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蘇晚晚?”

“是我。”她笑着應了一句,衝那個男生點了點頭,頓時教室裏充滿了激動的尖叫聲。

他們都是學生,還是第一次近距離的接觸到明星,而且這個明星還跟他們一起上了一個月的課!

這怎麼能讓他們不激動!

蘇晚晚有些無奈,只好將手指放在脣邊,示意他們停下來。

“大家小點聲哦,我們還沒有下課。”

“明白明白。”前排的幾個女生激動的點了點頭,捂着嘴看着她,彷彿一鬆開尖叫就會跑出來一樣。 看到大家都安靜了下來,蘇晚晚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她選擇的表演題目是死亡,是一個非常有名的電視劇裏的女主被槍擊中而死去的片段,殺他的人,就是她最喜歡的姐姐。

這段是姐姐有臺詞,但是妹妹沒有臺詞,所以阮清打算扮演姐姐,也正好親身檢驗一下蘇晚晚的水平。


在剛聽到這句話的時候,不光蘇晚晚,班裏的學生都愣住了,阮清已經好多年沒有演過戲了,他們竟然能在有生之年親眼看見阮清老師的戲!

有生之年系列真的香!


蘇晚晚也從剛剛的驚訝調整好狀態,開始和阮清對戲。

不得不說,阮清作爲火了那麼多年的女神,演技真的非常好,第一句臺詞說出口,就將大家帶入到了情緒裏。

“呵,妹妹,我從來都沒把你當成過我的妹妹,自從你出生後,就將爸媽的愛都分走了,他們明明說過只愛我一個人的,但是多了一個你,你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多麼的想要殺了你。”

阮清用手比作一把槍,放在蘇晚晚的額前。

蘇晚晚在聽到她的這番話,眼中先是驚訝,然後慢慢的難過起來。

她從沒想過她從小追逐到大的姐姐竟然這麼討厭她,可是明明,她最喜歡姐姐了。

她的眼淚流了出來,這眼淚似是有刺激到了阮清,她的情緒更加的激動。

“哭了?眼淚沒有用力,爸媽早就被我殺死了,沒有再會去在乎你的眼淚了。”

聞言,蘇晚晚似是愣住,呆呆的看着對面的人,接着眼淚更加洶涌,快要將她淹沒。

阮清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十分的猙獰,看的讓人心悸,“現在,我要送你去陪他們了。”

說完,她的手指輕釦,蘇晚晚也在此時閉上了眼睛,五秒鐘只後,她向後倒了下去。

表演結束,阮清扶着蘇晚晚站了起來,一臉擔心的看着她。

剛剛蘇晚晚倒地的時候是真摔啊,聲音還挺響。

“我沒事。”蘇晚晚揉了揉有些發疼的骨頭,笑着和阮清點了點頭。

學生們看着他們的表演,都有些眼眶發酸。

蘇晚晚的表演比他們的成熟許多,也更有感染力,很多不瞭解她的人在一瞬間就喜歡上了她。

下課後,蘇晚晚給大家簽了名,就帶上口罩帽子離開了學校。

半個小時後,蘇晚晚現身京城戲劇學院表演系課堂的熱搜就悄悄地爬了起來。

許多月光一打開微博就看見這個熱搜,一臉懵逼的點了進去。

發微博的就是前排猛點頭的女孩兒之一,她是蘇晚晚的粉絲,在發現偶像原來和自己一起上了那麼長時間的課以後瞬間激動的情緒高漲了一天。

@月光少女:有什麼是比上着上着課自己的愛豆突然出現更令人激動了呢!

我是京城戲劇學院大一表演系的一名學生,從一個月以前,班裏就來了一名學生,每次都戴着口罩和帽子看不見臉,大家都沒有在意。

但是今天!就在今天!本學期的最後一節課,老師讓大家表演,她是最後一個表演的人,然後,她就摘下了口罩和帽子!最刺激的是,她居然是蘇晚晚!是蘇晚晚,活的蘇晚晚!

她竟然和我們一起上了一個月的課都沒有認出她!

而且今天她和阮清老師一起表演了一段,真的太棒了,她的演技真的很好,演的這麼好還來學習,不愧是我的偶像!

微博下面還配了幾張圖片,都是蘇晚晚帶着帽子和口罩的照片,還有今天的簽名和和班級同學的合照。

微博一發出去,京戲的其他學生就紛紛在下面留言。

【這是蘇晚晚? 家有魔王出沒 ,她來我班上過課,我也是表演系的。】

【同上,我還好奇爲什麼會有一個人帶着口罩和帽子坐在後面,原來是蘇晚晚!我錯過了什麼!】

【同上,她也來我班上過課,我是歷史系的。】

【噗……蘇晚晚上表演系的課我能理解,上歷史系的課是怎麼回事?】

顧盼笙婚 ,原來是進修去了?

【晚晚太棒啦,媽媽愛你,加油,媽媽支持你!】

【老婆你好好學,我們等你大殺四方!】

【老公老公辛苦了,一定要勞逸結合啊!】

……

黑子們也趁機出來活動。


【這是又開始艹人設了?就蘇晚晚那個演技還有什麼可提升的空間嗎?】

【求求蘇晚晚了,別去污染學校裏的花朵了。】

化妝師在古代 沃日真的牛逼,這炒作手段服了!】

但是黑粉們並沒有猖獗多久,月光現在已經初具規模了,戰鬥力也比之前強大了許多,手撕個黑粉子他們還是做得到的。

還沒等文霜這邊發出微博,那邊黑粉就已經被撕的銷聲匿跡了,汶上樂得給蘇晚晚打了個電話好好的誇了一下她的粉絲們。

電話掛斷以後,蘇晚晚想了想,給小意發了個信息過去。

——在羣里約束一下粉絲,不要和別家粉絲對上,除了主動懟黑子,不要和其他家的粉絲對上,主動引戰一律標黑。

小意那邊很快就回復了過來:收到。

景氏集團,景深坐在椅子上,聽着林亭給他景震最近的動態。

景辰宇前段時間已經回國,還和景震一起悄悄地回了一趟京城,見了劉國幾個人。


很顯然劉國幾人在見到他們的時候是非常開心的,景震非常善於畫大餅,他給那幾個人畫了一個足夠吸引他們的餅,而他們,又重新成爲了景震的左膀右臂。

“總裁,劉國等人您打算怎麼處理?”

“先監視着,景辰宇既然已經回來了,肯定還有動作,查清楚他回國以後和誰見過面,一個都不能落下。”

“是。”林亭記下,又想起來分公司的一些情況,“總裁,最近蘇市,海市和安市的三家分公司,都跟別被海川集團搶走了一些項目。那些項目本來一直是和景氏合作,這個海川集團前幾天還是一個小公司,但是這兩年壯大,而且搶的都是景氏的項目,我覺得有些不對。” 聞言,景深好看的眉頭深深皺起。

海川集團……

“查查海川集團和景震有沒有關係。”

“是。”

景家老宅,一輛黑色的車子緩緩的停在了門口,一個皮膚有些黑的中年男人和一個看起來的有些虛浮的年輕男人從車上下來,摁響了門鈴。

一直照顧着景老爺子的管家李叔在看見二人後,也愣了一下。

景震看見他,倒是笑了笑,和從前一樣,“李叔,這麼久沒見,不認識我了?”

聽見聲音李叔連忙回過神來,他將大門打開,將二人迎了進來,臉上也掛上了得體的笑容。

“原來是二爺回來了,這位是表少爺吧,真是一表人才。”

“哈哈哈李叔客氣了,辰宇什麼樣子我還是瞭解的,他啊,就是一塊朽木,比不上阿深那個小子。”

李叔只是笑了笑,沒有接話。

將人迎到客廳,二人坐下,李叔上樓去通知景老爺子。

景老爺子中午有午睡的習慣,一般這個點兒剛睡醒。

敲門進去以後,景老爺子已經坐在了牀上。


“老爺子,二爺來了。”

聞言,景老爺子的眉頭皺了起來,“景震?”

李叔點了點頭。

看到他點頭,景老爺子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他怎麼來了?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也不清楚,二爺帶着大表少爺一起來的,現在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我知道了,你等下給阿深打個電話。”

“是。”

客廳,景震和景辰宇坐在那裏,看着面前擺上的兩杯上好的大紅袍,景震的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等下你記得好好表現,把老爺子哄好,最好是讓你回景氏上班,就算是分公司也行,記住了嗎?”

“記住了。”景辰宇有些不耐煩的應了一聲,這些話從他回國以後他爸就在他耳邊說了好幾遍了,不就是一個景氏嗎,他也和朋友一起創立公司了,不知道他爸爲什麼非讓他回景氏。

低人一頭不說,還十分的不自在。

當年他們可是被攆出了京城,如今回來還得捧着景深的臭腳,想想就覺得噁心。

看見他這副樣子,景震剛想再教育他幾句,就聽見樓梯傳來了聲音,景老爺子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景震看見,連忙拉着景辰宇站了起來。

“二叔。”景震笑了笑,臉上堆起一堆褶子,怎麼看怎麼諂媚。

景辰宇看見他爸這副樣子還十分的不屑,但被他把拉了一下之後,也換上一副笑容,親切的看着景老爺子。

“二爺爺。”

景老爺子臉上也掛着笑容,坐在了沙發上,並讓兩人也坐了下去 。

“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

“前兩天剛回來。”景震答道,“剛安頓好就來看您了。”

“既然來了,就一起吃頓晚飯吧,我把阿深也叫回來,你們叔侄倆算起來也好多年沒見了。”

聽見景深的名字,景震的笑容一僵,停了下來。

其實他並不是想見他那個心狠手辣的侄子的。

“阿深工作那麼忙,不回來也沒關係的,我們以後打算一直留在京城了,見面的機會還多。”

景震說這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看着景老爺子的表情,特別是在說以後都不走的時候。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