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慕許哄着外婆喝了半杯水潤喉,又一起洗了臉擦香香,然後帶着她去臥室裏捉迷藏,只兩三個來回,外婆便躲到了被窩裏,沒幾分鐘便睡着了。

外婆睡着後,蘇慕許將被子慢慢拉下來,給外婆擦了汗,又靜坐了一會兒纔回到客廳。

“睡了。”蘇慕許笑着,有些拘謹,實在是害怕大舅衝她發火。

要是她早點來,他們也不用全家出動哄不好一位老太太。

“你真沒有哄你外婆?”蘇慕許的大舅看着蘇慕許,聲音渾厚,不怒而威。

蘇慕許舉手做投降狀:“真沒有,我再混蛋也不欺負長輩的,這您總是知道的吧?”

“你外婆年紀大了,能陪她就多陪陪。”

“嗯,我會的。”

簡單聊了幾句之後,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只剩下同輩的年輕人們。

蘇慕許先慢慢挪到了許言的身邊,小聲說:“你怎麼想的,不要命了,敢在家裏穿女裝。”

重生校園:天才陰陽師 我還不是爲了你?”許言也壓低聲音,“他們不知道你在忙什麼,我還能不知道?”

“你沒跟別人說吧?”


“沒有。”


“說什麼呢?”許鐸大步走到蘇慕許和許言面前,“你倆說悄悄話,準沒好事兒。”

“說你帥!”蘇慕許張口便是花言巧語,說完想起顧謹遇還在,臉上一熱。

WWW¤ттκan¤¢ O

這可能是病,得治。

總這麼怕老公可不行。

許鐸根本不想吃蘇慕許這一套,耐不住他耳根子軟,瞬間沒了脾氣。

再看顧謹遇,跟個沒事兒人一樣坐在那裏,總是一副矜貴絕塵的樣子,看着就來氣。

豪門恩怨:嬌妻休想逃 ,許辰看了一眼安諾,對他說道:“明天去律所詳談。”

安諾起身頷首相送:“好。”

許爲好奇的問:“談什麼?你要打官司?”

安諾面露悲傷,訕笑道:“沒確定,在諮詢。”

這樣含糊的回答,擺明了是不想細說,許爲便不再問,問顧謹遇要不要去他酒吧喝個不醉不歸。

顧謹遇剛要婉拒,蘇慕許興奮道:“去啊!走!”

“我也去!”許言立即起身喊道,“等我一下,我去換衣服!”

顧謹遇慢慢合上嘴巴,垂眸不語。

喝什麼酒,那麼急切的想看他出醜?

他能說他酒量不怎麼樣,全靠毅力支撐住最後的理智不讓他們發現嗎?

十分鐘後,不但許言換好了男裝下來,連許辰都西裝革履的跟着,手裏提着公文包,更別提看顧謹遇不順眼的許鐸。

許家四兄弟全員聚齊,不顧顧謹遇的抗拒,將他架上車,去往許爲的傾慕酒吧。

到了酒吧,蘇慕許看到三位堂哥,有點笑不出來。

七個哥哥齊聚一堂,還有安諾默默跟來,這是非要把顧謹遇給灌醉的節奏……

“飆演技的時刻到了!”蘇慕許趴在顧謹遇耳邊說悄悄話,“一定要提早假裝喝醉,別傻乎乎的往死裏喝。”

顧謹遇縮了縮脖子,“你離我遠點,我能少喝點。”

果然,他話音剛落,她被許鐸拉開,一杯酒便懟到了他面前。

“喜歡我小妹?乾了這杯酒。”許鐸沉聲,話語直白的跟威脅沒什麼兩樣。

顧謹遇看着那杯酒,再環視一週,每個人都看着他,虎視眈眈,勢在必得。

蘇慕許看着滿滿一杯白酒,至少二兩的量,默默的算了下二七十四。

一斤半了,一般人都沒這海量的!

三表哥最能喝,喝這麼多也得飄。

“不喝!快說你不喜歡我!”蘇慕許急聲大喊。

顧謹遇輕飄飄的看了蘇慕許一眼:“這不是事實嗎?還用說?”

蘇慕許:“……”

許鐸握緊了酒杯,滿滿挪到自己嘴邊,一飲而盡,重重的將酒杯放到顧謹遇的面前。

“你說的!”

顧謹遇坐的筆直,不卑不亢:“我說的。”

許鐸退到一邊坐下,旁觀。

許爲端着酒過來,“歡迎顧總蒞臨,話不多說,感情都在酒裏。”

顧謹遇:“我是被綁來的,人質對綁匪怕是沒什麼感情。”

許爲喝了那杯酒:“行,兄弟沒得做了。”

蘇慕喬緊跟着過來:“老闆,這酒我自己喝,求多捧捧我。”

許鐸:“叛徒!”

顧謹遇:“抱大腿沒用,多磨練演技不怕吃苦纔是正道。”


蘇慕喬:“多謝老闆教導!”

蘇慕許安坐在離顧謹遇最遠的角落裏,一頭霧水。

不是灌顧謹遇喝酒嗎?這是鬧哪一齣?

顧謹遇可真是油鹽不進啊!

許言倒了半杯酒,往那一放:“我也不管你是不是喜歡我小妹,就衝我給你發了那麼多我女裝照,這酒你得喝。”

蘇慕許騰的站了起來:“你給他發女裝照?!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許言:“是兄弟就要有奉獻精神撒,我羣發的,是兄弟都有。”

蘇慕許:“……”

顧謹遇:“實不相瞞,腿毛不能忍,絲襪都蓋不住,也不PS一下。”

蘇慕許:“……”

許言:“……”

蘇慕白擡手扶額,沒眼看。

這幾位到底是年輕單純,個個都不是顧謹遇的對手。

蘇慕林的胳膊被撞了撞,猶豫了一下,倒了酒,走過去,“你喝還是我喝?”

“我喝。”顧謹遇十分爽快,接過來一飲而盡。

蘇慕林愣了一下,想說什麼,終究也沒說,回到了他的位置上。

許辰還在看案件的相關資料,被許言提醒,擡眼看向顧謹遇,“你倒還是我倒?”

“我倒。”顧謹遇在線卑微,求生欲極高,自己倒滿一杯酒,表情極爲痛苦的喝下去。

最後只剩下蘇慕白了,他只笑望着顧謹遇,發出了個單音節:“嗯?”

顧謹遇連酒也不倒了,直接抓起酒瓶對瓶吹,嗆的咳嗽還繼續喝,灑了臉上脖子上都是酒。

蘇慕許看不下去,跑過去搶走酒瓶:“你傻啊,讓你喝你就喝。” “託你的福啊!”顧謹遇傻笑,深邃的眼眸蒙上一層醉意,帶着幾分自嘲,望着蘇慕許,“誰讓你看上我了呢?”

蘇慕許啞然,有些凌亂。

演技太高了吧?

看的她有點扎心,又很心疼。

如果他不喜歡自己,這一個月一定是生不如死。

他接着喝,笑呵呵道:“放心,死不了的,醫院離得挺近,呃……”

他突然捂住嘴,目光到處尋找垃圾桶。

垃圾桶就在安諾腳邊,他沒法再繼續當透明人,忙將手機放兜裏,拿起垃圾桶走過去,放到顧謹遇面前。

顧謹遇蹲下,抱着垃圾桶,哇的吐起來,薰的蘇慕許連連乾嘔。

這……

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顧謹遇吐完,接過蘇慕喬遞來的水杯和溼巾,淑了口,擦了嘴,不好意思的笑笑:“見笑了,酒量不好,喝的太急。”

他話音剛落,安諾拿起垃圾桶就往門口走,他眉頭微蹙,起身追了過去,搶過垃圾桶:“我自己倒。你們等着我,我還可以。”

蘇慕許呆站着,睫毛上還掛着因爲乾嘔而冒出來的眼淚,望着包廂門口,久久回不過神來。

太難爲他了。

就不該來喝酒。

他的生日,把他喝出個好歹來,她白重生這一回,直接去死個透透的得了。

顧謹遇再回來時,臉紅到脖子根,笑容燦爛到耀眼。

“接着喝,不醉不歸。”他重重的跌坐在沙發上,笑哈哈的,醉意盡顯。

蘇慕許沉着臉:“喝什麼喝,今天是你的生日,一個個的不給你慶祝,不送你禮物,你還要順着他們,喝傻了?”

“喝酒,不提別的。”顧謹遇笑容飛揚,搖晃着身體倒酒,倒一半灑一半。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向顧謹遇。

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從來不過生日,曾經也提過,他說不過,十二歲生日過的也不愉快,是叔叔嬸嬸爲了利用他父親老戰友的關係才大肆舉辦的。

他們一幫大男人,對生日本就不熱衷,只記得小妹的生日,提前做準備。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