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毅語氣鄭重無比:“羅家是忠烈之家。”

參謀也略有心驚,點了點頭:“屬下明白了。”

……

羅家後院內,亭臺假山,花圃錯落。

曲筱雅坐在石桌默默流淚。

她很痛苦。

堅守了五年,等回來的卻是一個做了逃兵的男人。

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羅成站在後院入口處,怔然的看着曲筱雅,愧疚的感覺侵蝕着內心。

大步走向石桌,他直接將曲筱雅抱入懷中。

彷彿將她身體融入自己身體一般!

“我讓你等的太久了,對不起。”羅成聲音沙啞之極。

熟悉的懷抱……

熟悉的溫度……

還有熟悉的聲音……

曲筱雅心裏面更掙扎了。

她在拼命告訴自己不能淪陷。

可她還是崩潰了,在羅成懷中泣不成聲。

曲筱雅覺得自己很賤。

明明自己都那麼慘,那麼失望,那麼絕望了。

爲什麼羅成一個擁抱,就讓她任何狠話都說不出口。

“你回去吧,不要做逃兵,我等你退伍。”許久後,哭聲止住,曲筱雅苦澀的說道。

羅成這才鬆開了懷抱。

他擦了擦曲筱雅臉上的淚痕,心中感動之餘更加愧疚。

他搖了搖頭:“我不是說了麼,若無意外,我不會回去了。”

曲筱雅面色慌張。

“你必須回去!你都當了五年兵了,六年不就可以退伍了麼?”

“我可以再等你一年,你不要衝動。” “二弟,當了五年兵,依舊很衝動。小不忍則亂大謀。”

“大華國的逃兵,面臨的是至少十年以上的監禁。”羅天良忽而也走進了後院,他揹負着雙手,似是痛心之色。

羅成面色平靜:“律法我自然知曉,大哥你不必提醒。”

“呵呵,這不是提醒,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你知道剛纔誰來了麼?”羅天良說道。

“誰來了?”羅成沒什麼語氣。

“蒙毅來了,他給爺爺送匾,忠義無雙!這是君主的嘉獎!”

“爺爺是大華的功臣良將,而你卻是一個逃兵。”

“若是蒙毅將你帶走,至少會被判十年!大哥於心不忍,和爺爺求情。你去自首,可以免了牢獄之災。” 羅天良一副好人姿態。

沒等羅成回答,他就轉頭說道:“筱雅,我想單獨和二弟聊幾句,你能出去一下麼?”

曲筱雅低頭走出了後院。

羅天良又拍了拍羅成肩膀:“回去吧二弟,再過一年你就退伍了,到時候公司的副總裁讓你來做,怎麼樣。”

“大哥,你要說的應該不只是這個吧?”羅成忽然道。

羅天良不太對勁,從開始到現在,他看曲筱雅的目光就不正常,羅成早就察覺到了。

羅天良笑道:“哦?二弟你倒是懂得察言觀色,大哥也就不瞞着你了。”

“你是羅家養子,二叔也去世了,家族之中,你以前沒有地位,以後,也不會有太多資源。”

“筱雅跟着你太可惜了。”羅天良幫羅成整理了一下衣服。

“那大哥,你的意思是什麼?”羅成眉頭微皺一下。

如果馮騫在這裏,會嚇得立刻跪倒在地。

龍血將神素日都是古井無波。

他上一次皺眉,境外六國死傷百萬!

六名將神飲恨天藏山,舉世驚懼!

羅天良正色道:“二弟你沒聽懂,大哥就直說了。”

“筱雅跟着你,只會被曲家唾棄。你們離婚後,大哥會娶她。”

“這也是爺爺的意思,對家族也有好處。”

羅成眯眼,猛地擡起手,扣住羅天良手腕。

羅天良吃痛的掙扎:“二弟!你做什麼!?趕緊放開我,大哥手要被你掰斷了。”


羅成臉色剎那間冰冷無比。

“我不做什麼,只是想告訴你。”

“無論是你的意思,還是老爺子的意思,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筱雅是我的妻子,如果你再有這樣的念頭。”

“我會殺了你。” 羅成低頭,聲音如若三尺寒冰。

羅天良本來是惱羞成怒。

可羅成的眼神,好似其中有屍山血海!

他看自己的目光,真的像是在看一個死人!

砰!

羅成隨意的一甩手。

羅天良像是個滾瓜葫蘆,滾出去好遠。

他疼的臉色扭曲猙獰,卻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直到羅成走出了後院,他才顫巍巍的從地上站起來。

眼中不但恐懼,雙腿也不停發顫……

……

後院外,曲筱雅在竹林下等待,羅成走到她面前。

她眼中複雜:“大哥和你說完了麼?”

“嗯。”羅成點了點頭。

“好,那我們去自首,曲家和蒙毅有一些關係,他算是我姨父。我會去求他,不會讓你坐牢。”曲筱雅微抿着嘴脣。

“我不是逃兵。”

“他們沒給我解釋的機會,剛纔讓你誤會了,真的抱歉。”

“我是正常回來的,如無意外,我也不會走了,你不用擔心。”羅成輕聲解釋。

曲筱雅愣住了。

是誤會麼?那這樣的話,她豈不就是錯怪了羅成?五年等待太長了,她思緒早沒有當年鎮定。

曲筱雅也反應過來羅成的話了,她微咬着脣說:“如果有意外,你還會走嗎?”

羅成面色一僵。

曲筱雅心頭頓時窒息,慘然道:“果然,羅成你還是沒變。你,不會撒謊。”

“我剛纔錯怪了你,可現在這個問題,就是擺在我們面前的現實。”

“如果發生意外,你再走,那是五年,還是十年?”

瞬間,曲筱雅眼淚婆娑而下,她低聲哽咽。

“已經熬了五年了,我不想再過那種擔心受怕的日子了。”

“現在我想到,你可能還會再走,我就很恐懼。我不怕流言蜚語。”

“我怕你死在戰場上。”曲筱雅聲音慘然。

可離婚那兩個字,她卻怎麼都說不出口。 羅成覺得窒息。

曲筱雅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人。

可他是大華國的龍血將神!若是有朝一日令國難,他能不回去麼?


可現在如果他再堅持。他就會失去面前這個等他五年的女人。


曲筱雅的哭聲止住了,她低聲道:“我們去民政局。”

羅成心中更痛了,他死死的捏住拳頭,低聲道:“我去請辭。我不會和你離婚。”


曲筱雅呆住了,她完全沒料到,羅天塹會說這番話。

那離婚二字,她還怎麼說出口?

“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今天是曲家的大日子。”羅成笑了笑,拉開話題:“你應該有一些日子沒回去了吧?”

曲筱雅低下頭說:“五年。”

羅成:“那今天我們回去看看。”

曲筱雅強笑了一下,道:“不用了,都五年了,沒什麼重要的了。”

羅成眉頭微皺,隨即明白過來,筱家應該有不小的麻煩。

“我準備了一份薄禮。能夠治療你奶奶的頑疾。我們去筱家,應該不會被攔着。”羅成笑着說道。

他取出來一個藥盒,盒子如同巴掌大小,烏木色,還有小纂刻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