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嘯庭哈哈大笑起來:“馬澤洪啊馬澤洪,你真是老糊塗了,他們沒有死,我怎麼可能來這裏。”

馬嬌當即念動咒語與馬家的人聯繫,可是無論她怎麼聯繫都無法聯繫到她的同族。

“怎麼樣?”馬澤洪關切的向馬嬌望去。

馬嬌神色黯然的搖了搖頭,像被抽空了魂魄一樣。

看到馬嬌的樣子,馬澤洪一個踉蹌沒有站穩,一屁股坐在了牀。

這件事對他的打擊太大了,他原本幻想着重振馬家雄風,可是現在馬家的人幾乎都死了,他不可能再重振雄風了。

秦巖一把扶住馬澤洪:“師傅,你不要擔心,即便馬家只剩下我們三個人,我們也依舊是陰陽世家第一家。”

虎嘯庭哈哈大笑起來,用嘲諷的語氣說:“無知小兒,陰陽世家從來都是大家族,你們三個人,還怎麼變成陰陽世家第一家。”

停頓了一下,虎嘯庭接着說:“更何況,你們沒有機會了,因爲我現在要殺了你們。”

秦巖眯起眼睛向虎嘯庭望去:“莫非你們虎家有人達到了天尊?”

在秦巖看來,虎嘯庭敢這樣肆無忌憚的闖進來,肯定有所依仗。

如果虎嘯庭沒有依仗,他絕對不敢這麼肆無忌憚,除非他是傻子。

可是誰都能看出來虎嘯庭不是傻子,他非常聰明。

虎嘯庭立即又伸出了大拇指,讚揚無的看着秦巖:“秦巖,我突然間越來越喜歡你了,你真是一個天才,居然連這都能想到。只可惜你拜錯了師傅。”

原來虎嘯庭早在馬家和毛家沒有沒落的時候突破了天師,達到了天尊。

只不過他爲了保存實力一直沒有公開。

他爲了漁翁得利,在暗給馬家和毛家制造了很多摩擦,爲的是讓馬家和毛家互相殘殺。

後來馬家和毛家因爲秦巖互相殘殺並沒落,按理說這個時候他可以出手了。

但是虎嘯庭覺得還不到時候,因爲他知道還有幾個實力強大的陰陽世家,最突出的是羅家。

這一次虎嘯庭原本想讓羅家藉機對馬家動手,可是他卻沒有想到實力最強的羅家居然被秦巖一個人幹翻了。

現在只能由他對馬家出手了。

聽說虎嘯庭達到了天尊,馬澤洪和馬嬌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在世俗幾乎沒有人能達到天尊。

“你隱藏的好深啊!”馬澤洪既驚訝又佩服的說。

虎嘯庭哈哈大笑起來:“當年僞帝居治超爲了謀求天帝的位置,潛伏在天帝身邊幾十萬年,我這算什麼?”

當年天帝趙璋輪迴轉世被僞帝暗算,沉淪在俗世幾十萬年,差一點被居治超奪走了位置。

這件事情廣爲流傳。

“居治超雖然是大奸雄,但是他一身道術出神入化,可以與天帝相提並論,他身隨便拔根毛都能化成邪靈,你也配和居治超相提並論。”

馬嬌大聲譏諷起來。

虎嘯庭根本無動於衷:“誰不是從小做起的,誰不是一步一步爬去的,別看我現在實力低微,但是遲早有一天我會變成居治超那樣的人物。”

“你沒有機會了,因爲今天是你的死期。”秦巖念動咒語向虎嘯庭指去。

虎嘯庭冷笑起來,同樣念動咒語向秦巖指去。

他們兩人手同時綻放出一道金光轟擊在一起,發出劇烈的爆響。

他們兩人居然鬥了一個勢均力敵。

秦巖沒有想到虎嘯庭這麼厲害,居然和他打成了平手。

其實秦巖根本不知道,虎嘯庭還是稍微差他一截,只不過在這個莊園虎嘯庭佈下了一個陣法。

他藉助這個陣法將實力硬生生提高了一截。

“怎麼樣?你死心了吧!”虎嘯庭哈哈大笑起來,那樣子猖狂到了極點。

秦巖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虎嘯庭,你真以爲我秦巖這麼一點實力嗎?實話告訴你,今天來這裏的道尊除了你我還有別人,而且這個人站在我這邊。”

聽到秦巖的話,虎嘯庭臉色大變,他當即大聲詢問道:“你說的這個人是誰?”

不過緊接着,虎嘯庭哈哈狂笑起來:“秦巖,你小子居然騙我,根本沒有這樣的人對不對?”

“怎麼可能沒有,既然你都不知道我晉升到了天師,你肯定也不知道還有其他人晉升到了天尊。”

說到這裏,秦巖念動咒語扔出一張通信符。

虎嘯庭想截下秦巖的通信符,卻被秦巖擋住了。

秦巖笑着對虎嘯庭說:“一會兒我的人會來,你和你的徒子徒孫們等着死無葬身之地吧!”

緊接着秦巖對着門外大聲說:“那些幫助虎家的其他陰陽世家們,在我沒有知道是誰之前,我希望你們退出我們之間的爭鬥,如果你們不聽勸阻,參與到我們的爭鬥,到時候可別怪我下手無情。”

顧少的獨家摯愛 秦巖覺得肯定有其他陰陽世家投靠了虎家,而且應該是大部分。

他這樣說是爲了敲山震虎。

與秦巖猜想的一樣,秦巖這邊剛剛說完,門外響起了一陣騷動聲。

虎嘯庭大聲吼起來:“大家不要慌,不要聽這個小子的鬼話,天尊哪有那麼好突破。” 停頓了一下,虎嘯庭接着說:“大家聽好了,你們如果跟了我,等我滅掉了秦巖,你們可以和我吃香的喝辣的。如果你們溜走了,等我殺了秦巖可不要怪我算後賬。”

虎嘯庭一手拿着大棒,一手拿着甜棗,一邊威脅其他陰陽世家,一邊給其他陰陽世家許諾。

聽到虎嘯庭的話,門外的騷動聲更大了,人們此刻都在議論該怎麼辦。

其實夾在間的這些陰陽世家都非常的苦悶,他們如果投靠了秦巖,又怕虎家勝了。

他們如果投靠了秦巖,又怕秦巖勝了。

他們此刻的心裏特別矛盾,誰也不敢得罪。

可是他們現在卻不得不做出選擇。

“大家先不要急着站隊,等我的人到了,你們再決定!”秦巖笑眯眯地對門外的各大陰陽世家說。

秦岩心裏面非常清楚,如果這些陰陽世家跟了虎嘯庭,那麼虎家的實力必然會增長一大截。

而他們此刻卻只有三個人一個鬼。

也是說他們必輸無疑。

所以秦巖只能先穩住其他陰陽世家的人。

聽到秦巖的話,其他陰陽世家不慌了。

因爲到了那個時候,局勢很快明朗了,他們只需要站在有利的一方可以了。

不過虎嘯庭卻皺起了眉頭:莫非秦巖真的還有天尊級別的朋友?如果這是真的,那我們可太被動了。

想到這裏,虎嘯庭眯起眼睛向秦巖望去,想看看秦巖是不是在吹牛。

不過虎嘯庭通過觀察發現,秦巖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好像在掩蓋什麼。

一般情況下,只有說謊的人才會有這種表情和神態。

所以虎嘯庭覺得秦巖肯定在說謊。

哈哈哈!秦巖啊秦巖,你還是太嫩了。

虎嘯庭在心裏面大聲嘲諷起來,同時對門外的其他世家說:“既然秦巖都這樣說了,那我給他一個面子。等他的人來了我們再開戰,決出誰纔是陰陽世家第一家。”

其實虎嘯庭根本不知道,秦巖表現出剛纔那樣的神態,是爲了迷惑虎嘯庭,讓虎嘯庭以爲他在說謊。

如果虎嘯庭覺得他說的是真的,肯定會當場動手。

那個時候,秦巖他們將陷入苦戰。

爲了誤導虎嘯庭,秦巖在聽到虎嘯庭的話後,還故意裝出一副釋然的表情。

看到秦巖的樣子,虎嘯庭更加確定秦巖沒有天尊級別的幫手。

不知不覺,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十五分鐘過去了。

可是秦巖的幫手還沒有來。

虎嘯庭當即嘲諷起來:“秦巖,你的人怎麼還沒有來?不會是在路遇到車禍了吧?”

說罷,虎嘯庭哈哈狂笑起來。

門外的其他陰陽世家也跟着虎嘯庭哈哈大笑起來,他們此刻也覺得秦巖在說謊。

秦巖裝出想掩飾什麼的樣子,咬着牙說:“哼!你們先不要得意,有本事你們再等等!”

“好啊!你以爲我們怕你啊!”虎嘯庭裝出高風亮節的姿態說。

其實虎嘯庭根本不願意這樣做,他這樣做只是爲了博取其他陰陽世家的好感。

在這時,地面突然震顫起來,而且越來越厲害。

虎嘯庭不由眯起眼睛向窗外望去,眼滿是疑惑不解的神色。

門外的陰陽世家們驚訝無地叫起來:“這怎麼可能?哪裏來了這麼多骷髏兵?”

“是啊!怎麼會有這麼多骷髏兵。他們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聽到門外的議論聲,秦巖立即翹起了嘴角。

他知道,這是戰孤城來了,而且還帶來了將近五百名骷髏戰兵。

與此同時,蔣婉兒以及李天霸他們也來了。

和蔣婉兒在南關服務區分別後,蔣婉兒覺得陰陽世家大會肯定會有廝殺,她和李天霸以及宇天成商議後,帶着戰孤城他們出來了。

當他們來到開市後,立即給秦巖發了通信符。

秦巖知道這件事情後並沒有責怪他們,因爲他覺得蔣婉兒做的很對。

不過爲了隱藏實力,秦巖沒有讓他們跟着來,而是躲到了距離這裏一公里外的山谷裏。

那裏特別適合住骷髏兵。

原本秦巖覺得肯定不會用到骷髏兵,因爲他已經擁有了天尊級別的實力,一般情況下是不會有人敢開罪他的。

只是秦巖萬萬沒有想到,虎嘯庭居然早突破了天師達到了天尊。

我願意 “各位,這些是我的人,你們現在可以選擇了!”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用譏諷的眼神看着虎嘯庭,像在看一個白癡一樣。

虎嘯庭根本不相信這是真的,他轉過頭向窗戶外望去。

他看到一排排骷髏兵邁着整齊的步伐向這裏一步一步地走來。

骷髏兵每走一步,將地面跺的“咚咚”響,像地震了一樣。

“啊!這……這……這怎麼可能!”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虎嘯庭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假的。

“一切皆有可能,你難道沒有聽過這句廣告語嗎?虎嘯庭,你今天死定了!”

秦巖打擊着虎嘯庭的信心,想讓他喪失鬥志。

與此同時,門外立即響起了其他陰陽世家家主的聲音:

“天尊大人,我們願意跟着你!”

“天尊大人,我們也願意跟着你!”

聽到這些人的話,虎嘯庭被氣得臉色煞白,也被嚇得肝膽俱裂。

他心裏面知道,他大勢已去,有可能馬要葬身在這裏了,現在唯一能補救的辦法是跑。

此時此刻虎嘯庭恨透了秦巖。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秦巖居然這麼陰險狡詐,騙的他拖延了十幾分鍾。

如果他當時快刀斬亂麻,立即向秦巖動手,說不定秦巖此刻已經死在了他的腳下。

只可惜這個世界沒有後悔藥。

如果有,虎嘯庭絕對要喝一大瓶。

看到虎嘯庭想跑,秦巖身形一閃立即攔住了虎嘯庭的去路:“怎麼?想跑?”

“秦巖,你這個卑鄙小人!”虎嘯庭咬牙切齒地說。

¸ttkan ¸℃o

“卑鄙嗎?對付你這樣的人,用再陰險的手段,那也是充滿正義的。虎嘯庭,去死吧!”

秦巖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向虎嘯庭撲去。

豔驚兩朝:眸傾天下 與此同時,馬嬌和馬澤洪也向虎嘯庭撲去。 在秦巖三人的圍攻下,虎嘯庭只有招架之力,沒有還手之攻。

與此同時,在房間外面,投靠了秦巖的各大陰陽世家立即轉過頭向虎家的人殺去。

虎家人立即陷入了被動之。

隨着虎家人佈下的陣法被破壞掉,虎嘯庭的實力也越來越弱,畢竟他的部分實力是依靠陣法支撐起來的。

剛纔虎嘯庭只剩下了招架之力,現在他更加被動,一不小心被馬嬌一道符印打在後背。

虎嘯庭悶哼了一聲,身不由己地向前跨出一步。

秦巖乘機念動咒語,向虎嘯庭指去。

一道金光從秦巖的指縫飈射而出,轟擊在虎嘯庭的胸口。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