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撒疑惑的同時,黑影也沖了過來,修長的大腿向他脖頸踢去,兩條毒蛇再次向他撲來。

左手抬起,抓向那條修長的白腿,右手擺出古怪的姿勢向一條蛇影抓去,對於另一道蛇影的襲擊,西撒並不在意。

三聲響動從不同位置傳出。西撒左手輕易掰斷了對方的脛骨。右手則將毒蛇的七寸折斷,而另一條蛇影則咬中他的喉嚨,並注射了大量毒液。

黑影收回右腿,但未停止攻擊。那條七寸被折的蛇毫髮無損。扭動身體再次發動攻擊。向西撒面頰咬來,至於那條咬中他喉嚨的蛇,則突然變長。緊緊纏繞住他的喉嚨。

曲指一點,鋒利的指甲洞穿毒蛇的同時,西撒將一隻魔蠅種進傷口內。低吟一聲『爆』,那條不畏要害攻擊的蛇突然炸成兩段。抓緊纏住脖子的蛇身,用力一扯,對面的黑影不自覺的向zi傾來。

左手化為虛影,西撒緊緊鎖住對方的喉嚨,隨時都可以扯破她的喉嚨。

「別殺我!」女子驚懼的喊道。

定睛一看,是一位身材火辣,皮膚白皙有光澤的紫發美女,看起來很是面熟。回想一番,西撒認出了這位的身份。

「咦?這不是學姐嗎?幹嘛偷襲我?」右手指甲從脖子上摸過,那條堅韌的毒蛇頓時斷成數節,跌落地面。邪蛇拳還真好用啊,和裁紙刀一樣鋒利。

「你居然meishi?!」看到西撒脖子上的咬痕,以及殘留的藍色毒液,學姐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說道,「不對,你的體術沒這麼好才對!」

「喲,對我蠻了解的嘛!打聽了這麼多資料,難道你暗戀我?」西撒笑的很和善,但下手卻毫不留情,兩根尖銳的指甲已經刺進學姐的脖子,鮮血止不住的往外流。

「松,鬆手!你問什麼我都說!」感受到頸部傳來的劇痛,學姐恐懼道。

比起昨天手刃的那四位悍匪,眼前的美女還是一個毫無社會經歷的學生黨,連十八歲都不到,西撒也降低了積分警惕。剛剛收回手,又一道黑影直刺他的眼睛,學姐則瘸著腿向後退去。

『啪』左手擋住了襲擊的毒蛇,手心也被咬中,而學姐則病毒發作,摔倒在地面上,無法動彈。

「真不聽話!」扯住美女的頭髮,西撒將無法動彈的學姐向一處陰影角落拖去。

「不可能!我配置的劇毒為什麼還不發作?!」被拖扯的學姐一邊掙扎一邊叫喊。

「你幾時見過死人會劇毒發作?」西撒白了她一眼。

「什麼死人?」

「你能把那幾條蛇改造成死者之軀,我就不能改造zi?」在被蛇咬中的瞬間,西撒就將釘子插回心臟。雖然學姐的戰鬥力不高,但她的知識水平絕對不差,調配出的毒液連西撒也沒辦法應付,只能開掛插釘子了。

「死者之軀?我的蛇改造后都喪失了理智,連本能都沒有,你怎麼還能說話?」求知慾旺盛的學姐問道。

「姐姐,你可是我的俘虜,搞清關係好嗎?」一腳踹中對方的肚子,西撒低頭逼問道:「現在,我問你答,你要是騙我……」

話沒說完,一片黑色病毒從她勃頸處擴散開,痛的美女不斷哆嗦。

「別殺我,我什麼都說。」美女不停點頭,驚恐的答道。

「真乖!為什麼跟蹤我?好像在學校的時候,你就經常見在我身邊chuxian?」想到一個大美女一直悄悄跟在zi身後,在遠處默默注視zi,西撒頓時倍感自信。我果然有魅力啊,難怪妹妹那麼喜歡纏zi,塞西莉亞那麼冷淡,一定是裝出來的!

「我今年畢業,有家公司看上我了,他們給我一個任務,監視你的行動,並且收集資料。如果完成的好,就可以進入組織外圍。大家都在一個學校,你又是低年級學生,這個任務很容易完成,我就同意了。」學姐老實的答道。

「什麼公司?」

「一家生物公司,我只知道他們的勢力很大,其他就不清楚了。他們給了我一部分關於你的資料,然後讓我監視你。」學姐老實的答道。

難道暗之環的人發現我了?還是b病毒泄露出去,我又被其他人看上了?西撒心中一堆疑問,接著道:「那你為什麼突然出手?他們的任務沒有動手這一條吧?」

「我之前打聽到你要參加同學的生日派對,就提前躲在隔壁包廂,然後偷聽到了遺迹的消息。那家公司給的工資再高,也不如次神有價值。」

「所以你突然動手,準備抓住我逼問消息?」到現在,西撒才弄清為何會有如此蹩腳的跟蹤技術,而且還自信滿滿的襲擊zi。學姐你太甜了,那些資料早就都過時了啊!枉你跟蹤我這麼久,一點信息都沒得到。

這幾個月,西撒一直在夢中和老爺爺幽會,學姐又怎麼能打探出來?

「姐姐你的成績一定很好吧,可惜戰鬥力太低,撞到我的槍口上。」

撿起一截斷蛇,西撒不斷嘖嘖稱讚。改造手法十分高超,將一條活蛇改造成亡者之軀,充當武器。不僅堅韌無比,操縱容易,而且還能像亡靈一般吸收死氣,同時兼具活物的成長性。畢竟能夠成長的亡靈數目很少,這種改造算是另闢蹊徑了。許多具體的改造方法、改造術式,連他都認不出來,不愧是五年級的畢業生。要是好好培養幾年,在學一套武技,西撒也覺得棘手。

「你想要改造術式的話,我可以教你,求你饒我一命。」學姐哀求道。

「做夢,這東西不適合我,學了也沒用。更何況,誰會傻到放虎歸山?」西撒眼睛在學姐的脖子上轉來轉去,好像在找下手位置。

「不要!我可以發誓!咱們訂立契約,你放我一馬,我絕對不泄露你半點信息,並且配合你打探那些人的消息。」學姐楚楚可憐的看著西撒。

「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講條件?」

「如果你放我,我什麼都願意。」漂亮的學姐表情突然嫵媚起來,不斷扭動身體,波濤洶湧的雙峰晃來晃去,看的西撒眼花繚亂。仔細一看,還真是個大美女,西撒頓時心動了。

『啪!』卡蜜拉一尾巴抽在西撒臉上,將他帶回了現實:「你的條件聽起來不錯嘛。」

聽到西撒的話,學姐極盡討好的扭動起來,並且給出種種許諾,讓到西撒心動不已。

「可惜啊,艾爾莎曾說我的處男之身非常值錢,將來必定能賣個好價錢,你這麼噁心,就別糟蹋我了!」

西撒嘆息一聲,再看向學姐時,她的臉上已全是黑色的病毒紋路,看起來猙獰異常,和女鬼一樣。抓起一團垃圾塞進學姐的嘴中,美女突然瘋狂的掙紮起來,一會抽搐一會兒扭曲,嘴裡不斷發出『嗚嗚』的叫聲。

「她怎麼了?」被學姐的慘狀嚇到,卡蜜拉縮著脖子問道。

「昨天魔蠅死的太多,剛才注射病毒的時候,弄了不少蟲卵進去,學姐體內的死亡力量很充裕,所以拜託她幫我孵化一批新魔蠅。哎,姐姐要是早點說什麼都願意,我就收手了。」西撒惋惜道。

半小時后,西撒收穫了二百多隻雛蠅,將最後一點帶血的殘骸衣物拾進袋子里,丟到附近的垃圾桶中,然後拍拍屁股踏上了回歸學院的校車。

汽車上,在運轉b病毒吞噬那些蛇毒的同時,身為病毒母體的西撒,隱約從遠處感受到某種熟悉的波動。那隻喪屍還停留在磨石鎮?可惜它不受zi控制。

搖了搖頭,西撒靠在窗戶上小憩起來。(未完待續……)

ps:感謝腐竹的打賞,還有夢難息的月票。三更完畢,功德圓滿!推薦票多多益善!

中秋kuaile,祝大家月餅吃到吐啊!不管你吐沒吐,我啃了一整天,已經吐了! 周三早晨,趴在座位上的西撒,無精打採的打著瞌睡。

「嗨!西撒,早上好!」臉色冷淡的嚕嚕從教室外走進來,看到西撒后,突然露出一個恐怖的冷笑,接著善意的打起招呼。

這三天時間,他通過『麒麟臂』刺激zi的象拔蚌,竟將寄生率提高到86.159%,簡直就是一個奇迹!所以他對西撒的態度好了很多,雖然清楚那晚是zi被坑了,但也沒太記恨,也不再與西撒為敵。

「嗨,早上好。」西撒有氣無力回道,然後又軟軟的爬了下去。

自他gandiao白腿學姐已經有三天,這段時間內,疑神疑鬼的西撒總感覺周圍多出了許多雙監視的目光,除了幾個值得信賴的朋友外,他看任何人都有種不懷好意的感覺。

「難道精神衰弱?還是壓力太大了?」一邊按摩太陽穴,西撒一邊自我anwei道。可惜效果越來越差,心中的預警卻越來越明顯,有一種再不走就要死的錯覺。想到老爹的叮囑,西撒終於決定,離開黑臼齒!

b病毒的事情折騰了很久,那幫人的目光已經從那隻喪屍身上轉移到黑臼齒,無論學院的老師,還是瘟疫系各年級的優等生,好像都被盯上了,只是沒人率先動手。彷彿約定好一般,它們一直在dengdai某個時機。

這件事情墨耳斯也提醒過西撒,起初他還沒太在意,如今回想起來。他越來越覺得這像是火山爆發的前兆。它們按捺許久,究竟在dengdai什麼?西撒不清楚,也不想清楚,他只知道,現在若是不走,再後悔就晚了!

此外,西撒總有一種暗之環已經發現他的錯覺。

心中做好決定,西撒果斷曠了第二節課,來到十二樓的電話廳,聯繫了zi在磨石鎮的上司。那個肥胖警長。托他給zi訂一張前往伽麥基首都的火車票。

之後,他又給家裡打了一個電話,詢問伯爵家中最近如何?暗之環有沒有動靜?家附近安全嗎?伯爵的回答讓他略微安心。想到這次去東域后,很久都無法回來。甚至連通訊都無法保持。西撒決定回家一趟。再見妹妹一面!大半年沒見到桃樂絲,雖然保持著聯繫,但西撒還是有種感覺整個世界都失去色彩的感覺。要是幾年都不見面。他一定會瘋掉的!最終,伯爵無奈妥協。

做完這yiqie,西撒回到卧室整理物品,準備跑路。下午,他通知塔塔墨耳斯為zi打掩護,準備一場持續三天的實驗。有墨耳斯幫zi掩護,那些監視者又無法進入實驗室,zi剛好趁機開溜。

搞定yiqie后,西撒獨自待在卧室里,dengdai第二天的來臨。

「卡蜜拉,你說我要不要請薩克他們吃一頓散夥飯?」

「你在作死嗎?一定要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否則露出破綻,那些監視者會懷疑的。」貓咪機智的答道。

「連薩克也要騙?沒那麼誇張吧?」西撒翻了一個白眼,說道。

「你給他們每人留封信就好啦!」貓咪鄙視道。

「也對。」西撒點了點頭。

『鈴鈴鈴……』就在一人一貓對話時,門外傳來了鈴鐺聲。有人上門了。

來到門前,西撒看到塞西莉亞正站在門口玩考拉,除此再無一人,便打開了門。

「西撒,聽說你病了?meishi吧?」嘴上說著關心的話,但妹子卻沒半點擔心的表情,反而熟門熟路的走了進去,並從桌子上取過幾個水果,開始喂寵物。

「你怎麼來了?」塞西莉亞很少上門找他,今天突然到訪,難道有陰謀?

「怎麼,不歡迎我來?啊,你看起來很健康啊,怎麼突然請病假?難道有陰謀?」妹子眯眼問道。

「呃,我正打算做一塊巧克力向你表白啊。」西撒乾笑道。

「巧克力太沒誠意,來點實惠的,比如『心臟引擎』啊,或者你偷偷研究的『病毒』啊。」妹子挑眉說道。

「咳咳,你到底有什麼事?別拐彎抹角的。」本就敏感的西撒在聽到『病毒』后,倍感難受。

「還記得我去年答應告訴你一個秘密嗎?」妹子認真道。

「不記得了。」西撒搖頭。

「你是認真的?」妹子的目光越來越冷,她手中的考拉也被掐的快窒息了。

看到奄奄一息的小考拉,西撒心中生出不忍之情,接著道:「哈,開玩笑,我做夢都想知道你的小秘密。」

妹子的表情突然由陰轉晴,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雖然被面紗擋著。

「哼,這件事我已經答應了叔叔,本來是不能講的,但我曾經答應過你,破例一次也無妨。」塞西莉亞突然開口,低聲說道。聲音太小,彷彿在對zi說一般。

「什麼事情?」看到妹子鄭重的樣子,西撒也收起笑臉,認真問道。

「你先答應我不告訴其他人!」

「好!」

「你保證,絕不告訴任何人!抱括薩克和巴肯!」妹子再一次說道,眼神認真無比。

「我保證!」西撒與妹子對視片刻,接著笑了起來:「滿意了?還不快說。」

「磨石鎮前段時間發生的魔物襲擊與你有關吧!不要否認,我叔叔的手下都調查清楚了。」

「你叔叔還真神通廣大啊!」

「別打岔!知道這件事的人不多,但也不少,你已經被人盯上了。」妹子不悅的嗔道。

「然後呢?」

「你走吧!學校最近會chuxian一場動蕩,那些人很有可能對你出手,你快點離開黑臼齒,這裡不安全。」塞西莉亞說道。

「嘿嘿,我的預感果然沒錯。」西撒輕笑嘀咕道。

「你說什麼?」

「你不說我也準備走。票都買好了,就在明天早晨。」西撒笑道。

「呼,我還怕你不相信吶。」妹子喘了口氣。

「我只是預感,沒想到真的應驗了。不過你能得到這種消息,還真不簡單呢,應該說你叔叔真不簡單呢?」西撒贊道。

「你別問太多了,專心跑路吧。還有,不許透露出去,一個人都不行!告訴你都已經算犯規了!」塞西莉亞瞪了西撒一眼,不悅道。

「我早就有閃人的打算。你說不說都一樣。所以不算犯規。」西撒anwei道。

「哼!」

「喂,你對我真好啊!是不是喜歡我?」西撒突然問道。

「啊咧?別做夢了,好不容易交上一個好朋友,不想看你死而已。不過你要想和我交往。也不是難事。就算交配也是可以的哦。只要付出足夠的代價就行。」塞西莉亞再次恢復往日本色。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對了,大家這麼熟。我又是你唯一的好朋友,看在以後再沒機會見面的份上,答應我一個要求行嗎?」西撒正經道。

「別太過分啊!『親親』之類的就算了。」

「把面紗摘下來行嗎?總讓我見一次你的真面目吧。」

「好啊!」

出乎西撒的意料,塞西莉亞十分爽快應道,接著便摘下了面紗。

蒼白的臉頰,高挺的瓊鼻,粉紅的小嘴,比幻想中的面容還要美麗,但也有差異,在塞西莉亞雙唇兩側,有兩道延伸至雙頰的弧形疤痕,以及淡淡的縫合痕迹,看起來像一個大大的笑臉,和地球的『小丑』十分相似。

還好疤痕很細,縫合的痕迹也很淡,雖然『笑容』依舊明顯,但並不猙獰恐怖,反而有種淡淡的妖異美感,旁人未必喜歡,但絕對符合西撒的審美觀。

「怎麼,被嚇到了?」看到西撒的花痴表情,妹子微笑問道。

「chifan不會漏吧?」西撒答非所問。

「魂淡!這不是割出來的,我生下來就這樣!」妹子大怒,將手中的水果砸了過去。

「別生氣啊,很漂亮啊!總之我很喜歡啦,就算是割出來了,我也不會嫌棄的,做我女朋友吧,美女!」

「滾,你這個王八蛋!你才是割出來的!去死,人渣!別跑,老娘廢了你!」

……

中域的某個城市,一個帶著骷髏面罩,身穿黑色西服的中發男子推開房門,接著開口:「準備好了嗎?」

「yiqie就緒,頭!」一個口叼棒棒糖,畫著濃重煙熏妝的哥特蘿莉,笑眯眯的回道。

「你們呢?」面罩男子環視房間內眾人。

一個抱著長刀的邋遢男子,一個身穿休閑裝的海藻頭,一個一身黑衣戴著黑色口罩的短髮男人,以及一個正襟危坐,身穿濃郁東方特色長袍,看起來有些緊張的年輕男子。

聽到面罩男的問話,這四人紛紛回答沒問題。

「好了,我分配一下任務。這次行動一共有兩單任務,北冥界的訂單早就約定好,阿肯市的任務是臨時接的。行動安排如下,『武士』和『影子』跟『泡沫』一組,負責北冥界的訂單,此外再抓捕一個叫做西撒的學生,這是另一單生意的約定內容。『硬糖』跟我,負責阿肯市的任務。誰還有疑問?」面罩男說道。

「頭,我有!」代號『硬糖』的哥特蘿莉高高抬起手,喊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