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點了點頭,抬頭看向房間里,發現除了文清,還有慕知寒和唐瀟瀟,兩個人笑眯眯的站在房間里,見她看這自己,開口叫了聲嫂子。

葉簡汐笑著打趣唐瀟瀟:「這就改口了?」

唐瀟瀟吐了吐舌頭。

葉簡汐怕她不好意思,就沒再說下去,起身想要抱起兩個孩子,可是起身的時候,才發現她不在的這一個月里,他們都重了不少,根本沒辦法一次性抱起兩個了。

「讓他們自己走吧,他們可以走一些路了。」

慕洛琛伸手攬住她的腰,然後將她往後拉了一些。

天佑和天寶失去了她的支持,身體一晃一晃的站在原地,卻沒跌倒下去。

葉簡汐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忽然覺得,自己不在的一個月,錯過了兩個寶貝很多重要的成長過程。

天寶伸著手,還要葉簡汐抱抱。

天佑轉身,一顛一顛的往客廳里走,看著像是隨時都要摔倒的樣子。

葉簡汐也沒怎麼擔心,因為房間里每一處都鋪著地毯,家裡家具有稜角的地方,也都用小羊絨毯包裹好了,跌倒了也不會碰到。

「寶寶,乖,自己走幾步好不好?」

葉簡汐耐心的哄天寶。

霸武聖主 天寶濕漉漉的眼睛看著她,等了一會兒,確定她不會再抱自己了,才轉身往客廳里走。

葉簡汐跟在他後面,往裡面走。

天寶走了一段路,啪嗒一下成大字型摔在了地上。

互穿后不小心成了大佬 葉簡汐看到愣了一下,然後沒忍住,笑了起來。

其他人見到天寶摔成這樣,也跟著笑了起來。

天寶本來臉憋得通紅,像是要哭的模樣,可是聽到大家笑,也咧著嘴笑了起來。

葉簡汐上前,把他抱起來,「傻寶寶,摔倒了還笑。」

天寶聽不懂她的話,咯咯的繼續笑。

一家人都坐在客廳,葉簡汐把禮物拿了出來,她送的很簡單,兩個孩子一人一對銀手環。

A市的風俗便是在孩子滿周歲的時候,給孩子穿金戴銀。

葉簡汐不喜歡金子,因為覺得金子有些俗,而其他的又太貴,送銀的最好。

反正小孩子也不用用太奢侈的東西。

給兩個孩子戴上,兩個孩子都很喜歡,搖著胳膊,把銀手環上的鈴鐺搖的叮叮噹噹響。

慕知寒和唐瀟瀟合送了一份大禮,葉簡汐看了眼,也沒多說話,讓文清把禮物收起來。

拆完了禮物,吃過蛋糕,文清把抓周的東西拿了出來,一一的擺在了地毯上。

葉簡汐把天佑和天寶放到地毯上,讓他們去拿自己最喜歡的。

天寶吭哧吭哧爬了半天,拿了一支筆。

葉簡汐笑了笑,說:「可能是將來想當做作家。」

「我們慕家還就缺讀書人,選筆好啊。」慕知寒在一旁,抱起了天寶。

葉簡汐拍了拍天佑的小肩膀,「佑佑,去選東西啊。」

天佑歪著腦袋看了她一眼,然後慢吞吞的的往前走。

慕知寒見他往自己這邊走,還以為他要選東西,特地拿了些東西,逗著他。

可天佑走到他跟前,拐了個彎,小手抬起來,牢牢地抓住了唐瀟瀟的衣角。

慕知寒愣了下,忽然笑著說:「好小子,你不是要跟你叔叔搶老婆吧?」

說著,緊緊地抱住唐瀟瀟,說:「別的都行,唯獨這個不行。」

唐瀟瀟瞪了他一眼,「在小孩子跟前,你胡說什麼。」彎腰抱起來天佑,低聲說,「佑佑,你喜歡姨姨,對不對?」

天佑看了她一會兒,忽然張開口說:「妹妹。」 唐瀟瀟啞然。

慕知寒托著下巴想了兩秒,忽然笑眯眯的湊到天佑跟前說:「佑佑,你想讓你姨姨給你生個妹妹嗎?」

天佑瞪著黑溜溜的眼睛看著他,小嘴微微的張著不說話。

唐瀟瀟抬腳,狠狠地踩了慕知寒一腳。

慕知寒笑的更加不懷好意。

葉簡汐站起來,把天佑抱在懷裡,話裡帶了一絲絲的酸意的說:「你這臭小子,叫妹妹比叫媽媽叫的還清楚。」

天佑嘴角咧了咧,有些討好意味的抱著她的脖子蹭了蹭。

葉簡汐剛起來的那點氣,瞬間沒了。

吃過晚餐,慕知寒和唐瀟瀟就走了。

葉簡汐和文清把東西簡單收拾了下,然後帶著兩個小傢伙去隔壁睡覺。

等把兩個小寶貝哄睡著了,她轉身出了門。

慕洛琛站在門口等著她,見到她出來,攬住了她的腰肢。

葉簡汐邊跟著他走,邊低聲問:「我今晚要不要回去?」

她心底是不想回去的,可是不會去,只怕裴家會發現。

慕洛琛輕輕的摸著她柔軟的頭髮,說:「不用回去,今晚留下,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

葉簡汐嘴角微微的翹起來。

走到卧室里,葉簡汐開口想問他,這間公寓里有沒有自己的睡衣,可是還沒說出來,就被他扣住後腦勺,然後他的唇瓣溫柔的覆了上來,輕輕的吻著。

細小的電流,從唇間擴散開來,跳躍著瀰漫在四肢百骸。

葉簡汐感覺自己的心和身體,都隨著這個吻,變得酥軟了起來。

她睜著眼睛,眼裡瀰漫著霧氣。

慕洛琛吻了她很久,看著她的臉頰慢慢的由白變得透著紅,雙眸氤氳的樣子,疼惜的抬手摸著她的臉頰。

他很久沒有看到她這般模樣了。

想到這一晚之後,又要很久才能見到他,慕洛琛又俯首再度親吻了下來。

葉簡汐感覺到肺腔里的空氣,一點點的被壓榨了出來,身體變得無力,不由得抬手攀附上了他的肩膀。

慕洛琛的身體,在她手搭在身上的剎那,變得更加緊繃。

吻也更加的兇猛。

葉簡汐實在喘不過氣來了,輕輕的唔了一聲。

慕洛琛感覺到她的不適,稍稍拉開了兩人的距離。

「我帶你去洗澡。」

嗯?

葉簡汐一時沒明白他話里的意思,愣愣的抬頭看著他。

下一秒,身體忽然被他抱起來,往浴室里走,她模模糊糊的明白他話里的意思,臉頰瞬間變得通紅了起來。

他竟然要一起洗澡。

葉簡汐感覺自己的腦子轟得一聲,快要爆炸了。

臉頰變得越來越紅,葉簡汐不停地把自己往他的臂彎裡面埋……

恨不得把自己藏起來。

被抱到浴室的時候,葉簡汐還在做鴕鳥。

慕洛琛卻面色坦然的開始放水。

騰騰的熱氣氤氳了浴室,葉簡汐縮手縮腳的坐在馬桶上,看著不遠處的男人。

雖然已經結婚一年了,也經歷了不少的事情,可是兩個人真正在一起的次數,真的很少很少……

她心裡對這事,還是比較害羞的。

葉簡汐支支吾吾的,想要說單獨洗。

可是嘩啦啦的水聲,把她蚊子般的聲音掩蓋了下去。

慕洛琛放好了熱水,回過頭來,漆黑的眸子深深的望著她,「汐汐,洗澡了。」

葉簡汐:「……」

能不能不一起洗呀。

左磨蹭右磨蹭的,最後還是跟他一起洗了澡,葉簡汐被抱著出來的時候,臉紅的快滴出血來了。

慕洛琛雖然沒做什麼,可是過程還是很驚心動魄。

葉簡汐感覺要是有一條地縫,她就直接鑽進去了。

身體被輕輕的放在柔軟的大床上,葉簡汐頭也不敢抬。

慕洛琛關了燈。

葉簡汐躺在床上,感覺到他上了床,因為柔軟的大床往下微微的下陷了一些。

下一秒,腰間覆上了一雙大手。

那手的溫度,幾乎把她融化了。

葉簡汐想開口說話,可喉嚨里像是堵了一團棉花,怎麼也說不出來。

慕洛琛貼著她的後背,聲音沙啞的說:「汐汐。」

「嗯……」

葉簡汐低低的應了一聲。

慕洛琛掰著她的肩膀,讓她正對著自己。

房間里留著一盞壁燈,幽淡的光不是那麼清楚,可在黑暗中,足以讓人看清楚彼此的眼睛。

葉簡汐望著慕洛琛的眸子,瞬間感覺空氣中噼里啪啦的響起火花的聲音,腦子中一片空白,再也無法思考半點。

一場歡愛,耗盡了她所有的力氣。

等結束的時候,葉簡汐枕著慕洛琛的胳膊,昏昏沉沉的進入夢想。

慕洛琛摸著她沾著汗水的臉頰,低聲說:「汐汐,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我會把你風風光光的接回來,再也不分開。」

葉簡汐似是聽到了他的聲音,蹭了蹭他的皮膚,嗯了一聲。

慕洛琛抬手,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裡,胸口那塊地方,暖暖的,酸酸的……

四點鐘的天,是最黑暗的時刻,也是黎明即將到來的時刻。

葉簡汐睡的迷迷糊糊的,聽到耳邊有人在叫自己。

她睜開眼睛,看到慕洛琛,愣了幾秒,而後想起來,是時候要走了。

從床上坐起來,絲滑的被子順著身體滑落,她的目光掠過滿是痕迹的身體,沒顧得上害羞,而是抬手抱住慕洛琛的脖子,在他的唇角輕輕的吻了一下,「阿琛,我會等著你的。」

她一定會等著他,親自接她回家的。

葉簡汐說完這話,便起身利落的穿衣服。

慕洛琛靜默的看了片刻,捉住她的手,給她拉上衣服的拉鏈。

輕微的聲音在空氣里響起,葉簡汐感覺,自己昨晚打開的心,也隨著這聲被輕輕的拉上了。

穿好衣服,葉簡汐到天佑和天寶的卧室里,親了親他們,這才離開。

從公寓到大使館,她格外的活躍,不停地說著話。

可到了大使館外面,反倒沉默了下來,緊緊地握住他的手,雙眸通紅。

慕洛琛抱住她,低聲說:「去吧,汐汐。」

「嗯,我走了,你記得好好照顧自己。」

葉簡汐話說完,咬著下唇,推開門準備出去。

可在她拉開門的前一刻,慕洛琛又把她拉了回去,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角。

淚水順著眼角滾滾的落下,葉簡汐感覺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回房間的路上,葉簡汐眼睛依舊紅通通的,其實更想落淚,可是怕別人注意到,她還是把淚水強忍了回去。

埋著頭一路走回自己的房間,葉簡汐打開門,看到裡面燈火通明頓時愣住了。

查理有幾分疲倦的坐在沙發上,聽到她回來的動靜后,他側首直勾勾的看著她,深深的看進她的眼底。

他的目光不像是平日里那麼溫和,而是染上了絲絲的壓迫感。

燈光散落在他的臉上,光線的明朗溫暖和他此刻的沉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葉簡汐抽了抽鼻子,怔怔的望了他幾秒。

查理站了起來,視線落在她領口曖昧的痕迹上,眸中的情緒如波濤般洶湧。

有那麼一刻,葉簡汐產生一種錯覺,以為查理會爆發。

「你回來了就好,我回去休息了。」

溫和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沒有絲毫的怒氣,像是剛才他的壓抑,只是她看錯了而已。

葉簡汐腦子裡一片空白,傻傻的點了點頭。

查理看了她一眼,然後徑自離開。

咔嗒……

關門的聲音響起,葉簡汐回過神來,摸了摸自己酸脹的眼睛,微微的嘆息了一聲,好在剛才查理沒有質問她。

若是質問了……

她該以什麼立場來面對他。

只有一個月了……

再有一個月,就可以回家了。

葉簡汐在心底低聲勸說自己。

慕氏集團的股票,在短短四天里,恢復到了平日里股票價格,而同時所有的媒體開始瘋傳,有幕後大手要高價收購慕氏集團,那些跟風拋售股票的股民,聽到這個消息,紛紛把慕氏集團的股票死死地捂在手心裡,以求賣個高價。

神話版三國 沈清華接到裴老爺子電話的時候,斂了笑容,假裝焦慮的說:「裴爺爺。」

裴老爺子聲音沉的如冰霜:「清華,慕氏集團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清華苦巴巴的說:「裴爺爺,我也正想問你呢,收購慕家的事情,是怎麼傳出去的,我這邊可就只有我,還有兩個經理知道,他們都保證,不會傳出去的。」

「我把自己的錢都砸進去了,現在可虧大發了,按照前一周慕氏集團的股價,我自己的錢都能收購百分之三十,現在連帶著你的錢和我的錢,才買了慕氏集團不到百分之十七的股份,裴爺爺,你說這該怎麼辦?」

裴老爺子憋著氣不說話,沈清華這番話,不止把他自己摘出去了,也把自己身邊的人摘出去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