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妲己吐氣如蘭,柔軟的身子緊緊貼在陸川的身上。

脖子後面的兩隻手輕輕變幻,一個印訣悄無聲息之中被掐了出來。

就在印訣掐出的瞬間,陸川感覺渾身一震,冷汗瞬間將全身溼透。

他感知到了一股危機,一股十死無生的可怕危機。


這股危機不知道從何而來,但絕對跟懷裏的蘇妲己脫不了干係。

“來,讓姐姐好好疼愛疼愛你。”

蘇妲己溫柔一笑,第一個印訣已經掐出,那麼後面的就簡單多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蘇妲己看到一柄長劍從陸川旁邊緩緩升起。

與此同時,一股危險到了極致的感覺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之中。

只要她有一點一動,這柄長劍就能夠將她斬殺當場。

不,不僅僅是她,連帶着整座鹿臺都會被切成兩半。

感受到懷裏面蘇妲己的顫抖,陸川目光瞥到了一邊的君子劍,知道救星已經隨時準備好了。

君子劍不愧是君子劍,完全當得起君子二字。

說保他一命,就保他一命。

答應了的不會失言,也絕對不會有半點懈怠。

“好姐姐,你想怎麼疼愛我呢?”

陸川手臂微微用力,肱二頭肌鼓了起來。

這老妖精很不好對付,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給他來一下狠得。要是不小心戒備着,說不定下一秒就掛掉了

“好弟弟,你想怎麼疼愛,就怎麼疼愛。”

蘇妲己雙眼之中蒙上一層霧氣,嬌嫩的身軀輕輕扭動,似乎真的動情了。

至於陸川展示肌肉的行爲,她已經自動忽略了。

之前陸川當着她的面連續來了兩套健美操,已經讓她看開了。

不能生氣,也不能想,太魔性了,滿腦子都是肌肉。


看着蘇妲己雙眼迷離的模樣,陸川心中不屑的劈了撇嘴。

他可不會真以爲蘇妲己這麼容易就着道,對方肯定憋着一肚陰謀詭計想辦法殺了自己。

“之前還有點忐忑,怕姐姐生氣。聽到姐姐姐姐這麼說,我就放心了。”

陸川笑容滿面,手臂微微一轉,開始給蘇妲己展示肱三頭肌。

“好弟弟還真是心急啊!”

蘇妲己輕笑一聲,按在陸川脖子上的手挪開,順勢在陸川的臂膀上點了一下,剛剛鼓起的肱三頭肌立刻軟了下去。

這玩意兒平時看着挺養眼,但放在這個時候怎麼看怎麼心煩。

當然,蘇妲己還沒忘了繼續悄悄地掐出印訣。

陸川和蘇妲己兩個人表面上郎情妾意,動作溫柔,像是情人之間的愛撫。但實際上局勢極爲緊張,一言不合就能打起來。

殺機凜冽,兩人都想將對方置於死地。

蘇妲己施展的印訣,能夠將陸川奴役。只不過這個需要點時間施展後續的法訣,並且還要防止被識破。

陸川旁邊的君子劍能夠瞬間將蘇妲己斬殺,可前提是陸川受到了生命威脅。

簡單點說,在蘇妲己確定要殺掉陸川之前,君子劍是不會出手的。

這樣的情況下,雙方似乎達成了一種微妙的平衡。誰也殺不了誰,誰也不能殺了誰。

平衡暫時比較穩固,但陸川明顯佔據着一點主動權。

此時此刻,陸川已經完全能夠主動出擊。不管蘇妲己願不願意,都要承受陸川的怒火。

陸川沒有着急着進攻,而是不斷地小心試探着。

胸腹用力,八塊腹肌的棱角顯現出來。

“好弟弟, 酷酷總裁的落跑新娘 !”

蘇妲己呢喃一聲,迷離的雙眼中已經蒙上了一層水霧。

伸手在陸川肚子上面輕輕撫摸了一下,原本繃起的肌肉立刻軟了下去。

表面的溫柔無法掩蓋內心深處的殺機,她在等待,等待能夠必殺的機會。

她是青丘狐族的公主,是堂堂合道期的超級強者。

哪怕一朝落爲草寇,周身靈氣被封鎖,依舊不是陸川這樣的小角色能夠污辱的。

要是個正常男人也就算了,人之常情,美色面前難以自拔。

可陸川就是個神經病,無時無刻不想要展示肌肉。

蘇妲己承認,陸川的肌肉非常漂亮。

有棱有角,線條優美。

可現在是練肌肉的時候嗎?都快打起來了好嘛?

有君子劍在旁邊護身,陸川是完全放心的。 抗日之怒火兵魂

這樣的情況下,如果還扭扭捏捏的,那就真禽獸不如了。

想到這裏,陸川銀牙一咬,終於還是決定付諸行動了。

伸手握住君子劍,拇指一挑,劍刃和劍鞘邊分開了一絲縫隙。

下一瞬,恐怖的壓力便降臨到了蘇妲己的身上。

“是嗎?看來姐姐對我真是癡心一片啊!”

“那是……當然……”

蘇妲己渾身一抖,竟然差點癱軟下去。

太恐怖了,完全狀態的君子劍一招能將整個東州都劈碎。

現在雖然只有極少部分力量,但也不是蘇妲己能夠抗衡的。

“姐姐怎麼了?哪裏不舒服嗎?”

陸川一隻手摟住蘇妲己纖細的腰肢,惡狠狠的詢問道。

“奴家……奴家……”

蘇妲己臉色通紅,她想解釋點什麼。

吸血冷爵的酷戀人

吭哧吭哧的說了半天,好好一句話弄得稀碎,什麼意思完全沒表達出來。 太陽西去,皎月東昇,白天過去了。

皎月西去,太陽東昇,黑夜過去了。

來來回回,循環往復,毫不停息。

時間一晃而過,眨眼便是七天之後。

陸川累的夠嗆,而蘇妲己也終於服氣了。

十全大補丸的效果是真的強,堪稱天上地下絕無僅有。

說它是世間第一,沒吃過的會反駁,而吃過的都默默地豎起了大拇指,並相視一笑。

“能跟姐姐一度春宵,就算少活一天也值了。”

陸川笑了笑,說道。

“一天?我就只值一天嗎?”

蘇妲己已經累的連話都說不清楚了,可聽到陸川的調笑,她還是忍不住反駁。

“我的好姐姐,我錯了。能夠跟姐姐春宵一度,別說一天,就算少活七天也值了。”

陸川懷抱着已經軟成一灘爛泥的蘇妲己,血祭天輪悄無聲息的從她背後升起。


蘇妲己:“……”

她太累了,累的渾身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此時蘇妲己的身體就像不是自己的,就連靈魂都好像動不了了。

迷茫,非常迷茫!

活了幾千年,她第一次經歷這樣的事情。

整個人都快要崩潰了,甚至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了。

“……”

蘇妲己整個人渾渾噩噩的,就跟死了一般。

可就在此時,靈魂中突然傳來一陣刺痛。

刺痛來的快,消失的也快,就跟被針紮了一般。

若是正常情況下,蘇妲己肯定會察覺到不對勁。但此時此刻 ,她感覺自己快要死掉了,連腦子都快壞掉了,哪裏還有心思去想這些。

沒有絲毫阻礙的抽取了蘇妲己的命魂,陸川高興地快要跳起來。

血祭天輪妙用無窮,陸川現在還在摸索階段。

除了能夠吸收人類修士和靈獸的氣血、靈魂反哺自身之外,還可以將侵入體內的異物吸出來。

並且不僅如此,血祭天輪最大的優點就是不受煉製材料的限制,能夠不斷地提升等級。

果不其然,就在將蘇妲己的命魂抽取出來,並強行簽訂主奴契約之後,血祭天輪竟然真的升級了。

並且不是升的一小級,而是直接提升了四個小階位,從極品法器達到了極品寶器級別,距離適合洞虛期和煉虛期修士使用的靈器級別僅差一步之遙。

提升到極品寶器級別之後,血祭天輪與陸川的聯繫更加緊密。

通過血祭天輪,陸川能夠清晰的感知到蘇妲己的狀態,也能夠一個念頭就讓她生不如死。

如系統爸爸說的那樣,蘇妲己的情況很糟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