓桌旁,簡單的吃了點飯菜。

用過飯後,慕老太太忽然有了意識,不過卻是抓著慕洛琛的手,喊著他——江墨。

慕洛琛一聲聲的應著。

慕老太太叫了一會兒,又米迷迷糊糊的睡過去。

熬到了凌晨,慕洛琛讓葉簡汐回房間去休息。

葉簡汐搖了搖頭:「我陪著你吧。」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直到凌晨三點多,葉簡汐實在熬不住,手支撐在下巴上,坐在床邊睡了過去。

慕洛琛回頭看到這一幕,放開了老太太的手,走到她跟前,把她抱起來,放到了一旁的沙發上,然後拿了條薄毯,蓋在了她身上。

……

眨眼的時間到了隔天早上。

葉簡汐醒來的時候,聽到耳畔有人在說話,迷糊的睜開了眼睛,視野里的景物漸漸的清楚,她看到慕老太太坐在床頭,拉著慕洛琛的手在說話。

第一反應是,自己莫不是還在做夢,夢到了老太太好了起來?

但抬手掐了掐自己的臉,感覺到疼痛,她這才意識到,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趕忙坐起身,想去看看老太太。

可沒想到起的太急,左腳踩到了右腳,噗通一聲撲在了地上。結結實實的悶聲響起,慕老太太和慕洛琛都回頭看向她,葉簡汐尷尬的朝兩人笑了笑說:「我沒關係,你們繼續。」

說著,自己慢吞吞的爬起來。胸口摔得很疼,可當著老人家的面,也不好意思去揉,只能不停地倒抽冷氣。好不容易壓下了那陣疼痛,葉簡汐走到跟前說:「奶奶,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已經好多了,讓你和洛琛擔心了吧。」

「沒有,我們好著呢。」

葉簡汐下意識的拍自己的胸口,結果忘記了自己剛摔著,這一巴掌下去,痛的她差點喊出聲。

幸好到了嘴邊,又硬生生的吞咽了回去。

慕老太太看到她彆扭的表情,笑著對慕洛琛揮了揮手說:「你們都陪著我一整晚了,趕緊回去休息吧。」

慕洛琛依然放心不下,可顧及到葉簡汐的身體,還是說:「那好,奶奶,我們休息好了,立刻過來看你。」

「嗯,去吧。」

他是我的終身之託 慕老太太揮手,神色看起來疲憊到了極點,只是硬撐著,不讓他們擔心罷了。

慕洛琛走到葉簡汐跟前,拖著她的手往外走。

……

「還疼不疼?」

「啊?」葉簡汐愣了下,才明白他說的痛是哪裡痛,連忙搖了搖頭說:「不疼了,一點都不疼了!」

「真的?」

「當然是真的!」

話音落,慕洛琛伸手朝著她的胸口戳過去。

葉簡汐疼得立刻叫了起來,「你幹嘛,大色狼!」

「不是不疼嗎?」

慕洛琛聲音沒有任何起伏的問。

葉簡汐:「……」

尷尬了片刻,葉簡汐扁了扁嘴說:「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嘛,其實沒什麼大事,只是摔了一下,等過幾天就好了。」

「房間里有藥酒,等下我給你擦一擦。」

「……」

回到房間,慕洛琛把藥酒拿出來,「脫衣服。」

葉簡汐護住了胸口,「我不想脫衣服!」

「不脫衣服,怎麼擦藥酒?」

葉簡汐悶著不吭聲。

慕洛琛作勢搖起來,親自幫她脫衣服。

葉簡汐一把搶過來他手裡的藥瓶,嘴裡嘟嘟囔囔道:「我自己去衛生間里塗,你別跟過來。」

話說完,一溜煙的拋向了衛生間。

咚!

門關上,葉簡汐反鎖了門,鏡子里的她臉色通紅,好像一隻煮熟的西紅柿。

……

塗抹好了藥酒,葉簡汐走出來,還想著怎麼面對慕洛琛呢,結果看到他已經熟睡在了床上。他刀刻一般的五官,依然那麼光彩奪目,迫人心神,可劍眉即使在睡著的情況下還是蹙在了一起。

不知怎麼的,心就軟了下來,那麼多的事情壓在他身上,鐵打的人也受不了吧,更何況老太太是跟她跟感情那麼深厚的人。他在她跟前嘻嘻笑笑,只不過是在遮掩自己的真實情緒。

葉簡汐幫他把鞋子脫了,然後拉起被子,蓋在了他身上,輕手輕腳走到床的另一側躺下。

……

將養了兩天,慕老太太的身體雖然還很虛弱,不過精神卻一天天的好了起來。葉簡汐和慕洛琛還想陪著她,可帝都那邊打來了電話,說是唐南澤有動靜。

慕洛琛只好把實話跟慕老太太說了。

慕老太太道:「你們走你們的,我有他們幾個小的陪在身邊,肯定好好的!」

慕洛琛擔心容子澈那邊出問題,便以最快的速度,將家裡這邊都安置好,然後連夜訂了回帝都的機票。

…… 第1491章如意卷:計劃出意外

帝都。

容子澈看著手裡的威脅信,神色沉凝。這是前幾天有人郵寄過來的,威脅他不許把左小小的骨灰撒了,否則就把整個安家夷為平地,把他在乎的人都殺光殺盡。他知道是唐南澤狗急跳牆,所以沒有理會他。

可沒想到,今天早上出去時,司機在車底檢查出了炸彈,只要一啟動車子,他便會師傅無存。這唐南澤當真是急瘋了,準備跟他同歸於盡了。

雖然這是他想要的結果,但還是忍不住驚出了一身冷汗。

容子澈想儘快對付唐南澤,可眼下人手不足,一旦動起手來,他擔心會讓唐南澤鑽了空子。原本想讓洛琛幫忙,慕奶奶卻好巧不巧的在這時病倒,他明白自己至親出事時的焦急心態,所以打算另想辦法來幫自己。

而就在他發愁什麼人能頂替洛琛棒子時,安管家敲了敲門走過來說,「容先生,慕先生打來電話,說已經到機場了。」

「什麼?洛琛不是脫不開身嗎?」容子澈一臉驚訝道。

「具體的情況我暫時也不知道,不過我已經派人過去機場那邊接人了。」

「好,我去前面等著。」容子澈起身去前廳迎接。

……

晚上九點鐘,接慕洛琛的車停在安家門口,還沒等車停穩,容子澈已經迎了出來,還親自替他們打開了門:「洛琛,嫂子,你們怎麼會突然回來,慕奶奶的身體怎麼樣了?」

「奶奶身體好了很多,她讓我們回來幫你的。」慕洛琛回答道。

容子澈格外不好意思:「阿琛,對不住,你家裡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還麻煩你過來帝都這邊。等回頭事情結束了,我一定多買些補品,好好的感謝你們。」

「都是一家人,你客氣什麼?」慕洛琛邊走邊往裡面說:「這幾天帝都有什麼動靜?」

容子澈深吸了口氣,神色嚴肅的說:「唐南楓站出來攀咬唐南澤,說那些事情都是他做的,跟自己沒有任何關係。唐家二老也承認了她的說法,沒有證據,也只能聽信她顛倒黑白。唐南適氣的把她關在了家裡,不許任何人見她。目前,她沒有其他的動靜,倒是唐南澤那邊,寄了一封威脅信。對了,還有……今天中午他不知什麼時候,在我坐的車底安裝了定時炸彈,好在被司機及時的檢查了出來,沒有出什麼大事。」

慕洛琛聽到情況那麼兇險,臉色微綳:「人沒事就好,唐南澤應該是著急了,急則生亂,亂就會露出漏洞,我們只等著他自己露出馬腳,自投羅網。」

「嗯。」

進入客廳,容子澈又跟慕洛琛說了下,這幾天自己和唐南適商定出的計劃,然後提了下,這個計劃里需要他幫助的地方。

慕洛琛滿口應下。

等事情商談完畢,已經是深夜,容子澈看到掛鐘上顯示的時間,這才意識到時間已經不早了,連忙說:「洛琛,是我耽誤了你和嫂子的休息時間,咱們今天就說到這吧,其他的等明天早上再說。」

「也好。」

……

慕洛琛帶著昏昏欲睡的葉簡汐回了卧房。

葉簡汐連澡也不洗了,倒頭就睡。

這幾天實在是太累了。

她覺得再這麼下去,自己肯定要累成紙板。

慕洛琛把她拖起來,親自幫她脫了衣服,然後抱著去了浴室,熱水灑下來,葉簡汐霎時間清醒了過來,看著他橫在自己胸前的手,忍不住尖叫了起來。等叫了一半,嘴巴忽然被人捂住,她拚命的瞪眼,控訴眼前這個大色狼。

慕洛琛一臉認真道:「我是真的只想單純的幫你洗個澡,你別想歪了。」

葉簡汐用眼神看了看他的手,這還叫單純?

慕洛琛無奈:「你睡的那麼死,我不扶著你,你早就跌進水池了。」 棄君恩:醜妃要休夫 隨即,放開了她說,「既然你醒了,那就自己洗吧。」

他邁開修長的腿走出了浴室。

葉簡汐:「……」

還真就這麼走啦?怎麼那麼不敢置信呢?

可事實上,慕洛琛還真的就走了,而且整個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做。

……

飽飽的睡了一晚,早起神清氣爽,葉簡汐看到自己身側已經空了的床鋪,氣哼哼的用手捶打了兩下。之後心情更好,起身快速的洗漱完,去找溫如意。

溫如意睡眼惺忪的打開門,看到門外的葉簡汐,問:「那麼早起來幹嘛?」

「還早呀?太陽都曬到屁股了。」

葉簡汐抬手,敲了敲溫如意的腦門。

溫如意吃痛,停止了打哈欠,眼角流出晶瑩的液體:「又打我,你最近怎麼變得那麼暴力,動不動就打我的額頭,會把人打傻的,知不知道?」

葉簡汐:「不怕,反正已經夠傻的了,還怕再傻一些嗎?」

逼著溫如意換了身衣服,葉簡汐拖著她往前廳走。容子澈和慕洛琛剛吃過晚餐,看到她們來了,連忙招呼傭人準備飯菜。

葉簡汐坐下,下意識的想要叫郭嫂,可叫了一半,才想起來郭嫂已經留在了A市,根本不在帝都這邊了,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吃過早餐,葉簡汐說:「你們什麼時候去撒左小小的骨灰?」

「今天下午三點鐘。」

「我跟如意能幫忙做什麼嗎?」

「你們老實的待在家裡,別讓自己受傷,就是最大的幫忙。」

「好吧。」

葉簡汐無比失望道。

……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容子澈的人已經開始在外面造勢。

葉簡汐聽的越發的心癢,其實她也想幫忙的。可明白自己能力有限,這時候強行加入,只會給他們添亂,所以乖乖的待在家裡好了。

中午十二點鐘——

容子澈捧起假的左小小的骨灰往外走,溫如意擔心的走上前,抓住他的手上說:「容子澈,不論如何,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來。」

「嗯,我會的。」容子澈拉住溫如意的手,目光繾綣而溫柔。

溫如意微微的吐了口氣,放開了他。

容子澈和慕洛琛大步的往外走,出了安家,分別坐上了兩輛車,開始向海邊行駛。而就在他們離開安家的不久,另一撥人也隨之緊跟上。

車隊平穩的向前行駛,離海邊還有一段距離時,開在最前面的車子,驟然被一顆炸彈炸翻,整個車隊都停了下來。

幕落車拿出對講機,下達命令:「都不許慌,按照事先商量好的來。」

話說完,車隊有條不紊的開始進行排列,而車內的人,也拿出武器做出防衛。但從那聲爆炸聲響起后,周圍在沒有其他的動靜,甚至連人影都沒有一個。

容子澈等了片刻,拿起對講機對慕洛琛說:「唐南澤可能在故布疑陣,等著我們上鉤,現在我們從另一條道,出發去海邊。」

「嗯。」

達成了默契,車隊開始繞行,往另一條道,接近海邊。這條道倒是比上次的道路平靜了許多,也沒有埋伏炸彈。但是總讓人覺得是黎明來之前的寧靜,隨時都有可能出事。

而這種預感顯然是對的,就在車子快要抵達海邊時,從三岔路口駛來一輛卡車,直接沖向他們。

最前面的車輛最先受到了攻擊,其他人立刻開始掏出槍支援。幾時發子彈同時響起,卡車司機噗通趴在了方向盤上,車子打了一個趔趄,直直的朝著車隊撞了過來。

其他人見狀,紛紛躲閃。

而就在這時,車隊的後面湧出來大批的人,朝著他們開始是射擊。

慕洛琛和容子澈沉著冷靜的應付,同時迅速通知唐南適,可以開始行動了。

唐南適立刻帶人從後面包抄了過來。

兩面夾擊,唐南澤的人很快被圍在了中間,火勢越發的兇猛。

一個小時后——

雙方的火勢漸漸的安靜了下來,不少傷亡的人躺在了街道旁,發出呻吟聲,慕洛琛和容子澈從車上下來,親自向著有可能是唐南澤坐的車突擊。

包圍圈越縮越小,直到只剩下了一輛車,容子澈走上前,敲了敲車窗:「唐南澤,我知道你在裡面,趕緊出來。」

咔嗒——

車門打開,露出的卻不是唐南澤的臉,而是一個穿著唐南澤衣服,和他長得有七分相似的面容。

「不要殺我,是唐先生讓我來偽裝他的,我什麼都沒有做。」男人說著話,身子不停地哆嗦。沒多會兒,兩股之間散發出一陣濃重的尿臊味。

容子澈額頭上青筋暴起,「你代替了他,現在他去哪兒了?」

「我不知道,唐先生只說了,讓我好好的扮演他,其他的他什麼都沒跟我說。」

男人剛把話說完,容子澈立刻拿出手機,撥打老宅那邊的電話,接電話的是溫如意,「喂,子澈,情況怎麼樣了?」

聽到她的聲音,容子澈稍稍的放下了心:「沒什麼,你跟嫂子現在在哪?」

「我們在卧室里,準備吃水果。」

旁邊葉簡汐附和了聲:「是呀,我們在吃鳳梨,你們趕緊辦完事回來,我們給你們切好。」

「好,你們好好的呆著,我和洛琛這就回去。」容子澈話說完,想掛斷電話,可就在這時,電話那邊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低呼,「你幹什麼?」

容子澈的心頓時繃緊,「如意,怎麼了?」

可回答他的不是溫如意的聲音,而是一陣悉悉索索聲,之後電話那一頭陷入死寂。 第1492章如意卷:我們來玩個遊戲

「唐南澤,是不是你?你給我聽著,你要是敢對她們做什麼,我一定把你們唐家上下全都殺了!」

聽到這威脅的話,唐南澤非但沒感覺到害怕,反而笑嘻嘻的說:「容子澈,現在我們來玩個遊戲,看看是你先把我們唐家的人全殺了,還是我先把她們折磨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