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蘇澹心裏閃過這個年頭,又繼續說着自己的想法。

「岑大人,宋大人,在下想來,有了臘惹洞土司這隻猴子,我們當趁熱打鐵。藉著這個機會,乾脆做個典範,同意改土歸流的有什麼好處,不同意改土歸流的,呵呵,下場可以參考臘惹洞。」

「對,我也有這個意思。」岑國璋拍掌說道。

看到宋公亮對自己的建議沒有什麼異議,但是依然一臉的很謹慎,蘇澹笑着說道:「大人,何不說說你對改土歸流的想法?」

「好。我看過前朝和本朝的改土歸流的記載,還有特意寫信向遠在青唐的二師兄請教過。左思右想,暫且定下這麼幾條策略。第一,改土歸流后,那些土司頭人必須得走。」

「人走?大人想把他們遷去哪裏?」宋公亮好奇地問道。

「潭州、衡州、鼎州、岳州,甚至江夏、江陵,這些繁華城池,都可以去,想去哪裏都可以。撫院和宣司會出面,幫他們在當地平價買下一處宅院。還有,我們會根據他們目前的身份,向朝廷為其奏請官階。」

「思州、思南、播州三地宣慰使,可奏請正三品嘉議大夫;其餘土司頭人,可奏請四品到七品的中順大夫、奉政大夫、承德郎、承事郎官階。」

自己上回跟汪置這個傢伙一通瞎吹,還真沒想到起了效果。聽楊瑾師兄說,內閣秉承皇上意思,正在討論這個捐官階的事宜,新閣老兼戶部堂覃大人是最積極的一位。只是如李浩等清流和詞臣們極力反對。

但大勢所趨,早晚會開捐的。趁著官階行情沒有大跌,還值點錢,趕緊批發給這些土司們。

宋公亮點點頭:「這些土司頭人,各個家裏都是上百年的積蓄,家資不菲,夠做個富足翁。又有官階在身,可以庇托官府之下,也不怕當地人欺凌他們。」

蘇澹這時也開口問道:「人可以走,地怎麼辦?這些都是土司頭人命根子,隨意奪走,會讓他們心寒,從而頑抗到底。」

「對,那些壩子裏的地走不了。我們不能隨意奪走,還要想辦法讓這些地能夠多產出些效益來,讓那些遠在他城的土司頭人們,每年能夠多收些地租。」

「多收地租?怎麼可能!各處土司的田,就數壩子裏的田最肥沃,絕大多數都是用來種稻穀,產量多少年都是那個樣子。其餘山上的地,能種什麼?無非是一些藥材。那些東西每年用量就是那麼多,又賣不起太高的價,想多產收益,很難啊。」

宋公亮對土司們的田地做過一番調查研究,才能說出這些東西來。

「宋大人,在下遇到拔刀隊時,吃過幾個紅薯。聽說岑大人還試種了苞谷、洋芋。這幾樣應該是岑大人提高收益的良藥吧。」

聽了蘇澹的話,宋公亮臉上的愁容還是沒有消除,「紅薯、苞谷和洋芋容易種,產量又高,但是那玩意自家用來做佐食,度飢荒還是可以的。做不得主食,想賣也賣不出價來。」

「做不得主食,賣不起價,可以用來它用,讓它賣得起價。」蘇澹笑呵呵地說道。

「做什麼用?」

蘇澹和岑國璋對視一眼,幾乎異口同聲地答道:「釀酒!」

宋公亮眼睛一亮。

對啊,釀酒!釀酒除了酒麴,消耗最大的就是兩樣,一是優質水,二是糧食。荊楚西部到黔中,肯定不缺水,河水、溪水、山泉水,大量的優質清水。以前就是卡在糧食這塊。

現在有了產量高的紅薯、苞谷和洋芋,就不一樣了。它們再是雜糧,可也是糧食。至於釀出的酒口味差點,那就賣便宜點就好了,靠走量。

「而且我看岑大人的良藥不止紅薯、苞谷和洋芋這三樣。」蘇澹淡淡地說道。

岑國璋笑了笑,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拍板道:「那就這麼定了。」

說罷,他叫人喚來岑毓凌,吩咐道:「你回去告訴審綦,叫他以宣司名義,遍請永順、保靖兩州土司頭人,不論大小,統統請到辰州城來。」

岑國璋突然停了下來,想了想補充道:「告訴審綦,叫他直言,這次本官請諸位土司過來,就是商議改土歸流的事情。」

宋公亮在旁邊附和道:「對,就是趁著這次,一次把問題解決了。願意來的就好好談,不願意來的,就讓王大人跟他們談。」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最新章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吾本格格、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全文閱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txt下載、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免費閱讀、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吾本格格

吾本格格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穿書之槿上無花、海洋女戰士之驚沙掠海、

。 天斗皇家學院教委會位於學院主校區中央,在整個主校區內,是一座最大的建築,雖然也是單層建築,但最高處卻足有十米,看上去到有幾分武魂殿的感覺。

當海明威一行人來到天斗皇家學院教委會門口的時候,卻發現有三位老人早已經等在了那裡。

三位老人雖然只是簡單的站在那裡,卻給人一種極為特殊的感覺,彷彿他們三人就是這天斗皇家學院主校區,乃至於整個學院的核心一般。哪怕他們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但那種屬於強者的特殊氣質卻怎麼也無法隱藏。

三名老人身上都穿著黑色長袍,長袍上用金色絲線刺繡著一些奇異的花紋,這種長袍並不是專屬他們的,而是八十級以上,擁有魂斗羅稱號魂師才能由武魂殿領取,代表著自己身份的定製禮服。僅次於封號斗羅的紅色禮服!

一般來說,這種禮服魂斗羅和封號斗羅都是很少穿的。它代表的不只是身份,還有鄭重。只有在與同等級對手決鬥,或者是在極為重要的場合情況下,這種專屬於魂斗羅的定製禮服才會出現。

而此時這三位老人穿上了禮服,自然不是因為他們要去決鬥,那麼,就只能證明一點,證明他們對海明威這個新任護國供奉的重視。更何況,這三位老者都已經親自迎到了教委會門口。

哪怕海明威看到這一幕,也不禁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畢竟這三位老人可以算是德高望重的典範,無論是實力還是身份,都可以算作是天斗帝國最頂端的人。哪怕是雪夜大帝面對這三人也不敢怠慢。但如今卻如此隆重的迎接自己,又如何能不讓他驚訝呢。

趕忙加快步伐,幾步走上前。然後面對著三位老人,規規矩矩的彎腰行了一個晚輩之禮。恭敬的道:「晚輩海明威,見過三位前輩。」

海明威一向就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三位長者表露出了如此尊重之意,他又怎麼能不有所表示呢。

三名老者中央的老人哈哈一笑,大踏步的迎了上來,將彎腰的海明威扶起來,道:「海供奉不必多禮,年紀輕輕就能得陛下看重,尊為供奉。想來必定有過人之處,我們這幾個老傢伙可不敢倚老賣老。」

「前輩言重了。您三位可是長輩,晚輩可不敢託大。」面對看起來極為熱情的三人,海明威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心中奇怪為什麼這三個教委這麼熱情?難道是從便宜舅舅的口中得知了我的實力?

其實他還真猜對了。

在他被尊為護國供奉的時候,作為帝國高層。三位教委自然是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對於陛下為什麼會封一個魂聖成為供奉,心中萬分不解。便來到皇宮找雪夜了解情況。之後便知道了海明威的恐怖實力!

雙生武魂!

並且已經克服了武魂衝突。

最重要的是那誇張的魂環配置……

在這個世界中一個魂師強不強,除了看魂環的數量以外。就是看魂環的顏色了。

而眾所周知,只有魂斗羅巔峰級別的魂師。才能夠吸收十萬年魂環!

但是海明威區區一個魂聖,竟然就有足足四的十萬年魂環!

這tnd還是人嗎?!

哪怕海明威還沒有出手,但是只從魂環配置上。雪夜大帝連同三名教委就可以斷定,能夠吸收四個十萬年魂環在身,他的實力絕對超乎想象的強大!

甚至也許可以比肩封號斗羅!

而一名封號斗羅級別的戰力,封一個護國供奉自然沒問題。

並且最最重要的是,現在的海明威還只是魂聖,往後若是等他達到了魂斗羅,甚至成為真正的封號斗羅……那麼他們到時候根本難以想象這個少年的實力究竟會有多麼強大!

總之,這樣一個真正的怪物。

只能交好,絕對不能得罪!

因此在得知這位新任供奉竟然來天斗學院的時候,三位供奉不敢怠慢。連忙換上了莊重的魂斗羅專屬制服,甚至直接站在大門口迎接。顯示出自己等人的重視。

如今看來效果果然很好。

這位新上任的護國供奉看見他們在門口迎接也很給面子,趕緊上前行了一個晚輩之禮。表現的畢恭畢敬的,一點也沒有得寸進尺的樣子。

這很好,三位教委心中非常滿意。

「海供奉,今日你能來敝院,當真是蓬蓽生輝。我是教務會首席,夢神機,武魂黑妖,控制系八十六級八環戰魂斗羅。我給你介紹一下。」

夢神機身材中等,很瘦,看上去全身也沒有幾兩肉,說話的時候,聲音有些尖細,卻並不難聽,給人一種很有親和力的感覺。鬚髮皆白,人雖然瘦,但精神卻異常矍鑠,滿面紅光。

一邊說著,夢神機指向自己左邊的老者,道:「這位是學院教委會次席,白寶山魂斗羅。武魂天星爐,防禦系八十五級八環戰魂斗羅。」

白寶山的體型和夢神機正好相反,身材不高卻極胖,標準的身高四尺,腰圍也是四尺那種。臉上始終帶著溫和的笑容,臉上的肥肉都隨著笑而抖動著。

聽夢神機介紹到自己,朝著海明威微笑著點了點頭。

夢神機指向最後一名老者,道:「這位是教委會三席,智林魂斗羅,武魂天青藤,控制系八十三級八環器魂斗羅。」

智林在這三位教委會高層中,外表看上去是最正常的一個,相貌也很普通,只有雙目開闔間偶爾流露出的明亮眸光才會給人幾分特殊的感覺。

儘管之前海明威已經知道他們都是八十級以上的魂斗羅級強者,可當夢神機進行介紹時,還是覺得有些驚訝。

在整個大陸魂師界,能修鍊到這種程度的魂師絕對是鳳毛麟角,而他們也無一不是擁有強大的力量,哪怕不能毀天滅地,也絕對可以縱橫萬軍叢中揮灑自如。

尤其是在這三位魂斗羅之中,竟然有兩位控制系魂斗羅。魂師界誰都知道,強攻系的攻擊固然猛烈,可控制系才是最難對付,也是最不願意麵對的對手。除非是正好克制,否則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同等級魂師很難戰勝控制系。

這三位教委聯合起來,恐怕足以匹敵封號斗羅了。

海明威一一與這兩位魂斗羅見禮,打過招呼之後,三人就被請進了教委會之內。至於雪崩等人早就自覺地退下了。

。 就在沈恪全力尋找言景祗出事真相時,李彩虹和言倩帶着言家的一群人找上了門。

「沈總,言家的人一直圍堵在醫院門口,還帶着不少的記者,非要找我們要個說法。」

助理匆匆忙忙的推開門進來,他着急的沖着在處理事情的沈恪喊了起來。

沈恪將電腦收拾好,他一邊看言景祗一邊皺眉問:「怎麼回事?」

助理忙解釋:「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言家人帶了一群記者在下面,說現在言總在醫院裏生死未卜,言家的公司需要有人接手才行。」

沈恪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他看着助理問:「不是讓你一直盯着言家人的動向嗎?怎麼他們召集了一大批人堵在醫院門口了你才知道?」

助理也表示很為難,他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他的人是在盯着言家人啊,若不是剛才他收到消息,還不知道言家人已經在下面堵著呢!

助理有些尷尬,他忙說:「這件事是我的疏忽,但沈總,當務之急就是要處理好這些事情。現在言家人已經將醫院給圍起來了,又有記者在其中,我約摸著這件事言家人是要鬧大了。」

這不是廢話嘛!言家人這不僅僅是要將事情鬧大,更是要將事情給戳開了。

有記者在現場,他們一定會逼着自己讓言景祗出來的。如果言景祗沒辦法出來的話,那言家人就有借口收回言家公司的掌管權了。

沈恪知道言景祗這些年將公司打拚成現在這樣子很不容易,他是不會輕易的將公司交出去的,這都是言景祗的心血,他怎麼會輕易交給其他人呢?

更何況,言家人都是一群吸血蟲,他們根本不懂什麼叫親情,只知道爭奪權力。將公司交給他們,那言景祗的心血都要白費了。

「先去看看吧,畢竟有記者在,不能將事情鬧得太大了,對公司的影響不好。」

沈恪和助理先去看看外面的情況,讓醫護在病房裏照顧著言景祗。他總覺得言景祗很快就會醒來的,這是一種兄弟間的默契。

沈恪和助理走到樓下,言家人已經圍堵在大廳里了,這排場和這動靜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整個大廳陷入一團混亂之中。

看見沈恪出現,言倩忙對李彩虹使了個眼色,李彩虹點點頭站了起來,沖着走了過來的沈恪問:「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我們的沈總吶。我們景祗出了車禍,還真是要多虧了沈總的感謝啊!但是感謝歸感謝,今兒來我就是要問一句,沈總趁着我們景祗在昏迷不醒的時候,一直強佔着我們言家的公司是什麼意思?」

一石驚起千層浪,雖然記者們在來的時候就知道了這些事情(不然也不會跟着言家一起鬧出這麼大的陣仗,無非就是想好好的看看言家這堆爛攤子事而已。),但是在李彩虹說完這些話后,他們飛快的都將鏡頭和話筒對準了沈恪,想看看沈恪到底是如何應對的。

。 「歐巴,對不起啊,毀了你的拍攝。」

到底是一起相處最久的金泫雅,對朱子仁的了解也更加深一點,炸雞鋪子那邊的粉絲見面會結束之後立刻就像個小狗似的過來道歉了。

「不妨事,我已經收穫了足夠的素材。倒是你,今天又忙活了這麼久,累么?」朱子仁揉揉她的腦袋,溫柔道。

「我倒還好,就是沒幫上什麼忙還怪不好意思的,明明有三個人最後一直在忙活的還是歐巴跟IU妹妹。」泫雅還是覺得有些對不住這兩位,提議道:「我請你們吃飯吧,剛好附近有一家不錯的餐館。」

「不了。」朱子仁指了指身後眾多工作人員,說道:「他們也很辛苦了,還是就這樣下班吧。」

「好的,那就有時間再見。」

泫雅笑著轉過身去向所有攝像師大哥招呼道:「各位,看我!今天的拍攝結束了!三、二、一!咔!」

打板結束,各個攝像機依次滅下紅燈,《我們結婚了》的節目拍攝完美結束!

「歐巴,我們去哪裡吃飯?」

沒了攝像機,李知恩立刻就活躍了起來,不靠譜的主意一個一個往外面冒。

「我們還去上次結束後去的那家餐館嗎?」

「還是說乾脆直接去你家吃拉麵?上次你拿出來的華夏拉麵好像挺特別呢。」

「別想了!」聽到要吃拉麵,朱子仁當場臉色一黑,「我家裡的可是面中貴族,不能隨便亂造的!畢竟要從華夏運過來還得花上不少時間,上次你已經把我的份額吃掉了,這次休想!」

「噫~小氣!」李知恩不滿地皺了皺鼻子。

「那可不是小氣,是真的很珍貴。」朱子仁這邊也是哭笑不得,「因為海關的原因,我買的東西至少要一個月才能到這邊,很麻煩的!」

「好嘛好嘛,那就不吃了,我錯了歐巴。」了解到真實情況后,李知恩果斷認了個小慫。

「唉,這孩子,你都提出來了還能不讓你吃嗎。」朱子仁寵溺地摸了摸頭,「但是可不要多吃,那是純純的垃圾食品。」

「還有你,一起到我家去吧,吃點東西然後咱們分贓。」朱子仁也招呼了一下泫雅。

「分贓?」泫雅獃獃地指了指自己,「歐巴不是說我打白工嗎?」

「是那麼說的沒錯,但又怎麼可能真的讓你打白工呢。所以我打算做個火鍋來抵你的工錢,你覺得怎麼樣?」朱子仁回答道。

「火鍋?我們上次吃飯的時候歐巴提到的?!」懂一些的李知恩馬上就開始激動了,「泫雅姐姐我們快些出發吧!光聽名字就能知道,絕對超級好吃!」

「對,就那玩意兒,不過要吃的話就不能直接回去了,我們得先去買菜。嘖,這麼一想放走節目組是不是虧了啊?」朱子仁不由得撓了撓頭。

眼看這倆人一唱一和已經把事情定了下來,泫雅自然也不會想提什麼反對意見,更何況她本來就打算聽朱子仁的話呢。

……

狗東西依舊毫不反抗漂亮女生的蹂躪,上次是一個,這次是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