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萱看了看樂天的笑容,她明顯的察覺到不對勁,這傢伙笑起來陰森森的。

「這到底是什麼?你給我們講講!」她問。

「這個東西啊……講究可真的是大了,連我都很少見到,我一開始還懷疑是不是這東西呢,沒想到還真的是!這個東西的名字有好幾個,最常見的是陰蛇這個名字,不過我們專業人士一般喊它陰龍,官方的名字叫做燭龍!」樂天說道。

「燭龍?這個東西就是燭龍?真的假的? 限時婚令:帝豪的VIP夫人 那不是神話傳說中的東西嗎?」韓妮妮簡直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樂天。 冰神的手段可怕,白金色的冰焰升騰,竟然將整個大陸都熔鍊在內了,硬生生的煉化,數之不盡的白光飛速的匯聚而來,那些都是隕落的神靈的神性殘存精華,被冰神重新利用了,萬年前隕落的所有神靈都將因果還給了曾經哺育他們的大陸,以最後的力量幫助這大陸成就星球,而冰神珠而是要霸佔這等果位,成就至高的主神!

星球的雛形已經出現了,如同囚籠一般將祖脈鎖在了裏面,祖靈硬生生的被煉成了星魂,手段太過霸烈,小胖子苦兮兮的動彈不得,只能悲催的困在囚籠之中了,當星球擁有獨立的星魂之後,自行的飛到了合適引力的軌道之上,自行的運轉起來,這等手段看的衆人毛骨悚然,直到這個時候,磅礴的浩瀚念力穿梭這個宇宙,無形無相的力量化作巨大的蓮臺烘托起冰神,此時的她看上去如同創造世界的主神!

而十一位神靈,則是開闢世界,足以記錄入神話之中的元勳!

“秦守,你並非是這個世界的人類,你來自很遙遠的地方。”冰神似乎有所感悟,緩緩的開口說道。

秦守心頭一震,沒想到自己穿越的事實竟然被冰神知曉了,傳聞中的主神擁有匪夷所思的能力,看來傳說都是真的了,冰神的下一句話讓秦守面色陡然變得凝重起來了。

“看在這具傳承者肉身的份上。我可以給你指引回家的路,並且,你的所有女人我都可以爲他們安排未來的道路……”冰神緩緩的說道。“之所以不殺你們,是因爲你們都是得天獨厚的存在,不論是劍道的至高者,還是得天獨厚的真龍,創造出來的世界需要你們,爲此我甚至可以給你們封神!”

“是選擇封神,還是選擇離去。他們自行決定。”冰神緩緩的說道。

“我選擇留下!”龍皇雨卓丞灑脫的笑道,與妻子靈兒、忘川、艾瑞莉婭站在了一起。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我倒是想親眼見證一下,這個新生的世界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我也選擇留下了!老大,就此別過了!”金小胖滿懷不捨的告別。與北海老龜做出了選擇。

“我也留下!”龍淵、精靈族大長老、劍聖和魅魔、赤煌都選擇了留下。

“冊封龍皇雨卓丞爲信任龍神!”

“冊封劍聖葉流雲爲劍神!”

“冊封精靈族大長老爲木神!”

“……”

WWW ✿Tтkǎ n ✿c○

被秦守所庇護下來的親信們得以封神,秦守對此無動於衷,冰神作爲主神,被星球的功德之力蔭澤,竟然可以隨意的凝聚神格,來締造神靈,大封天下諸神,重新給新世界增添生機和活力,最終輪到秦守和他的女人們做出抉擇了。

秦守堅定不移的說道:“我選擇離去!”

喵喵立刻叫道:“喵嗚~~喵喵跟着主淫!”

希芙蓮和莉莉絲毫不猶豫的補充道:“我們跟着夫君!”

存在感微弱的海棠和蕊兒早就已經堅定不移的跟在秦守身旁了。

魔女則是高高的舉手。嬌軟酥麻的道:“作爲被偷了心的女人,哪裏還有選擇權嘛~~”

黛兒道:“我跟着凱瑟琳大人!”

薇薇安猶猶豫豫的:“我……我……”

“你什麼你?你父親讓我照顧你,我替你選了!跟着我!”秦守蠻橫的說道。薇薇安頓時臉色漲紅,但是卻脆生生的答應一聲,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似的一蹦一跳的跑到秦守的身後。

“火鳳仙,你……”秦守怔怔的看着火鳳仙。

火鳳仙緊咬紅脣,滿懷委屈的道:“我……我或許跟着父母,反正你那麼多的女人。不在乎多我一個……”

秦守啞然失笑:“你不也是我的女人麼?”

“你……”火鳳仙美麗的丹鳳眼帶着濛濛的水汽,倔強的差點兒落淚。“我需要一個理由……”

秦守一把抱住火鳳仙,對着火鳳仙嬌豔欲滴的紅脣狠狠的吻了下去,火鳳仙呼吸都被掠奪了,在這一吻之下徹底的融化成了爛泥一樣,癱軟的倒在了秦守的懷裏,面頰羞紅,兇巴巴的拍打着秦守的胸膛,宣泄着自己的委屈:“壞蛋,壞蛋!大壞蛋!!!”

“好好好……都是我的不是,從今往後,我好好待你!”秦守承諾道,“跟我回家吧!”

火鳳仙微不可查的輕輕嗯了一聲,嘴角盪漾起幸福甜蜜的笑容。

冰神擡手一點,星空扭曲,出現了一道門戶,璀璨的羣星都在折射着光輝。

“這道星門通往的是你的家鄉,你現在就可以上路。”冰神面無表情的說道。

“不……現在還不急着走……”秦守淡淡的說道。

“什麼?”冰神微微一蹙眉、

“因爲我還差了一個女人!”秦守大手一揮,毫無畏懼的與已經成就了主神階位的冰神對視,淡紫色的輪迴眼竟然浮現出了九枚勾玉,與此同時,秦守也瞬間進入了仙人之體第四段,永恆不滅的仙人體,如瀑的銀色長髮飛舞,九枚黑色的求道玉沉浮在身後,月白色的長袍倏然間席捲,秦守爆發出來的氣勢竟然超越了魔神!

“不自量力,你想幹什麼?”冰神冷冷的斥道。

“還我採離!”秦守淡漠的迴應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螻蟻!”冰神怒道,“饒你一命竟然不知珍惜,你想形神俱滅,我就成全你!”

秦守仰天長嘯,可怕的氣息席捲星際風暴,新生的星球震動的簌簌發抖。

“我笑你大難臨頭還不自知!”秦守冷冷的說道。

冰神虛空一點。血色寒冰瞬息而至,秦守手中六道錫杖橫空一鎮,冰神力轟然碎裂。秦守竟然擁有着與主神並駕齊驅的戰力!在場的所有人包括十一位神靈的臉色都變了,難以置信的呆立當場!

轟隆隆!

一團血雲降臨,英靈的氣息如煉獄降世!

冰神的天罰終於到了!

一尊血色生靈從血雲中迸射而出,如同血色閃電,帶着極道的氣息,冰神面無表情,但是這天罰太過恐怖。血色生靈所化的人形閃電一瞬間而已,貫穿了冰神的胸腹。神血橫流,這等天罰以主神階位的冰神自然可以應付,但是一尊詭異的青銅大殿卻從天而降!

咚!

無形的戰靈在咆哮,神尊再現!

駕馭青銅英靈殿宇鎮壓冰神。冰神第一次變了臉色,被血色生靈所化的人形閃電束縛了神形,英靈殿轟然墜落,冰神面色大變,神形脫離了神軀*,秦守左眼九勾玉輪迴眼的空間力量迅速施展開來,採離遭受重創的嬌軀瞬間出現在了秦守手中,終於被秦守拿回,秦守當機立斷爲她服下地母靈液。隨機交託給劍聖照料。

“神尊的巔峯狀態,三大分神竟然齊聚了。”龍皇喃喃自語,目露精光。

“他……他是要用英靈殿來鎮殺冰神。剝奪其主神果位!”

“好大的手筆!這……怎麼可能?!”

“英靈殿是神尊孕育了九千年的底牌,他暗暗的收集遠古隕落的神靈的殘骸,與英靈界自成一界,古老的戰靈強大的不可思議,這一切恐怕都是神道聖靈遺刻的底蘊傳承吧!或許……他真的可能成功!”

秦守嘴角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對於折磨採離的冰神。 囂張皇后:本宮的男人要你管? 秦守可不會有任何的憐憫之心。

“一定會成功的……”

“恆沙!”

秦守的右眼掌控了時間領域,九勾玉輪迴眼的瞳力驟然凝固了冰神的神魂。時間倏然被靜止,神尊大喝出手,英靈殿轟然鎮壓而下,冰神自然不甘就此爲他人做了嫁衣,怒聲運轉法訣,十一位神靈渾身巨顫,只見神盤之中露出了十二大封印石柱的符咒,密密麻麻的呈現古老的符文,當初冰神就是借用這摹刻的聖靈遺刻來鎮壓魔界的,現在更是用來強行操縱十一位神靈的力量來爲自己加持庇護!

英靈殿帶來的氣息太過恐怖了,一旦被吞噬,很有可能真的神隕當場!冰神第一次感覺到了恐慌的滋味!

“你的想法很天真,你以爲真的可能成功麼?”秦守冷笑一聲,緩緩的擡起了九勾玉輪迴眼,淡紫色的眼眸僅僅只是一個對視,十一位至高的神靈統統中了幻術,身軀巨顫,動彈不得!

“怎麼可能!!”冰神大驚失色,“僅僅只是一個對視,竟然都……”

“地爆天星……”

秦守冷冷的看了神尊一眼,並未理睬,而是專心致志的將十一位神靈通通以地爆天星封印,懸浮在秦守的身後,更是暗道一聲抱歉,第十二個地爆天星形成的隕石包裹住了魔神的殘軀,至此,秦守掌握了十二位神靈的神軀!

隨着冰神的一聲慘叫,神尊成功的鎮殺冰神!

並且得到了冰神的所有神道果位!

神尊,此時封主神!

神尊背後的十二神環消失不見,成就唯一的神環,烘托的如主宰天下的君王一般!

神尊曾經收集的十一尊強大的肉身,包括三眼金猊、惡魔猿王、暗淵邪虎以及八大獸王,統統都奉獻給了冰神,冰神指引曾經逝去的主神的神力,灌注到強大的肉身之上,加上曾經諸神的神格,這才得以成就十一位神靈的歸來,原本神尊是打算坑殺冰神之後,再將十一位神靈的果位同時回收,成就最強的神靈之位,但是卻沒想到秦守看破了一切,不曾阻撓自己鎮殺冰神,反而幫助了自己,但是卻將十一位神靈,甚至連同戰死的魔神之軀一同收歸己用,互相算計之下,兩人同時心懷忌憚之色!

“鎮殺冰神,成就主神之果位,當真無愧是宇內第一人,神尊!”北海老龜深深的嘆息道。

“現在普天之下,只有現在的秦守能與之一戰了!這一場戰鬥,不死不休啊!”

事態的發展總是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剛纔還牛逼哄哄的不可一世的冰神竟然轉眼間死翹翹了,取而代之的則是神尊,而原本看似只能妥協的秦守竟然暗藏如此恐怖的戰鬥力,再加上瞬間掌控十二位神靈的力量,與神尊可以平起平坐!

“秦守,來戰吧……”神尊深邃的眼眸透露着狂熱的戰意,這是一場宿命的戰鬥!無法避免!

秦守大吼一聲,滿頭銀髮三千丈,隨風震動:“神尊,來戰!”

神尊背後的青銅英靈殿開始演化出神聖的國度,異象紛呈,彩霞炫太空,飛浪噴碎玉,萬頃煙波浩淼之間,神聖的國度人影重重,神靈的法相諸多奧祕浮現,誦經聲陣陣傳來,其中瑞獸翻騰,真龍咆哮,真凰展翅,鳳嚟九天! 樂天看了看韓妮妮,這女人看起來像是聽說過這個名字。

「你知道?」他問了一句。

「我以前看過一本神話故事,上面有燭龍這個東西,據說是一種人面蛇身的怪物!我記得……書上說這個東西睜開眼就為白晝,閉上眼則為夜晚,吹氣為冬天,呼氣為夏天,能呼風喚雨。」韓妮妮有點激動地說道。

樂天點點頭。

「誇張了……不過這個東西的確很神奇。」樂天笑著說道。

「那你給我們講講唄?」蘇紫萱看著樂天。

「要不我們邊洗澡邊講?」樂天提議。

「你不是又要佔我們的便宜吧?」蘇紫萱懷疑的問。

她其實也很想洗澡,剛剛在廢棄幼兒園的血霧還粘在身上呢。

「我是那樣的人嗎?」樂天哼了一聲。

三個女人齊齊的點了點頭……

女浴室!

三女一男正在裡面淋浴。

「這個陰龍啊,在我們這些會巫術的人口中,被稱呼為十二巫主之一!說起來它還是我們的老祖呢……」樂天慢慢的說道。

「怪不得你對你的老祖這麼好,還怕它熱著,要把它放在冰櫃里。」小助理吭了一聲。

「胡說!不懂就不要插嘴。」樂天翻了個白眼。

小助理撇撇嘴,不說話了。

「這個東西的全名其實叫燭九陰龍!是一種比較邪惡的生物,它生有陰眼,如果和它的陰眼對視,你可能會看到你的前生來世!」樂天繼續說道。

我被穢土轉生出來了 「真的假的?你這個比我說的還要誇張。」韓妮妮懷疑的問。

「所以我準備我們沐浴凈身之後去見識一下。」樂天挑了挑眉。

三個女人面面相覷,依稀都有點緊張。

「再有就是這個東西其實非常容易自燃!古代的人會花費巨大的時間和人力去撲捉這種燭九陰龍,用它的肉來熬油,據說可以做長明燈使用!在古代燭龍被譽為太陽,這就是最主要的原因。」樂天說道。

小助理恍然大悟,原來這傢伙不是對他老祖宗好,而是怕他老祖宗自燃了啊。

不過這話她沒敢說。

她不敢說可是有人敢啊。

「你對你老祖宗真好!」蘇紫萱哼了一聲。

「靠!什麼時候它成我老祖宗了?」樂天瞪著眼珠子。

「你不是說這個燭九陰龍是你們的十二巫祖?」蘇紫萱問。

「十二巫祖怎麼了?十二巫祖的意思就是十二種破壞天地的邪物!你到底懂不懂?用巫祖的名頭來稱呼它們,只是為了保持對於強大事物的尊重而已!」樂天正色說道。

「聽你這個意思……這十二巫祖還真是存在?」蘇紫萱不怎麼相信。

「你問我我問誰?反正燭九陰龍你不是見到了?」樂天哼了一聲。

樂天洗完了,他大大咧咧的走了出來,重新換了一件衣服,這是蘇紫萱為他準備的。

三個女人等樂天離開了浴室,這才跑了出來,急急忙忙的穿衣服。

「師父,樂天不會是嚇我們的吧?我有點害怕。」小助理擔心的看著韓妮妮。

「怕什麼?我們可是法醫!別怕……到時候手裡拿著一柄殺生刀就可以辟邪了。」韓妮妮安慰道。

「什麼是殺生刀?」蘇紫萱奇怪的問。

「手術刀!」韓妮妮解釋道。

蘇紫萱不置可否。

其實有一句話韓妮妮沒說,所謂的殺生刀可不是一般的手術刀,而是真正的殺過人的手術刀!

這樣的刀韓妮妮有兩把,一把是師父留給自己的,另一把則是她機緣巧合下得到的。

這兩把手術刀都是在醫院得到的,據說是醫生在做手術的時候,失誤之下病人沒有走下手術台,這樣的手術刀就是真正的殺生刀!

這種刀切起死人來,鋒利無比,一般情況下韓妮妮都不會動用。

三個女人走出了浴室,樂天已經在外面不斷的打著哈欠了。

「能不能快一點?加班費又不給……」他抱怨道。

「你催命的啊?這不是來了……」蘇紫萱沒好氣的說道。

一看到這傢伙一副懶踏踏的樣子,她就來氣。

四個人再次來到解剖室,取出那條燭九陰龍。

「要在這裡嗎?」小助理小聲的問。

她的口袋揣著一把已經生鏽了的手術刀。

「當然不能在這了,你想的也太簡單了,這可是邪物……知道那個熊小夏為什麼能恢復年輕嗎?就是這個東西在作怪!不過那個熊小夏也真的是傻!一旦和燭九陰龍結合在一起,他是不會有好下場的!」樂天搖搖頭。

幾個人走出了警局,一直往東走了很久,才找到了一個空無一人的小公園。

樂天四下看了看,最終選擇了一個豎立在草坪上的石雕。

他將瓶子放在石雕上。

「你們就站在這!千萬不能再往前了!」樂天指了指腳下。

三個女人走過來站好。

「要是往前了呢?」蘇紫萱問。

「我勸你不要嘗試!你的靈魂會被這隻燭龍吸走。」樂天直勾勾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心中一跳。

樂天取出懷裡的柳葉,這些柳葉都是畫好定神符的,只用了一小部分,自己的口袋還有幾十張呢。

他在石雕的周圍擺了一圈柳葉。

接著三個女人又看到樂天拿出了一個龜殼,她們很好奇這傢伙是將龜殼放在什麼地方的?不硌得慌嗎?

「嘩啦……」

一把銅錢從空的龜殼中倒了出來。

「你在做什麼?」蘇紫萱忍不住問。

「隔斷這個小區域的陰陽。」樂天回答。

三個女人完全不懂,小助理突然碰了碰旁邊的韓妮妮,手指著那個玻璃罐。

裡面的那隻陰蛇突然開始快速的遊動,它彷彿察覺了什麼一般,再次開始劇烈的撞擊玻璃罐。

當樂天最後一枚銅錢擺下去的時候,這個東西突然不動了,它直直的抬起了身體。

對面的三個女人驚訝的發現,這個東西依稀在看著她們……

「準備好了嗎?」樂天問。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