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昊然:……

「衛少,你在哪裡啊?檢閱大會都結束了。」

「好,我現在回去。」

說罷,衛昊然把手機往兜里一揣,從小板凳上站了起來。

誰知道坐得太久了,腿一直彎著又很不舒服,一站起來,他差點踉蹌了一步。

衛昊然暗咒了一聲,出了醫務室。

艾濃濃則是真的睡著了,直到衛昊然差點摔倒的聲音吵醒了她。

「咦?」艾濃濃揉了揉眼睛,就看到衛昊然瘸著腿,一瘸一拐的走出去的背影。

艾濃濃打了個哈欠,感覺肚子不是那麼疼了。

看了看時間才發現都這麼晚了,這才離開了醫務室。

「喂喂喂,你們看到沒有?衛少和艾濃濃在醫務室呆了一下午!」

「看到了看到了,我還看到他們一前一後的出醫務室。」

「哇擦,你們說那麼長的時間,他們孤男寡女的兩個人躲在醫務室裡面幹嘛?」

「我去!該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福從天降:農門小嬌妻 「哇哦,沒想到艾濃濃不但沒有引起衛少的反感,還讓他陪了一下午,這簡直就是劍走偏鋒啊!」

艾小雪被氣得心肝顫抖,一旁的秦麗更是氣得跳起八丈高,「艾濃濃這個該死的狐狸精!她都已經被老男人給包養了,竟然還無恥的去勾引衛少,不要臉,死騷貨!衛少也真是重口味,什麼樣的女人都吃得下去,說不定剛才他們在醫務室已經做了!難道衛少就喜歡那種在床上浪又騷的嗎?」

「你說誰喜歡浪又騷的?」

身後傳來了一聲冷冷的質問聲。

秦麗和艾小雪轉過頭去,看到站在她們身後的少年時,頓時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衛昊然的目光死死地釘在秦麗的身上。

寵婚VIP:玦爺娶一送三 在秦麗的驚恐之下,衛昊然忽然伸出手,毫不憐香惜玉的一把掐住了秦麗的脖子,痛得秦麗的眼淚都掉出來了。

秦麗嘗試用手去扳衛昊然的手,被他這樣掐住,秦麗已經痛得沒有辦法呼吸了。

眼看著秦麗都要翻白眼了,渾身都在顫抖,艾小雪的心裡雖然十分的害怕,卻也不願意放棄了在衛昊然的面前刷存在感的機會。

「衛少,秦麗她不是故意說你壞話的。之前她和艾濃濃產生了一點小誤會,所以才會心生不快。你可不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跟秦麗計較了?」

艾小雪一直走的都是淑女小白花路線,再加上她因為流產,身體虛弱,足足養了兩個月才把身體給重新養回來,只是卻比之前嬌弱了不少,看上去楚楚可憐的,是那種最吸引校園男生的風格。

艾小雪故意往前面走了兩步,希望衛昊然能夠注意到她。

畢竟她對自己的這張臉也是有信心的,在軍訓期間就已經有男生開始給她送情書了。

誰知道衛昊然伸出手,一巴掌對著艾小雪的臉就直接拍了過去,「你算老幾,小爺要看你的面子!」

「啊!!」艾小雪只覺得一陣劇痛之後,整張臉都痛得麻木了。

她還想著怎麼勾搭衛昊然,根本就沒有想到衛昊然會忽然對她動手。

這一刻,艾小雪感覺整個世界都是靜止的,良久都不能從懵逼中回過神來。

衛昊然一把甩開了已經嚇癱了的秦麗,嫌棄的把手在褲子上擦了擦,才開口警告道:「以後再讓我聽到你們在背後說我的壞話,我絕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們,懂?」

秦麗嚇得眼淚都忘了流,趕緊驚恐的點頭:「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敢說了。」

艾小雪終於從驚恐中回過神來,也被嚇哭了,還哭得特別委屈,「衛少,你怎麼可以對女孩子動手?怎麼能打女孩子呢?你……你簡直太過分了!」

從剛才衛昊然走過來,就引起了不少同學的注意。

檢閱大會剛剛才結束,現在正是操場上人多的時候。 而衛昊然這麼氣勢洶洶的對兩個女生動手,幾乎是立刻就引起了學生們的抱不平。

可是學生們礙於衛昊然的家世和那副兇狠囂張的樣子,也不敢出來阻止,只敢躲在人群裡面小聲地說道:「衛昊然怎麼能隨便打人呢?」

「家裡有錢又怎麼樣?有錢就可以隨便欺負人了嗎?」

「太過分了吧,打女人的男人最low了!」

聽到這些議論的聲音,衛昊然一個眼刀子狠狠地甩了過去,眼中的怒氣燃燒得更旺,「你們覺得我是胡亂動手的嗎?」

艾小雪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眼含淚花地說道:「衛少,我不怪你,只是你不應該這麼粗魯的對待一個女孩子……」

她一邊說著,還一邊做出了一副嬌弱又倔強的神情,而且故意用左邊臉對著衛昊然。

這是她在家裡練習過上百次,最能完美的展示她美貌的動作。

而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她的左邊臉是最漂亮的。

然而衛昊然卻看著她冷笑,「我為什麼打你,你自己心裡沒點逼數嗎?剛才在排隊的時候,你臭不要臉的一直往我身上擠,胸前兩坨肉都快要壓到我的後背上來了,你惡不噁心啊你!我為了躲你,不得已才躲到醫務室裡面去的,結果一出來馬上就聽到你們兩個在說我的壞話,難道我不該教訓你們?」

這句話一說出來,圍觀同學們的眼神瞬間就變了,就連秦麗都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看向艾小雪。

「我擦,真的假的?」

「她真拿胸去蹭衛少啊?」

艾小雪的眼神有些閃爍,對著衛昊然吼了一聲:「我沒有!不是我!」

說完,就哭著沖了出去。

該死!

她沒想到衛昊然竟然直接把這件事情給說了出來,把她的臉都給丟盡了!

艾小雪跑到天台上去躲避同學們異樣的眼神。

沒過一會兒,秦麗就找過來了,懷疑地看向她,「小雪,你剛才真的拿胸去蹭衛少嗎?」

衛昊然可是她秦麗看上的男人!

艾小雪的眼神變了變,馬上裝出了一副很委屈的樣子,「秦麗,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們不是最好的朋友嗎?你居然不相信我!」

「可是衛少說……」

艾小雪打斷了秦麗的話,「你別忘了艾濃濃和衛少可是在醫務室裡面相處了一個下午!我敢保證,一定是艾濃濃在衛少的面前說了什麼壞話。

你知道艾濃濃有多討厭我的。她那個人的心機可深了,就是故意利用衛少來離間我們的。在去醫務室之前衛少都好好的,可出了醫務室就跑來打我們,難道不是艾濃濃搞的鬼嗎?」

秦麗聽艾小雪這麼一說,頓時覺得也有幾分道理。

她有些后怕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剛才衛昊然差點沒掐死她。

秦麗咬牙道:「我這次一定不會放過艾濃濃的!」

艾小雪見成功的把秦麗的仇恨值,轉移到了艾濃濃的身上,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

就秦麗這種腦子,也想勾搭衛昊然?

要不是她看秦麗是個三流豪門的千金,想要借秦麗的光,多認識一些三流豪門的少爺公子,她才不會搭理秦麗呢!

就這種智商,只配當她艾小雪身邊的一條狗!



第二天學校的論壇里突然出現了一個帖子《深扒大一新生艾濃濃的高中時代》。

帖子裡面說艾濃濃讀高中就被男人給包養了,為了掩人耳目,還把戶口遷到了那個男人的戶口本上去。打著收養的旗號,其實是包養。

艾濃濃傍上了金主之後,就住進了大別墅,過上了有錢人的生活。

曾經收養她的大伯家裡困難,需要錢去問她借錢,為了離間收養她的大伯和大伯母的感情,偷偷告訴了大伯,大伯母藏私房錢的事情,搞得人家夫妻吵架。

貼子里把艾濃濃寫成了一個任性、扭曲、陰險、心機女。

艾濃濃準備去上課,走在路上的時候,看到不少學生對著她竊竊私語,搞得艾濃濃有些莫名其妙,還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直到呂曼曼急匆匆地跑過來,把手機拿給她看,「濃濃出事了,快看這個帖子!」

艾濃濃看到那個帖子,頓時臉色就沉了下來。

她知道這個帖子一定是艾小雪發的!

她就不明白了,為什麼愛艾小雪要死咬著她不放?

艾小雪怎麼說她都沒關係,她不會放在心上,就當被狗咬了。

可是她就是受不了艾小雪污衊孟星辰。

先生那麼好,憑什麼艾小雪要污衊先生!

「濃濃你別著急,要不我們註冊一個賬號到論壇上面去解釋……哎,你幹嘛,別跑啊!」

艾濃濃沒有聽呂曼曼說完,直接就朝著大教室跑過去。

今天的第一節課是公共課,已經有很多學生。

看到艾濃濃出現在大教室,立刻就有學生開始八卦起來。

「快看,那個不就是帖子上說的艾濃濃嗎?就是被包養的那個!」

「對對,就是她!聽說她在高中的時候,名聲就各種不好,長了這麼一張漂亮的臉蛋,還真是浪費了!」

「對了,你看看跟她同班的艾小雪。人家艾小雪成績好,長得又漂亮,和艾濃濃完全就是兩個極端啊!」

又有一名女生加入八卦,「我聽說艾小雪和艾濃濃其實是堂姐妹,艾濃濃的父母去世之後,就住到了艾小雪的家裡。艾小雪的媽媽給她做飯吃,她還嫌棄人家做的不好吃,各種耍脾氣,離家出走。嘖嘖,真是好不要臉啊!」

這些話傳到了坐在最後一排的艾小雪的耳中,她的眼底劃過了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朝著身邊的秦麗投去了一個眼神。

秦麗也十分的得意,論壇上面的那個帖子就是秦麗發的,當然內容是艾小雪告訴她的。

再加上了秦麗的想象力編造的。

艾濃濃目不斜視地走到最後一排的桌前,把手裡的書拿下來,用力地擲在桌面上,發出了「砰」的一聲。

艾濃濃看著面前的艾小雪和秦麗,冷冷地問道:「論壇上面的事情是你們做的吧?」 秦麗的耳朵上面戴著耳機,假裝沒聽到艾濃濃的話,「你說什麼?」

艾濃濃伸手一把扯下了秦麗的耳機,痛得秦麗蹭的一下就跳了起來,怒道:「艾濃濃,你幹什麼?」

那些原本還在議論和看八卦的同學們立刻放低了聲音,改為了互相使眼色和小聲嘀咕。

艾濃濃冷冷地看著面前的秦麗,「你現在聽的清楚了吧,我問你論壇的事是不是你們做的?」

秦麗口氣高傲,「凡事可要講證據,你憑什麼說那個帖子是我發的?」

艾濃濃直接看向了艾小雪,「這裡面也有你的手筆吧?把我小時候的事情都說得那麼清清楚楚,除了你還能有誰?」

秦麗還是死不承認,「你憑什麼說是我們發的貼子?小心我告你誹謗!」

艾濃濃冷笑了一聲,「我剛才已經查到了發貼的IP地址,就是201宿舍的。張佳和謝燕妮不會做這種事,呂曼曼一直跟我在一起,那麼會發這種帖子的人,就只剩下你秦麗和艾小雪了,你們還想抵賴?」

艾小雪見狀,立刻悲憤地開口:「濃濃,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我敵意這麼大。自從你從家裡搬出來,和男人同居之後,我爸爸媽媽都很想你回去。畢竟你還小,這樣不三不四的就跟男人同居了,對你的名聲真的不好啊!」

「艾小雪,自導自演也要有個度,求你別再噁心我了!」艾濃濃冷冷地說道:「你發這種帖子來污衊我和先生的關係,該告你們誹謗的人是我!」

艾小雪的眼底閃過一絲恨意,但是表面上卻露出十分悲涼的神情,哀求般地看著艾濃濃,引得所有人都開始同情她。

「真是氣人,明明是艾濃濃自己不要臉被包養了,還非要遷怒在艾小雪的頭上!艾小雪跟這種人是姐妹,真是倒了八輩子霉啊!」

「一個被包養的情婦而已,品德這麼差,真是丟我們是A大的臉!」

「艾濃濃怎麼這麼有心機呀?昨天她還假裝暈倒,讓衛昊然抱她去醫務室,和衛少在醫務室單獨相處了一個下午呢!」

艾濃濃抿緊了唇瓣,不想再跟這些人爭辯,浪費口舌。

她直接抓住了艾小雪的手,「我要你道歉!」

艾小雪卻順著艾濃濃抓她的手那一下,整個人忽然向後踉蹌,重重地跌倒在地上,「啊!」

「小雪!」秦麗立刻跑去把艾小雪給扶起來,抬頭怒瞪向艾濃濃,「艾濃濃,你也太過分了!自己做出這麼不檢點的事情,還要把氣撒在小雪的身上!實話告訴你,那個帖子是我發的又怎麼樣?你自己被男人包養了還不許別人說,你的學費生活費恐怕都是陪男人睡覺賺來的吧?」

艾濃濃忍無可忍,上前一步,「你再說一遍?」

「再說十遍又怎麼樣?你就是被男人給包養了!」

艾濃濃直接劈頭蓋臉的朝著秦麗的臉上和身上打了過去。

只聽到秦麗尖叫一聲,整個大教室頓時陷入了一片混亂中。

……

賭場的樓上。

高大冷厲的男人坐在主位上,臉上帶了一個銀質的金屬面具,遮住了他那張驚艷絕倫的俊臉。

而下方一名手下正在緊張又嚴謹的向他彙報工作。

「主子,我們賭場這個月的盈利比上個月增長了20%……」

忽然這時候,孟星辰的手機響了起來。

孟星辰示意手下暫停,然後接起了電話。

「請問你是艾濃濃同學的家長嗎?」

孟星辰的黑眸一沉,「我是。」

電話那頭繼續說道:「我們這裡是警察局的,艾濃濃同學和人打架被送到警察局來了。」

電話還不還沒有掛斷,孟星辰就起身直接往外走去,步伐非常的匆忙。

讓手下忍不住緊張,心裡嘀咕猜測著,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應該不會啊?

賭場的生意這麼好,賺了這麼多錢……

難道是主子大人談戀愛了!

……

艾濃濃直接被關在了警局裡面。

而秦麗和艾小雪則是大搖大擺地走出了警察局。

秦麗得意地對艾小雪說道:「我家裡已經跟上面打過招呼了,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艾濃濃的。這一次她死定了,哈哈!」

艾小雪也沒想到秦麗這麼給力,一下子就把艾濃濃給弄到警察局裡面來了。

艾小雪假裝有些難過地說道:「哎,艾濃濃畢竟是我的堂妹,看到她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我真的很痛心。」

「小雪,你就是太善良了!」秦麗說:「我不管你怎麼樣,反正我是不會放過艾濃濃的,誰叫她敢勾引衛少,衛少可是我看上的男人!」

艾小雪有點擔心,「衛少今天沒去上公共課,所以不知道這件事情。你說衛少要是知道了,他會不會救出艾濃濃?」

秦麗得意地勾起嘴角,「我才不信衛少會幫她呢,真以為艾濃濃憑著那張狐媚子臉就能勾搭上衛少嗎?那就太天真了!」

艾小雪也笑了,「那我們快回學校吧,去試探一下衛少的反應。」

秦麗點頭:「小雪,你就是我的好軍師!有了你,我肯定能搭上衛少的!」

艾小雪裝出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子,「我不幫你幫誰,我們可是好閨蜜呀!」

呵呵,她在心裡冷笑,她不過就是利用秦麗三流豪門千金的身份,去接近認識那些有錢的男人罷了!

艾濃濃被關在警察局裡面,煩躁地摸了摸肚子。

她現在還在生理期,雖然沒有第一天那麼疼了,可是肚子還不舒服,需要吃東西。

艾濃濃去拍門,「警察叔叔,你們什麼時候放我出去啊?我肚子餓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