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青本來是追蹤自己上次來的時候發現的遺蹟去的,但是到了那之後卻發現已經大變樣了,所以變想起來追蹤陳若柯!

可以說西青帶着他們這是有備而來!

“你們這是想做點什麼咯?”陳若柯好像不知道西青等人想要做什麼一般。

其實陳若柯在見到這幾人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目的雖然不知道他們的身份但是卻知道肯定只能是其他三大殿之中的人,自己在陰間根本就不可能有朋友,所以只能是敵人!

“如果我說剛纔你已經激怒了我你信嗎?” 淚星劃過的星痕 西青語氣有些陰陽怪氣的說道。

與你共舞:溺寵第一妃 “信又如何不信又怎樣?”陳若柯無所謂的笑了笑,現在這種時候即便不找他們他們也會千方百計的找到自己除掉自己。

“呵呵,信不信你都得死!”西青說道。

“你儘可以試試”陳若柯依舊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西青聽到陳若柯的話忽然一愣,隨即便好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般,捧腹大笑。

誰都別想繼承我的億萬遺產 同時還看向周圍的四人指指點點,看着陳若柯,西青目光中的不屑更加明顯,雖然他們敵視陳若柯根本就不是什麼祕密,但是此時當着陳若柯的面就明目張膽的說要拿走陳若柯的命,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過西青說這些話也是有着自己的底氣的,自從在剛纔見到陳若柯的時候就已經有一種聖境強者的氣勢開始不斷的壓迫着陳若柯,雖然一眼就看出了陳若柯只不過是八段中期的境界,但是西青也已經從太初哪裏聽說過陳若柯的實力,雖然當初太初是將自己的境界壓制在八段中期,但是陳若柯即便只是八段中期,但是其實力絕不僅僅只是八段中期!

“你真是不該來陰間,或者說你真是不該是陳龍鼎的兒子”西青看着陳若柯,擺弄着自己的手指說道。

好像是在替陳若柯惋惜。

“你怎麼這麼多不該?”陳若柯看着西青,目光平靜沒有絲毫的波動,更加沒有因爲站在面前的西青是聖境就有所恐懼,相反陳若柯的內心竟然還有一種隱隱的激動!

陳若柯繼續說道:“我想等一下你或許就該說你不該來主動招惹我了”

西青神情一愣。

陳若柯的意思很明顯就是等下自己很有可能會後悔來主動軸好熱陳若柯,不過西青好像已經習慣了陳若柯這麼說大話,雖然這回到當初八段中期的太初擺在了陳若柯的手中,但是現在乃是聖境的境界可實力,想要碾壓僅僅只有八段中期的陳若柯非常簡單,更何況,到了聖境之後和九段之前完全是兩個概念。

修士從一段到九段或許還是一層一層的蓋高樓,但是到了聖境之後就是一層一層的攀爬天際,九重天,聖境九重九。

到達聖境中之後便擁有了法則的力量,法則的力量乃是天力,不過西青等人或許不知道陳若柯乃是天命之人,尤其是陳若柯的體內擁有兩種力量,一種是天之力雷電,還有一種就是大道之一佛力,這兩種力量足以和天力相媲美。

除卻這兩種力量之外,陳若柯還有一種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能偶接觸到的力量,黑火!

陳若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靜靜的看着面前的五人,站在陳若柯面前的五人只有西青是聖境,其餘有兩人是九段巔峯,還有兩人是八段巔峯。

西青也看到了自己這邊的真容,可以說完全可以秒殺陳若柯,只是不知道陳若柯也正在想一個辦法來秒殺其餘四人!

陳若柯八段中期!

如果說是一般的八段中期的修士的話,不要說是碰到了聖境的強者,即便是碰到了聖境的強者也不一定能夠感應的出來,最多能夠感應到八段巔峯的修士,但是即便是八段中期的修士,一般的八段中期的修士也會掉頭就跑,怎麼會想陳若柯這邊還在想着怎麼才能夠將那羣人一鍋端

唯一一個不好乾掉的就是西青,雖然此人看起來心高氣傲,但是此人的確有高傲的本錢,和太初差不多的年齡可以說是年紀輕輕就已經是聖境強者,實在是難能可貴,一個好的出身很重要,但是個人的天賦還有努力同樣更加重要!

無疑這三大殿的少主都是那種有天賦又勤奮,還有資源的人!

陳若柯看了看西青,依舊只是淡淡一笑“他們就不用上了”

“嗯?”西青有些疑惑的看向陳若柯。“難道你以爲我會出手?”

西青嗤笑一聲。

陳若柯笑了笑微微點頭:“難道你不是想自己殺了我?”

西青不屑的笑道:“難道是你還用得着我親自出手?”

陳若柯好像是剛剛明白什麼似得,看向西青身後的幾人:‘就不用他們幾人的吧,上來也是浪費時間,趕緊解決完了你我還要出去尋找屬於我的際遇呢’

“喲”西青好像很驚訝一般。

陳若柯點了點頭。

“上!”西青微微一歪頭。

陳若柯目光一凝,瞬間西青是身後四人之中的兩人瞬間衝了上來,正是那兩個八段巔峯的陰間修士。

陳若柯微微一笑,一絲冷意在雙目之聲不斷蔓延,就在那兩個八段巔峯的修士即將到達陳若柯面前的時候,陳若柯忽然動了,身體瞬間離開原地,不過那兩個修士的攻擊已經到達,直接從陳若柯的身體之中穿了過去,但是兩雙拳同時從陳若柯的身體之中穿過去之後便瞬間反應了過來,心中微微有些驚訝,陳若柯僅僅只有八段中期,但是其速度竟然已經超越了八段巔峯!

“怎麼可能!”其中一人目光之中有着驚訝之色。

不僅僅是他們了兩人,就連西青也感覺有些眼花繚亂,陳若柯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西青剛纔確實是看清了陳若柯的運動軌跡,所以自然能夠判斷出陳若柯的速度已經能偶接近自己了,也就是說陳若柯八段中期的境界竟然擁有聖境的速度!

“殺了他!”西青低喝一聲,目光中泛出冷意。

那兩人再度發起攻擊,臉道流光瞬間射向陳若柯。

陳若柯身體出現在另一個地方,再看陳若柯原來站的地方一道影子正在緩緩消散,陳若柯嘴角掛上一層冷意,只見扶在身後的右手緩緩擡起。

右手緩緩推出身前,一道無形的波動開始緩緩擴散開來。

“轟~”

沒見陳若柯有什麼動作,只是輕輕伸出右手,但是那兩個八段巔峯的高手竟然被一股距離瞬間推了出去,兩人一臉的詫異,剛纔那是什麼力量?!

“這是怎麼回事!”西青忽然驚訝的喊道,此時的震驚已經不能用語言來形容了,兩個八段巔峯的高手竟然被一個八段中期的小子以一種不知道什麼樣的手段擊退!

“還要繼續嗎?”陳若柯看了看那兩個依舊處於震驚之中的八段巔峯的修士,又看了看站在後面的西青,剛纔陳若柯出手並未傷害那兩人,只不過是想要試一下自己剛剛能夠使用的力量而已······

如果那兩人還要再上來攻擊自己的話,那接下來的事情陳若柯就不敢打包票了。 陳若柯看着那重新衝上來的兩個人,微微搖搖頭,實在是太不知死活了一些。

陳若柯心中的想法若果是他們知道的話,一定會認爲陳若柯肯定是瘋了,不過陳若柯既然敢這樣子想肯定是有着自己的底氣,因爲,陳若柯真的會殺了那兩個人!

“冥頑不靈!”陳若柯低語一聲。

下一刻只見來的時候非常迅速的兩個八段巔峯的陰間修士回去的速度更加迅速,來的時候是自己衝向陳若柯的,但是回去確實被陳若柯一腳踹飛的,直接一腳踹飛兩人,並且速度有增無減。

這一刻,那兩人都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明明在自己兩人乃是八段巔峯而且還是兩個打一個人怎麼可能火落下這種結果!

陳若柯剛纔並未有太多的動作就是利用了最爲純粹的力量,體內的那股佛力!

一隻腳踹出之後,分別化作利那個股力量衝向那兩個八段巔峯的強者,匆匆而來,匆匆而去!

“這怎麼可能!”

西青驚訝的看着一臉雲淡風輕的陳若柯,只看到陳若柯雙手輕輕拍着,臉上帶着淡淡的笑容,“現在你感覺他們還有出手的必要嗎?”

西青目光之中逐漸流露出一絲絲陰狠之色,本想好好羞辱一番陳若柯,然後直接吧陳若柯殺死,現在倒好不僅僅是讓陳若柯羞辱了,那兩個八段中期的修士還差差點被陳若柯殺死,西青倒不是心疼那兩個八段中期修士的命,只是感覺自己的被陳若柯狠狠地打了臉。

對於西青他們這種人有時候面子比什麼都重要,現在就是這樣,陳若柯在他們眼中就是螻蟻但是他們卻被螻蟻生生的羞辱了一番,定然不可能嚥下這口氣。

西青看了那兩人一眼,“廢物!”

那兩人低着頭,看了一眼陳若柯又驚恐的看着西青,西青這傢伙的心眼非常的小,現在自己兩人辦事不利,即便現在不會有什麼事情,等到出了黑林,西青一定會將自己兩人重重的責罰的,到時候真不知道會面臨怎樣的痛苦。

兩人頭低的很深,不敢去看西青。

西青看了看另外兩個九段中期的修士,又看了看陳若柯,那兩個九段中期的修士剛剛想站出來,他們剛纔根本就沒有看清陳若柯是怎樣將那兩個八段巔峯的修士擊敗的,所以他們兩人即便是九段中期但是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將陳若柯拿下。

“你們退下吧”西青最終重重的出了口氣,說道。

西青剛纔已經看清楚了陳若柯的速度,雖然陳若柯的速度和自己比起來還有點差距,但是陳若柯憑藉八段中期的境界就能夠擁有此等速度絕不是一般的修士,陳若柯剛纔所展現出來的速度已經能夠媲美聖境強者,而且剛纔陳若柯所使用的那種力量絕不是以前所見到的力量,而且西青在剛纔陳若柯的身上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你準備親自動手了?”陳若柯乜斜着眼睛看着西青說道。

西青聽到陳若柯的話之後忽然感覺胸口一陣氣悶,一股怒火瞬間升騰起來!

“呼~”

忽然間,一陣綠色的雲彩出現在西青的身後。

西青目光陰沉,狠狠地盯着陳若柯。

“你好像已經有資格讓我親自出手了”西青依舊是以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看着陳若柯。

陳若柯僅僅只是一笑雖然對西青這種自大的人沒有絲毫的好感,但是現在看着西青就像是看一個傻子一樣,看熱鬧吧。

陳若柯微微點頭:“然後呢?”

西青一愣,這陳若柯實在是有點不按套路出牌,這個時候應該說這話嗎?至少也該反駁或者是兩人的話語之間就已經需要充滿火藥味了,但是卻在陳若柯這一句問句之下絲毫看不出陳若柯此時的心情是如何的。

西青眼睛眯起來,忽然間一道精光乍現,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陳若柯目光微凝。

雖然臉上的神色輕鬆,但是心中卻一直在警惕着西青的動作,畢竟西青乃是聖境強者,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會想剛纔面對那兩個八段巔峯的修士一樣的對待,如果陳若柯還是那種心情那種態度的話,絕對會敗的很慘,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之下失敗就意味着死亡!

陳若柯沒有再出聲,嘴脣微微抿着,腳下生風,身體忽然間靜止,在哪一個動作停留住。

陳若柯靜止的瞬間,虛空之中一隻手瞬間掏向陳若柯的胸膛。

“哼!”

只聽西青一聲冷哼。身體急轉,瞬間朝着另一個方向衝了過去,另外三個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就看到正是西青攻擊的方向,陳若柯的身影出現了。

陳若柯眼睛微微眯起,這聖境強者果然不同凡響,竟然能夠覺察到自己的移動軌跡,自己這種速度絕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覺察的到的,但是到了聖境之後的強者果然都是有着自己的獨特力量。

陳若柯看了一眼西青是很厚那厚厚的綠色雲團,那就是西青的本命雲,也正是西青的力量源泉,西青現在所施展的所有了力量都是從那裏面提供的。

“青木手!”

西青一聲暴喝。

影帝蜜妻:黑化影后煞竹馬 只見無數綠色的雲氣像是數條藤蔓一般從那一片綠色的雲團之中射了出來,無數綠色藤蔓組合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隻巨大的手掌。

“試探!”

陳若柯心中忽然有所悟。

因爲陳若柯在西青出手的一瞬間就已經感覺到西青並沒有使用太過龐大的力量,而且西青這種力量根本就不足以擊殺一個八段的修士,就連剛纔那兩個八段巔峯的修士都不可能殺死,更不要說是殺死陳若柯,西青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所以西青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試探出陳若柯真正的實力。

陳若柯剛纔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完全不是一個正常的八段中期的修士應有的實力,已經能夠媲美聖境強者,所以現在西青不得不謹慎應對,陳若柯這個來自陽間的北陰殿的少主,在陰間如果還能夠或者回去的話,他們是三大殿的人都不要這張臉了!

婚內有詭:薄先生,你失寵了 實在是太無能了! 一直青綠色的大手從天而降,陳若柯既然已經看破了西青的目的自然不可能使出自己重要的手段,更何況但單憑這種程度的攻擊就想要將陳若柯的那些隱祕的手段逼出來的話實在是有些可笑,不可能的事情。

陳若柯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身體忽然動了起來。

一拳瞬間擊出。

“砰!”

忽然間一聲巨響發出。

無數力量波動一時間瞬間徑直,在下一瞬間緊接着衝了出去。

雖然西青是身後站着的乃是兩個八段巔峯兩個九段中期的修士,但是也有些承受不住剛纔陳若柯還有西青兩人攻擊所造成的力量波動。

只見那四個人瞬間開始運動抵擋,臉上流露出不好忍受的神色!

陳若柯一擊便退,根本沒有再次發起攻擊,陳若柯身體凌空而立,雙手負在身後,靜靜的看着西青。

西青看着那從上而下俯視自己的陳若柯,看到陳若柯那雙黑亮的眸子的時候忽然間心頭一震,感覺此時的陳若柯身上那種淡然竟然和自己的父親他們有些相似,雖然不如他們的氣息強大,但是陳若柯此時可以說是身似或者說是陳若柯的心正是他們那個高度的.

其實西青會有這種感覺也不奇怪,畢竟都是常年身居高位的人,西青本就是西陰殿的少主,但是也只能是少主,不過陳若柯卻不一樣,雖然現在陳若柯來到陰間是北陰殿的少主,但是在陽間的時候,陳若柯可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或者說是一個獨掌大局的人物,這種時候雖然陳若柯的境界比西青要低很多,但是陳若柯的心態依舊是那個叱吒風雲,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陳若柯!

“給我下來!”

西青越看陳若柯越感覺不爽,一掌拍出。

“呼呼呼”

瞬間狂風大作,一道小型的龍捲風竟然瞬間出現,朝着空中的陳若柯席捲而去。

在拿到黑色的龍捲風出現的一瞬間,西青的身體緊跟着就動了起來,就像一隻離弦之箭一般瞬間衝向空中的陳若柯。

西青現在有一種感覺,如果不趁早將陳若柯幹掉的話,拖得時間越長自己就越有可能會喪失掉信心!

不知道爲什麼,站在陳若柯的面前西青總是有一種被陳若柯壓着一頭的感覺,如果不趁早將陳若柯除掉的話,西青都有些害怕等的時間越長了,他就殺不掉陳若柯了。

其實西青自從有了這種感覺之後就已經輸了一頭。

陳若柯並不知道西青此時的想法,不過在看到西青衝向自己的時候,陳若柯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斃,陳若柯看到西青好像有點着急了,不知道爲什麼到了聖境之後竟然還會出現這種情況?

高手對決,往往一點小小的紕漏就有可能會導致整個戰局的傾斜,陳若柯一直以來都在告誡自己在和高手過招之時一定要心無雜念,否則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對方找到可趁之機直接將自己擊敗,因爲在對戰之時一旦心有雜念就容易出現破綻,只要被對手找到自己的破綻自己就有可能會面臨失敗或者是死亡!

陳若柯搞不明白,現在的西青竟然就有這種跡象,雖然被西青自己強力的壓制着那種莫名其妙的情緒,但是陳若柯依舊感應到了西青那細微的變化。

“你在害怕!”

陳若柯身體瞬間衝向西青,右拳擊出,拳頭表面有一層柔柔的白光覆蓋,陳若柯在接近西青的時候忽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西青神情忽然一愣,陳若柯瞅準時間瞬間擊出!

陳若柯這一拳看起來並沒有什麼特殊,不過西青挨中這一拳之後卻能夠明白陳若柯這一拳中的威力,陳若柯這一拳之中不僅僅蘊含着自己的力量還有體內那一股特殊的佛力。

佛對陰間之物本來就有着一種壓制作用,現在陳若柯講這種佛力融合到自己的力量之中並且是用來對付西青,西青猝不及防之下被陳若柯一拳擊中。

原本準備好的攻擊在陳若柯那一句話之下竟然忘記攻擊陳若柯,西青的身體在空中瞬間朝着下方降落下去,猶如一顆來自天外的流星。

шωш▲tt kan▲C〇

“轟~”

西青的身體降落在地上之後,瞬間一個深達十幾丈的大坑出現在西青那四個手下的眼前。

那四人的表情瞬間凝固,這是什麼情況!

西青乃是堂堂聖境強者怎麼可能會被一個僅僅只有八段中期的陽間小子擊落下來,尤其是西青主動攻擊,那陳若柯乃是被西青攻擊的人,但是最終被擊敗的竟然是率先發起攻擊的西青,這事情有點不可思議。

那四人在原地呆愣愣的站着,根本就沒有想起要過去將西青攙扶起來,其實他們即便是想去將西青攙扶起來也根本沒有那個機會。

被陳若柯擊落下來西青吐出一口嘴裏的泥土。

這一擊雖然力量浩瀚,不過卻還不足以令西青受傷,。

陳若柯依舊是居高臨下的看着西青:“怎麼樣?”

西青看到若柯那副笑吟吟的樣子,心中更是怒火中燒,越是想要將陳若柯碎屍萬段,直接生撕了陳若柯,不夠西青這個時候已經接近喪失理智的邊緣了。

西青知道剛纔自己是怎麼被陳若柯擊落下來的,雖然並沒有受到什麼重傷直接喪屍戰鬥力,但是這種情況對於身爲戰鬥雙方之意的西青來說也是有一定影響的,起碼在西青的心中就留下來一點點陰影。

“我不會讓你那麼痛快就死掉的”西青抹了一把臉擡着頭看向陳若柯平靜的說道。

剛纔被陳若柯一擊擊落之後,西青已經恢復了理智,雖然剛纔已經接近爆發,但是西青畢竟是聖境強者,對於自己的控制慪肯定是不會差,所以子啊短短的時間之內便將自己的狀態調整了過來。

陳若柯看到這個樣子的西青,心中不得不警惕起來,雖然一直都在警惕着西青,但是現在的西青絕對不是剛纔的西青,陳若柯必須要全力應對,要不然很有可能會栽在西青手中! 平靜下來的西青體內散發出一股令人戰慄的氣息,兩隻手垂在身體兩側,緩緩握緊,平靜的眸子中綻放出一股股戰意。

“你確實有這個資格讓我正視你”西青微微一笑。

陳若柯點點頭,同樣點頭一笑:“或許我們可以一戰”

“當然”西青一笑“生死之戰!”

西青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絲恨意,不過奇怪的是竟然還有一絲感激。

陳若柯看着這個樣子的西青,突然發覺西青就在剛纔那短短的一瞬間好像發生了什麼變化,雖然說不出來但是陳若柯能夠感覺出來,西青就在剛纔那一瞬間的確是變了。

“來吧”

西青的身體從那十丈深的大坑之中緩緩升了起來,上升到和陳若柯一樣的高度之後,目光平靜的盯着五米之外和自己一樣高度的陳若柯。

“八段中期竟然能夠讓我如此重視,你是第一個”西青一笑。

陳若柯搖了搖頭笑道:“能夠如此重視我的聖境強者你也是第一個”

西青微微一愣,隨後自嘲一般的笑了一聲,陳若柯的話在西青耳中好像就是再說自己不行一般,聖境的修爲竟然會如此重視一個八段中期的修士,若是放在平時八段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會進入西青的眼中更不要說是被西青這種人重視了,但是現在陳若柯卻做到了,不僅僅讓西青放在了眼中重視,而且西青竟然在陳若柯身上感到了一種隱隱的威脅。

“戰吧+!”

“戰吧!”

陳若柯和西青兩人同大喝一聲。

陳若柯身體凌空站立瞬間消失,當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和西青碰撞到了一起。

站在地面上的四人只看到兩團不同顏色的光芒瞬間撞到了一起,一團綠色一團柔白色,兩團光芒瞬間碰撞在一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