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龍呢?

石殿呢?

神祕男子呢?

還有那根本看不到盡頭的黑暗海洋呢?

我之前所經歷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說,那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境而已?

可是,夢境,又怎麼可能會那麼真實?

尤其是金色符紋進入我體內之後的痛楚,更是清晰無比,如果是夢境的話,應該感覺不到痛楚纔對吧?

一時間,無數解不開的謎團,將我圍的密不透風,可偏偏,我還無跡可尋!

我皺着眉頭,緩慢的伸出了手掌,抓起了那塊好似普通玉佩一般的白玉牌,輕輕的擦拭起了白玉牌上的鮮血……

直到這時候,我才發現,白玉牌上的鮮血,已經乾涸了!

我默然無語的望着白玉牌,這時候,我的目光也隨之落到了我自己那隻抓着白玉牌的手掌之上……我發現,我的手掌,比之前,更加的白皙,也更加的細膩!

當即,我連忙將白玉牌收進了懷中,順勢,我脫掉了上衣,露出了不算健碩,但卻佈滿了精悍肌肉的上身……然而,入眼之處,我的小腹,我的胸膛,皆變得與我的雙手一樣,白皙,細膩,甚至,隱泛金光!

這又是怎麼回事?

此刻,我真是滿頭的問號!

剛剛我所經歷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的身體變化,會不會那那場似夢非夢的夢境有關?

我強壓下了心頭的震撼,穿上了衣服,嘗試着發動鬼脈之力……

頓時,一股浩瀚的力量,分別聚集在了我的眉心處,以及我的手掌上……

手掌上!

對,就是手掌上!

下一瞬間,我心念一動,我的手掌之中,突然蹦出了一道拳頭大小的金色鬼脈符紋,猶如實質,就像夢境之中的神祕男子那般!

這下子,我算是徹底傻眼了!

之前,我的鬼脈之力也只能由眉心處發動而已,而如今,我的手掌上,竟然也能催動出鬼脈符紋,這……難道是鬼脈之力的又一種進化不成?

我收斂心神,鬼脈符紋再次沒入了我的手掌之中,就好像,它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似的。

隨後,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試探性的嘗試調動一下體內空空如也的內勁,然而,這時候,讓我震撼的一幕出現了……

我的周身,竟然產生了一股無形的氣旋,彷彿將四周的空氣撕裂那般,以我爲中心,方圓十幾釐米之內的空間,都產生了輕微的扭曲,就好像是被火炙烤那般……

這是內勁,而且還是可以出體的內勁!

實質性的金色鬼脈符紋,以及可以外放的內勁,難道說……我經歷了那場似夢非夢的夢境之後,不僅讓鬼脈之力完成了蛻變,更是重新擁有了內勁,最誇張的是,我的修爲,好像已經邁入大天位了!

我驚疑不定的凝視着自己的身體,說實話,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因爲,幸福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

我還沒從震撼之中醒悟過來,忽的,我的腦海中,突兀的閃出了三條模糊的輪廓,而且,這三條影像,正在我房間之外的走廊中行走,目標,似乎就是我的房間…… 果然如我猜測的那般,我做了一場夢,但現實世界中,卻已經過去了十天,而且,出乎我意料的是,今天,竟然還是正月十五!

“有意思!”我嘴角上的笑容,更加凌冽了。

就彷彿,冥冥之中,有一隻手在操控着一切,故意讓我在正月十五,和十大雙花紅棍打拳賽這天醒來似的!

“我們來,就是想看看你醒沒醒,如果你沒醒,那就由我,代替你去打那場拳賽!”李靈兒有些擔憂的望着我,繼續說道:“楚風,現在,我們仍舊按照原計劃進行,這場拳賽,由我來替你打!”

“不!”李靈兒的話音纔剛剛落地,我便直接出言否定了她的話,“這場拳賽,由我去打,而且,我獨自一人去夜色酒吧,你們不要露面,躲在暗處接應我,我想,霍東方應該已經爲我佈置好了陷阱,等着我跳呢!”

“你去?”李靈兒愕然道:“你有把握打贏十大雙花紅棍?還有,你明知道霍東方爲你佈置好了陷阱,爲什麼你還要去?你瘋了不成?”

李靈兒話音剛落,陸茗軒便出言說道:“楚風,靈兒,不如,我們聽羅藝的,撤回內州,暫時放棄對霍東方的調查……”

陸茗軒的話還沒說完,心直口快的李靈兒便直接反駁道:“羅藝的太爺爺去世了,羅家失去了頂樑柱,葉家趁機發難,要打壓羅家,所以她纔不得不返回內州,一邊是爲了回去悼念她的太爺爺,一邊是頂不住葉家的壓力,不得不中止港島的行動,但是我們,沒有必要撤回內州,因爲,葉家還沒資格命令我們,所以,霍東方,我們必須要調查清楚,尤其是霍東方手上的那塊白玉牌,我們更是要不惜一切代價的拿到手!”

“等一下!”我皺着眉頭,對陸茗軒問道:“你說,羅藝的太爺爺去世了?葉家開始打壓羅家?甚至還要中止我們在港島的行動?”

“沒錯!”陸茗軒點了點頭,道:“羅藝的太爺爺,可是跟隨那位打天下的開國元勳之一,整個神州,目前也只有葉家那位,還健在,而凌和羅兩家的頂樑柱,已經先後去世……”

“葉家打算趁着這個機會,一家獨大,所以纔會打壓羅家的所有嫡系,就像幾年前,葉家打壓凌家的時候,一樣!”

“貌似,你和葉家也有些恩怨吧?本來葉家是想將我們全都調回內州,可惜,他們小看了羅藝的堅持,羅藝頂着壓力,讓我們留在港島,繼續調查,除非我們查無可查,或者是沒有退路的時候,再退回內州,而且,我們在港島所做的一切,都有羅藝頂着!”

陸茗軒洋洋灑灑的說了這麼一大番話,直到最後一個字落地,她才緩了一口氣,雙目直視着我,似乎在等待着我的答案……

沒錯,羅藝走了,而我,便當仁不讓的成爲了這次行動的執行者,指揮者和決策者,不同的是,不論我捅出了多大的簍子,身在內州的羅藝,都會爲我頂着!

此時,陸茗軒,李靈兒和石乾坤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而我,則是淡淡的笑了一聲,輕輕的吐出了三個字,“打拳賽!” 李靈兒說的對,霍東方身上的那塊白玉牌,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的!

如果我拿到了白玉牌,也就代表,我又獲得了一次提升實力的機會,這對於我來說,當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大氣運,我又怎麼可能放棄呢?

再說葉家,我和葉家之間的確有些仇,當初的葉榮,貌似就是葉家的人,葉家想要針對我,也在情理之中,可是,葉家不僅低估了羅藝的堅持,更是低估了哥們我的決心,哥們我是那種能被葉家呼來喝去的人嗎?

我可不像羅藝,有偌大的羅家牽掛,我的那些夥伴,可都是正當的生意人,葉家就算想在背後搞鬼,也無隙可鑽,更何況,從陸茗軒的話中,我不難聽說,葉家現在正處在風頭正勁,光芒萬丈的位置,他們,應該有很多大事要做,比如,打壓羅家,擴張勢力和影響力,而我的錦繡集團,貌似還入不得像葉家這種超級家族的法眼吧?

再退一步,就算葉家敢在我的背後搞鬼,那麼,等我返回內州之日,便是我和葉家清算總賬的之日!

葉家,還真未必敢和我魚死網破,畢竟,我不是一個平凡的人,而且,我要比那些位高權重的人,更讓葉家忌憚!

也許……我和葉家,最終也會有一戰吧?

商戰?

政戰?

婚情緊急:高冷總裁約嗎 明戰?

暗戰?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葉家,似乎很快就要觸碰到我的逆鱗了!

再說祕密基地裏面,聽到了我“打拳賽”三個字之後,三人的臉上,先是露出了驚詫的表情,隨後,就統一轉變成了好奇,而且還是那種極度好奇的模樣!

“楚風,那白玉牌……”李靈兒眨着眼,長長的睫毛閃閃抖動,美目中露出了無法掩飾的狂喜,“那白玉牌,是不是幫助你恢復內勁了?”

李靈兒的話,也直接將陸茗軒和石乾坤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二人和李靈兒一樣,也朝着我投來了極度好奇的目光……

我倒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朝着三人神祕一笑,旋即便輕聲言道:“走吧!去夜色酒吧!我先解決了十大雙花紅棍,斷了三大勢力的臂膀,再去查天王星,洪爺和火山雄,我相信,霍東方的祕密,距離我們,不遠了!”

“既然楚風如此自信,那我們就按照他的計劃進行,由他單獨去和十大雙花紅棍打拳,我們,在暗中策應!”石乾坤爽朗的大笑了一聲,道:“我們就先解決十大雙花紅棍,再圖謀三大勢力的坐館!”

石乾坤話音落地,思維縝密的陸茗軒便接着說道:“楚風,要不要聯繫一下胡墨?”

“暫時不用!”我朝着陸茗軒擺了擺手,說道:“胡大小姐神通廣大,我和十大雙花紅棍打拳賽的事情,整個港島的江湖勢力應該都知道,胡墨,一定也有所耳聞,如果她想來,她自然會來,如果她不想來,就算我們找她,她也未必會來……”

言罷,我便當先朝着房外邁出了步子,穿過了熟悉的長廊,走進了祕密基地之中。

望着空蕩蕩的祕密基地,我還真有些不太適應……

如果羅藝還在,她一定會爲我提供一些詳細的資料,而且還會囑咐我,要小心……

我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這次與羅藝一別,也算是一場無聲的分別,可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有一種感覺,在我的潛意識中,竟然衍生出了一種,我好像再也見不到羅藝的錯覺! 我用力的甩了甩頭,彷彿要將這種不好的情緒從大腦中甩出去那般……的確,我現在真的不適合去想這些事情,和十大雙花紅棍的那場拳賽,還有三大勢力的坐館,以及霍東方,纔是我這次行動的主要目標!

最後,我深深的看了一眼羅藝曾經做過的那張椅子,便決然的走出了祕密基地!

走出祕密基地之後,我來到了廢棄的廠房之內,這時候,我才發現,羅藝臨走之前,好像爲我們做好了所有的後勤工作,包括我們之前使用的那輛商務車,也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兩輛不同款式的國產越野車!

應該是,我們之前使用的那輛商務車,曝光率太高,羅藝不像讓那輛車引起太廣泛的注意,這才換成了兩輛越野車。

隨後,我與李靈兒,石乾坤,陸茗軒四人,便陸續坐進了車內,繼續擔當司機角色的李靈兒,猛的一踩油門,越野車便如同史前巨獸,發出了一道憤怒的咆哮聲,下一刻,越野車直接衝出了廢棄廠房,朝着快速路駛了過去!

車內。

坐在後排的陸茗軒,不知道從哪裏拿出了一本文件夾,一邊將其翻開,一邊對我說道:“楚風,羅藝臨走之前,把十大雙花紅棍等人的資料都交給了我,你要不要聽一下?”

“好!”我無所謂的點了點頭,反正我們距離抵達夜色酒吧,還有一段距離,閒來無事,倒不如聽聽羅藝留下的資料。

“瀟灑哥我就不用介紹了,你對他的瞭解,應該要比資料更加詳細,還有靚仔豪,我們之前也談過,我主要想讓你瞭解一下其他八個人……”

陸茗軒,頓了頓,便繼續說道:“先說字母幫,除了靚仔豪之外,還有兩名雙花紅棍,分別是土狗和爛頭王,這兩個人都是打仔出身,和靚仔豪一樣,都是內勁武者,修爲應該在中天位中期。”

“和字頭的三大雙花紅棍,分別是刀仔,粉佬和火炮,先說粉佬,這傢伙沒什麼戰鬥力,主要靠倒賣非常規藥品斂財,腦子很靈活,陰謀詭計層出不窮,算是十大雙花紅棍中的智囊。”

“火炮,內勁武者,中天位中期的內勁,曾經在內州學過少林的羅漢拳,算是少林棄徒,和被你幹掉的蒼龍,曾經是師兄弟!”

“刀仔,擅使刀,一手快刀功夫,足以讓他的戰鬥力和殺傷力,排進雙花紅棍中的前三,不可小視,應該是中天位後期的內勁武者。”

“洪門分佈,除了瀟灑哥之外,另外三位雙花紅棍,你也要特別注意……金錢豹,中天位中期,和土狗,爛頭王是一個檔次。”

“赤練蛇,十大雙花紅棍中,唯一的女人,戰鬥力雖然不太強,但是,擅於用毒,許多人,寧願得罪刀仔,也不願意得罪赤練蛇,因爲此人太過毒辣,無形之中,便可讓你中毒身亡,是你必須要注意的重點人物之一!”

“大咖陳,這個人……”陸茗軒說到十大雙花紅棍的最後一人之時,竟然意外的停了下來。

我好奇的轉過頭,望向陸茗軒道:“大咖陳,怎麼了?”

“大咖陳……是最成功的漂白者之一,主營娛樂公司,旗下有不少藝人都是當紅明星,最近幾年,大咖陳很少涉及江湖之事,這次能與其他九人組成同盟,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而且……大咖陳是內州人,而且自稱旗人,是滿清重臣之後,霍東方的弟子李俊,和大咖陳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大咖陳和霍東方的徒弟李俊,是同父異母的兄弟?

我頗爲意外的看了陸茗軒一眼,好奇的追問道:“說說,大咖陳和李俊,到底是怎麼回事?”

陸茗軒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李俊是大咖陳的弟弟,二人的父親,姓左,號稱是大清王朝後期的頂樑柱,左宗棠一脈的旁支,只不過,大咖陳和李俊,都隨母姓而已。”

“左宗棠一脈?”我冷冷的笑了一聲,道:“大咖陳和李俊,竟然還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這就有意思了……李俊應該不會眼睜睜的看着,我親手幹掉大咖陳吧?不過,李俊又如何?他應該只是霍東方的一枚棋子,擺在光明世界中的棋子,又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李俊這傢伙,羅藝也調查過,典型的自我膨脹類型的人,眼高於頂,目空一切,有了霍東方和大咖陳這兩座靠山,縱觀港島,沒有幾個人敢得罪李俊,尤其是,李俊還會一些道術,這也讓他更加的自我膨脹了!”陸茗軒一邊說着,一邊合上了文件夾,“不管怎麼說,你都要小心一些,畢竟,我們大家都知道,這是霍東方爲你準備的陰謀,說不定,身爲霍東方棋子的李俊,會弄出什麼變故……”

“那就連他一起收拾了!”我擺了擺手,猙獰的說道:“今天,我就要讓楚大師之名,名揚港島!”

就在我們幾人分析十大雙花紅棍的時候,李靈兒駕駛的越野車,也駛入了灣區,沒多久,經過了一番左繞右拐,越野車穩穩的停進了一條無人的小巷之中。

“我去會一會那羣所謂的十大雙花紅棍,你們接應我!”我說完,便打開了越野車的車門,走下了汽車。

“楚風!”石乾坤突然叫住了我,晃了晃手中的微型耳塞,對我笑道:“這是羅藝爲我們準備好的裝備,你要不要戴上?”

掌巫 我回身看了石乾坤一眼,便反身走向他,“也好,方便聯繫!”

“這是最新科技,普通的磁場屏蔽對它是沒有效果的,戴上它,可以保證我們四人的通訊不被切斷,方便聯絡和部署!”石乾坤言罷,便將手中的通訊器扔給了我。

接住了石乾坤扔過來的通訊器,我便將其塞進了右耳中,朝着車內的三人擺了擺手,我徑直轉身,朝着小巷另一邊的夜色酒吧走了去……

走出小巷,熟悉的夜色酒吧便映入了我的眼中……

夜色酒吧,經過上次事件之後,又重新修整了一番,之前那一片狼藉的外部,已經煥然一新,不得不說,字母幫,或者是靚仔豪,下手還蠻快的!

嶄新的夜色酒吧之外,停滿了各色豪車,什麼賓利,勞斯萊斯,保時捷,甚至,還有一輛邁巴赫,和幾輛顯眼的法拉利,蘭博基尼的超跑,而且,在豪車四周,還站滿了紋龍畫虎的大漢,把這條街道圍堵的水泄不通!

“看來,今天這場拳賽,還挺隆重的……”我情不自禁的揚了揚嘴角,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隨後,我便邁出了腳步,朝着夜色酒吧走了去!

今天這場拳賽,不僅代表了我和霍東方之間,第一次正面交鋒,同時,也代表了港島江湖的顏面!

港島三大勢力之中,最強的十大雙花紅棍,聯袂挑戰河省楚大師,也就是我,這等壯觀的場景,可要比那所謂的河省地下世界的盛會,規模大太多,而且影響力也要強烈太多……

一旦十大雙花紅棍輸了,那麼,就代表,港島的江湖,要重新洗牌了,同樣,如果我輸了,那麼,整個河省的地下世界,都將土崩瓦解! 望着夜色酒吧外的一衆豪車,和一羣漢子,我的嘴角,下意識的揚起了一抹弧度,露出了猙獰的冷笑……

霍東方,三大勢力,四大家族,十大雙花紅棍,島國的雜碎,今天,小爺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楚家人的強大,而且,我堅信,這一戰過後,楚大師之名,一定會威震港島!

想到這裏,我不再遲疑,當即便走向了夜色酒吧的正門……

然而,我的突然出現,立刻將圍堵在夜色酒吧正門前的那羣漢子的注意力,吸引了過來,待到我走到了夜色酒吧正門前之時,當即,一衆漢子便挺着胸膛,目露兇光的擋在了我的身前……

“這裏是私人場所,沒有請柬,不能進去!”一名五大三粗的光頭漢子,呲着牙,朝着我晃了晃他胸口的老鷹紋身,惡狠狠的對我吼了起來。

“請柬?”我冷笑一聲,雙目如電般直視那名光頭漢子,一字一頓道:“我沒有請柬!”

“沒有請柬?”光頭漢子猙獰一笑,頗有怒意的對我吼道:“沒有請柬,就給老子滾……”

那光頭漢子的“滾”字纔剛剛說出口,猛然間,我直接擡起了腿,輕輕的掃在了光頭漢子的小腹處……我的確是輕輕的掃了一腿,所謂的輕輕,其實,只是因爲我沒有用內勁,而且肉身的力量,也僅僅用了三分而已!

旋即,那光頭漢子連慘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便直接倒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身後的那羣漢子身上,被光頭漢子這麼一撞,最起碼撞到了六、七人,一時間,整個夜色酒吧的正門前,頓時人仰馬翻!

我先動起了手,而且一動手,就是威懾力十足的勁爆場面,自然而然,這種場面,也將那羣漢子給震懾住了……

並沒有人上前挑釁我,衆人只是下意識的後退了數步,然後將我牢牢的圍在了人羣中央,一個個的,紛紛開啓了嘴強王者的模式,朝着我冷喝了起來。

“什麼人?敢來夜色酒吧鬧事?”

“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道上的大佬們可都在裏面呢!”

“我看你是嫌命長了!”

“待會讓他豎着進來,橫着出去!”

吵雜的聲音,猶如海浪那般,幾乎要將我完全淹沒在了其中,可是,處於風暴中心的我,卻是巋然不動,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冷眼盯着那名被我踢翻在地,正掙扎着想要爬起來的光頭漢子。

那光頭漢子經過一番掙扎之後,終於從地上爬了起來,只見他抹了一把嘴角上的血跡,又揉了揉小腹,這才咬牙切齒的對我吼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那光頭漢子領教過我的身手,自然而然,他對我的實力,也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通常情況下,敢有恃無恐的在今天,在夜色酒吧門前,直接動手揍人,尤其是我那一腳,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踢出來的,這些,都已經說明了,我不是普通人!

那光頭漢子,顯然還有幾分頭腦,這纔會問出這句話,而不是直接招呼衆人羣起而上!

“我是什麼人?”我傲然一笑,聲若洪鐘,“河省,楚大師!”

河省……

楚大師……

簡單的五個字,卻直接讓喧鬧的人羣,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有不解,有憤怒,有震撼,有吃驚……

我相信,這羣漢子一定知道,今天和十大雙花紅棍打拳的人,就是我,不然的話,他們也不可能會露出那種好像見了鬼似的表情! 一股詭異的沉寂,將整個夜色酒吧的正門之前,都籠罩了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甚至於,當我報出了河省楚大師的名號之後,這羣趾高氣昂的漢子們,竟然齊齊的向後退了數步!

人的名,樹的影,我之前虐了喪彪和沙皮,悄無聲息的潛入夜色,幹掉金牙貴,攪的港島江湖人心惶惶,風雲變幻,這些在江湖上混飯吃的人,又怎麼可能會沒有聽說過我的手段呢?

所以說,這羣漢子們,露出了這種表情和舉止,我一點都不意外!

沉默,足足持續了整整一分鐘的時間,這一分鐘的時間裏,彷彿時間都靜止了,我甚至連呼吸聲都沒有聽到……

“呼……”

也不知是誰,率先長出了一口氣,緊接着,“呼呼”的聲音便此起彼伏的在我四周迴盪了起來,就好像,這羣漢子剛纔都在憋氣,而到了這時候,才紛紛的長出一口氣……

“楚……楚大師?”被我踢翻在地的光頭大漢瞪起了雙眼,驚疑不定的凝視着我,“你真的是……河省楚大師?”

“你認爲我可能是假貨嗎?”我淡淡的笑了起來。

“不可能!”那光頭大漢異常堅決的點了點頭,旋即,他便側過了身,讓出了一個身位的空間,恭敬的對我說道:“楚大師,請!”

人性,便是如此,當你展現出了絕對碾壓的力量和權勢,那些看不起你的人,便會露出膽怯的模樣,在商也好,在政也罷,校園,社會,職場,交友,皆是如此……

我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微微一笑,隨後,我便決然的朝着夜色酒吧的內部,邁出了步子!

而那一衆漢子,則是紛紛爲我讓開了一條通道,確保我可以暢通無阻的走進夜色酒吧。

當我走進了夜色酒吧之後,卻發現,夜色酒吧的內部,都已經重新裝修過了,刺鼻的異味撲面而來,似乎在宣告,這裏並沒有停工多久似的。

嗅着那股難聞的異味,我不由的皺起了眉頭,再定睛一望,整個夜色酒吧的一樓,竟然空空如也,只有幾名西裝革履,虎背熊腰的墨鏡男,在正廳內或遊蕩,或站立,或稍坐……

而這時候,被我踢翻的那名光頭漢子,也跟上了我的腳步,出現在了我的身後……

“楚大師,今天的拳賽,在地下一層進行!”那光頭漢子頓了頓,繼續說道:“現在是中午十一點二十分,距離拳賽開始,還有四十分鐘……不知道楚大師是想先休息一下,還是直接隨我進入會場?”

“去會場吧!”我無所謂的回了一句,“和那幾個稻草人打拳賽,還不至於休息!”

“稻草人……”光頭漢子的語氣明顯一滯,彷彿很意外,我會如此的看低港島十大雙花紅棍似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