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天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不在言語,而是看着兩人。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郝大寶的身上,就連諸葛第一也不再說話,而原本抽泣的歐陽琪琪也有些不知所措。

“這樣夠不夠?”趙小川臉色蒼白地看着同樣臉色發白,身體微微顫抖的郝大寶道:“如果龍骨還給你,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做兄弟了?”

聽到趙小川的話,衆人嘆息,覺得趙小川有些太激進了!

郝大寶則渾身一震,眼中的震驚緩緩地恢復了平靜,自語道:“趙小川,爲什麼你總是這樣?總是關心自己的事情?”

趙小川因爲疼痛並沒有聽清郝大寶說什麼,重複問了一遍。

郝大寶搖搖頭,隨即看着趙小川,森然道:“還有天眼!”

衆人臉上佈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趙小川怔怔的看着郝大寶像是傻了一般。

“夠了,大寶!天眼石不像龍骨,已經和趙小川完全融合在一起,根本沒有辦法取出來!況且現在的趙小川現在雖然在看着你,但卻是藉助了天眼的力量,如果沒有了天眼石,他真的會瞎的!”

郝大寶一愣,他之所以這麼說,是爲了試探趙小川是不是真心悔過,但現在似乎有些騎虎難下了。

正當郝大寶思考着怎麼彌補自己的過失時,趙小川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大寶,原來你真的不是開玩笑!原來只有我把你當兄弟!算我識人不明!哈哈!”趙小川大聲狂笑。

衆人看着好像發瘋的趙小川,聽出了趙小川話語中的悲憤,而郝大寶更是攥緊了拳頭。

“大寶哥哥,我真是看錯了!”歐陽琪琪怒道:“你剛纔不是問我爲什麼要接近你麼?那是因爲我不想看到你哭,可是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郝大寶張張嘴巴,剛想要解釋什麼,但卻被衆人的咒罵聲淹沒了。 擂台賽結束之後,四大家族和三大勢力的掌舵人,便是齊齊聚在了中海大酒店的會議廳之中。

此時,許明浩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同樣的,他也在慶幸,今天的地下擂台賽,至少許家的四大家族的位置保住了。

紀家,段家和歐陽家則是臉色有些不太好。

雖然紀家都沒有上人,但是段家和歐陽家那可是損失慘重,失去了一名宗師強者,尤其還是最強的宗師,對於他們來說,那無疑與割了一塊肉一樣的疼痛。

三大地下勢力,青幫,洪門兩人則是互相看著,沒有說話,劉嘯也是低著頭,看著手機。

終於,大門打開,秦穆然,徐建國,趙新民三人走了進來。

當他們走進來以後,瞬間,全場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們三人的身上。

他們都清楚,當徐建國和趙新民到來的時候,便是意味著要宣布一些重要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趙新民和徐建國坐下以後,趙新民緩緩接過話筒:「今天,五年大比的地下擂台賽也已經有了結果。經過我和徐秘書的討論,還有向上面彙報,也已經得到了批准。」

「這一次,四大家族之中,許家出局!」

趙新民看著許明浩,淡淡地說道。

「為什麼!」

許明浩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就站了起來,一臉不服氣地問道。

「因為你許家,不配站在四大家族的位置上!」

趙新民的威嚴頓時爆發出來,畢竟久居上位,這等氣勢不是許明浩能夠檔的住的。

頓時,許明浩便是被趙新民的氣勢嚇的連連後退了幾步。

「憑什麼!地下擂台賽明明我已經贏了!」

許明浩不服氣地說道。

「沒錯,地下擂台賽許家是贏了,但是怎麼贏的,你心裡沒數?」

趙新民冷哼一聲,看了眼許明浩。

「怎麼?五年大比的地下擂台賽,哪個規矩說了,不準請外援了!又有哪個規矩說了,不準請國外的外援了!」

許明浩早就做好了被責問的準備,心中依然有了應對之策。

「是!是沒有哪個規矩說不準請國外的外援,但是你請的不光是國外的外援,更是西方的異能者!」

趙新民等著許明浩,道。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許明浩竟然還不坦然接受決定,還在質問他們,還想要強詞奪理!

「怎麼,你們可以有古武者,我就不能請異能者?」

許明浩繼續說道。

「能,當然能!你許家家大業大,怎麼不能了?可是你請的不是一般的異能者,而是國外神秘組織的異能者!他們的任務就是殺光我們中海的高手!你真好,給人家一個很好的橋樑!」

趙新民冷笑一聲。

「這能怪我?我怎麼知道!」

許明浩反正是認準了死不承認,諒趙新民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

十代掌門 「你是不知道,但是你的弟弟可是知道的啊!」

趙新民笑了笑。

「帶進來!」

一聲令下,會議室的大門再次被推開,只見許家的二爺許成德此時被兩個人扣押著,他的嘴上還捆綁著布條,想要呼喊,卻是喊不出聲音來。

許成德剛剛準備離開中海大酒店,便是眼前一黑,緊接著他便是感覺自己被人給綁了。

他憤怒地吼著,掙扎著,但是對方就好似聾子一般,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放開他吧!」

趙新民一聲令下,身旁的人便是扯掉了許成德眼睛和嘴巴上的布條。

「我特.么是許家的二爺,你們敢綁我!活得不耐煩了?媽了個八字的!」

許成德見自己被鬆開了,剛要發怒,便是見到了在場的眾人,瞬間,到嘴的話硬生生給憋了回去。

這是什麼個情況?

許明浩怎麼都沒有想到趙新民會這麼狠,直接將自己那不成器的兄弟給綁了過來。

若是趙新民針對他一個人,許明浩還覺得遊刃有餘,畢竟不管他們說什麼,不承認就是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許成德這個沒有腦子的傢伙,怎麼可能斗得過趙新民這樣的老狐狸?

估計趙新民一兩句話就能夠輕而易舉地從他的口中套出一些話來。

「許成德,你個混蛋,放肆什麼!」

許明浩一言呵斥下去,想要提醒他不要亂說話,不曾想許成德這個憨批,本就憋著一肚子的火,現在又莫名其妙被自己的老大給吼了,頓時就如同點燃的爆竹一般,炸了起來。

「我放肆?許明浩,你大爺的!你弟弟被人綁了,然後帶到這裡,你不給我做主就算了,還責怪我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許成德對著許明浩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

「你說什麼!」

許明浩沒有想到許明浩這個愣頭青在這個時候竟然犯病了,當即大怒。

「我說什麼!你還沒聽懂嗎?」

許成德見許明浩這個樣子,以為他是在裝傻充愣,要忽略自己的功勞,頓時就不樂意了。

「要不是我給你找來這個三個外國的異能者,許家能夠贏?你以為憑藉著許廣坤咱們就能夠保住地位?」

「不是我跟人家說跟咱們少要一點,他們這群人會答應?要不是他們想要拿咱們的夏國武者練手,要不是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讓他們剷除掉我們的對手,我們能夠這麼輕鬆?」

許成德腦子一熱,管你什麼該說不該說的,統統都說了出來。

「許成德,你給我閉嘴!」

許明浩聽到這話,瞬間感覺不對,連忙想要制止。

「老子今天就不閉嘴了!我就要其他的人看看你這幅醜惡的嘴臉!過河拆橋的人!你這樣的人也配當家主?我呸!還不如讓給老子做呢!」

許成德看到許明浩這幅偽善的嘴臉,那叫一個噁心,直接朝著他啐了一口唾沫說道。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許明浩算是徹底對自己的這個二弟無語了,真的是一犯渾,什麼樣的話都往外面說。

「你敢說我?我特.么抽死你!今天你不給我幾千萬,算精神損失費,許明浩,你個狗ri的,咱們沒完!」

說著,許成德就是要上前與許明浩動手。 “郝大寶,你太過分了!輪迴者本身不強,只是依仗着鬼璽、龍骨還有天眼石纔會這麼強大,如今鬼璽已經沒有了,龍骨也給你了,靈魂受到了重創!現在你又要天眼石?”李正義大聲喝道。

蘭天也道:“一點沒錯,現在趙小川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如果再取出天眼石,恐怕他性命堪憂啊!”

諸葛第一猶豫了片刻,出聲道:“大寶,要不就算了吧!再這樣下去,恐怕趙小川真的會死的!”

所有人都在幫趙小川說話,郝大寶眼中卻充滿了複雜的表情,目不轉睛的望着趙小川,心中慌亂一片。

正當這時,剛纔嚷嚷着要離開的歐陽出聲道:“郝大寶,你憑什麼要輪迴者將天眼石交給你?那是你的東西麼?你配擁有麼?”

歐陽話語一出,衆人反應過來,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這才驚覺郝大寶要趙小川將天眼石交出來根本一點道理都沒有,而他們是太關心趙小川的身體,而忘記了這一切。

“對啊!剛纔可是郝大寶親口說的不要天眼石的,他根本沒有理由向趙小川要天眼石的!”

“這郝大寶真是得隴望蜀啊!不過也對,那畢竟是天眼石!誰能不心動呢?”

王醫師和李正義發出譏諷聲,郝大寶的臉色瞬間漲紅。

他之前只是想要測試一下趙小川,可是現在..

“哼!怎麼?沒有膽子了麼?還是說你捨不得?”郝大寶譏諷道。

趙小川笑聲一頓,停了下來,然後眼神直勾勾地看着郝大寶。

“捨不得?我有什麼捨不得?”趙小川冷笑道:“不過市是區區一塊石頭而已,給你又如何?”

說完,趙小川大喝一聲,李若曦一般的靈體浮現在他的眼前,伸手向着趙小川的眉心抓去。

衆人被突然出現的‘李若曦’嚇了一跳,但很快便有反應了過來。

“這,這找小川竟然不是開玩笑,他是真的想要天眼石還給大寶!”諸葛第一怔怔地看着趙小川,喃喃自語道。

“趙小川,別犯傻!剛纔說了這天眼石本來就不是郝大寶的,你這樣是在傷害自己的靈魂啊!”蘭天也勸阻道。

星兒叫道:“快點住手,你現在受傷了!之後還怎麼對付柯雲泣?”

趙小川聽到衆人的勸阻聲,靈體猛然一頓,但緊接着他看到郝大寶冰冷的目光後,心中陡然升起一絲涼氣,大吼一聲,繼續了下去。

“啊~”

長相和李若曦一般的靈體伸出的手沒入趙小川額頭一段時間後,像是抓住了什麼,終於停了下來,而趙小川也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緊接着,趙小川感到眼前一花,那之前碧綠色,點線結合的世界震顫起來,一股強烈的疼痛感從自己的眉心傳遍了全身各處。

他明白這是已經和自己靈魂融合後的天眼石要和自己靈魂分離的感覺,只是他並沒有想到會這麼疼痛!

那種痛當真是痛入骨髓,痛到了靈魂深處!

不過他並沒有猶豫,而是強忍着疼痛,繼續控制着靈體將天眼石取出來!

“啊!”

趙小川的慘叫聲更大,眼前也終於黑了下來,然後靈體控制着天眼石慢慢地取出了自己的身體。

然而在旁人的眼中則是趙小川慘叫着,快速的控制着靈體將天眼石從他的身體中取出。

在取出的一剎那,靈體驟然變得虛幻了許多,而靈體的手中也多了一塊瑩瑩發光,好像眼睛狀的石頭。

“王醫師,快點上!檢查他的身體有沒有出什麼問題?”

蘭天大喝道,趕到趙小川的身邊,手掌一翻,七葉還魂草出現在他的手心,然後濛濛的星光灑在了趙小川的身上。

趙小川的臉色好了不好,但是眼睛卻一片無神!

“讓開,我來!我的星雲之力可以吧七葉還魂草發揮出最大效果!”

星兒也趕了過來,搶過七葉還魂草,然後控制着星光灑在趙小川的身上。

蘭天沒有說什麼,因爲在星兒的控制下,趙小川吸收星光的速率確實快了不少。

與此同時,所有人都有圍到了趙小川的身體,除了郝大寶和歐陽琪琪。

“大寶哥哥,以前的你不是這樣的! kiss魔法愛物語 爲什麼你.。”歐陽琪琪走到郝大寶身旁,悲傷的說道。

郝大寶緊了緊自己的拳頭,深吸一口氣,目光盯着不遠處閃爍着光芒的天眼石,輕聲道:“以前的我是什麼樣子?你瞭解麼?”

歐陽琪琪看了郝大寶片刻,緩緩地搖搖頭。

郝大寶笑了笑,道:“別說你不瞭解,我也早就忘了我以前的樣子了!”

歐陽琪琪看着郝大寶,眼中越發的不解,但接着她便看到郝大寶走到了靈體面前,將天眼石抓在了手中,然後又走到了她的身邊。

歐陽琪琪越發的不解,看着郝大寶手中的天眼石,想要說些什麼,但又把話嚥了下去。

郝大寶看到歐陽琪琪的動作,笑了笑,道:“你父親剛纔說的沒錯,這天眼石確實不能算是我的東西了!”

說完,不等歐陽琪琪反應過來,一把將天眼石拍向她的額頭。

“啊~”

歐陽琪琪被郝大寶的動作嚇了一跳,發出一聲短促的驚叫聲。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郝大寶的身上。

“小子,你竟然敢傷害琪琪,我要你死!”

歐陽看到眼前的場景,猜測出事郝大寶對歐陽琪琪做了什麼,立刻就要衝山去拼命。

然而還沒等他動作,便被蘭天拉住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