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拖進這暗河的人肯定很慘,只見水裏泛起幾片血花,一個大活人也從河面上被強行拽了下去。

‘‘快,快退,這裏有食人巨怪!’’易斯馬爾見到這種情況,趕緊大喊着讓大家遠離這裏,退到門內。~

就這小小的十幾米距離,團隊又間接損失了兩名重要人員,一個是嚮導,一個則是考古學家。

‘‘呸,媽的,這樣下去還沒拿到札記,我們倒先死光了,你們說說,我們怎麼辦!’’~

考察隊領頭的光頭蹲下身子,吐了一口塗抹在哪裏自言自語,並雙手抱頭來回揉搓,看樣子是要崩潰的節奏。

‘‘我們應該會找到另一條路的,所謂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們在這個地方好好找找!’’~

老馬說完,帶領大家在四周的牆壁上來回摸索,轉了好幾個圈也沒有發現哪裏有什麼出口的機關,好多人都頹廢的躲在了地上,看樣子是過於失落。

‘‘這裏,這裏有一副壁畫,就是搞不懂畫的什麼!’’~

在擁有二十道光束的黑暗中也不知道是誰喊的,但是順着聲音的源頭我們看到一個五十多歲的人正拿着手電照着一塊光滑的牆壁,而牆壁上是一片沒有任何色彩的原始壁畫,這些壁畫則存在於很厚的灰塵之下,不將灰塵拭去根本就不知道下面另有玄機。

………………………………….

(好久沒有看到大家投花送票了,真的好桑心,各位朋友,您們的支持纔是我前進的動力,希望各位大大們能夠舉起手裏的花花票票向有緣人投過來,有緣人在這裏不勝感激!)

………………………………….. 壁畫上有人,也有一些像章魚似的怪物,人們手裏捧着食物供奉着這些章魚似的怪物,這些怪物則將他們帶進暗河的另一邊!

看的出這是一種交易,但是壁畫還有很長,從後面的壁畫才發現,由於地下宮殿建成後,供奉的人們陸續離開和死去,供奉由此而斷,暗河裏的怪物變得暴躁,除非將活人獻給它們,它們才肯將人帶到暗河的另一邊。

然而最後的壁畫被馬叔解開了,他說:‘‘除了怪物的託送,那就是走這邊的河岸,一直走到河岸盡頭,在盡頭你就會看到生存希望,要不然你就會死在怪物的手裏,而弄這條河岸的時候,一共死了大約一萬多人!’’~

‘‘媽的,就那條兩米寬的河岸,等我們走到頭,估計一個活的都沒有了!’’~

走在馬叔身後的一箇中年胖子大大咧咧的罵了一句,然後拿着手電擡頭環顧四周,就像是在尋找別的出口一樣。

‘‘要不大家先吃點東西吧,吃完東西再商量該怎麼辦!’’~

馬叔說着,從一個旅行包裏拿出隨身攜帶的壓縮食品,不過給我的則是一盒血漿。~

一行人圍在一起吃着東西,手電發出的光束將這整個洞室照的通亮,金黃色的沙石反射的更是壯觀。

貼身小妻勿霸牀 ‘哎,兄弟,我現在很口渴,喝點你的酸奶好不好!’’坐在我旁邊的一箇中年人說完,伸手從我手裏搶過了我正在吸允的這盒血漿,一下子將吸管塞進他自己的嘴裏。~

臥槽,他丫的敢從勞資嘴裏搶食,我看着那個胖子用力的對着血漿吸允了一口,然後臉色鐵青的望着我,而我則對着他相視一笑。

不笑不要緊,我這一笑差點沒把那人嚇死,感情他是把我當吸血鬼了,嚇得他直接從我身邊溜開了,躲到了馬叔的另一邊。

簡單的飯後,老易看了看大家無精打采的樣子說:‘‘好了,我們也不必選擇什麼了,我想大家都不會送死吧,我們就走河岸,只要大家加快步伐,我想應該是沒事的!’’~

老易說完,再次扎進了那個門裏,其餘嚮導都是緊緊跟隨着老易走,看樣子這些嚮導都是很信任老易這個老向導的。

‘‘他媽的,真邪門,還不快跟着走!’’領頭的光頭對着那扇門罵了一句,但是還是不得不催促考察隊員們跟着那些嚮導再次進去這個死亡地域。~


‘‘嘩嘩,嘩嘩,譁!’’~

暗河拍擊河岸的聲音催促着我們這些河岸上的人類加快步伐,而且大家一點都不敢疏忽身後和暗河拍擊河岸發出的聲音。

‘‘快跑啊,它們又來啦!’’~

隊伍最後的人催着跑在前面的人加快步伐,因爲他們又看到水裏泛起的奇怪水花,但是由於河岸太窄,所以他們沒辦法超過前面的人。

我和馬叔跑在隊伍的中間,地處安全地帶,所以被怪物拖下水的機率很小。

面對眼前的情景,我總覺得這一切有點太奇異,就像魔境仙蹤似的,而我們這支考察隊居然變成了冒險隊,性質的轉變讓我短時間有點順應不下來。

‘‘呃啊啊啊,救命啊!’’~

‘‘咻,嘩嘩!’’~

聽聲音,又是一個人被拖進了暗河裏,人的下體在水裏又冒起一股血花,然後整個人又被怪物給拖進了水下。

跑了大約十幾分鍾,面前的路也越來越寬,隊伍總共損失了兩個人,一個是嚮導一個考察隊隊員,有幾次我和馬叔也差點被那奇怪的觸手給纏住。

‘‘快看,前方有通道!’’~

易斯馬爾在前面邊跑邊喊,並用頭頂的探照燈指着前面的一口通道,看那個通道的樣子,進入通道後應該能獲得到安全。

終於,全隊人都進入了這通道之中,通道與暗河相隔一塊石壁,面對暗河裏的怪物,量它們再厲害也不可能打破這一兩米厚的大石壁。

這條通道正好是通往河的對岸,既能讓人安全度過這條暗河,又能保證在這裏不會看到那些可惡的怪物。

一行人本來二十四個,目前還剩下十八個,而且這地下宮殿佈置的極其不規則,根本找不到任何規律,我當時真想問候那時候的設計師他老母,這不坑爹嗎!


我們一行人只能胡亂摸索,又沒有內部圖紙,也不能預測未知的危險,我真不知道到底是誰說這裏有什麼狗屁人類之前的寶貴軋機,難不成那個人進來過,還是根本就是胡扯。

我們剛過了暗河,就到達了一個未知的地方,這裏看起來好像是個墓室,四周全是十分光滑的石壁,石壁上都是古埃及的石畫。

在墓室的中間則是一口法老的黃金棺,只不過這個有點大,應該是貌似於通道之類的東西!

……………………………………… 我從來沒聽說過這樣子考古的,這真是在拿自己生命開玩笑,這樣的考察就像超級瑪麗似的,每一關都危險重重,但是即使如此,你還得繼續闖繼續冒險,因爲後面已經沒有退路了。

‘‘吱呀呀~!’’~

也不知道誰碰到了什麼東西,法老的黃金棺自己打開了,由於一行人距離黃金棺都有三四米遠,所以至於黃金棺裏面有什麼,誰也不知道!

‘‘默德,你去看看黃金棺裏面有什麼?’’易斯馬爾指了指身邊的一個嚮導說道,默德嚮導聽到老易讓自己去。

起初是十分的不願意,但是最後沒辦法,胳膊擰不過大腿,他還是緩緩的將頭探進了黃金棺之中。~

‘‘啊~~啊~~’’~

‘‘我沒事,我沒死啊!’’~

默德剛把頭伸進去,不過他是閉着眼的,由於沒有心理防備,自己還把自己嚇得慘叫了好長一段時間,直到發現自己還活着才停止了殺豬似的的慘叫,將眼睛緩緩睜開。

‘‘咦,大家快來看,這裏是空的,而且通往地下!’’默德說着,手舞足蹈的對着易斯馬爾比劃起來。~

果然,裏面確實是空的,這麼說裏面應該另有洞天,但是這樣也太操蛋了吧,自從進入這裏後我可是鑽了好幾個洞了,難不成地下宮殿的主人就喜歡打洞不成。

‘‘呼,呼,呼!’’~

一陣陰風帶着聲響從棺材中吹出,吹的每個人的脊樑骨直發毛,十幾雙眼睛目不轉睛的看着這這黑洞洞的黃金棺內部。

‘‘不可能啊,怎麼這裏會有風,有風的地方應該距離出口不遠纔是,可是不應該在地下啊!’’

地質學家劉福泉再次站出來對着衆人說道,並不可置信的對着黃金棺內一陣掃描,並用鼻子大口呼吸着這來自墓室底部的陰風。

‘‘可以下去,下面是一間墓室,因爲我聞到了腐朽木頭的味道!’’劉福泉說完,率先搭了一條尼龍繩爬了下去。

我可是第一次發現有像劉福泉這樣勇敢的文明人,見到劉福泉下去的樣子,我對着他下去的身影豎起了大拇指,要是換成別人的話,別人也只會推推阻阻的,我就敬佩這樣的漢子。

劉福泉是第一個,我是第二個,馬叔是第三個,一行人陸陸續續的向下爬,衆人爬了大約半個小時才宣告全部接觸地面。

哎呀我去,花擦啊,這尼瑪就是屌,這裏到處都是金銀銅器,搞的我眼花繚亂。

看這樣子應該是法老的大殿了,只不過如今大殿之上不再是活着的法老,而是裝載了法老遺體幾千年以上的黃金棺。

‘‘哎呀我滴媽啊,這是要發啊!’’~

也不知道誰說了一句這樣的話,但是當時我感覺挺搞笑的,因爲他說話的樣子就像我看的一部電視劇中的八斗一樣,就連長相都很相似。~

‘‘啊哈哈哈,哈哈哈,這裏的東西隨便拿一件我們一輩子都花不完啊!’’~

幾個中年人說完,推開面前的人,一頭扎進面前這幾堆金銀銅器之中,抱着這堆古董一個勁的親吻。

‘‘轟隆隆!’’~

‘‘這是怎麼回事!’’~

大地顫動了一會,嚇得大家手忙腳亂的,而金銀銅器之中的幾個中年人則面色慘青,口吐白沫,雙眼泛白,估計是已經中毒慘死了。

還好這裏沒有像電影中那樣塌下來,要真是塌下來的話,我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樣子的話,除了被埋在地下一百多米外,還真沒有別的選擇。

‘‘記住,都別碰這裏的任何東西,要不然你們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領頭的光頭掏出腰裏的手槍對着剩下的考察隊員訓話,當然其中也有我和馬叔,畢竟我和馬叔也是考察隊的一員,只不過他們都有槍,而我和馬叔則是兩手空空。

飛天 ,但是他們拿着槍,再怎麼說也讓我對他們有些許防備之心。

易斯馬爾率先向黃金棺走去,他的身後緊緊跟着幾名殘餘的埃及嚮導,而且他們每一步都是那麼小心。

這口黃金棺緊閉着,僅僅依靠蠻力是不可能打開的,而且這裏又沒有任何鑰匙,一時間難倒了衆人。

我擡手看了看我那快仿造勞力士鍍金錶的時間,發現我們這一行人下來已經有大約二十多個小時。


‘‘快看,這裏有反光鏡!’’~

‘‘這裏也有!’’

……

一共是四個方向,四個方向都各有一面一人高的反光銅鏡,在手電光束照射在銅鏡上之後,四道反射的光束直接將整個墓室給照的通亮,金銀銅器盡收眼底,而且還發着幽幽的光芒。

‘‘咔,咔,咔,咔!’’~

‘‘這是什麼聲音!’’~

幾聲不明不白的聲音從不知名的地方的響了起來,嚇得幾個考察隊隊員把神經繃的十分緊,將手裏的**槍又握緊了幾分。

‘‘快來看,這裏有副與衆不同的壁畫!’’~

一個在隊伍最後的考察隊隊員指着牆上的壁畫對着我和老馬喊道,可能是因爲我和老馬同時在後方,所以我認爲他喊的是我和馬叔。~

馬叔第一個反應就是跑過去看這幅壁畫,但是我看到這幅壁畫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居然和易斯馬爾古董店裏的那副壁畫一模一樣!

也就是說,這幅畫就是法老的詛咒,但是我看來,法老的詛咒其實早就來了,因爲它已經奪去了我們這支隊伍將近十個人的生命。

我記得易斯馬爾告訴過我,上面銘文的意思是:‘誰擾亂了法老的安眠,死神將張開翅膀降臨他的頭上。’

和‘ ‘任何懷有不純之心進這墳墓的,我都要像扼一隻鳥兒一樣扼住他的脖子。’~

…………………………………………….

(望支持~) ‘‘馬叔,這是法老的詛咒,我在易斯馬爾哪裏看到過,看來我們大家都已經中了詛咒!’’~

我看了看馬叔和另外一個人,說出了我在易斯馬爾哪裏知道的事情,但是,還沒等馬叔他們回答我,另一個奇怪的事情出現了。

‘‘咔,咔,咔,咔!’’~

地面之下傳來一陣陣碎裂的聲音,就好像有什麼東西正想從地底下爬出來一樣。

邪王冷妃,傾城公主太囂張

‘‘咔嚓~’’

‘‘啊~這是什麼東西,是木乃伊嗎?’’~


‘‘噠噠噠,噠噠!’’~

一聲清脆的地面破碎聲在鴉雀無聲的墓室顯得十分刺耳,隨之是一名隊員大叫着舉起手裏的**,對着抓住自己腳腕的一雙枯黑色的鬼手一陣掃射!

地面破碎的聲音越來越多,不少纏着布條的枯色黑手從地上不斷伸出,然後是整個恐怖的身子從地下緩緩爬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