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臨天沉吟片刻,道:「你這話,好像有些道理。」

聽到這話,邵康嘴角揚起一抹笑容,「小兄弟,你放心,我邵康醫術還是不錯的,你……」

然而,他的話還未說完,就被葉臨天打斷了。

「但,我直接找張神醫不是更好?」葉臨天淡淡地說着。

嘶!

聞言,邵康先是一愣,隨即大怒:「放肆。我師父他豈是你說見就能見得?能讓我師父看病的,無不是華國的重要人物,您這種小人物,有什麼資格讓我師父親自出面!」

邵康怒火中燒!

這小子,實在是太狂妄了!

簡直是不把他放在眼裏!

葉臨天嗤笑一聲:「不知道,若是張神醫知道,他的弟子假借行醫之名,為自己謀取私利,他會作何感想?」

聽到這話,邵康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

他知道,師父最討厭的就是利用醫術謀取私利的行為!

但他生在世俗家族中,自然要將家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呵!小子,你以為就憑你這輕飄飄的幾句話,就能嚇到我嗎?我邵康可沒這麼容易上當!」邵康冷冷地說着,眸中閃爍著濃濃的怒火!

葉臨天毫無懼色,淡淡地笑着:「既然如此,那就讓張神醫親自給你說吧。」

說完,葉臨天直接掛斷電話,將手機扔給了唐海文!

此時的唐海文,心中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他……他剛才說……

說要讓張神醫親自給邵康說?那這豈不是意味着,他認識張神醫?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唐海文多頓時捧腹大笑:「葉臨天,你不會說,你認識張神醫吧?難道,張神醫也會聽你的話?」

不僅是唐海文,就連魏天龍和宋世德則是一臉駭然之色!

「愚蠢至極!張神醫乃是我華國三大神醫之一!受萬人尊崇!你算什麼東西,就憑你,也想讓張神醫出面?」

謝飛當即指著葉臨天的鼻子大罵道!

他好不容易才抓住機會,嘲諷葉臨天,他自然不可能輕易放過!

雖然葉臨天之前使出的手段,的確令他害怕,但是他現在竟然說要聯繫張神醫,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白痴!

就連魏天龍也是一驚!

他知道葉臨天身邊不簡單,但張神醫也不是普通人,所以,他對葉臨天的這話並不相信。

宋世德先是一愣,隨即想到葉臨天真正的身份,也就放下心來。

堂堂北境主帥,自然是一言九鼎!

葉臨天神色淡然,掏出手機給張春景打了個電話:「邵康是你的徒弟嗎?」

另一邊,遠在龍京的張春景,在接到葉臨天的電話后,直接將前來看病的龍京政要給拒了!

「這邵康的確是我的弟子,葉帥,發生什麼事了?」張春景恭敬地回道。

張春景雖然上了年紀,但卻是精神矍鑠,滿頭華髮也難掩一身正氣!

「我不喜歡他!你去警告他一番,若是他還敢阻攔我辦事,就別怪我對邵家不客氣!」葉臨天冷冷地說着,若不是看在張春景的面子上,他早就滅了整個邵家!

張春景自然明白葉臨天的意思,當即點頭應道:「葉帥,您放心,我這就去好好教訓教訓他!」

說完,張春景就撥通了邵康的電話!

此時的邵康,正坐在邵家大客廳里,葉臨天的剛才的那番話仍在腦海中迴響!

那小子,真的認識師父?

呵!

不可能!

突然!

他的電話響起,嚇得邵康猛地跳起來,看到屏幕,正是自己的師父!

邵康頓時大驚,來不及細想,連忙接通了電話,態度十分地恭敬:「師父,您老人家怎麼突然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是有什麼事要讓弟子去做的嗎?你儘管說,弟子一定竭盡所能!」

「哼!」

電話里,張春景冷哼一聲,「邵康,你可知道自己闖下了大禍!」

「嗯?師父,弟子不明白您這是什麼意思,弟子到底做錯了什麼?」邵康一愣,並不明白張春景這通電話到底所謂何事!

「邵康!你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人!那人,就算是你師父我,也不敢得罪!不僅如此,他還曾是你師父我的救命恩人!」張春景怒喝道!

幾年前,他做戰地醫生時,遇到了危險,多虧葉臨天出現,才能活到今天!

轟!

聽到這話,邵康頓時一愣!

就連師父也不能得罪,還救過師父的命,那豈不是師父曾經提過的那位北境主帥!

慢著!

剛才那個叫葉臨天的是不是說……要讓師父親自來跟他說?

轟!

想到這裏,邵康的冷汗瞬間從額角滴落下來,雙腿一軟直接跪到了地上,大喊道:「師父!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啊!弟子不知道他就是那位大神,弟子知道錯了,求求您一定要給我求求情啊……您一定要救救我……」

「孽障!那位看在我的面子上,答應饒過你這一次,他說,你若是再插手他的事,就別怪他對邵家不客氣!我想,你應該知道後果!」張春景怒聲說道!

隨後,他繼續說道:「你現在立刻給那位回個電話,給他下跪道歉!否則,老夫就和你斷絕師徒關係!」

。 「贏啦!是真的贏了!」

在宣佈結果之後,封離還特地去找了組委會確定是不是自己一方真的贏了,白除了跟他們開玩笑的可能。

雖然說這種世界級大賽的總決賽不可能會有人去開這種無聊的玩笑,可這冠軍來的的確挺像開玩笑的。封離不去問一問,真的覺得心不安吶!

在得到肯定的答覆過後,封離起初還能保持冷靜,但走着走着,越走越想笑。再也無法剋制心中那難以言表的激動!

他們贏了,他們真的贏了!洗刷了去年止步在12強之外的恥辱,他們終於贏得了屬於他們自己的榮耀!屬於中國的榮耀!

……

那天晚上,除了穆家和陸家,其他來觀看比賽的各位大佬,都先後過來誇了一遍國府隊,每個人的臉上都掛着笑容。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國際的舞台上,國家就是符號!沈明他們贏得了比賽,同樣也是給這些大佬在國際上贏得了地位!

慶功宴一直到深夜,幾乎所有人都喝的酩酊大醉,隊伍里往日有矛盾的,在這個晚上,一切都不復存在。就連穆寧雪都陪着莫凡喝了不少酒,將來這個平常不怎麼喝酒的姑娘,今天也是有些微醺了。

雖然明天只是重複過往,可短暫的歡愉有時候不也是人生的樂趣嗎?

沈明同樣也是喝了很多的酒,那就那幾個小屁孩,怎麼能把沈明灌倒?

……

「莫凡,老子雖然看你不爽,但不得不說隊伍中少了你,真的就沒啥意思!來喝一個!」官魚勾搭著莫凡,臉頰通紅,這個平日裏臭屁的傢伙,在此刻還真有點可愛。

「滾一邊去,老子純直男,沒有特殊癖好!想對我有意思,做夢!」莫凡拎着個酒瓶,猛地灌了一口,紅著臉白了一眼官魚。

「靠,給你臉了!寧雪我是絕對不會讓給你的!」

「喲呵,跟我搶老婆是吧?看我今天不揍你!」

……

沈明看着眾人該倒的倒,該自己一個人喝的,一個人喝。沒人陪酒自然也是喝不下去了,索性走出了酒店,散心去了。

今天是十五,月亮正圓,中國隊獲得了冠軍也的確是個圓滿的結局。

「怎麼?一個人出來散心,今天可是個大好日子,放縱一回也沒事。年輕人嘛……」

原本一直在邊上看着,他這幫小傢伙喝醉了耍酒瘋的封離不知什麼時候也跟了出來。

「酒不好喝,就是那種喝醉了什麼都敢做的感覺,讓人着迷罷了。我對這種感覺已經不喜歡了。」沈明笑着搖了搖頭。

封離聽着這話有些詫異,打趣的說了一句:「你小子還有這覺悟?年紀輕輕的,一點沒有朝氣呢?」

「就單純不喜歡喝酒,怎麼還扯上沒有朝氣了?裏面一股酒味,我出來散散心就不行嗎?」

沈明有些哭笑不得的說道,封離這是想和他說教啊!

「算了,我得回去了,那幫小子是一點也不省心啊!喝醉酒別干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不能離開太久。你要散心就散心吧,反正以你的實力也出不了什麼事。」封離擺了擺手,也不在多說了,轉身就要走,嘴裏還嘟囔著:「不喜歡喝酒?一個人干趴了一群人,騙鬼呢!」

……

封離走後,沈明走到了一個小公園旁,再在一旁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一個女人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來,似乎並沒有在意旁邊的沈明,同樣也是坐在了長椅上。

「恭喜你們獲得了冠軍!」

月光讓女人的樣貌變得清晰了起來,正是阿莎蕊雅。

「我的東西呢?」沈明並沒有看向對方,只是淡淡的說道。

「還真是無情呢……算了,不跟你計較,一共13億。這件防禦魔具修復起來比較麻煩,而且我做了加強,效果會比之前強很多,你可以回去再試一試!」

阿莎蕊雅說着右手翻轉,已經修復過的魔龍鎧和魚刀出現在了手中。

魔龍鎧周身閃爍著熒光,而魚刀也散發着血色的光澤。這兩件魔具似乎得到了不一般的加強!

沈明接過了魔具,將它們收到了空間手鐲之中,隨後遞了一張銀行卡給對方。

「我還以為你會砍價,沒想到你倒是挺大方的。」阿莎蕊雅有些出乎意料,但還是笑着接過了銀行卡。

「它們也許不久之後就會幫我大忙。相比於這些錢,它們來說會對我更有用!」

「你想幹什麼?」阿莎蕊雅突然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沈明又一次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她現在心思又亂了。只要一想到帕提農神廟,沈明心情就會變得很不好。而阿莎蕊雅來自那裏,沈明看見對方就會想起葉心夏,會想起帕提農神廟。

「你是不是認識一個叫做康蒂的女人?但其實她的名字並不叫康蒂!」沈明看着阿莎蕊雅,眼神突然變得冷冽了起來。

阿莎蕊雅不由得一驚,放在長椅上的手一時之間竟有些不知所措。沈明的眼神突然變得有些嚇人,像是……想要殺人一樣!

同時心中也大驚,康蒂她的確認識,而且自己也知道對方並不是真正的康蒂,而是有人假扮的。

可是聽着沈明的話,對方好像也知道!整個帕提農神廟都不知道,女侍康蒂已經不是原來那個康蒂了。沈明是從何得知的?

「你怎麼知道的?」阿莎蕊雅莫名的有些害怕,眼前的是真正的沈明嗎?他甚至從來都沒有去過帕提農神廟,是怎麼知道這種事的?

「你不用去管我是怎麼知道的,之前我不是請你幫忙嗎?不久我就要去帕提農神廟接受神印禮讚了,到時候帶我去見她,但在此之前我希望你不去告訴她。就當我是在懇求你!為此我可以答應你一個條件,只要不是要我的命,或者傷害我身邊的人,無論怎樣的條件都可以!

這是我沈明給你的承諾,之前我帶你去水澤國度就當是我一廂情願的幫忙。如何?」

沈明十分誠懇的看着阿莎蕊雅,那眼神的確是在懇求着。

阿莎蕊雅眼神動容,沈明到底想做些什麼?

沈明不會把康蒂就是撒朗這件事情說出來,這個時候沈明除了自己,誰也不會相信。沈明不在葉心夏的身邊,保護不了那丫頭,所以不允許出任何一點差錯。

撒朗的身份如果被提前識破,那麼伊之紗必然會被提前分屍,那個該死的老女人會不會被提前復活呢?

一旦伊之紗提前復活,那麼如今當選四大聖女之一的葉心夏必然首當其衝。對於那個鐵血的女人而言,任何一個可能阻止她重新登臨神女尊位的人都必須死,哪怕這個人是她哥哥的女兒。

「能告訴我為什麼嗎?總得要一個理由不是嗎?能讓你給予這樣的承諾,我大概已經猜到是關於誰了?可是……」阿莎蕊雅說着說着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自己為什麼要管沈明的事情呢?只是帶對方去見一個人,似乎也沒什麼。

「我答應你!」

阿莎蕊雅沒有等到沈明的回答,但自己卻給了自己回答。

「謝謝!」

沈明也算是鬆了一口氣,沖着對方點了點頭,隨後起身便要走。他不想多留了,一個人獃著好好的冷靜一下頭腦才是他現在最重要的。

「我提醒你一句,不要在帕提農神廟做出出格的舉動,以你現在的實力和地位根本不可能做出什麼改變。只能給她帶來無盡的麻煩。」阿莎蕊雅站了起來,她不知道沈明要做些什麼,但心中卻有不好的預感。

「我什麼都不做的前提是那丫頭沒有半點委屈!這一輩子……如果有人想破壞我的世界,那我就毀了他的一切!為此我可以付出一切,我的命也可以一錢不值!」沈明抬頭望着天,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隨後便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無法改變,不代表無法毀滅!」

阿莎蕊雅看着漸行漸遠的沈明,心中的預感越發的強烈了起來。沈明不是一個衝動的人,難道說真的有人想要對葉心夏不利嗎?

「看來得儘快回神廟一趟,那幫蠢貨千萬不要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兒來呀!」阿莎蕊雅暗自咬牙的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