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了行了,兒子出人頭地,咱們享福!”

“知道了,睡覺。” 大年初一,在山西有的地方,早上吃的餃子裏邊會有一個硬幣,代表着家裏誰吃着,誰這一年就會有好運。

何乃軒吃了半天餃子,愣是沒吃着,最後被何媽吃着了,何爸樂呵呵在旁邊沒說話,倒是何乃軒拍了好幾下大腿,他從來都沒有在新年這天吃過硬幣,不過也沒什麼,這是自己爸媽,自己做一切不都是爲了他們好嗎?

拍腿只是一點小沮喪,沒有其他意思!

吃過餃子,沒過一大會,距離何乃軒家最近的大伯領着人進屋了,大伯家的兒子何必勝拉着何乃軒留在院子裏,嘴巴里一邊“嘖嘖”圍着瑪莎拉蒂總裁看了兩圈,然後才問道:“乃軒,你給哥說,這是哪裏弄的車?”

何乃軒覺得沒有什麼編的,一個人富那不是富,一個家族富纔是富,家裏人遲早會知道他的產業的,於是他如實的回答道:“大哥,我的車。”

這下輪到何必勝發愣了:“啊?啥玩意?你的車?你不是還上學呢嗎?”

聽自己大哥這樣一說,何乃軒摸了摸頭,呵呵一笑說道:“是,在晉原呢!不過還沒畢業,但我在學校跟同學合夥做生意,賺了這麼點錢。”

何必勝又是“嘖嘖”幾聲,然後又繞着瑪莎拉蒂總裁轉了一圈,這才嘆着氣說:“果然還得是上大學的有才,你哥我就沒這能耐。”

“帶哥溜達兩圈?”

說着,何必勝就要拉開車門,跟何乃軒說:“就拉哥在村裏跑兩圈爽一下,沒問題吧?”

何乃軒呵呵一笑說:“大哥,你要是喜歡你自己開。”

何必勝直搖頭,拒絕的說道:“不行,你哥我一共沒摸幾下車,怕給你撞了咋辦?你哥不敢開!”

實在執拗不過自己大哥,何乃軒開着瑪莎拉蒂總裁帶着何必勝在村子裏逛了一圈。

過年了,村裏的人挺多的,路上好多小年輕看見瑪莎拉蒂那優美的線條,這完美的車型,眼睛都瞪圓了,這個時候何乃軒有點後悔了,要知道開輛奧迪或者寶馬回來了,大別克也行啊!


瑪莎拉蒂總裁真的是太引人注目了,誰讓它的樣子太ok了!


和何乃軒情況一樣的是孫翰,開着雷克薩斯的孫翰,孫翰他們家也是聚餐,他們家他爸是老二,每年都在大伯家聚餐,所以孫翰開車帶着自己老爸還有老媽

孫翰四個叔叔家,三叔是最有錢的,據說承包了個小店,平日裏有些看不起孫翰家還有四叔家。

整個孫家,孫翰他們家四叔家最窮,可是今天兩家都是開車來的,孫翰開車去的他大伯家瞬間引起了轟動,不過也能勉強能接受了,畢竟孫翰打星際得世界冠軍在孫家也算是公開的。

可是下午四叔一家,開着一輛帕薩特進院子,三叔一家人真的受刺激了,尤其是看到孫翰的四叔從車子裏面出來,眼睛都瞪直了。

孫翰大伯笑呵呵地站在門口迎接孫翰四叔四嬸,四嬸看見一同出來的孫翰,走上前拉着他看,邊看邊說:“翰子越長越帥了,還是你媽有福啊!”

四嬸這一句,把孫翰說得哭笑不得,明明誇自己變帥了,怎麼突然拐到老媽有福上了?這兩樣有啥必然聯繫嗎?

而四叔家的兩個兒子看見孫翰,嘿嘿一笑,也湊過來圍在了孫翰身旁,親切的不行,三個人進了屋裏。

身上還有痞氣的孫翰三叔孫建黨,親暱地摟着孫翰四叔孫建房脖子,把他領到客廳問:“老弟,日子不錯啊,發財了,都有車了?”

不用說,四叔孫建房能混起來,都是孫翰有了出息後幫的!不過除了四叔家以及孫翰一家人,整個孫家家族沒有人知道孫翰現在能耐多大!在他們看來,一個遊戲的世界冠軍能有啥大能耐。

孫建房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孫翰的事,使勁的眼睛往外看想找孫翰。

可是愣是沒看着孫翰,最後實在是給自己三哥問得沒辦法,問的沒有脾氣了,四叔孫建房才如實說道:“我是跟翰子混的。”

頓時三叔孫建黨瞪圓了眼睛,好奇的問道:“翰子?”

孫建房如實的說道:“對啊!”

孫建黨說:“蒙哥呢吧?”

孫建房喝了口水,擺擺手說道:“騙你沒意思,翰子現在已經不是當年了,他在晉原朋友多,我開的車,就是翰子借我的。”

其實這輛車是孫翰送給孫建房的,但是孫建房沒敢說,怕給孫翰惹事。

孫建黨聽了,鬆開孫建房說:“沒看出來啊,翰子有你說的這麼能混?我找我這個侄子去看看。”

孫翰現在不僅是世界冠軍,還是集團未來的高層,他現在每年的固定年薪都在上百萬的浮動,比起他那三叔好太多!

孫翰大伯知道孫翰算是起來了,孫家算是有頂樑柱了,他只對孫翰的父親說了一句話:“孫家就靠翰子了!”

俗話說“長兄爲父!”孫家最有資格說這句話的就是年紀最大的大伯!

同樣,也說了這句話的是何乃軒的大伯,雖然老爺子也在,但是老爺子身體這半年來並不好,所以由大伯主事。

大伯家的兒子,何乃軒的大哥何必勝,大姐何必紅,二姐何必芳還有大嫂,大姐夫都知道何乃軒算是混出來了。

大姐何必紅,二姐何必芳還有大嫂趙秀琴跟着何媽開始嘮家常,熱情的很,平常可從來沒有這樣的情況。


爺爺在二叔家裏,還沒有過來,今年二叔家的兒子,也就是何乃軒的二哥,也大學畢業了,據說進了一家公司,還不錯,就要結婚了,還有個女朋友。

而二叔家的女兒也早就畢業了,現在據說在郵政局工作,算是公務員,婚沒結呢,但是已經懷了小孩,這也快了。

到了快中午,何媽還有大伯母,以及大姐二姐大嫂都快把團圓飯準備好了,可是二叔家還沒有人過來,大伯那會打了個電話說是快了,可是剛剛打卻沒有人接!

何爸也打了電話,沒通!他進了屋對着在那裏嗑瓜子鬥地主的何乃軒說道:“乃軒,開車去路上迎迎,看看怎麼回事?”

何乃軒剛好出完牌,他應了一聲站了起來就要往外走,大哥何必勝跟了出來,大姐夫陳迅也跟了出來。

何必勝是剛剛沒坐過癮,而大姐夫陳訊則是還沒坐過,兩個人要跟那也沒辦法,跟唄!何乃軒打開車門坐了進來,系安全帶的時候,他想了一下,二叔家沒車,每次過來都是騎摩托,老爺子有點受不了,他車也只能坐五個人,現在大哥大姐夫又要去,除非再借一輛。


想到這裏,何乃軒拿出電話給孫翰打了個電話,說借輛車,大哥何必勝就坐在副駕駛,聽的一清二楚。

等何乃軒掛了電話,他頓時好奇的問道:“借的啥車?”

何乃軒沒說話,只是微微一笑,這讓大哥何必勝心急了,去二叔家剛好路過孫翰那裏。

整個村子裏的人再次看到豪華的瑪莎拉蒂總裁在眼前閃過,也得虧村子裏路都是水泥路,有的路段雖然有點顛簸,但是不礙大事,也不會出現碰撞底盤的情況,要不然瑪莎拉蒂開回來就只有觀看的作用了。

出了村子,路過鎮裏的時候,路過十字路口的時候,何乃軒看到了孫翰的雷克薩斯,於是他對後座的陳訊說道:“姐夫,下車!”

何必勝沒反應過來,陳訊也不知道幹啥就下了車,然後何乃軒也下了車,大哥何必勝一看也跟着下來了,他們兩個看到何乃軒和雷克薩斯裏邊的一個年輕人說着話,然後他們看到那個年輕人朝着這邊點了點頭拉開一旁一輛帕薩特就走了。

然後陳訊就看到何乃軒拿了一把鑰匙扔給了他,嗯?這是雷克薩斯的車鑰匙。

“姐夫,你開那個!我和大哥開這個。”

陳訊高興的應了一聲,急忙朝着雷克薩斯跑了兩步,這可也是好車啊!

何必勝嘴巴動了動剛想說話,就看到何乃軒把鑰匙遞給了他,嘴裏說道:“大哥,昨晚沒睡好,你開吧。”

得了!何必勝這下高興了!他急忙上了主駕駛,打火緊緊的跟在了雷克薩斯後面。

二叔家本來是打了一個車過來了,春節也有這種專門跑車的,可是誰曾想車壞到了半路,二叔一大家子愁的在那裏等着,本來想換個車,可是打電話人家說得半個小時,那隻好等了。

何仁西小心的看着第一次在自己家過年的女朋友範笑,本來自己家情況就不令她滿意,好不容易今年哄她來自己家過年,誰曾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越發的讓範笑不開心了!

突然,遠處出現了兩道車影,何仁西看了一下老爺子還有大着肚子的姐姐以及老爸老媽,準備上去攔一下看看能不能順路帶帶?

不過等車越來越近,他看清楚車的樣子的時候,於是就不準備上前了,爲啥?領頭的那可是雷克薩斯啊!後面那輛看起來也是個好車呢,聽車那聲音就知道,嗯?等等,這車看起來怎麼有點熟悉的樣子啊?何仁西一時感覺有點熟悉的感覺。 黑色的瑪莎拉蒂,還有黑色的雷克薩斯往那裏一停,然後何仁西還有自己大着肚子的姐姐都呆住了,自己的大哥何必勝,還有大姐夫陳訊從兩輛車上下來,還有一個年輕人,嗯?這不是三叔家兒子乃軒嗎?

何仁西和自己的姐姐何仁靜對視了一眼,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那天在賓館,他和自己的姐姐看到的正是何乃軒,絕對沒有看錯,這是三叔家的車!

可是,他們都知道三叔的情況,家裏條件並不好,還有個兒子上大學,怎麼會有這樣的豪車呢?就算是借,也不會有幾個人能借啊!

何必勝都三十多歲的人了,可是今天不知道怎麼了,就是特別小孩子一樣,他跳下車和二叔三嬸打了個招呼,然後扶着老爺子坐上了瑪莎拉蒂總裁,而二叔二嬸也坐到了上面,二姐何仁靜姐懷孕了,她坐到了副駕駛。

而二姐夫還有何仁西以及範笑都坐到了雷克薩斯上面,回去的時候,何必勝不敢開車了,車裏有老爺子,他喜歡開這瑪莎拉蒂總裁,但是他開不穩,還是何乃軒開的穩點。

何必勝就跟着坐到了雷克薩斯裏面,跟在了何乃軒車後面。

透過前擋風玻璃看着前面緩緩啓動的亮眼純黑色的瑪莎拉蒂總裁,何仁西終於忍不住,問向何必勝:“大哥,這車怎麼回事?”

“咱坐的這輛車是借來的,乃軒開的那輛是他的。”

這個時候何仁西終於徹底不淡定了,他的? 每次醒來都在結婚路上[快穿]

知道歸知道,可他不會想到,也沒有想到何乃軒,他三叔家居然能買得起這樣的車,這是最讓他驚奇的。

“乃軒現在混起來了。”

何必勝就說了這麼一句話,何仁西算是沉默了下來,陳訊沒說話,但是任誰都聽出來了,這是在說他。

雖然平日裏何仁西不說什麼,但是平日裏何仁西有點傲氣,看不起三叔家是都看的出來的。

現在,何仁西沉默了!

自己上了大學,累死累活弄出個小職位,自己還一天神氣的要死,現在人家可好,還沒畢業就這麼大的成就。

和何仁西想的不同的是範笑,範笑她的家庭背景是不錯的,她爸是中學退休校長,她媽也是個學校的教導主任,所以家庭有點優越。

從小父母教導的多,範笑她的性格也很開朗,平日裏小心思也挺多,剛纔看到瑪莎拉蒂總裁以及雷克薩斯的時候,她也沒反應過來,她有點不明白想何仁西這樣的家庭,身邊都是窮親戚,這怎麼有了豪車?

帶着無數的疑問,範笑上了雷克薩斯,聽了自己男朋友的詢問,後來又聽了何必勝的話,她有點明白了,她很聰明,有點把事情的來龍去脈搞清楚了。

她很快動起了小心思,看來何仁西家裏出了一個挺了不起的人物啊,似乎能耐挺大!就說這車吧,她家也只是個普通的十來萬的車,也沒坐過這樣的車。

而且看何必勝口中的乃軒也沒有說什麼盛氣凌人,看起來很溫和!說不定可以拉自己男朋友一把!

這次賺了?

之前範笑覺得跟了何仁西,算是何仁西祖上十八代墳頭冒了清煙,積了大德!

這次她不覺得這樣想了,看來自己有點賺了,不管是不是,範笑覺得先表現好一點,如果真像她想的的話,那她算是賭對了!反正她還年輕!

瑪莎拉蒂和雷克薩斯很快回到了村子裏,二叔家人一到,屋子裏立刻熱鬧起來。

何乃軒的大姐大哥都有孩子,結婚生子,最大的孩子已經8歲了,家裏邊四五個孩子在那裏溜溜的玩,挺熱鬧的。

何家家裏邊人不算太多,要不然何家早就興旺起來了,何爺爺有弟兄五個,只有三個在世了,活動的也少,其他兩個一個聽說當年老蔣打仗的時候去了臺灣,早就下落不明瞭,還有一個去世的早。

四五個小孩湊到一起,嘻嘻哈哈的玩鬧着,到處的亂跑,過年的氣氛一下子就出來了,屋裏屋外的胡跑着,從盤子裏抓着拿瓜子糖塊的亂吃,然後又從廚房那邊抓一把別的吃的,然後趁客廳裏大人們不注意,偷偷拎幾瓶汽水就去了小房間。

何乃軒坐在沙發上,沒有亂跑,就是笑着,穩穩的聽着幾個長輩嘮嗑,聊家常!

大娘可能是也想到了什麼,對何乃軒特熱情,專門從盤子裏抓了一把瓜子給他送過來,何乃軒急忙起身雙手接過來,說:“大娘,我要吃我自己拿了,沒事,您忙吧!”

大姐何必紅在廚房洗好了蘋果香蕉橘子,就讓大伯家二姐端進客廳給大家吃。

廚房已經被幾個女人包了,剛纔的飯菜還差幾個,有的都涼了,重新溫溫。

何乃軒大嫂趙秀琴,大姐何必紅,何必芳,再加上何仁靜和範笑以及大伯母,二嬸都在廚房忙活着,好一副不熱鬧的場面。

俗話說得好啊,三個女人一臺戲,廚房裏哪裏止三個女人,都是女人,嘰嘰喳喳的,估計得好幾臺戲了!

何仁靜和何必紅兩個人年齡是一般大,巧的是生日還是一天,平日裏兩個人都是互相叫名字,何乃軒則是都叫二姐,只不過說話的時候,就是這樣說,大伯家的二姐,二叔家的二家,有時候說煩了,就是二姐,三姐的叫。

廚房裏不過最讓人感覺有意思的是,這幾個女人裏,大多都在觀察都在觀察範笑,沒辦法,誰讓她是新人呢!

如果之前沒有瑪莎拉蒂這麼一出,

也許範笑根本不會有什麼表現,她從小就很聰明,心性遠比她的年齡成熟。

本來,從晉原回來時,她已經和何仁西商量好了,春節去她家過。

可是兩天前聽何仁西說,家族春節期間要在二伯家聚會,他們一家也都去,主要是今年爺爺生病了,家裏人說得聚聚,沖沖喜!

得了,範笑有時候也是開明的,她就答應了,她覺得也好,萬一自己和何仁西真成了的話,也正好趁機表現一下。不過,心裏還是有些不願意的,尤其是想到何仁西一家子窮親戚她就頭疼,萬一哪天跟自己借錢怎麼辦?可是,誰都沒想到劇情改變了!

範笑表現的挺不錯,做什麼都表現的挺好,讓其他幾個女人都沒話說,都在心裏想,仁西算是找了個好女朋友,可是誰也不曾想到之前的情況。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