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飛飛微微一笑,向自己心魔發誓后,收起了吳逸帆遞過來的木盒。

木盒裡只有一株紅陽芝,先到先得,能者多得,紅陽芝是吳逸帆發現的,理應掌握著分配權,葉飛飛也沒有意外。

「時日差不多了,吳師弟,我先出去了!」葉飛飛激發了近距傳送符,片刻之後便出現在了結界裂隙處。

葉飛飛才走出幾步,就感到有人剛傳送回結界裂隙處,吳逸帆,葉飛飛不禁有些無語。

為了不讓兩人同時出現在結界裂隙處,她先使用了近距傳送符,沒想到下一秒吳逸帆就激發了自己的近距傳送符。 果然,葉飛飛和吳逸帆一前一後的出現引起了一道目光的注意,那道目光,帶著一些質問,帶著一些不解,帶著一些冰冷,更帶著一些嫉妒。

那道目光的主人飛遁而走,葉飛飛心中不禁苦笑,看來還真是讓凌雪燕誤會了,不過誤會了也好,要是凌雪燕因此而過了情關,她倒寧願凌雪燕誤會,葉飛飛想想也就釋然了。

陸續出來了幾人後,固定結界裂隙的褐色圓盤不斷轟鳴,終於被強大的結界之力卷進了試煉之力。

徐天淵臉色略帶惋惜,為了進入試煉之地,每年都要廢掉一個定界盤。不過想來青丹門的弟子都大有所獲,也就當抵掉了定界盤的損失了。

進入試煉之地的三十名青丹門弟子都安全返回了,眾人也都急忙散去,大多都是想著清點自己這七日的所獲吧。

紫心鐲內,葉飛飛面色凝重地拿出試煉之地所收穫的凝形草,將凝形草小心地移植在靈藥園內。

柳若調整好狀態,控制魂體一點一點融入凝形草。眼看柳若就要完全融入的時候,凝形草突然一個反彈,將柳若丟了出來。

葉飛飛朝小靈使個眼色,小靈口中吐出一道黃霞,凝形草緩緩吸收著黃霞,又在即將吸收完的時候,一股腦地將吸收的黃霞全部反射出來,使得小靈重重地摔在地上。

「小靈!」葉飛飛急忙飛撲了過去。

「丫的,這麼難纏!」小靈撐起身體,狠狠地瞪了凝形草一眼。看見小靈的這幅模樣,葉飛飛心中不由得被它逗笑了,這小靈越來越猴精了。

「粉兒,你來試試吧!」聞聲的粉兒歡叫著扑打著翅膀,粉紅光芒一現,凝形草被它從這邊挪到那邊,又從那邊挪到這邊。

「哈哈。。哈哈哈哈…」小靈已經笑得前仰後合了「笨桃子,你就只會這一招呀!」

粉兒憤怒地瞪著小靈,突然靈光一現,歡喜地轉向了凝形草。

不好,葉飛飛急忙祭出一個防禦性法器,「轟」一道雷電重重擊在了距離凝形草幾步之遙的靈草堆里,那一片的靈草連同葉飛飛祭出的防禦性法器都在粉兒的雷電之下化為了虛無。

「還好凝形草沒事!」雖然這些靈草毀了,但都並非難尋之物,而凝形草十分罕見,更是柳若的化形之物,對葉飛飛來說十分重要。

「笨桃子,你瞧你乾的好事!」小靈不禁有些慍怒。

「小靈,粉兒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別過它了。」粉兒可憐巴巴的望著葉飛飛,彷彿知道自己做錯事情了,輕悄悄地落在葉飛飛肩頭。


選擇了靈藥園的一個石凳,葉飛飛靜坐下來,陷入了沉思。良久,葉飛飛終於神色一動,幾步走到了凝形草前。

葉飛飛雙手掐訣,十幾道指訣過後,七朵閃著橙光的靈蓮瞬間浮現而出,環繞著葉飛飛,不斷旋轉,散發著沁人心脾的清香。

「去!」橙色靈蓮彷彿產生了靈智一般,依次融入到了凝形草中。

吸收了橙色靈蓮的凝形草這次沒有將靈蓮反彈而出,反倒有一片捲曲的葉子舒展而開。

這下葉飛飛倒真有些為難了,莫非只有自己的靈蓮之力才能不被凝形草所排斥?難道每注入七朵橙色靈蓮,才會有一片葉子舒展而開?最重要的是,凝形草的葉子舒展開了,會不會產生變異,不會再有化形的能力了。

心中諸多疑問,但是暫時又找不到其他方法,葉飛飛又召出七朵橙色靈蓮,這次凝形草依然沒有排斥,吸收完橙色靈蓮的凝形草又有一片葉子舒展開來了!

葉飛飛服食了一粒生法丹,片刻過後,恢復了幾分氣色,橙色靈蓮的使用還不是很熟練,看來目前十四朵已經是極限了。

很久沒有使用靈蓮之力了,橙色靈蓮是葉飛飛進入練氣四層才可以使用的。秦慶說過,靈蓮之力的自己感應的本源之地,治療能力非常強大,使用是以消耗自身的靈力為代價的,多用無益。

為了柳若,靈蓮之力必須使用,說不定還會對靈蓮之力產生新的感悟。葉飛飛心中暗思,出了紫心鐲,留下幾人在紫心鐲修鍊。

第二日,睡了個滿足覺的葉飛飛起床后就去了煉丹閣,自從神勇榜比試開始的這一個多月里,葉飛飛都沒有煉製過任何丹藥,反倒讓她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陳宏給葉飛飛六爐中品增元丹的任務,雖然丹藥種類眾多,常用的就這麼幾種。擁有多次煉製中品增元丹的成功經歷和九重爐,六爐中品增元丹對葉飛飛來說一點困難都沒有。不出差錯的話半個月就煉製完成了,剩下的半個月就完全由自己支配了。

用九重爐煉製增元丹,原本需要七日的,現在只需一日便可煉製完成。因為要連續煉製丹藥,葉飛飛每日只能為凝形草注入七朵橙色靈蓮,要不然會影響到下一爐丹藥的煉製。

葉飛飛接過煉丹任務就進入了自己的煉丹房,第四爐中品增元丹已經完成了,葉飛飛心中暗喜,不是因為這個月的煉丹任務依然非常簡單,而是小靈從紫心鐲的傳音。


昨晚,葉飛飛為凝形草注入橙色靈蓮之後,凝形草其中一小枝的全部葉子舒展開了。而就在剛剛,舒展開的那一小枝凝形草竟然開始凝結成人類胳膊的形狀!

這就證明靈蓮之力真的可以被凝形草接受,並激發凝形的能力,或許等六小枝凝形草都舒展開后,每一小枝都會化成身體的一部分!

數日後,葉飛飛煉製完增元丹的任務,剛走出煉丹閣,卻收到一道傳音符。還望一見,吳逸帆。

葉飛飛心中不禁一陣苦笑,試煉之地兩人均以心魔發誓,不可將當日找到紅陽芝的事情告於第三人。當日之後,兩人也並無聯繫,今日吳逸帆卻主動來找自己,不知所為何事。

順著指引,葉飛飛來到了沐陽峰,一道冷清的藍色背影隨風而立。

「葉師姐,你來了。」吳逸帆冰冷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期待。

「吳師弟,看來當日你的傷勢已經恢復完全了,不知你今日找我,所為何事?」葉飛飛始終有一些摸不著頭腦吳逸帆找自己的用意。

「多謝葉師姐的丹藥,我已經完全恢復了。今日來找葉師姐是有一事相求,不知葉師姐可否願意?」吳逸帆鄭重地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了葉飛飛。

不等一臉疑惑的葉飛飛開口,吳逸帆便解釋道「葉師姐,這是煉製築基丹的材料,分量應該夠煉兩爐的,我想請葉師姐幫我煉製築基丹。」

「築基丹?」葉飛飛在腦海中搜索起了築基丹的煉製方法。築基丹,因煉製材料珍稀,所以大多修士都是將一爐的材料分成很多份煉製,比較常用的是將一爐分成二十四份,每一份剛好夠煉製一粒築基丹。

吳逸帆的這些材料是夠煉製四十八粒築基丹的材料,當日在試煉之地他獲得的紅陽芝按理是夠煉製一百二十粒築基丹都足夠了,看來他定是自己已經毀了三爐的材料了。不得已下,才找自己為他煉製丹藥的吧。

大多修士都很不樂意將重要的丹藥交予他人煉製。在青丹門,雖然基本每人都會煉丹,但是技術卻相差甚遠,這也是煉丹閣這三個字在青丹門非常好用的主要原因。

見葉飛飛有幾分猶豫,吳逸帆繼續說道,「葉師姐大可不必擔心材料的問題,若煉製成功,你只需交予我三粒築基丹即可,剩下的材料完全交由你處置。若煉製失敗了,就當我吳逸帆還沒有這個機緣,明年再去試煉之地!」吳逸帆的眼光里出現了少有的激昂。

「我幫你煉製,不過煉製築基丹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我需要一些時間。不過煉丹結果,我要如何告知於吳師弟?」功法閣的人不像煉丹閣的人,大多時間都會留在煉丹閣煉丹。功法閣都比較注重自身修鍊,大多時間都用於修鍊,每個修士都有自己的修鍊之地,當然這也是隱私了。

「這個不用葉師姐費心,我自會處理好的。師傅找我有事,我先走一步,靜候葉師姐佳音了,告辭!」吳逸帆說完便一抱拳,飛遁而走,留下葉飛飛一人在原地。

有了吳逸帆的這些材料,自己完全可以拿來練手了,本來葉飛飛手上的材料也就只夠煉製一爐的築基丹。這下有了這麼多材料,就不用擔心了。也算是件互利的事情了,不過吳逸帆有求於人都這番冰冷,也還真是讓人有些無語。

回到凝飛閣,葉飛飛迫不及待地進入了紫心鐲,她要來親眼看見凝形草的蛻變才甘心。

粉兒正在靈藥園飛來飛去,照顧著靈藥園的靈花靈草,感受到葉飛飛的到來,便飛快的朝她飛了過來,嘰嘰喳喳地訴說著。

「粉兒,乖,來,賞粉兒個清智果。」粉兒貪婪地咂吸著葉飛飛手心的清智果,極其歡快。

「姐姐,我也要。」小靈可憐巴巴地轉著大眼睛,葉飛飛微微一笑,又拿出一個清智果給了小靈,小靈一下奪過清智果便狼吞虎咽起來了。 清智果,不知道我食用了會怎麼樣。葉飛飛心中一動,手中又多出一個白瑩通透的清智果,咬了下去。一股清潤的氣息歡快地遊走在周身經脈,舒暢異常。

整下清智果下肚,無數股清潤氣息相互融合,卻又不干擾。葉飛飛竟感覺自己的神識彷彿有所增長,其實這時的她並不知清智果的效用,遠大於神識。在神識受限制的地段,由清智果造就的耳清目明更能顯其神效。

葉飛飛手心一翻,多出了五粒通透晶瑩的果核,彷彿一圈一圈擴散而開的無盡漩渦。這三粒果核分別是小靈、粉兒和葉飛飛食用的清智果的果核。

在從試煉之地移植來的那棵清智樹旁邊,葉飛飛每隔十丈便埋下一顆清智果核。千年發芽,千年成長,千年開花,開年結果,千年成熟,對於擁有紫心鐲的葉飛飛來說,清智果的成熟也不過五年時間。種上幾棵,碰碰運氣吧。

葉飛飛心中暗喜,踱步來到了凝形草前,凝形草的一小枝,已經初步有了人體右胳膊的形狀,散發著生機,和初見的那般毫無生機簡直是天壤之別。

葉飛飛對幻息珠的使用地非常熟練了,只要不是身受重傷,流失大多靈力,都不會破壞幻息珠的換顔改息效果。即便示人的只是普通異常的外貌,葉飛飛召出的七朵橙色靈蓮閃著耀眼的光芒,圍繞著她輕鳴旋轉,照映得葉飛飛仿若初降凡塵的仙子,美麗異常。

凝形草很快吸收了靈蓮之力,似乎十分欣喜,晃動中展開了另一小枝的第一片葉子。葉飛飛終於有些欣慰了,獲得凝形草這麼久,第一次看到了希望,吩咐好小靈和粉兒照顧著凝形草,就離開了紫心鐲。

築基丹,青丹門的煉丹方法非常詳細,而《秦慶筆記》雖然簡略,但非常有獨到之處,將煉製的要點都列舉出來了。葉飛飛相互對照兩者,細細研讀一字一句,生怕理解錯誤。

葉飛飛將身心狀態都調整到最佳狀態,右手一道法決,引燃了生火礦,築基丹如此隱秘的丹藥,當然不能在煉丹閣煉製了。離開了煉丹閣,也只能使用生火礦來煉製丹藥了。

先用兩粒築基丹的材料練下手吧,葉飛飛心中暗思,隨雙手掐訣,將幾味輔助靈藥打入了九重爐,

主要靈藥都需要在煉丹的關鍵時刻融入,這樣才能發揮靈藥的最大效用。

築基丹煉丹期約為一月,使用九重爐便需要四日左右。三日過去了,這幾日葉飛飛全身心地投入在煉丹之中,每個凝丹的關鍵時候都需要融入幾味材料,葉飛飛的額頭已經泌出了細汗。

因修為低,葉飛飛都是使用生法丹來補充靈力,而不像高階修士本身就能儲備大量的靈力,無需藉助丹藥來補充,煉製比較高級的丹藥也不會如此辛苦。

葉飛飛又服食了一粒生法丹,稍作調整,雙手掐訣,凝重地將紅陽芝打入了九重爐。

成敗就在這半日了,葉飛飛將神識全部集中在九重爐上,細細感受著火苗的跳躍,丹液的凝成,不敢有一些懈怠。

九重爐中傳來了一股難聞的焦糊味,還是失敗了。葉飛飛沒有泄氣,要是築基丹這麼容易煉製,吳逸帆也就不會來找自己幫忙煉製了。築基丹是二階丹藥,要是真這麼容易被煉製成功了,那隻能說自己的運氣真是好的沒法說了。

調整了幾日,葉飛飛又開始煉製築基丹了,不管葉飛飛再怎麼認真再再怎麼謹慎,還是又一次失敗了。

得去領煉丹任務了,休整了小半日的葉飛飛還是走向了煉丹閣。又是六爐中品增元丹,葉飛飛現在煉製增元丹,煉成中品增元的機率已經在半數以上了。這樣也好,至少自己有半個月以上的時間來做自己的事情了。

葉飛飛當然不明白陳宏的用心,她只當是青丹門的核心修士對增元丹的需求比較大,畢竟增加修為的丹藥總是供不應求的。

葉飛飛不知道的是,自從她拜入青丹門,貢獻較大的修士的獎勵偶爾也由五粒下品增元丹換成了一粒中品增元丹了,卻能讓獲得中品增元丹的修士幾夜難眠。

十日就完成增元丹任務的葉飛飛又開始煉製起了築基丹,煉製了四次都失敗了。葉飛飛真有些無語了,這築基丹還真不是一般的難以煉製。葉飛飛並沒有放棄,反倒是被激發了幾分鬥志。

豁出去了,葉飛飛十幾道手訣,將煉製一爐築基丹的丹藥的輔助材料全部送入了九重爐。

第一爐築基丹的材料已經所剩不多了,葉飛飛連續煉製了三個月的築基丹,卻一直都不曾成功。

這次就是一次賭注,贏了就是煉製成功一爐築基丹,那可是整整二十四粒築基丹呀。輸了還有六粒築基丹的材料,即便是吳逸帆的材料全部廢掉了,我身上還有一爐的材料,接著再練便是。葉飛飛略一權衡,就開始將全部心神放在了煉製築基丹上。

終於熬到這爐築基丹煉製的最後一日了,葉飛飛服食了兩粒生法丹,稍作調整,卻有些猶豫地將紅陽芝定在了半空中。

無舍即無得,去吧,葉飛飛神色一動,幾道指訣將紅陽芝決絕地打入了九重爐。

葉飛飛雙手不停變換法決,將一道道平穩的靈力注入九重爐中,良久過後,九重爐終於傳出陣陣嗡鳴之音。


收,葉飛飛心花怒放地握著兩個玉瓶,這兩個玉瓶分別被打了幾道封印,這樣才能免于丹葯藥性的流失。

在出爐的一瞬間,葉飛飛將一爐丹藥一分為二,一瓶是五粒築基丹,是要給吳逸帆的,當初約定為三粒築基丹,現在還他五粒,也算是不負所托。

剩下的一瓶當然是十九粒築基丹了,葉飛飛暫時還不想進入築基期,就先留著,他日必有所用。


葉飛飛舒舒服服地泡了個澡,準備好好睡一覺,將數月來的疲憊一掃而光。

葉飛飛不願吳逸帆主動聯繫自己,想到要聯繫吳逸帆,姚平,葉飛飛腦海里首先就冒出了功法閣二層的這位姚師兄。姚平就像個百事通,彷彿青丹門沒有他不知曉的事情。

剛煉製完丹藥的葉飛飛走向了功法閣,「姚師兄!」葉飛飛不禁有些意外,上次見姚平時他還是築基初期的修為,才幾月不見,姚平現在好像已經是築基中期的水平了。

「葉師妹!」姚平喜笑顏開地迎著葉飛飛坐了下來。

「姚師兄,數月不見,你的修為好像增長不少,你進入築基中期了?」葉飛飛不覺問出心中疑惑。


「哈哈,是呀,這還要多虧葉師妹你呀!多虧當日你送我的中品增元丹,服用之後我終於突破初期的瓶頸進入中期了!」姚平望向葉飛飛的目光幾乎全是感激。

聊了半日,葉飛飛便離開了功法閣。臨走事葉飛飛又送了姚平兩瓶中品增元丹,她知道姚平一定有辦法悄無聲息地讓吳逸帆來聯繫自己的。對於姚平百事通的能力,葉飛飛是絕對不會懷疑的,有了他,很多事情做起來都很容易,這也是葉飛飛不吝丹藥的原因之一。

看來以後得再多煉製一些中品增元丹留給自己了,雖然暫時並不打算服用來增加修為,但不可否認,對於葉飛飛,中品增元丹效用可不止增加修為這麼點效用。

果然不出三天,一道傳音符傳入了煉丹閣,葉飛飛神色一動,纖指一抓,傳音符便化作點點靈光在手心散開。

完成了手中正在煉製的增元丹,葉飛飛向沐陽峰的方向飛遁而去。

「葉師姐,你來了!」吳逸帆略帶微笑地迎向了葉飛飛,葉飛飛心中一動,明明笑起來這麼好看,卻總是冰冷著一副臭臉。

葉飛飛手掌一翻,多了一個玉瓶,「這裡有五粒築基丹,應該夠你進入築基期了。」

吳逸帆早就意識到葉飛飛應該是練成了築基丹,卻不料想竟光給自己就練成了五粒。吳逸帆看向葉飛飛的眼光儘是仰視,那是在他的眼裡從來不曾有過的色彩。

被吳逸帆這樣一看,葉飛飛還真有些不好意思了,吳逸帆當然不知道九重爐的存在了,殊不知她失敗了多少次才煉製成功了築基丹,甚至連她自己都懷疑自己是否有煉丹的天賦了。

「多謝葉師姐,他日若有所吩咐,儘管來沐陽峰找我!」吳逸帆將一塊玉佩遞給了葉飛飛。

「不必言謝,祝你早日進入築基期,那時我可要改口喊你吳師兄了!」葉飛飛回以微笑,在修仙者都是以實力為尊的。在練氣期,以入門先後論輩分,到了築基期,卻是以進入築基期的先後論輩分的。

返回煉丹閣的路上,葉飛飛心境起伏,選擇了修仙,就意味著放棄了凡世俗情。即將又逢生辰, 總裁要逼婚 ……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