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能感覺到,他握著自己的那隻手力道很大,而且隱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

「為什麼不用?你以前都是很愛乾淨的。」

葉簡汐一點點的直起身體,深深的望進慕洛琛的眼底問。

「那是以前,現在的我,跟以前不一樣了。」慕洛琛避開了她的視線,頓了下又沉聲道,「我現在……不喜歡別人的碰觸,所以,簡汐別碰我。」

「不喜歡我的碰觸,那為什麼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親吻我?」葉簡汐扯了扯嘴角。 慕洛琛手抓住被角說,「你是我妻子,我們是合法夫妻。」

「你的意思是,跟我親近,是為了履行法定的夫妻義務?」葉簡汐幾乎失笑,因為他的謊言是那麼容易戳穿,可她以前竟然一點察覺都沒有。

但失笑的同時,又夾雜著無盡心酸的痛楚。

因為他越是掩飾,越說明張護士說的那些是真的!

「是。」

慕洛琛吐出一個字后,身體僵直。

葉簡汐直直的望著他冷硬的側面,不再說話。

「簡……」

慕洛琛想要再次開口說話,但剛開了頭,葉簡汐忽然上前一步,俯身雙手捧住他的臉,親吻了在他的唇瓣上。

慕洛琛怔住了好幾秒。

葉簡汐反覆的在他的唇瓣上輾轉,像是要把自己心裡的感情,全部施加在了唇瓣上,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內心。

慕洛琛的呼吸漸漸的加重。

他在失態不受控制之前,抬手堅定的推開她。

「簡汐,別這樣。」

「為什麼不這樣?慕洛琛,你喜歡我的吻,剛才你沒有拒絕我!你說你討厭我的接觸,根本是個謊言!」

葉簡汐說到最後,近乎低吼。

「我沒有,我不喜歡你的碰觸。」

慕洛琛面色冷然,像是要證實自己的說法似的,他抬手用力的擦了擦被她親吻的地方。

葉簡汐看到他這個舉動,手用力的攥在一起,指關節幾乎到了扭曲的地步。

「簡汐,我以前沒說穿,是因為害怕傷害到你,現在你知道了,那我們就說白了吧……」

「好,把一切都說白!」

葉簡汐打斷他的話,快速的伸手,向他的病服掀過去。

慕洛琛抬手用力的握住了她的手,聲音冰冷:「別碰我。」

「為什麼不讓我碰你?你不是要說白了嗎?慕洛琛,你到底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

葉簡汐話音落,另一隻手繞到他的身後,迅速的掀開他病服的一角。

觸目驚心的傷疤暴露在光線下。

葉簡汐的眼睛在那一瞬間,幾乎被刺瞎。

她怔怔的看著那些傷口,淚水如決了堤的洪水般,不停地滾落下來。

是真的……

他的病是真的……

為什麼沒能早點發現,明明那麼明顯!

喉嚨里像是塞了一團棉花,堵得無法呼吸,無法說話!

慕洛琛的身體僵直,感覺到溫熱的淚水,滴落在身上,他緩慢的轉身,按住她的手,想要把衣服拉下。

葉簡汐猛地一震,緩慢的扭動僵硬的脖頸,淚眼迷濛的望著他。

「阿琛,這些……你還想瞞我瞞到什麼時候?」

慕洛琛不說話。

葉簡汐的眼淚更加的兇猛。

大滴大滴的淚無聲的砸在被單上,很快消融。

慕洛琛喉結上下動了幾下,想要說話,卻不能。

良久。

他終於開口說:「我沒想瞞你多久,這些傷都是那次爆炸留下的,不過已經好了,沒什麼大礙。」

「沒什麼大礙?你幾乎被炸成了碎片!」

葉簡汐控制不住自己情緒高聲大喊。

只要想到,他當初被炸成了碎片,可她沒陪在他身邊。

葉簡汐的心都要被揉碎了。

慕洛琛抬眸,對上她激動的眸子,伸手將她攬入懷裡,「只是表面上的傷,其實沒那麼嚴重的,如果真的傷到了,我也不可能好端端的站在你跟前,簡汐,你別自己嚇唬自己,一切都過去了。」

「阿琛,我求求你,別騙我了。我都知道了,你身體上的傷,你的心臟……為什麼你不肯告訴我?你是不是,非要等我瘋的那一天,才肯告訴我真相?」

哪怕到了現在,他還在瞞著她。

葉簡汐哭聲越來越大。

半是責問半是害怕。

她真的好怕……

歷盡艱難才好不容易找到他,她怕自己不知道什麼又把他丟了……

葉簡汐用力的扣住慕洛琛的身體,連碰觸到他傷口都沒有察覺到。

疼痛從後背那裡傳來,慕洛琛卻一聲也沒說,只是輕輕的抱住她。

任由她宣洩心裡的感情……

他的簡汐,他的寶貝。

他極力掩飾的東西,到最後還是被知道了。

接下來……

他該怎麼辦……

心底里一個聲音輕輕的問,可得不到答案。

慕洛琛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以為自己度過了一個世紀。

再度開口的時候,他把葉簡汐拉開了一些。

望著她的眼睛說,「簡汐,別哭了好不好?再哭就不好看了。」

葉簡汐紅腫著眼睛,淚簌簌地落下。

慕洛琛低低的嘆息了一聲,從桌子上拿了毛巾,將她臉上的淚一一的擦拭乾凈。

「瞞著你是不想讓你擔心,其實我的病說嚴重也不怎麼嚴重,只要換個心臟就好了。我之前幫安老做事,作為回報,安老答應我,會幫我找一顆合適的心臟。現在那顆心臟已經找到了,等過一段時間我的身體達到一定的條件,做了手術就可以了。原本這些我都打算在私底下進行的,等手術結束后,再告訴你的,可是沒想到……你最後還是知道了。」

慕洛琛握著毛巾,悵然所失。

「真的?」

葉簡汐不敢輕易地相信。

她怕自己再次被他騙了。

慕洛琛這個大騙子,尤其在她跟前,謊話連篇。

「當然是真的,你覺得我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慕洛琛嘴角噙著淡淡地笑,抬手颳了她的鼻子一下,又道:「還是……你希望我出事,好換一個新的老公?」

「不許說不吉利的話!」

葉簡汐臉色突變,捂住他的嘴。

慕洛琛輕拉下她的手,握在手心裡:「好,我不說,總可以了吧?看你怎麼總一驚一乍的?剛才不過跟你玩笑了幾句,你就哭的驚天動地,估計外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老公……」死了呢。

餘下的話,慕洛琛自動的咽了回去。

葉簡汐瞪了他一眼。

慕洛琛面上掛著討好的笑容。

葉簡汐皺了皺鼻子,心裡的擔憂源源不斷的湧上來,「阿琛,手術的成功率有多少?還有那個心臟現在在哪裡?醫院保存的妥當嗎?我們還是先別回A市了,A市那邊的醫療條件不如帝都這邊的,等你做完手術,我們再回去。我不著急的,我在這邊陪著你,讓子澈、如意他們先回去……」

「簡汐。」

慕洛琛握著她的手,沉聲道。

葉簡汐抬眸看著他,茶色的眸子里掩不住的慌亂和擔心。

慕洛琛嘴角彎了彎,說:「手術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九十八,加上主刀的醫師是這方面的泰斗,不會出事的。現在他已經回了A市,我們用不著留在帝都這邊。還有……別慌亂,只是一個小手術。」

葉簡汐望著他的面容,七上八下的心,漸漸的鎮定了下來。

是啊……

她不能亂。

現在她只有沉靜下來,才能更好的掌握事態,為洛琛安排好手術的事情。

葉簡汐鄭重的點頭,「好,洛琛,我不慌亂,我們回A市。」

「嗯。」

慕洛琛輕輕的摸著她柔軟的頭髮,漆黑的眸子里情緒浮浮沉沉。

接著。

葉簡汐仔細的問慕洛琛,關於病情需要注意的事項,以及手術的安排。

慕洛琛把所有的都說出來。

葉簡汐怕自己忘了,都記在了手機上,不停地默念。

慕洛琛目光一瞬不瞬的望著她。

兩人靜靜的相處,直到醫生過來查房。

見他還沒睡下,醫生吩咐道:「慕先生,您應該早點休息。」

葉簡汐看了眼時間,發現已經晚上九點半了:「醫生說的是,阿琛,你趕緊休息吧。」

「好。」

慕洛琛答應,但一點睡意也沒有,腦子清醒的很。

葉簡汐送走了醫生,關上門回過身,監督他去睡覺。

慕洛琛讓她一起上床休息,可葉簡汐搖搖頭,表示不肯。

「剛才那麼著急的想親近我,怎麼現在不肯了?」慕洛琛調侃。

葉簡汐一本正經的說,「我怕碰到你傷口。」

「沒關係的,小心一些就好。」

慕洛琛新開被子,讓她躺到自己身邊。

葉簡汐卻怎麼也不肯上去:「不行就是不行,你好好睡覺,我陪著你。」

「這房間里就一張床,你不上來,怎麼陪著我?」慕洛琛說。

葉簡汐沒立刻回答,走到窗前,把兩張沙發對成一張簡單的床,然後從衣櫃里,拿出備用的被子,鋪在了上面,「我今晚睡這裡,明天再讓醫院加張床就可以了。」

慕洛琛面露不悅。

葉簡汐把燈關上,躺到了沙發上,說:「聽話,快睡。」

慕洛琛望著她,薄唇微動,想說什麼,可最後什麼也沒說。

一時間,房間里除了兩人的呼吸聲,再無其他。

鐘錶的指針滴滴答答的轉到凌晨一點鐘的位置。

葉簡汐原本閉上的眼睛,緩緩地睜開。

睡不著……

怎麼也睡不著……

只要閉上眼睛,眼前就不由自主的浮現一些可怕的場景。

嘭!

整艘船都被炸開,火光衝天,染紅了海洋。

而洛琛被炸得渾身鮮血淋淋的漂浮在海上。

葉簡汐望著天花板,側著身體,對著慕洛琛的方向。

借著房間里壁燈昏暗的燈光,她看到他的眼睛閉著,一副熟睡的模樣。

怔怔的看了好一會兒,她輕輕的起身,從沙發上下來,走到了病床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