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喬的眼淚不停的留下來。可是仍然伸嘴去又咬了他一口。

景容也沒有說什麼,他和蘇乾交換了眼神,蘇乾就想也沒想的跑到了我的身邊來。

這是男人之間的交流嗎。好像一句話沒說就已經決定了自己的位置。

我也將符拿了出來,學着景容的樣子,夾在手指之中。不是耍帥氣。只是覺得這樣出招比較快。景容要對付蘇喬,那麼這些白色的小鬼就得交給我們了。

可是蘇喬真的很難對付,我看到景容在靠近她之後明顯身體頓了一下。蘇喬邊吃地獄使者邊道:“這是我肚子裏孩子的力量,絕對的服叢,無論人類還是惡靈,你們走吧,不要管我。”

景容道:“你不會對吃人類有興趣吧,假冒的鬼王胎。”

“滾……”

蘇喬突然間說道,可是我覺得這句話應該不是她說的。那就是她肚子裏的胎兒講的話嗎?

我扔出了符咒幫助景容,而景容則道:“你現在,還不配與我爲敵。”

說完,景容一鞭子打了過去,從蘇喬的手中搶過蘇赫扔了出來。

可是去沒有對蘇喬造成任何傷害,可是她卻站了起來,伸出了手對着景容道:“說了讓你滾了。”

娶一贈一,嬌妻有喜了 蘇喬的手竟然扔出了火焰攻擊的符咒,但是景容甩手打開了。就這樣兩人打在了一起,但是最終景容並沒有靠近蘇喬可見她的強大。但是蘇喬卻十分不耐煩的道:“被打擾吃飯真的十分掃興,那麼就玩到這裏了,再見。”她揮了下手就要走,可是突然間看向我,幾乎在一瞬間來到了我的面前。

“小萌。”

景容的聲音有些焦急,快速的衝過來。只有幾秒間,我卻好似過了一年那麼長。

蘇喬的手伸在我的臉上,景容瞬間停止了行動而蘇乾卟嗵一聲倒了下去,他的身下流出了很多的血。他被人攻擊了,然後倒了下去,受傷很重。

我分析完時,一隻手已經已經摸在了我的臉上,蘇喬慢悠悠的道:“你就是我的媽媽?”

“……大概。” 我的世界之打造養成之路 有點不想承認,有這個一個兒子是不是壓力有點大?我還是喜歡元元的那種小清新,對他真的沒有半點……不,還是有點在意的,畢竟他如果出了事我的心會疼吧?一瞬間,我能做到的只能是護住了自己的肚子。 “媽媽,非常討厭我是嗎?”

被蘇喬叫着媽媽,我爲什麼覺得有點囧。

可是突然間她貼在了我的身上,明明比我高卻爲了牽就低下頭,然後在我的身上深深吸了口氣道:“媽媽的味道真的好香,好想一直在你的身邊,但是不可能,因爲……”她擡起頭的時候半邊臉都似乎要被燒焦了冒着煙。

我微微一怔。而蘇喬竟然碰了一下自己的臉,然後嘶了一聲道:“好疼,這個女人的身體現在還不能受到傷害。不過,看來您的另外一個孩子不喜歡我。但是,我早晚會吃掉他成爲你唯一的孩子。”

“我會保護他。”

ωωω▪tt kan▪C 〇

“那我呢,爲什麼不好保護我,我也是個孩子,我好想你啊媽媽……”

蘇喬說着。竟然哭了起來。

“別聽他的,他在迷惑你。”景容在後面喊到。

“舉起手來。”也不知道從哪出現的薛北京突然間開了一槍,蘇喬向後退了一步,因爲就像之前她所講的,這個身體現在還不能受到傷害。所以她嘆了口氣,道:“媽媽,下次再續舊吧。”

蘇喬走的很瀟灑沒有一點猶豫,薛北京喊了幾聲站住甚至開了槍也沒有用。

景容則跑到了我面前道:“沒有事吧?”她摸着我的臉,明顯感覺到他的手有些顫抖。

瞳孔也變得正常了,他在摸了我後突然間覺得身體一鬆,整個人就趴在了景容的身上。我脫力了,爲什麼,明明什麼也沒有做。

景容抱住了我,道:“不要動,應該是他藉着你的力量抵抗用盡氣力。”

“元元和寶寶好嗎?”

“沒有關係。”

景容抱起我道:“你們善後,地獄使者的屍體鈴聲讓別人來收。”

“蘇乾。”

“肚子被切開而已,沒有關係。”

這還沒有關係嗎?

但是我實在太累了只能窩在景容的懷裏沉睡了,連夢也沒有做,非常的沉。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當我醒來的時候看到了景容睡在我的身邊,他似乎不知道我已經醒了,眸子中的深沉被我瞧得非常清楚。看到我醒後他馬上將之前的神情斂去,然後笑道:“醒了?”

“嗯。”

“對不起。”

“爲什麼要道歉?”

“因爲,沒有在那個怪物面前保護你。”

“怪物這個說法……呃,好吧,我承認。但是,你不需要道歉,因爲你也沒有想到會有今天這種情況。還有蘇喬。不,是他竟然殺了地獄的使者,還……爲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我哭了,那個地獄使者之前還在我家裏吃飯。可是轉眼就被那個人吃掉了。

景容抱緊了我,然後道:“不是你的錯。”

“嗯,不是我的錯,但是……但是……還是想說聲對不起。”

“乖。”

“景容,你根本沒有哄到我。”

“嗯。”

就這樣抱了一會兒,我終於停止了哭泣,然後他強迫洗澡,然後吃飯。

但是,我好像突然間對吃飯這種事厭倦了,竟然吃到一半就吐了出來,然後什麼也吃不進去了。

叔叔聽到消息趕了回來,然後看着我道:“你是不是太脆弱了?”

我突然間感覺到生氣,摸了下頭頂跳起的青筋,道:“喂,叔叔,你是來刺激我的嗎?”

“你這不是挺明白自己怎麼回事嗎?如果不吃的話。你的元元可能要喊餓了。”

我不得不承認,景容並不會勸人,而我又有着心結,所以即使是明知道他擔心但是也沒有辦法進食。

但是聽到叔叔這樣一講,我確實有些覺得好似聽到了元元的哭聲的幻想。我馬上道:“我要吃東西,什麼都可以。”

景容忙吩咐小鬼們將各種吃的放在我的面前,我有些氣憤似的抓起吃的就往嘴裏塞。真的好吃,可是在嚥下去的時候我的腦中又想起了蘇喬吃地獄使者的那個場面。

實在是太震懾了。我在想到之後不由得哇一聲又吐了,這個真的不是孕吐,是噁心的吐。

我明知道不吃下去無法讓元元他們健康,可就是吃不下去。不由得十分着急。叔叔他們努力了一整天沒有辦法,我除了能喝點沒有味道的水之外什麼也做不了。

而景容急得都坐不住了,整天都在樓上樓下走着。

其實因爲有他的幫助研究出來的那些符已經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至少犧牲者越來越少。因爲網上都流傳着我們網站上傳的那張符很厲害。

當然也救了很多人,這幫地獄使者爭取了時間,又有警察的幫助他們很快抓回了別的惡靈。而蘇喬他們再沒有出現,這些惡靈也就完全失去了支援,這樣才被地獄使者給抓到了。

而我仍是沒有吃進去什麼,天天用牛奶充飢。

人已經餓的晃了起來,這個時候叔叔竟然帶着青青來了,她看到我後就將一個食盒遞給我道:“我聽說你不太喜歡吃飯。這是我做的東西,你嘗一嘗。”

“多謝。”我其實現在有些害怕食物了,因爲吃完了之後就猛吐,真的是很難受。可是我不能拒絕。所以我在青青打開了食盒後還是坐下來,然後我看到叔叔與景容都很緊張,連常青青也是,她看着我眨着眼睛道:“我……我很用心做的。希望……希望你能喜歡。”

“嗯,我嘗一嘗。”拿起筷子,我其實知道吃下去馬上就會吐,甚至連腳尖都忍不住向衛生間那裏探了一探。

可是,當我嚐了一塊燉蘿蔔後竟然覺得非常的好吃。汁液非常的新鮮,好似是繞着我的舌尖轉似的異常的美味。

沒有任何要吐的感覺,我忍不住又夾了一塊……

等着吃進半小碗後,我被景容攔了下來。他輕聲道:“過半個小時後再吃。”

“嗯。”我知道暴飲暴食不好,所以就聽從了景容的話。

而景容竟然擡起頭,道:“謝謝。”

叔叔一口茶噴了,然後驚訝的看着景容道:“你這種人竟然會說謝謝,真讓人意外。”

景容沒有理他,只對常青青道:“可否請您一日三餐爲我妻子準備一下呢,直到她恢復健康爲止。”

“當然可以。”

“那好,肖清新。爲她準備房間。”

“我說你啊,就不能講話客氣點?”

可是景容根本沒理他,只是問我道:“有沒有好一點?”

“好多了,感覺整個人又有力氣了。”

我握了握拳,太好了,終於不用將元元和寶寶餓死了。

感動的想哭,然後又一次向常青青道了謝。

我能吃飯後他們放了心,但是卻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忘記家中有人,還是一個不知道我們這些看到鬼魂還養小鬼的人。所以,當小鬼們收拾桌子時她整張臉都變了,指着那飛起來的東西道:“啊啊……飛……飛起來了。”

“……”我們三個都沉默了。 我可以無限強化 因爲都沒有想到這個問題。現在要怎麼辦?

解釋?

可是那些小鬼們搬得非常起勁兒,而常青青竟然也沒有跑,還看着我們道:“你們,都看得到?”

叔叔點了頭,然後道:“青青,我有事與你講,和我過來。”

“哦,哦。好的。”常青青似乎非常的相信叔叔,於是任由着他將自己牽走了。

我看着他們的背景鬆了口氣,道:“希望她不會因此事疏遠叔叔。”

“真正的愛,不會因爲任何事而退縮。”景容輕輕的牽起我的手道:“去走一走,然後半個小時後回來再吃點東西,她能來真的太好了,我由衷感謝。”

“嗯,景容,我還以爲你這一輩子都不會對外人講謝謝兩個字呢!” 景容只是看了我一眼,可是我知道他爲了自己的事情是不會這麼做的,但是爲了我什麼都可以。感情這種事好似越相處越升溫,就好似酒一般,不會因爲時間而散去味道反而會越來越香醇。以前聽到這種比喻我一定會懷疑,現在卻一點也沒有。

不過,衍生的副面影響還是有的,比如景容就對蘇燦然十分不滿。因爲他用我的血又做出了一個嬰兒。這種事本來與我無關,可是弄得我好似背叛了他似的,心中稍有些不舒服。別說是他,我也會多想,就好似憑空多了一個你想認又不能認的親人。

“他,會不會傷害元元?”

“最終不過是個假貨,現在能力強大不過是有些反自然的平衡,可能是那些人一直在爲他補充陰氣。使他現在人不人鬼不鬼,有些像是元元之前的樣子。但是,等元元出生長大,他完全不是對手。”

“那在這之前,我們似乎要保護自己的孩子吧?”

“嗯,要保護他。”

“可是他的力量那麼強大,我們要怎麼保護?”

“相信我。”

“我相信你,但是你不要勉強。”

“嗯。”

因爲有了常青青的幫助所以我吃了兩天的飯沒有吐,非常奇怪爲什麼吃下去她做的東西就不吐?景容認爲這是常青青身爲蛇姬的一種能力,她做的東西中可能有一種力量,所以才能治癒我的病。

所以,我對她提議道:“青青。你以後可以開餐館了。”

常青青一本正經的道:“我現在一有空就去學習廚師的手藝,等到畢業了我打算開一傢俬房菜館。”

沒想到她還真有這個念頭,不過叔叔有福氣了,以後一定會被喂的肥肥的吧。

因爲我能吃飯了,景容就接手了處理惡靈色鬼後續的事情,他沒有讓我再插手,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上次對我心裏的打擊有點大,他怕我承受不住。事實上我覺得,如果再經歷一次我只怕真的會崩潰,那樣的場景我不想再看到第二遍。即使是現在,偶爾我還會做那個夢,一個可怕的又無力的惡夢。

至於叔叔也在處理這件事,他其實更加的不容易,要將非自然的事情轉化到自然的事情去做去報告,某種意義上來講也是挺辛苦的。

常青青現在還是不太習慣家裏的東西會四處飛,於是小聲的問我道:“你不害怕嗎?”

“我已經習慣了。”確實是已經習慣了。所以根本就不在乎這些了。想想當初的時候,如果真的突然間出現這種情況只怕會被嚇得直跑吧!

常青青道:“其實我一直想要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我知道自己很奇怪,而且我也知道你們肯定是知道這一切的,只是沒有對我講。”

“你……”我一捂嘴。因爲差點就問出:你怎麼知道這句話。

但是常青青道:“你不用捂了,肖隊他從來不對我講,也不告訴我。我也沒有問,但是我只想確認一件事,那就是我的父母扔掉我是不是因爲我是一個怪物?”

“你當然不是怪物,你是人。”

“那麼,爲什麼我父母會將我捨棄了?雖然我的養父母對我很好,但有些時候我還是會想這個問題。”

“這個,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爲什麼會拋棄你,但是我覺得他們應該有自己的理由。叔叔和你講過自己的身世嗎?”

“沒有,他一直有些忙。”

“其實,叔叔的身世也是挺悲慘的。”說着,我將叔叔肖清新的事情講給了她聽。結果沒想到常青青聽得滿臉淚水,道:“我以後,會對他好的。”

“嗯……你現在對他其實也挺好了,但是你知道叔叔最想要的是什麼嗎?”

“是什麼?”

“你應該知道的。他肯定不止一次提出過想結婚。”

“你……怎麼知道?”常青青臉紅。

而我道:“當然,我叔叔絕對不是那種吃了就跑的男人,他一定會負責的。雖然他不會對你說,他有多麼希望有個家。”

做爲一個跟在景容身邊很久了的人,我覺得自己也越來越腹黑了。

常青青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他……他想有個家,如果可以。我也想給他一個家。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做。”

“很簡單啊,叔叔打算買個樓結婚,可是你現在沒到結婚的年齡。所以想先寫上你的名字。然後你們搬進去住,等過兩年再登記,但婚事可以提前辦。”

“不用,這麼急吧?”

“不是我着急。是叔叔着急啊。再說他那麼好的人,錯過了就沒有了。”

“那……我們……”

“我們一起去找,然後找到了告訴叔叔怎麼樣?”

“不好吧,而且也不用寫我的名字。寫他的就行。”

“不,叔叔說爲了你們家可以信任他,一定要寫你的名字。”

“那……那我要安排他去見我的父母嗎?”

“一定要的啊。”

常青青似乎對這方面沒有什麼經驗,所以基本都問我。但是男方是我叔叔。我自然偏着他講話。就這樣,星期天我將常青青騙了出來,我們走了幾個小區看了房子。其實常青青多沒有什麼意見,她的意思是有一間就可以。但是我瞧的出來她很興奮,大概也想有個自己的家吧!

對於女孩子而言,有時候結婚的理由很簡單,大概只是想有一個自己的家,然後用心的去佈置,然後一點點改變這個家,改變自己。而男人們則不同,他們多半想的是家裏的那些人,那些事情。

最終,我們看好了一幢樓,面積不大剛剛六七十平,但是格局好,光線也不錯。按照風水的解釋,這個樓挺還是不錯的。

我們打電話問叔叔,叔叔怔了半天,然後才道:“她同意了嗎?”

“同意了。我們已經看好了,樓層剛好,樓下還能停車,位置也好……”

“幫我謝謝她。然後你做決定吧。”叔叔看來有點激動,又過了半天他才道:“晚上,我也來看一看。”

“這幢樓是裝好的,房間裏所有的傢俱都是新的,而且價格不貴。叔叔,你們兩個幾乎不用動什麼就能住進來了。”

“嗯……”叔叔大概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然後我只能將手機交給了常青青。

她拿着手機一路小跑的去了一邊,然後似乎興奮的說着什麼。還哭了。

最後將擦了擦眼淚將手機交給我道:“我……我們這周去我家。”

“叔叔好厲害。”

“嗯。”

“加油哦,再說去你家而已你哭什麼?”

“只是覺得,這裏真的很好,謝謝你。”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