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此後,忙御氣身形快速往後一閃,躲閃的同時,我把龍紋劍從‘玉’佩空間裏拿了出來,揮劍對着眼前的那個四嘴怪物那長着四片大嘴的腦袋就猛砍了下去。

那四嘴怪物也是不怕死的主,腦袋一轉,直接張嘴咬住了龍紋劍的劍身,龍紋劍被它咬到咯咯作響,而且那怪物嘴裏的黑水再次流了下來,那黑水我是知道的,絕對不能碰到,否則不死也得掉層皮。

所以我忙甩動手裏的龍紋劍,想把那四嘴怪物從劍身之上給甩下去。

可是這四嘴怪物的怪口裏全是利齒,咬合力不小,任我如何甩動,它依舊死死的咬住不放嘴,一時擺脫不掉。

現在這種局面對我極爲不利,我唯恐手底下稍有停頓,這四嘴怪物會順着龍紋劍爬上來咬我手臂,所以便將龍紋劍掄了起來。

倒是老牛在一旁對我一聲大喝,提了個醒。

“艹他娘!老野你還玩什麼?!用罡氣出體直接把那四嘴孫子給拍飛!”

我聽到老牛的話後,右手掄起龍紋劍的時候,左手聚氣迎着被我用龍紋劍託甩在半空的四嘴怪物很緊地拍出一掌!

這一掌迎着那四嘴怪物,在半空中接了個正着,我左手所發出的罡氣全部打在了那個四嘴怪物的腦袋之上,因爲距離太近,猛聽一聲血‘肉’骨骼崩碎的悶響,直接把它的腦袋給拍了稀碎!

半魚半蟲的四嘴怪物像個被踢出去的破皮球,成一條線狀地飛了出去,又是“啪!”的一聲,摔在了黑‘色’的地面之上,腦漿崩裂,半透明的紅、白、黃、黑‘色’,各‘色’汁液順着它那早已破碎的腦袋流淌了出來。

老牛見此忙拍手叫好:

“老野!打得好!真他麼過癮!解恨!”

我現在擔心龍紋劍會被那四嘴怪物嘴裏流淌出來的黑‘色’液體所腐蝕,忙低頭看去,只見龍紋劍劍身上雖然有那一些黑‘色’的液體,但是蓋滿鐵鏽的劍身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這讓我懸着的心徹底落了下來。

不虧是寶物!

一‘波’未平,一‘波’又來,我和老牛還沒搞清楚那半魚半蟲的四嘴怪物到底是什麼玩意的時候,只聽到在身前那黑水潭裏再次傳出了一陣陣的嬰兒般的哭聲。

我聽到這聲音後,忙朝着黑水潭那邊看了過去,這一看,我就覺得頭皮發麻,此刻在那黑‘色’潭中不知道什麼爬出了十多隻這種四嘴怪物。

它們帶着沙啞哭腔爬上岸,一咧嘴就準備朝着我和老牛這邊衝過來。

老牛眼疾手快,關鍵時刻一箭‘射’出,那竹箭從其中一個四嘴怪物那張開的大嘴裏面‘射’了進去,直接把它的腦袋給整個兒‘射’穿。

那個被老牛‘射’穿腦袋四嘴怪物竟然被這一箭給‘射’死了,躺在地上‘抽’搐了幾下後,再也不動了。

婚前婚後II 難道它們的弱點是腦袋?

“老牛,‘射’它們的腦袋!”我忙對老牛喊道。

“難道牛爺我剛纔‘射’的是屁股?你瞧好就行!”老牛回了我一句後,再次拉弓‘射’出一箭,再次正中一個四嘴怪物的腦袋,又解決了一個。

雖然老牛下手爲強,當先解決了兩隻四嘴怪物,但是現在的局勢還是不樂觀,剩下的那些四嘴怪物不怕死一樣的朝着我和老牛長着嘴,帶着嬰兒般的哭聲,就衝了上來!

我見此後,知道現在該全力以赴了,所以用龍紋劍劃破自己的手臂,血落劍身,龍鳴頓起。

拿着解開封印後的龍紋劍,我直接朝着我那羣四嘴怪物就衝了過去,因爲龍紋紅眼的緣故,我倒是不怕被它們給咬到,全是而退這個把握還是有的。

我衝進這些羣四嘴怪物中,藉着龍紋劍的優勢和老牛弓箭的掩護,再加上也找到了這些四嘴怪物的弱點,所以簡直是狼入羊羣,一劍砍碎一個四嘴怪物的腦袋。

正當我殺的起勁的時候,我只感覺右‘腿’一沉,我心知不妙,忙御氣退出站圈,低頭一看,原來是一隻四嘴怪物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咬在了我綁在大‘腿’上面的匕首套。

這匕首套是一個戰友的父親送給我的,我一直帶着並沒有換掉,材料爲是鱷魚皮的,十分堅固厚實,所以即使這四嘴怪物的嘴中全是向內反長的尖牙,一時也咬它不斷。

靠近之時,我才發現這種四嘴怪物的醜陋,黑‘色’發亮的皮上帶着褶皺,兩隻眼渾濁不清,但卻充滿兇相,嘴裏面還有一根血紅的帶着倒鉤刺舌頭,它現在死死的咬住我的匕首套,長滿倒刺的舌頭倒也伸不出來。

但是這個四嘴怪物咬到了東西如果不吞掉,就很難鬆口,此刻他正用兩條前肢拼命蹬我的大‘腿’,想把我的匕首套連同匕首一塊給撕下來。

故友父親送的東西被咬壞,我哪能不心疼着急?直接揮起龍紋劍狠狠的朝着它那四片大嘴裏‘插’了下去。

這個四嘴怪物直接被我的龍紋劍穿了個透心涼,心飛揚,鮮血噴出半米多高,當時整個身子就軟了下去,不在掙扎,已經是並歸黃泉了。

我把那四嘴怪物從右‘腿’上扔到地上之後,便感覺眼前一黑,待我擡頭看的時候,直見另外一個四嘴怪物怪物朝着我的腦袋上就撲了上來。

同時在我左邊的另外一隻四嘴怪物則是朝着我的下身張嘴就咬,我吃驚之餘想同時躲避已然不及,心涼之時,突然聽到一聲風聲,只見在上面的那一隻四嘴怪物被老牛一箭‘射’飛,而我則趁勢揮劍下劈,直接把下面那隻四嘴怪物從頭給劈成了兩半,血腥飛濺!

危機解開,我對着老牛那邊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之後再次揮起龍紋劍,殺了進去,不多時,這十多個四嘴怪物就被我和老給解決的一個不剩。

看着這滿地的鮮血和破碎的四嘴怪物屍體,現在算是鬆了一口氣。

總裁的寵妻 “老野,這他孃的都是些什麼東西?!怎麼一羣一羣的?”老牛看着地上這些死掉的四嘴怪物朝着我這邊走了過來。

我見老牛還要把用過的竹箭從那些死掉的四嘴怪物腦袋上拔出來的時候,忙對他說道:

“別拔了,誰知道這些東西有沒有毒,再用的話別毒到自己了。”

老牛聽後,把手裏那根剛從四嘴怪物屍體上拔出來的竹箭扔到了地上。

“老野,我看咱趕緊撤吧,誰知道那黑水潭子裏還他娘有沒有這種怪物了。”老牛看着眼前的那個黑水潭對我說道。

我點點頭:

“對,咱趕緊撤,先走人再說。”說着我和老牛便準備起身離開。

可是就在我和老牛剛掉頭轉身的時候,身後再次傳出了那種“咕嚕咕嚕”冒水泡的聲音……

“臥槽!老野咱這是戳了馬蜂窩了還是咋地?怎麼沒完了?!”老牛聽到聲音後,忙回頭看了過去。

只見那黑潭正中間的地方,涌起一大片黑‘色’的潭水,直徑最起碼得有個三四米!

數秒之後,那些黑水落了下去,在裏面的東西才漏出了真面目。

當我看清那個東西的時候,便倒吸了一口涼氣!

而在我身旁的老牛則是嚇得罵出了聲:

“我去他個兔子‘奶’‘奶’的!這麼大?!這他媽怎麼玩?!”

“還玩個兔子!趕緊快跑!!”我忙對老牛喊了一聲,然後我倆直接御氣朝着前面就快速的掠了出去。

先婚後愛之寵妻成癮 我倆之所以轉身就逃,是因爲剛纔看到的那個東西,不是別的,正是一個四嘴怪物,而這個怪物身長足巨大,足有三四米!

而更讓我心驚的是,在那黑水潭的另外一處,也涌起出了一個巨大的黑‘色’水柱,看那樣子好像是還有一個!這一個我和老牛就辦不了,同時出來兩個,這時候要是不跑,還等着被它們宰了,給它們的徒子徒孫報仇?別說我慫,遇到現在這種情況,有人要是不怕,我管他叫爺爺! ?

我和老牛沒命的跑出一段距離之後,除了聽到一陣陣的嬰兒哭泣嘶吼般的聲音之外,並沒有感覺到身後黑水潭中的那兩個巨大的四嘴怪物追過來。,最新章節訪問:шшш.sнūнана.сом。

我回頭一看,頓時明白了過來,我說怎麼一直聽到沙啞的哭泣和嘶吼聲音,並沒有追上來,原來那兩個從黑水潭之***來的四嘴怪物竟然相互撕咬了起來。

“老牛,別跑了。”我叫住還在一直往前沒命跑了老牛。

在前面的老牛聽到我的聲音後,回頭正好問我叫住他的原因,剛好也看到了那兩隻巨大的四嘴怪物廝咬在一起的場面,頓時給驚得不輕。

只見那兩個四嘴怪物從黑水潭之中撕咬到了岸邊之上,其中一個四嘴怪物張開四片大嘴一下子咬在了另外一個四嘴怪物的爪子上面。

那隻被咬的四嘴怪物吃痛,嚎叫着掄起自己另外一隻爪子,朝着咬在自己爪子上面的那隻四嘴怪物就抓撓了過去!

它這一抓倒也巧,竟砸到了那四眼怪物的左眼上,直打得它眼珠都凹了進去,立刻流出了不少紅綠‘色’參雜的液體,疼得它嘶嘶‘亂’叫。

那隻左眼受傷的四嘴怪物立即發了狂,四片大嘴始終咬在另外一個四嘴怪物的爪子上,此刻它惡狠狠的一用力,身子一擺,竟然活生生的把眼前那四嘴怪物的爪子給咬斷了下來!

另外一隻四嘴怪物也是發了狂,兩隻巨大四嘴怪物就這樣玩命似的撕咬在了一起,場面極其恐怖血腥!

我和老牛樂得躲在一旁坐山觀虎鬥,看那兩個巨型四嘴怪物相互殘殺,之後坐享漁翁之利。

“老野,你說那兩個四個怪物怎麼剛從那黑水潭底跑出來就拼個你死我火?看它們那樣子,少說也得活了幾百年了,怎麼偏偏這時候打起來了?早幹什麼去了?”老牛和我躲在一堆乾草叢後,此刻老牛看着那兩個四嘴怪物對我問道。

“一山難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我對老牛說道。

老牛聽到我的話後,忙搖頭說道:

“你這麼說也不對啊,要是一山難容二虎的話,他們何必等到現在才拼個死活?要就幹起來了,我就不相信那麼點兒大的水潭,他們兩個大傢伙在裏面從來碰不到面。”

“估計是這個陣法被破壞了的原因吧,他們之前應該是和那千年飛僵一起被鎖在了這黑水潭裏面,有陣法壓制的原因,它們動彈不得,現在這陣法破除,千年飛僵逃走,它們也得以活動,所以一出來就碰到了對方,估計它們一起就是冤家,再一個被這陣法壓制了不知道多少年,換我出來也發狂,這不就幹起來了嗎?”我把我心裏猜測的想法講給了老牛。

老牛聽到後點點頭:

“嗯,你現在這個解釋到還能說得通。”

“嗷!”一聲震耳尖銳地慘叫聲響了起來,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慘叫把我給嚇了一跳,忙朝着那兩個四嘴怪物所在的方向看去。

我看過去之後,心裏就是一陣寒意,全身的血液就好像凝固了一般,現在那場景要是用“慘不忍睹”這個詞還形容的話,覺得在恰當不過!

因爲此刻一直四嘴怪物被另外一直瞎了左眼的咬斷了氣管,那血柱就好像噴泉一樣,噴出去好十幾米遠,伴隨着這聲慘叫,那個被咬斷氣管的四嘴怪物漸漸地不在掙扎,頭和爪子也無力的垂了下去。

那隻瞎了左眼的四嘴怪物四片大嘴一張,又在那個已經死掉的四嘴怪物脖子上咬了一口,再一扯,直接把它那長着四片嘴巴的腦袋連同氣管脖子一起從身體上給撕拽了下來。

然後那個瞎了左眼的四嘴怪物竟然還抱着同類的殘肢碎頭啃食了起來,一邊吃,一邊又發出那嬰兒般的哭泣聲,一副極其享受的表情。

場面極爲詭異恐懼,血腥殘忍!

“老野,咱……咱趕緊撤吧,別留下來給他當點心了,那東西連自己同類都吃。”老牛看着那正在享用同類碎屍大宴的四嘴怪物說道。

其實現在我和老牛的想法是一樣的,那就是趕緊撤,眼前那怪物最好別去招惹。

不過眼前這種狀況讓我有點兒騎虎難下,原因無它,那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距離跟那個四嘴怪物相距不算太遠,要是現在冒然從乾草叢後面站起來跑的話,肯定會把那四嘴怪物給發現。

雖然我對我自己跟老牛的逃跑速度有一定的信心,但是誰知道這怪物的速度快不快?從哪些小傢伙的奔跑速度來算,絕對慢不了哪去。

所以這個險還是別冒。

“老野,咱扯不扯,你倒是說句話,表個態啊。”老牛見問我半天沒說話,推了我一把繼續問道。

“靜觀其變。”我對老牛說道。

可是就當我這句話剛落下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那隻四嘴怪物竟然不在繼續咀嚼同類的殘軀,而是用一雙漆黑髮亮且‘陰’冷的目光看向了我和老牛所藏身的這個地方。

難道它發現我和老牛了?!

此刻我倆是大氣兒都不敢喘,生怕驚動了那個龐然大物,雖然我心裏也曾暗暗做了打算,大不了上去拼拼試試,但是理智又在時刻提醒我,沒有把握,決不能那自己和朋友的生命去開玩笑。

而且這命不是自己的,人活着不能全都爲了自己。

我和老牛趴在乾草堆下面一直從草縫裏盯着那個四嘴怪物,見它依舊是死死地看着我們這邊,給我的感覺就是,它已經發現藏身在這裏的我和老牛了!

“呲呲!”從它鼻子裏發出了一陣怪異的聲響之後,那四嘴怪物一咧嘴,然後“咯咯咯”地朝着我們這邊冷冷地笑了幾聲,沒有絲毫預兆,直接就朝着我和老牛藏身之處快速地跑了過來!“老牛,快跑往左邊跑!!”此時哪裏有什麼時間給我去權衡往哪個方向跑的其中利弊,只能憑着多年來在生死線上‘摸’爬滾打的經驗來快速決定,因爲在左邊有密林,我和老牛隻要跑到那裏面之後,逃脫的機率就會大大提升。 ?

此刻我和老牛都是運足了罡氣,沒命地朝着眼前的那片密林中跑去。。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

身後那四嘴怪物發出的嬰兒哭聲和噼噼啪啪的碎木聲響一直跟着我和老牛。

我一邊全力奔跑,一邊心裏暗自計算,身後的那個四嘴怪物是怎麼發現我和老牛的?因爲我和老牛之前藏身之處角度和隱蔽都沒有問題,它覺得是看不到我和老牛的。

那麼剩下的就只有一種可能了,那四嘴怪物是用鼻子聞到了我和老牛身上的氣味!這才發現了我們。

若是這種的話,我和老牛即使跑到前面的那片密林之中,也絕對擺脫了不它,躲到樹上?那是找死。跳入河裏?更找死!它本來就是從那黑‘色’水潭裏面爬出來的。

看着離我和老牛越來越近的那個四嘴怪物,我心中更加清楚,我們此刻逃命,除了‘浪’費丹田之中的罡氣之外,沒有絲毫用處。

想到這裏,我咬牙暗下決心,對身旁的老牛喊道:

“老牛,別跑了,孃的!”我喊完後,停住了身形,轉身盯着那個追過來的龐然大物,把龍紋劍橫在了面前。

因爲我知道,現在我們逃,是絕對逃不掉了!

“老野,你沒瘋吧?咱怎麼跟這個大傢伙打!”老牛也停住了身形,看着那個離我們越來越近的四嘴怪物說道。

“咱現在跑是跑不了了,‘弄’死它!”我對老牛說道,其實我說這句“‘弄’死它!”我自己都沒底,純屬給老牛打氣也同時給自己打氣。

老牛一聽我這話,倒是真給他鼓上勁看,當場就好像打了興奮劑一般,對我一揚手,擺出一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模樣,對我吼道:“老野!這才叫爺們!咱早就給該跟它較量一下了,怕它個兔子頭!”其實老牛說出這話來倒不是吹牛,他還真有這個膽子,就拿他經常玩的那個叫lol的網絡競技遊戲,越塔一挑五的事兒他常幹,所以你們玩遊戲的時候,看到有個名字叫“牛爺一挑五”的趕緊退組……

就在我和老牛說話的這一會兒工夫,那個四嘴怪物已經跑到了我和老牛的身前,它此刻一直盯着我和老牛咧嘴嘶叫,好像正在試探我和老牛,它那嘶啞帶着哭聲的聲音要多難聽有多難聽。

人真的很奇怪,沒有被那四嘴怪物發現之前,我心裏怕的要命,但是真要面對跟它玩命的時候,心裏越一點兒都不怕了。

見那怪物一直在試探我和老牛,好像對我們有所忌憚,不敢直接撲上來,它似乎能感覺到我和老牛身上對它有威脅的罡氣。

我用龍紋劍把剛剛凝固的傷口再次劃開,用鮮血把龍紋劍的封印打開,劍鏽脫漏,劍身立刻發出了紅光,那個四嘴怪物見到之後,竟然咧開大嘴朝着我朝着我吼了起來。

那血紅的四片大嘴裏飛出的口水都噴在了我的臉上,粘粘地帶着一股難聞地臭腥之氣,噁心的要命!

“唰!”的一聲破空之聲,一隻竹箭帶着一抹淡綠直接準確無誤的‘射’入了那四嘴怪物的血盆大嘴之中!

“嗷!”一聲慘叫,那四嘴怪物被老牛這一箭‘射’中之後,疼的嗷嗷直叫,張開大嘴,朝着老牛就跑了過去!

老牛也不傻,轉身就跑。

我等的就是這麼個好機會,哪能錯過了?直接御氣快速地跳到那四嘴怪物頭上的半空之處,朝着它的腦袋就狠狠地用龍紋劍刺了下去!

那四嘴怪物已經被老牛給‘激’怒,它倒是沒發現我,或許發現了我,並沒在意,估計它此刻只想把老牛給撕了。

就在我手中的龍紋劍就要刺中那四嘴怪物頭頂上面的時候,那四嘴怪物就好像頭頂生着一雙隱形的眼睛一般,巨大的身軀詭異的一翻個,退了回去。

一劍刺空不打緊,不過卻是把我好閃,因爲用力過猛,再加上慣‘性’,我拿着龍紋劍落地之後,一個沒站穩,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那四嘴怪物見此,沒有絲毫猶豫,張開四片帶着尖刺的大嘴,朝着我離它身子最近的雙‘腿’一口就咬了下去!也不怕地上有石頭,把它的牙給咯掉。

我忙原地打滾,躲了過去,現在的形勢看似已至山窮水盡,其實我心裏倒是還有一個辦法,而這個辦法是我和老牛唯一獲勝的機會。

這個辦法就是讓老牛找機會,把那四嘴怪物剩下的另外一隻眼給‘射’瞎,如果成功,我和老牛便有可能反敗爲勝,死裏逃生!

就在這緊要關頭時,老牛要衝過來幫忙,我蹲在地上忙對他喊道:

“老牛,你推到後面,我拖出它,你找個機會,把那怪物剩下的那一隻眼給它‘射’瞎!”

老牛聽到後,也沒猶豫,直接跑到後面,找了個地方,拉弓瞄準,等待時機,一箭要了那四嘴怪物的眼!

我剛從地上爬起來,一擡頭頓時發現那四嘴怪物黑‘色’發亮的爪子迎着我前‘胸’就抓了過來,我忙一後仰再次倒在地上,躲了過去。

剛從從地上爬起來,四嘴怪物的攻擊接而連至,另外一個爪子朝着我狠狠地拍了下來,我忙雙腳,躺在地上用力一躍,雙手同時借力,整個人躺在地上斜着飛了出去。

“轟隆!”一聲巨響,四嘴怪物的大黑利爪狠狠地拍在了我剛在所在的地面之上,塵土飛揚,石塊四散,打在我身上的石塊生疼。

好大的力氣,我看到這一幕後,心裏暗叫吃驚,若是剛纔那一下我被那四嘴怪物打到的話,那還有個好?妥妥的再去地府見閻王去了。

這飛濺的塵土沙石雖然打在我身上疼的要命,但是也對我形成了一種掩護,讓那四嘴怪物的攻擊並沒有接着追來,這讓我有了喘息的機會。

而與此同時,一直在一旁拉弓瞄準的老牛突然出手了,那隻穿過飛揚的塵土,帶這撕破空氣的聲音,朝着那四嘴怪物的頭部就‘射’了過去。我看到後,心裏暗暗祈禱,這一箭,可千萬得‘射’中它的眼睛啊。 ?

從老牛‘射’出這一箭之後,我現在整個人的心都是懸起來的,生怕老牛一緊張就失掉了準頭。。шшш.sнūнāнā.сом更新好快。

“噗!”

廢柴逆天召喚師 竹箭‘射’在了那個四嘴怪物的頭上,因爲角度關係,我並沒有看到那竹箭是不是‘射’在那四嘴怪物眼中,只聽到到那四嘴怪物一聲嘶吼,朝着我老牛那邊就衝了過去。

它還能看到老牛,也就是說,剛纔老牛那一箭並沒有把它那剩下的一隻眼給‘射’瞎。

老牛手裏並沒有近距離作戰武器,我怕他吃虧,所以忙御氣帶着龍紋劍就朝着那四嘴怪物衝了上去。

靠近那四嘴怪物的時候,我直接用龍紋劍朝着它就刺就過去。

噗嗤一聲,鮮血飛濺!龍紋劍的劍身直接‘插’入那四嘴怪物的後背之上,一半沒入進去。

因爲龍紋劍‘插’入太深,我用力一拔,竟然沒有拔出來!

那四嘴怪物吃疼,嚎叫一聲,回過頭來,死嘴一裂,反過來朝着我那握住龍紋劍的手臂就咬了下來!

這種情況,我只得暫時放棄龍紋劍還保住手臂,我鬆開握住龍紋劍的右手之後,快速的躲閃跳開。

龍紋劍就這樣‘插’在了那個四嘴怪物的後背之上,不過讓我覺得奇怪的是,即使那龍紋劍***去很深,但是在我御氣用力往外拔的時候,絕對不可能絲毫不動,難道是那四嘴怪物感覺到龍紋劍對它有威脅,所以龍紋劍刺進它身體的時候,它把傷口附近的肌‘肉’收縮,導致我拔不出來。

目前,也只有這種猜想符合情理,如此看來,眼前這隻四嘴怪物不光力大無窮,腦子也很聰明,看來我和老牛今天想要過它這一關,多半要聽天由命了。

那四嘴怪物見我棄箭而逃,忙追了上來,我忙衝上去用鬼師六戊掌的第三式“幻真八變”朝着它的肚皮地上比較軟弱的地方就打了過去。

躲開它的攻擊,聚足罡氣,連續快速地數掌打在那四嘴怪物的肚皮之上,除了讓它後退了幾步之外,好像並沒有對它造成太大的傷害。

只見那四嘴怪物再次朝着我一爪子拍了過來,我忙朝一旁躲了過去,誰知道那四嘴怪物的黑爪之上的尖銳的指甲竟然突然變長,再次朝着我的腹部抓了過來。

我身形已經是躍在半空之中,想要躲避已然是心有餘力不足,只得把肚子儘量收縮,把傷害降到最低。

“刺啦!”

我肚子前面的衣服被那四嘴怪物的利爪給劃開,我落地之後,忙低頭朝着小腹看去,好在只是衣服被它給劃開,身上並無傷口。

這時老牛也跑了過來,他直接御氣跳起來,朝着那還‘插’在四嘴怪物後背之上的龍紋劍劍柄就是一腳,他這一腳也是用足了罡氣,直接把龍紋劍再一次的往四嘴怪物的身體裏***去半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