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這些都是戰死的英靈,他們的意志力都遠遠超出常人。

如果波及開,很可能就會形成“陰兵過道”的局面。

這“陰兵”並不是真正的地府鬼兵,而是這些英靈依舊執念未散,以爲自己未死,繼續以鬼魂的狀態四處巡邏,護衛華夏。

但,他們執念未散,意識卻已經被怨氣遮蓋,這種無意識的巡邏,很可能會波及普通人。

僅僅是怨氣,就遠遠不是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這時,電話裏又響起師父凝重的聲音:“當年爲師就是擔心後果不可控制,所以知曉陳家要在那塊地上修建學校,才幫陳家佈置了陰煞逆轉風水大陣,想借助學校莘莘學子每日凝聚出的浩然正氣,慢慢撫平英靈們的怨氣,同時,以陰煞逆轉風水大陣將那些死氣怨氣逆轉成氣運,加速怨氣消耗。”

白小鳳恍然大悟,一般墳地上修建學校或者寺廟,其實就是藉助浩然正氣和靈氣壓制鬼魂。

但,師父這麼做,卻是用浩然正氣,平息英靈們的怨氣,等這些英靈的怨氣減弱到一定程度,便能輕鬆超度。

他深吸了一口氣,目光變得無比堅定起來:“明白了,那由我來超度他們吧,這些英靈付出了那麼多,該休息了,該得到來世了。”

“你確定要做?”電話那頭,師父的聲音有些驚訝。

“做,當然要做,這是後輩該做的。”白小鳳微微一笑,“好處不要了,這次的‘鍋’,徒弟幫你背了。”

“如果要做的話,你可得小心,萬人坑裏可不止萬人英靈,當年爲師仔細查探過,還有一位倭人將軍的鬼魂,實力遠超英靈們,所以壓制得他們不得超生。”師父又說。

白小鳳眼中殺意迸發,這一刻,若是有人從他身邊經過的話,肯定會發現,氣溫都猛然下降了一大截。

他冷冷一笑:“那本大爺,就把那鬼魂,殺了!”

“好,小鳳,師父以前小看你了。”電話裏,師父的聲音激動起來,“至於好處,那萬人坑裏,有爲師當年謀私留下的一件小禮物,若是你能超度那些英靈,那禮物便是你的了。”

掛掉電話後。

白小鳳目光深邃起來,擡頭看向小樹林的方向,知道萬人英靈的時候,他已經放棄對師父討要好處了。

並且,他也確定剛纔師父說的早就算到“陰煞逆轉風水局”會壞掉,所以纔派他下山的說法是在說謊。

如果真是這樣,那之前周浩昌暗害陳家的事情怎麼解釋?

估計這萬人英靈是師父想等到怨氣減弱後,自行來超度的。

但現在被人給破壞掉了風水局,師父面子上過意不去,所以故意說這麼個謊,好在他這徒弟面前維持一點逼格。

他很瞭解師父,這老傢伙修佛兼道,實力強大,雖然平時很無良很沒節操,但還幹不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反倒是愛面子這點,是真的!

但,現在糾結這個毫無意義,

有些事能做,有些事應該做,有些事必須去做。

史上第一絕境 他知道!

而超度萬人英靈這事,他……必須做!

他深吸了一口氣:“前輩們,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們也該安息了,這一次,小子親自送你們最後一程。還有那個倭人將魂,鎮壓前輩們的後果,我白小鳳定要讓你感受到什麼叫做怒火!”

頓了頓,他握緊了拳頭:“還有小妖女的師父,借用英靈怨氣來養鬼,你也想得出來,但願你別出現,出現了,我就……殺了你!”

莫方,還有一章。

各位先睡,明天早上再看那一章,今天送貨,下午快六點纔回家,所以更得這麼晚。

鑑於老鐵們反應的更新慢的問題,其實不是慢,畢竟每天四更,是更得晚。

老公勢不可擋 酸菜考慮了一下,看今晚身體堅持得住不,能不能熬個大夜,多寫點出來,然後明天早點更。

抱緊我,給酸菜一點溫暖。 秦驍緊緊抱著她不放。

他帶著她來到一個隱密的地方。

在那個地方,他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城門方向。

飛鳥如秦驍所說沖向陳瑾的位置。

那些明明是些沒有靈智的東西,可是現在卻像是懂得人性似的。

咻咻咻咻!

一支又一支箭射向那些飛鳥。

飛鳥完全不受影響,仍然朝陳瑾的方向躍去。

「這些飛鳥不對勁。」蘇雯瀾說道:「它們到底是什麼?」

秦驍說道:「它們不是真正的鳥,而是機關鳥。你看它們與真鳥無異,是因為它們的外面偽裝了真鳥的羽毛。」

「原來如此。我說這些鳥怎麼殺不死。不對啊,就算這些鳥可以接近陳瑾,它們也不可能救下陳瑾。」蘇雯瀾說道:「接下來你的計劃是什麼?」

「原來瀾兒也有看不懂我的時候。」秦驍將她抱在懷裡。「接下來當然是一場好戲。」

「賣關子?」蘇雯瀾不悅地掐了他一把。

秦驍輕笑:「等會兒給你驚喜。」

蘇雯瀾撇嘴,不再問他。

她看著那些飛鳥逼出了隱藏在暗處的弓箭手,並且讓他們方寸大亂。

有人出來指揮,那些弓箭手才稍微冷靜下來。

砰!其中一隻飛鳥爆炸了。

砰砰!又一隻飛鳥爆炸了。

「不好,這些東西帶毒。」有人說道:「快讓皇上離開。」

一直藏在暗處的秦黎辰躍出來,揮著手裡的劍朝陳瑾的方向躍去。

秦驍鬆開蘇雯瀾,將臉蒙住,提著劍衝過去。

眼瞧著吊在那裡的陳瑾就要被秦黎辰刺中,又一隻飛鳥出現在秦黎辰的身側。

秦黎辰見狀,連忙避開它。

因為這一避開,他就沒有第一時間殺了陳瑾。

而這時,秦驍趕到了。

哐當!兩把劍交纏在一起。

「你是誰?」秦黎辰銳利地看著秦驍。

秦驍眼含輕蔑:「殺你的人。」

說出來的聲音沙啞撕裂,像是幾十歲的老人似的。

秦驍為了偽裝自己的身份,故意改變了自己的聲音。

秦黎辰太了解他了,就像他了解他一樣。

要是他不做些改變的話,秦黎辰一眼就能把他認出來。

砰咚!又一隻飛鳥爆炸了。

秦驍呵呵冷笑:「你的走狗都看出來這些機關上面帶著毒素,你居然沒有想著逃走,而是留在這裡找死。"

「區區毒粉,豈能傷得了我?」秦黎辰有恃無恐。

「難怪你敢留在這裡。在你的眼裡,我會傻得用普通的毒粉對付你嗎?我告訴你,這些毒是特意為你準備的。沒有解藥。」

秦黎辰心裡一擰。

他看向那些中毒的手下。

只見他們滿臉潰爛,看上去特別的凄慘。

秦黎辰好歹也是遠近馳名的美男子。哪裡能不愛惜自己的容貌?見到那些手下的死狀,他馬上收回劍,朝遠處躍去。

秦驍沒有戀戰。

他的目的是救下陳瑾,又不是殺秦黎辰。

如果想殺秦黎辰的話,剛才就是最好的機會。他可以添點更狠的毒,完全不管陳瑾的死活,就這樣把他解決了。

可是秦黎辰以後可以殺,陳瑾現在必須救。

說起來秦驍與陳瑾也算是有點交情。特別秦驍偽裝進來時,陳瑾給她提供了便利。那時秦驍就與他有了革命交情。

咻!

他一劍砍掉陳瑾手上的繩子,接住了他。

陳瑾渾身鮮血,沒有一塊兒好肉。他能感覺到他的呼吸很薄弱。哪怕現在救下了他,他也未必能活下來。

「小……」蘇雯瀾捂住嘴巴。

怎麼辦?

秦黎辰根本沒有走。

他重新藏起來了,而且正用弓箭對準秦驍的心臟。

以蘇雯瀾的位置,正好看見秦黎辰的身影。而他現在在做什麼,她也看得清清楚楚。

「小心!」蘇雯瀾大叫。

秦黎辰看了過來。

正好看見蘇雯瀾的身影。夢島書庫

他手裡的劍脫了出去。

可是因為偏離了些,所以沒有射中秦驍,反而射中了自己的一個士兵。

秦黎辰臉色難看。

秦驍已經發現他了。這個時候他已經沒有辦法再動手。

他朝蘇雯瀾的方向躍過來。

秦驍扶住陳瑾。

他眼睜睜地看著秦黎辰躍向蘇雯瀾的位置,卻沒有辦法趕在他之前來到蘇雯瀾的身邊。

蘇雯瀾朝他搖頭。

他明白她的意思:快走。

秦黎辰暫時捨不得傷害她。

這個時候他確實應該帶陳瑾離開。畢竟陳瑾的情況非常危險。

可是看著秦黎辰抱住蘇雯瀾,秦驍的心裡像是有把火在燒似的,恨不得將他的手砍成幾段。

「你怎麼來了?」秦黎辰抱住蘇雯瀾。

蘇雯瀾推開他,仔細看著他的身體:「有沒有受傷?」

秦黎辰見她這樣緊張,剛才的那點遲疑消失了。

或許她說的『小心』是對他說的吧!

「剛才你怎麼叫我小心?可是我有什麼危險?」秦黎辰說道。「嚇得我以為你出事了,連箭都射偏了。」

「我看見有人藏在那個角落裡。」蘇雯瀾隨便指了一個位置。「瞧那人是想偷襲。我一時緊張,也顧不得別的,只有叫你小心。」

「原來如此。」秦黎辰說道:「你呆在這裡別去。我再派點人手去抓那兩人。」

「小心些。」蘇雯瀾叮囑。「我留在這裡也是打擾你,那我先回去了。」

秦黎辰朝旁邊的士兵招了招手:「你把蘇小姐送回去。」

士兵連忙拱手說道:「是。蘇小姐,這邊請。」

蘇雯瀾回頭,看著秦黎辰說道:「你一定要小心。抓不到人沒有關係。只要你沒事,早晚也會抓到他們的。」

「好。」秦黎辰摸了一下她的頭髮。「我答應你,等會兒早些回來陪你用晚膳。要不然有你擔心的。」

「嗯。」蘇雯瀾跟著士兵走了。

秦黎辰看著她的背影,腦海里浮現一個問題:她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最重要的是這個位置找得極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著城門那裡發生的事情。

蘇雯瀾回頭看著秦黎辰站著的位置。後者還在向她揮手。

蘇雯瀾笑了笑,坐著馬車離開。

「來人。」秦黎辰喊道。

「皇上有什麼吩咐?」一直藏在暗處的暗衛走出來。

「問問他們,蘇小姐今天做了什麼事情。把她做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彙報給我。」秦黎辰淡道。

吞神至尊 「是。」

蘇雯瀾回到院子里,想著秦驍和陳瑾的事情。

紫娟為她倒茶,說道:「小姐,你是不是應該綉你的嫁妝了?」

「嫁妝?」蘇雯瀾回過神來。「我為什麼要綉嫁妝?」

「當然是因為你和皇上的婚期越來越近了。應該提前做好準備啊!像是鳳冠霞披之類的,皇上為你操辦了。可是你的蓋頭總得自己綉吧?」紫娟說道。

蘇雯瀾根本就沒有想過與秦黎辰成親的事情。想到要嫁的人是秦黎辰,她就沒有做女紅的心情。

「既然鳳冠霞披都是皇上負責的,蓋頭的事情也一起負責不就好了?」蘇雯瀾說道:「我做女紅不行,不要丟人現眼了。」

「外面好熱鬧啊!也不知道今天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奴婢最近怕了,都不敢出門了。與其出去,還不如留在房間里做女紅呢!」紫娟說道:「既然小姐不喜歡做女紅,那奴婢給你泡茶吧!最近皇上又買了幾本遊記,奴婢給你拿過來。」

「嗯。謝謝你,紫娟。」蘇雯瀾對紫娟說道:「你真有一顆玲瓏心。希望你以後能遇見不錯的主子。」

紫娟茫然不解地說道:「奴婢的主子不是小姐你嗎?難道你和皇上成親了就不要紫娟了嗎?紫娟還以為可以做皇後娘娘身邊的大丫頭呢!看來要落空了。」

「胡說八道。」蘇雯瀾看出她是故意逗她開心,失笑道:「我要是真的做了皇后,一定收你做大丫環。」

「你肯定會做皇后的。」紫娟肯定地說道:「皇上對你的真心,誰都看得出來。其他幾位娘娘可沒有讓他這麼緊張過。」

「好了。你去廚房吩咐一聲,就說晚膳多準備幾個皇上喜歡吃的菜。到時候他會來與我一起用晚膳。」蘇雯瀾說道。

紫娟恍然:「難怪小姐一直魂不守舍,原來是在等著皇上一起用晚膳。可是現在才過了午時,小姐就算想皇上,也得忍耐才行。」

「好啊你,越來越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已經開始拿我開玩笑了。」蘇雯瀾故作生氣地說道:「看來這大丫環的位置是沒有你了。看你一片忠盡的份上,讓你做三等丫頭吧!」

「三等丫頭不是粗使丫頭嗎?」紫娟哀怨。「奴婢好不容易才從粗使丫頭提上來。小姐還要把我貶回去。」

「那就看你聽不聽話了。快去點菜。」蘇雯瀾推了紫娟一把。

紫娟吐吐舌頭:「奴婢去就是了。小姐不用這樣焦急。廚房肯定會給皇上準備很多好吃的飯菜。小姐不用心疼皇上餓著。」

蘇雯瀾裝作要用手裡的茶杯砸她。

紫娟怪叫一聲,快速跑了出去。

蘇雯瀾失笑:「真是越來越大膽了。」

從窗口翻進來一個人。

那人見到她,將她緊緊抱在懷裡。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