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他個態度,我也沒繼續打趣他,專心一意開起車來,在經過一個岔路口時,忽地看道路旁一個人朝我們的車在招手。

“大個,快看,你的機會來了,這可能是天賜的緣份,你可要好好珍惜把握哦。”

我一邊慢慢停下車,一邊轉頭對馮小峯說道。

他本來視線落在相反

的位置,所以沒看到向我們車子招手的人,等他聽到我的話轉過頭來,看到路旁招手的那個人時,他的眼神募地呆了一下。

這是一個女孩,一個穿得並不時髦但身材和臉蛋非常端莊秀氣的女孩,從她簡單卻很得體的打扮上,以及眉宇間那份還沒完全被這個社會大染缸所浸潤透的神態上,我很快得出了一個結論,她應該還是一個學生,一個在校大學生。

她背上揹着一個鼓囊囊的揹包,款式雖然新潮,但從質地上分析,應該是那種高仿地攤貨,這更證明了我的判斷,一個農村大學女生,即使家庭條件還不錯,也不會去無端跟那些城市裏的女孩攀比物質條件的。

何況,我從她清明的眼睛裏還發現,她也不是那種在人生道路上想走捷徑的女孩。

看到我們把車停住了,那個女孩帶着一絲怯生生的神態快步走到了車前。

我想,她是絕不會料到,在她還沒開口之前,我的腦海裏就已經對她整理出了這麼多資料的。

“師傅,你們是去東海市嗎?我今天沒等到班車,你們能不能捎我一程,我會給你們車錢的。”

這個女孩一邊說,一邊掏出了身上的錢包。

我立刻毫不客氣地制止了他這個動作。

“美女,我們的確是去東海市,我們也可以免費捎你一程,但你要給錢的話,你還是慢慢等班車吧。”我朝他聳聳肩道。

“師傅你這是爲什麼呀?”女孩好像完全不能接受我這個說法,這年頭還有不要錢的活?不要臉的事情倒是多了去了。

看着她大眼睛裏飛速轉動的黑眼珠,我猜想如果不是大白天的話,她一定會認爲我免費讓她搭車,一定是有另外的企圖。

“因爲我們的車沒有營運證,不是營運車輛,如果我們收了你的錢,那就是在非法營運了,這要是被交警查到,或者被別人舉報了,那時會被罰款扣車的。”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旁邊的馮小峯已經替我做出了科學而正式的回答。

我偷偷瞥了他一眼,但不是因爲他在這個好看女孩面前搶了我的表現風頭的機會,而是覺得馮小峯這麼靦腆的個性,開始主動搭理起女孩子來,看來他對這個女孩潛意識裏已經產生了某種好感。

但他完全無視我的目光,眼睛仍無線友好地停留在女孩身上。

“是這樣啊,那我就免費蹭你們的車了,我今天運氣太好了,碰到兩位好心師傅了。”

女孩連忙把錢包放回口袋,一臉開心道。

那邊馮小峯已經拉開車門,像迎接小公舉一樣把她招呼上了車。

等她坐穩之後,我很快發動了車子。

“美女,我還有個問題想跟你溝通一下。”我從後視鏡裏瞥了她一眼笑道。

“什麼問題,師傅請說。”女孩一欠身子道。

“你看我們年紀好像都差不多,你能不能別叫我們師傅前師傅後了,我們都是年輕人,還是直接叫名字吧,如果你不介意我們認識一下的話。”

我呵呵笑道。

馮小峯不失時機朝我露出一絲鄙夷的眼神,似乎覺得我這是純粹在找藉口搭訕人家妹紙,卻又裝得這麼一本正經,實在虛僞之際。

我朝他眨了眨眼睛,表示一點都不在乎他的鄙夷。

因爲我們坐在前排,那個女孩坐在後排,所以她根本沒有看到我們私底下的交流,聽到我這麼說,她撲哧一笑,露出一排潔白如玉的牙齒,還有一臉青春活潑。

(本章完) “哈哈,兩位大哥真是太逗了,我沒想到你們會這麼好說話,所以剛纔有點拘束。你們這麼好心,我當然不會介意認識你們啊,我先自我介紹一下吧,我叫蘇曼兮,在東海大學上大二。”

女孩大笑了一下,然後非常開朗地對我和馮小峯說道。

我沒想到她性格原來如此外向,剛纔還那麼怯生生的,不過我喜歡和這種性格的女孩打交道,矯情的女孩子會讓我受不了。

“我叫馮小峯,他叫凌志澤,我們都在東海市,一起開着一個小店做點小生意養家餬口。”

讓我沒想到的是,馮小峯竟然又把話頭搶了過去,連讓我自我介紹的機會都沒有。

看來他是真對這個叫蘇曼兮的女孩子有點上心了,我在心裏暗暗一笑。

不過,我剛纔不是還希望他身上的潘多拉黑子快點打開麼,如果這個蘇曼兮就是那個開鎖的人,我倒是非常樂於見到他能有這麼一天的,所以也沒去計較他對我的無視了,反而在接下來的時間儘量不說話,把所有的機會都給他盡情發揮。

“你們開的什麼小店呢?能告訴我嗎?如果離我們大學不遠的話,說不定我還可以和我的同學一起去光顧你們的生意哦。”

蘇曼兮咯咯笑道。

“這個……”馮小峯臉上頓時露出一片爲難之色,撓着腦袋一副不知如何開口的樣子。

“怎麼,不能說的嗎?難道你們開的黑店?或者賣的是非法產品?我想想,你們不是……賣成人情趣用品的吧?”

蘇曼兮臉上的表情經過了一系列疑惑、納悶、思索、偷笑的完整表現,最後停留在掩嘴直笑中。

比起馮小峯臉上尷尬的表情,她可就自然多了,好像她這個女孩子在我們兩個男孩子面前,說起成人情趣用品這幾個字,並沒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其實就算我們真是賣成人情趣用品的,也沒有什麼需要扭捏的,這可是光明正大的一個行業,而且越來越做得風生水起,很多人都靠賣這個成了大富翁。

現在的初中生就基本無師自通了所有的生理衛生知識,何況是蘇曼兮這個大二女生呢?

只是馮小峯剛跟我來城裏不久,接觸的東西還不是太多,所以聽到她的反應之後,尷尬中還加進了一些緊張和羞澀。

未經人事的男孩子都會經歷這個過程的,我倒是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態。

“我們開的是……抓鬼店,所以,你和你的同學還是不要來光顧我們的生意比較好。”馮小峯臉有點漲紅道,極力掩飾着自己的羞澀道。

人家一個大二女生都能大大方方這麼說,他要是態度太過於扭捏,反而顯得內心齷蹉了。

“抓鬼?你們兩個竟然是抓鬼的,我沒聽錯吧?你們是茅山道士呢,還是梅山教驅鬼師?”蘇曼兮一臉無比驚訝道。

如果不是看在我們免費讓她搭車的份上,我毫不懷疑她會直接說出我們是神棍騙子的。

“我們真是驅魔師,我們開的小店就叫志峯驅魔店。”馮小峯努力解釋道,似乎想在她面前迫切證明他不是那種街頭的神棍騙子。

可蘇曼兮的臉上還是露出了一些懷疑。“你們這麼年輕,長得也有點帥氣,爲什麼不去找一份正式工作,偏偏要做這一行呢?”

“這一行有什麼不好?抓鬼驅魔可是人間正道,沒有我們這個行業的人在維護陰陽兩界的規矩和秩序,這世間不知會出現多少無頭冤案,也不會享受到真正的太平和繁榮,你可

別小瞧了我們。”

馮小峯提高了音量,且一本正經道。

“帥哥,你別這麼緊張生氣啊,我可沒有小瞧你的意思,只是覺得奇怪而已。你叫馮小峯對吧,你們是哪裏人呢,怎麼跑到鄉下來了?”

蘇曼兮微微一笑道,儘管她心裏的確有點瞧不起我們的意思,但她掩飾得很好,而且很乖巧地轉換了話題,免得在這個話題和馮小峯產生更大的衝突。

“我們兩個都是龍山村人,這一次回來就是抓鬼的。”

馮小峯答道。

“你們是龍山村的?那和我不遠啊,我是鄰村虎陽村的。”

蘇曼兮聽到我們是龍山村的,心中不自覺平添了一種親切,神情也更加放開來了。

“你們真是去抓鬼的麼?抓到什麼鬼了?”她又問道。

“鬼是抓到了,但我們一個朋友還是被鬼害死了。”

想起小冬子的慘死,馮小峯的臉上露出一片傷感和落寞。

“是嗎?這世上還真有鬼?你朋友真是被鬼害死的?”

蘇曼兮一臉驚訝地看着他,之前他的確非常懷疑,馮小峯說他是抓鬼的是在忽悠她,但此刻看到他臉上這麼真切的悲傷表情,心裏又開始猶豫了,難道我們兩個真是抓鬼驅魔人?

“嗯,我們剛剛親手埋葬了他,還好我們也消滅了那隻鬼,也算是替他報仇了。”馮小峯調整了一下情緒,雖然小冬子的死讓他無比悲痛,但沒必要吧這種情緒傳遞和影響到別人。

蘇曼兮在後座上四處張望了一下,拿起我們的放置在座位上的桃木劍和銀斧頭,仔細研究了一番,大眼睛一陣忽閃忽閃。

“你們居然還有這麼多抓鬼的法寶?我只在電視裏面看到過,看來你們真是抓鬼大師了。沒想到你們年紀輕輕,竟然有這種本事,我還以爲那些抓鬼驅魔的事情,都是幾十歲的老師傅才能做的。”

她放下手中桃木劍,感慨了一下道,似乎已經開始相信我們真的是在從事這個職業了,只是對我們到底有多厲害,恐怕還是打着小九九的。

“美女,我們幹嘛要忽悠你呢?你一個大學生,難道我們還能指望你給我們志峯驅魔店下單做生意不成?”我插嘴道。

“那也很難講啊,現在的校園靈異事件多了去了,東海大學那麼大,人那麼多,指不定我以後還真能給你們拉到訂單的。”蘇曼兮哈哈一笑道。

“我還真不希望能接到你們的生意,你們是大學生,是這個社會未來的中堅力量,我可不想你們誰誰誰出現靈異事件,況且,你們都還是在校學生,能有多少錢呢?我們志峯驅魔店可不做賠本生意。”我又嘿嘿一笑道。

“志澤哥哥,你也太小瞧我們大學生了吧,你別以爲我沒錢,就以爲所有大學生都是窮光蛋哦,現在的富二代大學生多了去了,一個月光生活費家裏就給上萬的都大有人在。”

蘇曼兮反駁道。

“你不信大學生沒錢,他們還不信你們這麼年輕會有什麼真本事呢。”

她還是把自己心中的懷疑給說了出來,順便還捎帶鄙視了一下我的財迷心態。

不過,她那聲志澤哥哥倒是叫得我心裏一陣舒坦。

“要不要我現在表演一下我們的法力給你看看呢?”我逗她道。

“要啊要啊,你們就盡情表演給我看吧,我還真沒有見過什麼茅山法術的,這回我可要好好開開眼界了。”蘇曼兮立刻表現出一臉興奮激動的神情。

我還沒開口,忽地看到副駕駛上的馮小峯手掌微微一動,知道他想趁這個機會使個什麼小法術,在蘇曼兮面前表現表現,但被我立刻制止了。

“我們這是抓鬼的法術,不是魔術,不適合在別人面前表演的,如果你真有這麼大興趣,下次我們去抓個什麼小鬼的話,我可以把你帶上一起去看看,只要你不被鬼嚇破了膽就好。”

我呵呵笑道。

“真沒勁,志澤哥哥,不帶你這麼玩的哈,你這是在傷我那顆幼小純潔的少女之心啊。還嫌棄我膽小,我看你是在逗我吧。”蘇曼兮非常不滿道。

wωω⊙ttKan⊙¢〇

“我不逗你了,東海大學已經到了,你可以下車了。”

我停好車,對她嘻嘻一笑。

“這麼快就到了?我好像還沒跟你們聊夠了,今天真神奇,竟然碰上了你們兩位這麼年輕的抓鬼帥哥,以後記得要多聯繫哦,有空的話多跟我和我的同學講講鬼故事吧,我看你們應該都沒有女朋友,萬一碰上了崇拜你們的女大學生,你們可有福了。”

蘇曼兮一邊下車,一邊意猶未盡道。

我朝馮小峯努努嘴,他連忙和蘇曼兮互留了電話,也許他們之間不一定能發生故事,但既然有了開始,就應該好好把握。

蘇曼兮又要了我的電話,然後在一片謝謝我們的順風車中輕盈離去。

我們也沒去哪逗留,直接開車回了志峯驅魔店。

本來我和馮小峯兩人心情都不怎麼好,但因爲路上有了蘇曼兮這個美女的加入和一路調笑,心情變得愉快輕鬆了不少。

看馮小峯那股高興勁,好像開始編織起自己和蘇曼兮的美麗夢想起來,我本想潑他一瓢冷水,現在的大學女生那麼傲嬌,像我們這種不入流的民間抓鬼人士,和我們認識打鬧一下她們不會拒絕,但真要和我們談情說愛花前月下什麼的,她們就會有點本能的抗拒了。

但細想一下後,我還是忍住了,萬一在馮小峯和蘇曼兮之間發生了某種奇蹟呢?

就像馬雲先生所說的,這個人嘛,還是要有夢想的,萬一它實現了呢?

幾天沒守在驅魔店裏,也沒在店鋪外留個什麼聯繫電話,不知道這幾天有沒有漏掉什麼上門生意,我和馮小峯一合計,又弄了張廣告牌,上面把我們兩個人的聯繫電話寫了上去,萬一碰上我們兩個都不在驅魔店,那些上門的客人就方便聯繫我們。

玩了會遊戲,很快就十一點了,我正準備去睡,電話鈴響了,我一看,又是劉雨欣打過來的。

我想了想,還是掛斷了,沒幾分鐘她卻又打了過來,我仍舊摁下了拒絕鍵。

可她今晚好像一定要聽到我聲音,或者跟我有什麼緊要事情要談一樣,幾分鐘之後又打了過來。

我皺了皺眉,反正已經決定明天去找她好好談談,把我們之間的關係給理清楚,給我們兩個彼此一個好好交代,也就不在乎接她這一通電話,便最終按下了接聽鍵。

我把手機放在耳邊,裏面卻好久沒有傳過來任何聲音,更沒有劉雨欣以前那種如爆米花的埋怨與思念傳遞過來。

我還以爲自己手機出了問題,又拿在眼前看了一下,卻並沒有任何異常,顯示的是正在通話中,我放到耳邊一聽,卻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除了低微的電流聲。

我想,是不是剛纔因爲我拒絕了她前兩通電話,她生氣了,故意這麼做報復我?

我又等了幾秒鐘,還是沒有任何動靜,我就掛了電話,上牀睡覺去了。

(本章完) 我敲了幾聲門,很快聽到裏面拖鞋在地板上的嗒嗒聲,門開之後,我一下看到劉雨欣那張有點青春和憔悴的臉。

看到我出現,她露出兩秒的無比驚訝,然後猛地一下衝上來,雙手抱着我的脖子,在我臉上一陣猛親。

我有點本能的拒絕,雖然這樣的美女和這樣的攻勢,是讓每一個男人從心靈到肉體都無比享受的,但這不是我想要的。

我和她之間本來就沒有什麼,一切都是當初謝文九拘走了我的一魂一魄搞的鬼,真正的我對她從來沒有產生過任何男女情愛的感覺,所以她這樣熱情舉動只會讓我覺得彆扭,而並不能給我帶來任何欣喜與衝動。

可我暫時又不能表現得太過魯莽,把她從我懷裏推開,不然接下來的談判只怕會很難進行。

等她釋放夠了,享受夠了,這才放開我,然後給我地過來一瓶飲料,我接過來坐在沙發上,順便把飲料放在茶几上。

“志澤,你怎麼纔來啊,你知道我們有多久沒見面了嗎?知道我多想你嗎?你怎麼那麼狠心扔下我一個人守在這間房裏面,連電話都不給我打一個?”

這狂風暴雨的熱吻剛一結束,另一場狂風暴雨的嗔怒又接踵而來,我只能靜靜地聆聽着,等她發泄完了,心情平靜下來,纔敢開始我的談話。

她喋喋不休又梨花帶雨地數落了我足足五分鐘,才總算停了下來,抱着一個枕頭蜷縮在沙發上,目不轉睛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給她一個完美的解釋。

“我昨晚接了你的電話,你爲什麼不說話呢?大半夜的,害我擔心了好久。”

我還是沒有單刀直入進入我想說的話題,而是開口繼續緩解着她情緒,也順便展示一下我的某種關心,讓她覺得,我的心裏還是有你這個女孩的。

劉雨欣卻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一副無比納悶的樣子。

“我昨晚有給你打電話嗎?我記得好像沒有啊。”

這下輪到我跟着詫異納悶起來。

“你怎麼沒有?我這手機裏還有來電顯示記錄的。”我一邊說,一邊還裝模作樣從口袋裏拿出電話來,一副想要證明給她看的樣子。

可沒想到劉雨欣嗖地一下就把我手機給搶了過去,並且立刻翻開了昨晚的來電顯示記錄。

裏面很清楚地顯示着,昨晚十一點零三分,十一點零七分,十一點十五分這三個時間,我收到了她的三通電話,上面的電話號碼也的確是她的手機號碼,最後一通來點還顯示通話時間爲二十八秒。

劉雨欣的眉頭慢慢擰了起來,臉上的表情也有點不自然了。

我本來只是想緩解一下氣氛,並沒有真正要和她對賬,查清楚這個事情的打算,,沒想到她竟然認真起來,把我手機搶了過去。

我也以爲這只不過是她故意這麼做給我看的,也沒怎麼在意。

但等我看到臉上出現不自然的表情後,我隱隱覺得,這事情開始透露出某種古怪了。

劉雨欣把手機立刻還給了我,又飛快拿出自己手機,反倒去電顯示記錄那裏,在十一點以後,卻根本沒有撥打任何電話的記錄。

我感到她的臉色有點慘白起來,拿着手機的手指都有點輕微顫抖了。

她咬着嘴脣皺着眉頭一陣思索,又迅速撥通了10086,然後找到人工服務。

“麻煩你幫我查一下,本機號碼在昨天晚上十一點後,有沒有撥出過電話?”

說完之後,她把手機按到免提,然後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我知道她這是想讓我也確定一下這個事情,可我更在意的是,她剛纔說話的時候,竟然連聲音都是顫抖的。

沒多久,茶几上的手機就傳來人工服務的迴音。

“您好,您的號碼在昨晚十一點以後沒有播出任何電話。請問您還需要別的服務嗎?”

我無法形容我當時聽到這個迴應後,心頭竄起來的是什麼感覺,而劉雨欣的反應別我激烈多了,她幾乎從上發上跳了起來,並且大叫道。

“這身是見鬼了,見鬼了!”

我幫她掛斷電話,然後平復了一下自己剛纔竄起來的那種怪異感覺。

“你真的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嗎?”我小聲道。

我雖然表面上看上去很淡定很理智,但這的確是件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我這裏有她的來電顯示,她那邊卻沒有去電顯示,這特麼的是什麼個情況呢?就算是竄號,那也不應該顯示她的電話號碼啊。這真是邪門了。

無論那個撥通我電話的是人還是鬼,又到底有什麼打算呢?撥通之後又一聲不吭,這是在戲弄我呢?還是在恐嚇我給我造成心理壓力?

但這件事情恐怕是暫時得不到任何答案的,要調查也只有等我把和劉雨欣之間的事情解決了再說。

“這還輪到我信與不信嗎?我的手機在我自己手裏,我打了什麼電話難道我不知道嗎?剛纔服務檯的迴應你也聽到了,這不是見踏馬的活鬼了麼?”

劉雨欣緊張刺激中,連粗話也情不自禁爆了出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