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落張了張嘴剛要說些什麼,卻忽然又覺得胃內一陣翻涌,忽然,她俯下了身,難受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另一只手死死的攥緊了衣角。

“黎落!”幾乎是同時,冷若寒和蕭子譽齊齊的跑去扶住她。

“若寒,我….”

蘇黎落剛要開口,卻被打斷了接下來的話。

“若寒!”

她擡眸,就看見了容妝精緻的夏蘊染笑顏如花的向冷若寒走來,她走到冷若寒的身邊站定,一雙手卻自然而然的挽住了冷若寒的手臂。

“蘇小姐,蕭總,這麼巧。”夏蘊染說着,一雙眸子中帶着嘲笑。

蘇黎落只覺得心中一緊,想要說的話就這樣生生的卡在了喉嚨中無法發出聲音。

(本章完) “蘇小姐,蕭總,這麼巧?”夏蘊染走上前,自然的挽上了冷若寒的手臂,滿面笑容的說道。

蘇黎落只覺得心中一緊,想要說的話就這樣被生生的卡在了喉嚨裏,無法發出聲音。

“你怎麼樣?我送你去醫院。”蕭子譽沒有心情理會夏蘊染,他扶住了蘇黎落,焦急關切的詢問道。

蘇黎落望着冷若寒,眼中閃過深深的落寞。她什麼都沒有說,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蘇黎落緩緩的站起,她壓制住身體上的不適,抓住了蕭子譽的手臂,轉身,想要離去。

“蘇黎落,”在她轉身的那一霎那,忽然,手腕上卻被一道力度緊緊的握住。她回頭,冷若寒目光深切的望着她,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帶你去醫院。”他剝落了夏蘊染的手,忽然拉起蘇黎落就要向前走去。

蘇黎落猝不及防,邁開了步子正要走,忽然,另一只手卻被有力的握住。

她的瞳孔猛然一縮,蕭子譽站在自己身體的另一側,穩穩的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

一瞬間,緊張不安的氣氛在三個人的周身蔓延着,彷彿空氣都停止了流動。

蕭子譽的臉上是少有的陰霾,他一瞬不瞬的對上了冷若寒無比冰涼的眸子。

“放開她。”冷若寒的語氣近乎冰冷,在這樣寒冷的冬天裏,不由的讓人更覺得冰涼。

“放開她?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你,沒有資格帶她走,”蕭子譽毫不閃躲,他的眸子中滿滿的篤定,語氣中絲毫沒有一絲的退讓。

“我沒資格?這是我名正言順的妻子,沒有人會比我更有資格照顧她。蕭子譽,你現在這樣糾纏不休,算什麼?第三者?”冷若寒手中的力道微微加重,他陰霾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的表情,一雙眸子中滿是猩紅。“別忘了你的身份,合作方的總經理就是這樣的人?你不怕,我將這件事告訴你的父親?”

“妻子?冷若寒,你忘記了嗎?你

已經和蘇黎落離婚了,而現在,站在你身旁的那位夏家的千金大小姐,是你即將過門的新妻,冷若寒,你說,你這樣的話,可笑不可笑。嗯?”

蕭子譽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嘲諷的冷笑。

“冷若寒,我說過,我們是公平競爭。所以,無所謂我糾纏不糾纏。合作方的總經理又怎樣?我追求蘇黎落,本就不是什麼不光明的事情,就算你告訴我的父親又怎樣?工作上,我是總經理,而生活上,我就一個平凡的男人。我喜歡誰,追求誰,與工作無關。更無關乎,我總經理的身份。”蕭子譽的語氣不卑不亢,也沒有一絲絲的退縮,他緊緊的望着冷若寒的眼睛,“倒是你,怎麼,冷大總裁,還想吃着碗裏的想着盤裏的麼?如果你想追求蘇黎落,我也並不反對,但是,請你處理好你身邊的事情再來。”

蕭子譽說着,淡淡的瞟了一眼冷若寒身邊的夏蘊染,帶着一絲不屑一顧的笑容。

“蕭子譽,太多的事情,你不懂。”冷若寒的臉上平靜的仍然沒有一絲的波瀾,他直直的望着蕭子譽,“我也,沒必要去解釋。”

“解釋?”蕭子譽勾起一絲玩味的笑容,“冷若寒,事實擺在眼前,你還需要什麼解釋?”

說着,他拉緊了蘇黎落,準備轉身離開。

“不要走。”冷若寒沒有理會蕭子譽,而是轉過頭,靜靜的望着蘇黎落的眼睛。

他手上的力道很大,幾乎想要嵌進蘇黎落的肉裏。

不知道是不是蘇黎落看錯了,她忽然覺得,冷若寒的眼眸中是無可掩飾的落寞和哀求。

蘇黎落想要說些什麼,卻始終是覺得很難受,她張了張嘴,只是憂傷的望着冷若寒的眼睛。

“蘇黎落,此時此刻,我只想聽聽,你的想法,我只想聽聽,你的解釋,只要你說,我就會信。”冷若寒的眼中是難以掩飾的期盼和狂熱,他在等着她開口。

蘇黎落,只要你說,我就會信。

蘇黎落的心中微微

一緊,豆大的淚水就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若寒,我………..”蘇黎落強忍着難過,還是緩緩的開了口。

“若寒!快一點,我們來不及了!你忘了嗎?我們約了客戶吃飯啊!”夏蘊染看着聽到冷若寒的話,心中驟然一驚,她匆忙的拉起了冷若寒的手臂,打斷了蘇黎落的話。

“蘇黎落,你爲什麼不說話?”冷若寒被夏蘊染拉着,卻沒有動,只是靜靜的按着蘇黎落。

“若寒,我們來不及了啊!這是談了好久的客戶,我們不能錯過這次機會。”夏蘊染不停的提醒着冷若寒,目光有意無意的瞟向蘇黎落。

蘇黎落忽然蹲下,一隻手死死的攥住了離她最近的蕭子譽的手臂,她終於還是忍不住的乾嘔起來。

“蘇黎落!我只想聽聽你的解釋,你說話,說話啊!”似乎是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般,冷若寒忽然對着蘇黎落吼道,他的眼底是一片猩紅,緊緊的握着蘇黎落的手腕,大力的試圖將她拉扯起來。

“你夠了沒有!”看着蘇黎落難受的樣子,蕭子譽的眼中是慢慢的心疼。

他忽然衝上前,重重的拳頭毫不猶豫的落在了冷若寒的身上。

冷若寒一個不穩,險些絆倒。

“若寒!”夏蘊染的眸中一驚,趕緊跑過去拉住了冷若寒的手臂。轉頭,滿眼憤恨的望着蕭子譽,“蕭子譽,你做什麼?”

蕭子譽的眼底是掩飾不住的憤怒,他沒有理會夏蘊染。而是用力的狠狠甩開了冷若寒握住蘇黎落的手,一個橫抱,將蘇黎落抱在懷中,頭也不回將蘇黎落放在自己車裏的後座位上,啓車,飛快的駛離了海濱集團的大廈。

望着蘇黎落的離去的背影,冷若寒不由的握住了拳頭。眼底是一片哀傷。

“若寒,我們走吧,客戶已經等着我們了。”夏蘊染擔憂的看着冷若寒,輕輕的說道。

冷若寒垂下眼簾,轉身,向着車子的方向走去。

(本章完) 車子飛快的行駛在去往醫院的路上,透過後視鏡,蕭子譽看着雙眼微閉的蘇黎落,眸中閃過無法掩飾的擔憂和焦急。

她的面色有些蒼白,單薄的身體靜靜的靠在後座的椅背上,不時還是有想要吐的感覺不停的翻涌上來。

“黎落,你怎麼樣?堅持一下,好嗎?”蕭子譽輕聲的安慰道,下班的時間段,立交橋上堵車堵得很厲害,他不停的按着喇叭,有一些控制不住的煩躁。

蘇黎落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影視世界當首富 蕭子譽不停的按着喇叭,無奈,車子仍然只是在緩慢的移動着。

此刻,他的心中像是長了草一般,他從未覺得,何事有過這樣的感受。

蕭子譽看着對面的公路,公路上面車流如注,似乎只有這一條路這樣的擁堵。蕭子譽有些煩躁的扯了扯自己胸前的領帶,不停的關注着前面的路況。

“黎落,我現在要快點開,你要坐穩,好嗎?”蕭子譽轉頭,看着蘇黎落的臉頰,輕聲的囑咐道。“要是哪裏不舒服,一定要和我說。”

蘇黎落仍然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點了點了頭,以示自己聽到了他的話。

看到蘇黎落點頭,蕭子譽微微的吸了一口氣,透過倒車鏡,蕭子譽似乎在靜靜的觀察着什麼。

忽然,蕭子譽踩下了油門,飛快的駕駛着車子向對面的公路開去!

瞬間,整個馬路上亂作一團,鳴笛聲和驚呼聲充斥進蘇黎落的耳朵。對面馬路上所有的車輛幾乎都是猝不及防的趕緊踩下了剎車鍵,蕭子譽這一瘋狂的舉動,頓時逼停了好幾輛車。

“蕭子譽………………”蘇黎落的眼中滿是震驚,她緊緊的抓住了身下的車坐墊,十分勉強的開了口。她絲毫沒有想到,蕭子譽會突然做出這樣瘋狂大膽的舉動,她的心中不由的一驚。蕭子譽這樣的做法無疑就是在拿生命開玩笑,可是她又深深的知道,他之所以會這樣做,卻完全都是爲了自己。

“黎落,你坐穩,不要說話。”蕭子譽一邊透過後視鏡觀察着蘇黎落的情況,一邊輕聲的命令道。

“蕭子譽,我沒事的……………”蘇黎落的心中一緊,看着坐在前面的焦急的男人,忽然,她覺得鼻子一酸,似乎是有想要落下淚來的衝動。

“你不用擔心,我有分寸。”蕭子譽並沒有讓她繼續說下去,“坐好,我要加速了。”

蕭子譽說完,忽然加大了油門,整個車子飛快的行駛在去往醫院的道路上。身邊川流不息的車流呼嘯而過,蕭子譽就這樣載着蘇黎落,飛快的逆行在這車流不息的公路上。

蘇黎落眯起眼,看着駕駛座上的男人,他的樣子很鎮定,但是蘇黎落知道,其實他也很緊張。他的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珠,他一瞬不瞬的觀察着路面上的狀況,卻絲毫沒有鬆懈手中緊握的方向盤。

“蕭子譽,我們停下吧,我,我沒問題的……….”蘇黎落緊緊的咬着下脣,努力使自己不顯得太過於緊張。“我已經不那麼難受了,不信,你看看我啊………”

“蘇黎落,你放心,我不會允許我自己出事,更不會允許你出事。”

聽着身後女人的聲音,蕭子譽的語氣中是少有的強硬。

很快,車子停在中心醫院的大門外。

蕭子譽迅速的打開車門下車,將蘇黎落抱了起來。

他抱着蘇黎落穿過門診的長廊,徑直的跑向急診科的大門。

夜晚的急診科比白天更加的熱鬧,許多患者擠在走廊裏,蕭子譽將蘇黎落的頭緊緊的按在了胸前,一路抱着她跑進了急診室。

“這位先生,急診也是需要掛號的,你掛號了嗎?你在外面等一下好嗎?”診室裏的護士有些不滿的提醒道。

“人命是可以等待的嗎?如果她出了什麼問題,我讓你現在就離開這裏。”蕭子譽的眼底是一片的冰涼,他少有這樣強硬有冷漠的一面。

護士一瞬被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蘇黎落擡手,拉了拉蕭子譽的衣角。

看到蘇黎落,護士有一瞬的震驚,她知道,這是冷若寒的妻子。

不敢有絲毫的怠慢,護士將蘇黎落留在了診室,喊來醫生對她進行檢查。

蕭子譽被留在了診室外面。他坐在診室外冰涼的等候椅上,雙手不自覺的緊緊握起。

腦海中不斷閃現蘇黎落蒼白的臉頰。此刻,他的心中滿是蘇黎落的安危。

走廊的護士站上面掛着液晶電視,坐在等候椅上的病人家屬們都在不停的議論着什麼。蕭子譽擡眸,整個屏幕上都是當下的時事新聞。一輛白色的保時捷瘋狂的逆行在公路上。

他的手機不停的響起,蕭子譽看了看,緩緩的按下了接聽鍵。

“總經理,新聞上報的,是您?”耳邊響起助理震驚的聲音。

“是我。”蕭子譽按住了太陽穴,只覺得頭微微的有些痛。

“蕭總,您怎麼………”在助理無比驚訝的語氣中,蕭子譽並沒有讓他繼續說下去。

“把這件事情解決。記住,我不希望看見任何有關於蘇黎落的新聞,無論是報紙,還是電視。你明白我的話?”蕭子譽的語氣僵硬。

“蕭總,我明白了。”助理的聲音響起。

“好。”蕭子譽掛斷了電話,直接按下了關機鍵。

二十分鍾之後,電視上的新聞已經換成了和諧家園的建設規劃。

“蘇黎落的家屬?蘇黎落的家屬在不在?”正在這時,護士走出了診室,站在門口向着走廊喊着。

“我是。”蕭子譽飛快的起身,向着診室的方向走去。

“你是病人家屬?”護士的目光上下的打量着眼前俊朗的男人,轉身,帶着他走進了診室。“跟我進來吧。”

診室裏,蘇黎落仍然是雙眼緊閉,虛弱的躺在牀上。蕭子譽看着蘇黎落,不由得心中一疼。

“陳醫生,這是病人家屬。”護士喊着醫生。

蕭子譽轉身,看到一個頭髮花白的醫生正在電腦前寫着些什麼,聽到護士的話,醫生擡起頭看了看蕭子譽,微微的點了點頭。

“你就是病人的家屬?”醫生用他職業的語氣問道。

“對,我是。”蕭子譽微微的點了點頭,一雙眼睛不時的瞟向蘇黎落。

“醫生,她怎麼了?”蕭子譽皺了皺眉,沉聲問道。

“我說你們現在這些年輕人,一天天是不是就知道玩?怎麼連你老婆懷孕了你都不知道?”醫生皺眉問道,“本來這姑娘身子就有些弱,這懷孕初期就更是要多加的注意,你們這可倒好,連懷孕都不知道,你說,這要是一個不注意孩子沒有了,你們後不後悔?啊?她沒什麼大問題,就是妊娠反應要比一般人重一些,這都是因人而異的。稍微給她補了點營養劑,又給了點保護胃黏膜的藥,現在已經沒什麼問題了。”

老醫生顯然十分的負責任,他一直喋喋不休的教育着蕭子譽,不停在和蕭子譽說着什麼該注意,什麼該預防。蕭子譽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他看着牀上面色蒼白的蘇黎落,眼中是複雜的光芒,一瞬間,心中五味陳雜。

她懷孕了?

他不知道這樣的消息對她來說是好是壞,她會如何選擇?

冷若寒和夏蘊染就要結婚了,她和孩子該怎麼辦?

蕭子譽的眸子微沉,一瞬間,各種問題涌上了自己的心頭。

“年輕人?年輕人!蘇黎落家屬!”看到蕭子譽愣神,老醫生不滿的用手敲了敲桌面。“我說,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這孩子,你們要還是不要?”

“要!當然要!”蕭子譽一瞬間回過神來,轉頭望着老醫生,幾乎是沒有一絲遲疑的開口。

“是不是高興的過頭了?”老醫生看着蕭子譽,“她的身子弱,看樣子最近情緒波動很大。這樣對胎兒是十分不利的,很容易造成流產。你一定要多加注意,讓她保持愉悅的心情,更要加強營養的支持和保證充足的休息,知道嗎?如果養不好身子,生了孩子之後也很容易落下病根的。這樣吧,先觀察幾天吧,我建議你留院觀察。急診科沒有牀位,你看看,

是去住院部辦理住院,還是回家觀察,你自己選擇吧。”

說完,老醫生頭也不擡的繼續完成手中的工作。

“醫生,”蕭子譽沉思了許久,忽然輕輕的叫道。

“還有什麼事?”老醫生沒有擡頭,應道。

“懷孕的話,還會來月經嗎?”蕭子譽緩緩的問道。

“正常來講,是不會的。”醫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擡起頭看着他,若有所思的說道,“但是不排除有這種情況的發生,臨牀上這樣的案例很多見,並不稀奇。”

“謝謝。”蕭子譽目光複雜的看着蘇黎落,終於,還是抱起她走出了診室。

VIP病房裏,蘇黎落緩緩的睜開了眼睛。仰視着頭頂的天花板。

病房中點着橘色的地燈,蘇黎落轉頭,看見蕭子譽站在牀邊,正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

“你醒了?”蕭子譽的臉上是溫和的笑容。

“嗯,”蘇黎落的眼睛轉了轉,“我有什麼問題嗎?”

能感受到蕭子譽的身子明顯的一僵,蘇黎落看向他的眼睛,他的眼中是她捉摸不透的情緒。

“怎麼了?不想告訴我?是不是我得了什麼不治之症了?”看着蕭子譽的猶豫,蘇黎落的嘴角勾起一絲輕鬆的笑容,打趣的說道。

“別亂說。”蕭子譽輕輕的吐出幾個字,眼中卻是無可掩飾的閃躲。他有些猶豫,不知道怎麼開口說。

“那你爲什麼不告訴我?”蘇黎落垂下眼簾,輕聲的問道。

蕭子譽的雙手垂下,不停的握緊,再鬆開。他望着蘇黎落,許久,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般,緩緩的開了口。

“你沒有得什麼不治之症,只是………”蕭子譽欲言又止,卻還是繼續說了下去,“只是,你懷孕了。”

“你說什麼?”蘇黎落猛然擡起頭,張大了嘴,不可思議的看着蕭子譽問道。

“醫生是這樣說的。他還說,你的身子比較弱,建議你留院觀察一段時間。”蕭子譽看着蘇黎落,不疾不徐的說道。“黎落,其實…………”

“不可能!”還沒等蕭子譽說完,蘇黎落就猛然的打斷了蕭子譽的話,一雙眸子中滿是不可思議。

“你不想要這個孩子?”蕭子譽望着蘇黎落的眼睛,平靜的問道。

“不可能!怎麼可能?我前幾天還來大姨媽,怎麼可能懷孕!”蘇黎落的眉頭深深的皺起。

“我問過醫生,他說,來月經的時候也有可能懷孕,這樣的案例並不少見。”蕭子譽輕聲的回答着。

“你……….”蘇黎落驚訝的看着蕭子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