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寒搖搖頭。

"那倒不是,我們先來說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我今年才五歲,我要是大搖大擺的去你們公司上班,我怕嚇到你們公司的員工,再說,你這樣任用兒童上班,是犯法的吧,路總,你只想著挖個電腦高手,可是,你有沒有想過,這些現實問題呢?"蘇寒平靜的說道。

蘇寒的話,把路南問的一愣一愣的。

雲帆為難的看著路南。

"總裁……這……我們老大,說的好像也不無道理啊!"雲帆呲著嘴說道。

路南點點頭。

不知道為何,看著雲帆對一個小男孩言聽計從,他就有一種深深的違和感。

雖然,他也知道,這個小男孩的本事驚人。

"的確,你們說的都很有道理,但是,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們可以讓寒星,通過遠程操控,來幫助我們加固盛世集團的網路資料這一塊!"路南悠悠的開口說道。

雲帆的眸子頓時一亮。

"對啊,總裁,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辦法呢,這樣的話,寒星也不用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中,總裁只需要說,自己請了一個電腦高手在背後坐鎮即可,寒星也可以坐在家裡辦公了,簡直是兩全其美啊!"雲帆興奮的說道。

路南點點頭。

"我就是這個意思,寒星,你的意思呢?"路南問道。

蘇寒看了路南一眼,又轉過頭,看了一眼激動的雲帆。

"我為什麼要幫助你們盛世集團呢?你要搞清楚,我無論去哪一個公司,他們都會給我出天價,錢!我並不缺!"蘇寒說。

路南的神色,有點難看。

對於一個自己並不了解,看似也沒有什麼軟肋的人,他到底用什麼,才能讓對方為自己辦事呢?

他想了想。

"寒星,你最開始,黑的是我們公司的網站,而且,還是堂而皇之的來來去去,好像根本不怕我們發現,現在,你又能這樣光明正大的出來見我們,以你的聰明,你不可能想不到,我們會邀請你來我們盛世集團,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我們說的,並不是你想要的,而我們盛世集團,或者說我身上,有你想要的東西,你現在可以直接說出來,如果可能,我會盡量滿足你的要求,你也不用在跟我兜圈子了,你看行不行?"路南直白的說道。

蘇寒輕笑了一聲。

"路總果然是爽快之人,我就是想要盛世集團的……"蘇寒看著路南,臉上滿是高深的笑意。

雲帆有點按捺不住。

"什麼啊?老大!"他著急的問道。

蘇寒看了雲帆一眼。

"你不要著急嘛,你看看路總,他現在多淡定,他好像很篤定,我要的東西,他肯定能給我一樣!"蘇寒笑著說道。

"那你要什麼,你就趕緊說嘛!"雲帆滿臉的著急和不解。

蘇寒勾了勾唇。

"我想,路總心裡,大概已經有點眉目了,我也不想再繼續在這裡跟你們浪費時間了,我待會還有事情呢,我想要盛世集團,副總之位,當然我想要的,是有實權的副總,不是挂名的!"蘇寒開口說道。

雲帆吃驚的張大嘴。

他很顯然沒有想到,寒星會這般,柿子大開口。

他轉身去看路南的臉色。

發現路南神色如常,他才拍拍胸口。

還好還好,總裁沒有發飆。

路南定定的看著蘇寒。

"小屁孩,你知不知道,想要實權的人,多的是,但是,能幹正事實事的人,可沒有幾個,我就先問問你,你有沒有這個能力,你告訴我,副總只要管什麼就行!"路南直接開口問道。

蘇寒愣住了。

對於副總究竟是幹什麼的,這個他還真的不清楚,如果問他關於網路的東西,他還能大肆的夸夸其談。

但是,副總的事情,他真的是一竅不通。

他要副總的位置,主要是為了實權,以後好保護媽咪。

可是,被路南這麼一說,他好像也察覺到了,這並不是可以拿來兒戲的事情。

似乎是看出來,他一臉懵逼。

路南繼續開口。

"小屁孩,所謂術業有專攻,你是電腦天才,這我不得不服,可是,關於高層的管理,我估計,你是一竅不通,所以,你想要副總的職位,不是我不給你,是你無法勝任,你懂嗎?就連我現在的管理技能,都是一步一步,跟著董事會學習,才有了今天的本事!"路南說著,一邊看著蘇寒。

他頓了頓,接著說:"你現在還小,一些事情,並不能急於求成,你對網路方面的能力,我完全信服,所以,我邀請你,當我們盛世集團的信息主管,現在明面上的信息主管,都必須聽命於你,你覺得如何,如果你還想要更大的權利,那麼,我在這裡給你一個承諾,在你擔任盛世集團的背後信息主管的時間裡,我可以無條件的答應你三件事,當然,這三件事,不能是有損公司利益,違背基本道德和法律的,你覺得怎麼樣?"

蘇寒狠狠的搖搖頭。

他精緻的小臉上,帶著一絲薄薄的慍怒。

"第一,路總,請你注意你的用詞,我才不是小屁孩,雖然我年齡很小,可是,我的心智和能力,完全可以讓你當成成年人!第二,你說的這些話,似乎都很有道理,也很誘惑人,可是,我為什麼要答應你的條件呢?"蘇寒的小臉上,寫滿了生氣和不服氣。

他最討厭別人喊他小屁孩了,這個大叔,竟然還敢這麼喊他。

果然是大魔王,壞人!

媽咪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看著蘇寒生氣的小臉,路南突然笑了。

原來,高深莫測了半天,還只是個小孩子啊!

別人說了他兩句小屁孩,就耐不住了。

他勾了勾唇,覺得面前的寒星,似乎一下子變得可愛起來。

小孩子嘛,就要會發脾氣,會賭氣,看起來有點小無賴,這才正常嘛!

"好吧,既然你不是小屁孩,那麼,我就喊你寒星吧,如果你不想答應我的條件,不想跟我有任何瓜葛,我想,你也不會在這裡,跟我廢話,所以上,我還是有信心的,現在,你就說說,我提出來的條件,你有哪裡不滿意的吧!"路南開口說道。

蘇寒嘟了嘟小嘴,為什麼,這個大魔王說的很正常,自己心裡卻憋了一股怒氣呢!

他想了想,小小的腦袋晃悠了幾下。

"你說的條件可以,只不過,三個條件,必須改成五個,要是我在你公司當信息主管時間長了,你這麼幾個條件,哪裡夠我塞牙縫的!"蘇寒說道。

路南點點頭。

"好!你說五個就五個!"他說完,轉身看著雲帆,繼續開口:"快讓人去準備合同,完了讓寒星看一下!"

路南說完,盯著蘇寒略帶薄怒的小臉,看了片刻,他突然開口。

"寒星,你的真名叫什麼,我們要是填寫合同的話,總不能寫成寒星吧!"路南開口說道。

蘇寒想了想。

"不用寫成寒星,你直接寫林一寒吧!"蘇寒直接開口。

他早在來之前,就已經給他自己,製造了一個假的身份背景。

林一寒,父母從商,常年在外,家中有一個雙胞胎弟弟,林一凡,保姆常年照顧他們。

這樣的話,就算是路南去查,也查不出來什麼。

他完全相信自己,製造的這個假身份,天衣無縫。

聽了蘇寒的話,路南的眸子閃了閃。

"這麼說,你的真名叫林一寒了?"路南問道。

蘇寒看了他一眼。

"廢話,這還用說嗎?"蘇寒沒好氣的開口道。

路南輕笑一聲。

"林一寒小朋友,你聽說過一句話嗎?小孩子要乖一點,才可愛!"路南笑著說道。

蘇寒瞬間有點抓狂。

"誰是小孩子,我才不是,我也不要乖一點,尤其是對你,路總,請你注意自己的身份,我們現在是合作夥伴,就算我是盛世集團的信息主管,你也不要把我當成你的下屬,否則,我一個心情不好,小心我黑了盛世集團的所有資料!"蘇寒生氣的放下狠話。

路南忍不住搖頭。

這個小屁孩,果然惹不得,生起氣來,還挺像那麼一回事的。

雖然路南感覺到,他應該不會那麼做。

只不過,他還是不會輕易去賭這種可能。

"好,你說的都對,我們就是合作關係,我以後還要多仰仗你,你也不用大發脾氣,非得黑了我們盛世集團,你說是不是?"路南滿臉深意的笑著說道。 看著路南的笑容,蘇寒覺得莫名的刺眼。

他嘟了嘟嘴。

"你問問雲帆,合同到底弄好了沒有,我還等著去吃飯呢!"蘇寒氣呼呼的說道。

路南笑了笑。

"既然我們都是合作夥伴了,那中午就一起吃個飯吧!"路南說。

蘇寒堅決的搖搖頭。

"不行,我都說了,中午有一個很重要的飯局,我必須去參加,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如果以後有機會,我還是能給你個面子,讓你請我吃飯吧!"蘇寒說道。

路南看著面前的蘇寒,心裡一點氣都沒了。

還真是個可愛又彆扭的孩子!

"好吧,既然你又事情,那就改天吧,雲帆一會就回來,我們簽完合同,你就可以去參加你那個,很重要的飯局了!"路南笑著看著蘇寒。

蘇寒別過頭。

不知道為什麼,他一點也不想跟路南對視,總覺得,他的笑容怪怪的,讓自己心裡,很不舒服。

路南看著蘇寒傲嬌彆扭的樣子,無奈的搖頭,現在的小孩子,還真是小大人,嘴硬的厲害,又倍愛面子。

他們等了一會,雲帆就走了進來。

他拿著三份合同,讓蘇寒和路南,分別過目。

"這是我按照這會我們商量出來的結果,擬定的協議,老大,你和我們總裁看一下,要是覺得沒有問題,就可以簽字了,以後我有什麼不懂的問題,就可以直接問你了!"雲帆笑嘻嘻的說道。

雖然寒星是個小孩子,但是,這一點都不影響自己崇拜他。

要知道,正因為他是小孩子,而且,還這麼厲害,自己才能加崇拜他。

他不是天才型的黑客,所以,他才要更加努力和學習,以後,寒星就是他的老師和前進的動力。

雲帆站在旁邊傻笑,蘇寒快速的瀏覽著合同。

他發現,路南選人的眼光,果然很毒辣。

認識雲帆的時候,他總覺得,這樣的人,也能成為路南的左右手,在他所認識的黑客中,技術真的一般般。

可是,沒想到,他辦事的效率和成效,還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這份合同不僅將他們剛才說好的協議,全都寫了進去,而且,就連他們若是一方毀約,出現的可能,都列舉出來了,非常的嚴謹,基本連漏洞都找不出來。

蘇寒下意識的看了雲帆一眼。

過啊不得路南這麼賞識他。

看來,自己以後看人,也不能以偏概全了。

蘇寒快速的拿出筆,簽下自己的假名,林一寒。

路南笑了笑,也簽了自己的名字。

這份合同,現在就算是正是生效了。

路南拿了一份合同,蘇寒拿了一份,另一份,則由雲帆交給律師保管,一式三份,即日生效。

蘇寒將合同和電腦,裝進自己的小包里。

他看了雲帆和路南一眼。

"你們隨意,我先走了!"蘇寒說完,背上小包,轉身就走。

路南和雲帆,看著蘇寒的背影,兩個人都在沉默。

蘇寒一走出包廂的門,兩個人立馬開口了。

路南沉吟了兩聲。

"你說,這個小傢伙,說的話,有幾句是真,幾句是假?"路南開口問雲帆。

雲帆乾笑了一聲。

"總裁,這個我還真不好說……"雲帆看著路南,不好意思的說道。

路南手裡的合同,立馬飛出去,準確的砸到了雲帆的身上。

"去你的,現在還沒怎麼樣呢,胳膊肘已經往外拐了,不就是一個小孩子嘛,你至於這麼言聽計從嗎?現在連一句實話都不敢說了,看來,你應該去找別人,給你發工資了!"路南冷著臉,沒好氣的說道。

雲帆趕緊訕笑。

"總裁,我不是那個意思,而是寒星說的話,實在是不像個小孩子,都也難以分辨,如果換做是我,今天在這裡,跟你談條件的話,估計你把我買了,我也不知道,可是,你看寒星,他雖然是個小孩子,可是,他基本都是手裡捏住主權的額,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啊,總裁!"雲帆看著路南,開口說道。

路南瞪了他一眼。

"算了,我也不說了,總之,這個小傢伙,不是個好對付的角色,就連他的身份,我現在都在懷疑,你下去之後,好好查查,林一寒,總覺得,他這個名字,有點造假的程度,你去查查,希望不是我想的這樣!"路南有點陰沉的說道。

雲帆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總裁,萬一是假的,你會幹什麼,該不會殺人滅口吧?"雲帆皺著臉問道。

路南無語的看了他一眼。

"對方就是個小孩子,就算是能力通天,我也不至於如此心狠手辣吧,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路南沒好氣的說道。

他站起來:"算了,別發獃了,我們去吃飯吧!"

路南說完,就率先,向著包廂外面走去。

雲帆愣了愣,快速跟上去。

話說,蘇寒剛從摩天大樓走出來,蘇凜就快速的走了上去。

他興奮的看著蘇寒。

"哥哥,怎麼樣?條件談妥了嗎?"蘇凜問道。

蘇寒得意的挑了挑眉。

"那當然,你也不看看我誰,只要我出馬,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情!"蘇寒笑著說道。

"那這麼說,哥哥現在就是盛世集團的副總,媽咪的上司嘍!"蘇凜歡快的說。

蘇寒嘴角扯了扯,臉上露出一抹不自然的神色。

他拉了拉蘇凜的袖子。

"小凜,你別多想,我現在只是盛世集團的信息主管而已,不是什麼副總,你應該聽過一句話吧,飯要一口一口吃,才不會撐死,我現在還不想死,所以,這種一步登天的事情,我想了想,最後還是否定了!只不過,大魔王答應了五個條件,他說,我可以在任職期間,跟他提五個條件,只要他能辦到,他能會儘力滿足我!"蘇寒說的有點勉強。

到底是沒有拿到副總的職位,小孩子心性的他,生怕弟弟質疑自己的能力。

結果,他沒成想,蘇凜拍了拍他的肩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