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以前這樣我就算了。

現在他們好歹也是當父母得人,而且女兒還就在面前。

「看就看,嫉妒死她!」

話音落下,夏可可還很挑釁似得,對著葉一瞪眼。

葉子晨也朝著葉一看了過去。

就看到葉一抱著肩膀,稚嫩的臉蛋上縈繞著跟她年紀不相符的成熟和滄桑。

「挺辛苦吧。」

收到傳音的葉一怔住。

看到葉子晨正朝著她無奈的笑,葉一也無可奈何的聳肩。

「那有什麼辦法,她是我媽媽。」

「習慣了!」

「可可她一直都這樣,理解一下吧,她就是有點孩子氣。」說實在的,葉子晨自己都覺得有些怪。

他一個當爹的。

竟然要對著女兒為她的母親解釋。

「我知道呀。」葉一聳肩,「我一直都很讓著她的。」

「那就好。」

「你們父母倆在嘀咕什麼?」懷中的夏可可皺著眉毛,在葉子晨和葉一的身上看了一圈,「有什麼不能當我面說的,要偷偷傳音,你們在說我壞話吧?葉一,你是不是跟你爸告狀了!」

「沒有,可可。」

葉子晨笑吟吟的解釋著。

本想著由他來說,可能效果會更好一些,省的她們母女倆再吵架。

誰成想……

「你們……」

夏可可莫名的噘嘴,將葉子晨推開,伸手指著葉一和葉子晨。

「好呀,果然是父母倆呀!」

「都說女兒是爸爸上輩子的情人,我還是給自己生了個情敵!」

???

葉子晨滿腦袋問號。

「可可,不是你在說什麼吶?」

「哈!開始覺得我口不擇言,覺得我發瘋了是吧!」夏可可眼中縈繞著不屑,「好,你說的對,我發瘋!你們都姓葉,就我是外姓人,不被待見也很理所應當嘛。」

「可可,我……我也沒說什麼呀。」

葉子晨苦笑著,他就是不想這母女倆吵下去,才特意解釋了一下。

「你還沒說!」

「你都開始給她說話了,胳膊肘往外拐!」

夏可可瞪著眼睛,伸手指著葉一。

「她是咱們女兒呀!」

「女兒也不行!」

「可可……」

「別跟我說話了,你們父母倆一條心,這家我待不下去了,我不待了!」

霎時間,一條金龍盤旋到虛空之上。

不到半息的時間,金龍就從虛空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就留下站在宅院中一臉茫然的葉氏父女。

「什麼情況?!」

當葉子晨話音落下,葉一也很茫然的聳肩。

「我也不知道呀,以前從來沒見過媽媽這樣的。」

葉子晨就歪頭看著虛空。

沉默的冗長的時間,他才搖了搖頭長吐口氣,拽住葉一的小手往宅子里走。

「不用去看看我媽媽?」

「你媽星系巔峰,沒人傷的了她。」

葉子晨摸了摸葉一的頭,就是在他的腦海中一直縈繞著夏可可當時的神情。

她的情緒真的太激動了!

那種激動已經超出了撒嬌,已經開始有了無理取鬧,或者說無厘頭的感覺。

夏可可性格是比較活潑。

可以往的她撒嬌也都很知道把握尺寸。

「子晨,你回來了。」

回到後院沒多久,葉子晨就看到正在澆花的李佳怡,眼中流露著驚喜,將花灑放下跑了過來。

「佳怡媽媽。」

「乖。」李佳怡摸了摸葉一的小臉,「可可怎麼沒跟你們回來?」

「媽媽她……」

葉一抿著嘴唇,也不知該如何開口。

「葉一,你去玩吧。」

摸了摸葉子晨的小腦袋,葉一雙眸一亮。

「好。」

葉一興沖沖的跑了回去,看著她那興高采烈的樣子。

「她這是要去哪兒?」

「第二宇宙吧。」李佳怡聳肩道,「不是你說的嘛,讓我們都去第二宇宙。以前可可不讓葉一去,就算去每天也只能呆一個小時。」

「佳怡,正好我還想問你。」

葉子晨聞言點頭,旋即開口道。

「這段時間,就是我不在的這十年,可可她怎麼了?」

「啊?可可?沒怎麼呀!」

「真的沒有?」葉子晨皺眉,「可我為什麼感覺,可可她好像……」

「情緒不太對,是嘛?」李佳怡開口。

「對對對!你說……她是不是得產後抑鬱症了?」 「誒?」

「可可得了抑鬱症!」

「這怎麼可能嘛。」

前廳……

劉晴捧著臉,眼中流露著驚訝。

「這段時間我跟可可幾乎每天都在一起,從沒有這種感覺呀!」

劉晴和可可本就是好友。

當時她還是魂魄,被葉子晨找到的時候,她就曾經說過。

他們接觸的多其實也很正常。

就是讓葉子晨有些意外……

「你和可可……」

坐在地板上的葉子晨瞄了一眼蘇煙。

「這幾年我一直在第二宇宙。」蘇煙遲疑了半晌抿著嘴唇,「對可可的關心是少了一些。」

「蘇煙是生命治癒師嘛。」

「第二宇宙有許多傷患,這點是可以理解的嘛。」

劉晴輕輕聳肩,安慰著蘇煙笑道。

「問題是怎麼可能!」

肖語媚眯著眼睛蹙眉。

她做為媳婦兒團中的大姐,對這些妹妹們都很關心和注意。

她也曾考慮過這個抑鬱症的問題。

對可可她們都關心倍至。

「如果可可真得了產後抑鬱症,在最開始的幾年就應該表現出來。可那時候她的狀態很好,如果真說她開始變得情緒化,其實是這兩年才開始的吧。」

「對,我也這麼覺得。」

李佳怡深深的吐了口氣,緊鎖著眉宇手指摩挲著下巴。

「大概就是兩年的樣子。」

「可可偶爾就會變得有些情緒化,其實對我們還好,她情緒化最多的是對葉一。」

「葉一做什麼錯事么?」葉子晨皺眉。

「沒有呀。」劉晴皺眉,「葉一一直都很乖巧懂事,要說聽話……她應該是幾個孩子中最聽話的了。」

就在這期間,方廳外。

葉一和幾個跟她年紀相仿的少女們站在門外的位置。

「葉一姐,爸爸媽媽們在說什麼?」

「不知道。」

葉一搖頭,抿著嘴唇偷偷的看著方廳中的大人。

其實她聽到了不少……

不由自主的,她都開始有些想質問自己。

到底她做錯了什麼?

仔細回想,在她小時候的印象中,可可對她真的很好。將她當成小公主照顧,每天臉上都洋溢著幸福,還總說她跟自己很像,不愧是自己的親閨女。

那時候夏可可最高興的事情……

就是跟其他的媽媽們炫耀葉一這個寶貝女兒。

不知為何。

就在一天,這一切突然變了。

其實李佳怡和肖語媚說的都不準確,夏可可真正開始變化的時間是在三年前。

在三年前,葉一就感覺媽媽有些不太一樣。

情緒起伏很大。

說話也很沒有條理,有事兒沒事兒的時候就會找葉一的麻煩。

就好似……

葉一根本不該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她也有想,是不是哪裡做的不對,讓可可媽媽生氣。之後的日子裡,她做任何事情都謹小慎微,生怕再讓媽媽發火。

她的確將一切做的都很完美!

讓夏可可都找不到問題來,可是她又從變身這裡找她的麻煩。

不能化龍!

「難道媽媽是覺得我不會化龍而生氣么?」

葉一咬著嘴唇,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她在心中不斷的質問自己。

「不行,我要去找媽媽問清楚!」

用力的握了下拳頭,葉一就鎖眉離開。

「葉一姐!」

門外的少女們也都怔住,殊不知,就在她們驚訝時,遠處一個抱著長劍的少年蹙眉看著這一切,在短暫的遲疑也背著黑劍離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