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了三峽,慕洛琛皺了眉頭,說:「做這些討好我的沒用。」

「真的沒用嗎?」葉簡汐歪著腦袋,說:「那就多親幾下。」

她正要再親下去,身後驀地響起一道嘲諷的聲音,「光天化日的,公共場合,你們也不注意下影響,這要是被記者拍到,顧忌又有人要拿我們慕家的名聲開玩笑了。」

葉簡汐扭過頭看到從她出事以後,就沒見到面的馮梓雲,今天的馮梓雲穿了一件紫色的旗袍,顯得明艷異常,以前馮梓雲可不會這麼穿。

葉簡汐斂了嘴角的笑容,緩緩地直起身體,說:「二嬸,我和洛琛是合法的夫妻,親兩下違法嗎?」

馮梓雲微微的抬起下巴,「你們私底下怎麼樣,都不違法,在公眾場合還是注意下影響吧。」

葉簡汐聽出她存心挑刺,不準備跟她繼續糾纏下去,推著慕洛琛準備離開。

但就在她經過馮梓雲身邊的時候,馮梓雲開口說:「洛琛,不是我說你,老太太都出事這麼久了,外人不去看她也就算了,老太太疼你疼了那麼久,你不去看她,也未免太不孝順了。」

這個外人,自然指的是葉簡汐。

慕洛琛聞言,抬手搭在葉簡汐的手上,示意她停下來。

葉簡汐停住了腳步。

地府巡靈倌 慕洛琛冷冷的看著馮梓雲,說:「二嬸,我們怎麼做事不需要你來教訓,如果你真的那麼有功夫,就好好的學學,怎麼規矩自己的言行。」 第329章你發燒了

馮梓雲的臉色當下就變得不好看了,他慕洛琛以為,現在的慕家還是以前老太太在的時候?他可以任意的說家裡的每一個人?

也不想想她家知寒現在是什麼樣的身價,知寒手裡掌控著慕氏集團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只要知寒想,隨時可以聯合其他的股東,把他推下馬!

馮梓雲倏的冷笑了一聲,不陰不陽的說:「阿琛,既然你叫我一聲二嬸,那麼我怎麼做事,由不得你來說,你既然好了,有精力了,就應該多關心一下家裡、公司的事情,否則將來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死』字,馮梓雲咬的極重。

葉簡汐目光驟然變得犀利了起來,「二嬸!」

現在只想愛你 馮梓雲抬眸冷呵呵的看了眼葉簡汐的臉色,見她臉色不好,越發的得意,「叫我幹嘛?簡汐,你還真以為現在是以前,有老太太在背後撐腰,你可以肆無忌憚嗎?我告訴你,沒門!」

「早就看你們兩個小輩的不順眼了,每次都仗著老太太的寵愛,不尊敬長輩,以前不好說你們,現在你們沒靠山了,我看你們最好還是收斂些,別太猖狂,惹到家裡人,家裡人還會容忍你們幾分,可若是惹到外面的人,被人家害死了,千萬別求助家裡的人。」

御劍仙瑤 「到時候,家裡可沒幾個人,肯替你們出頭的!畢竟家裡也沒幾個人看你們順眼的!」

葉簡汐看著囂張的馮梓雲,沒有開口說話,因為她注意到慕知寒已經從走廊的另一頭在往這邊走,現在已經站到了馮梓雲的身後。

她不想提醒馮梓雲,因為根本沒必要去提醒。

姜酒里 她想看看慕知寒對馮梓雲行事作風的態度,她不信慕知寒作為一個成年人,不知道他順理成章的接受慕家的一半財產,會沒意識到,這意味著什麼。

馮梓雲見兩人不說話,以為他們是知道自己的處境,所以不敢對她怎麼樣了,於是越發的得意了起來,「簡汐,我告訴你,下次見到我,放尊重點,說不定下次你再惹出什麼簍子,我還能替你說兩句話,不然以老爺子的脾氣,想讓他放過你,可就沒那麼容易了。」

「還有阿琛,你最好少說話多做事,低調一些,這樣才能讓你在慕家的地位穩固一些,不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惹怒了老爺子,你可是連公司都沒了,慕家可沒誰,可以像我們知寒那麼好心,將第二家公司再讓給你了。」

馮梓雲說完,囂張張狂的抬步要走,可就在她抬步的那一刻,站在她身後的慕知寒,驀地伸手緊緊地攥住了她的胳膊,「媽,我怎麼不知道,我自己那麼好心?能施捨一家公司?」

馮梓雲被嚇了一跳,扭頭看到慕知寒,臉上更是露出詫異的神情,「……知、知寒。」

結結巴巴得叫齣兒子的名字,馮梓雲腦子快速的運轉起來,解釋道:「知寒,你聽我說,剛才是他們先惹到我的,我才會說那些不好聽的話,你千萬別……」

「媽,你剛才說的,我都聽的一清二楚。」慕知寒帶著怒氣,打斷了馮梓雲的話,「我跟你說過,我們家不會因為奶奶昏迷而有任何轉變,我也不會為你做任何事,在你和大哥、大嫂之間,我只會幫著他們。」

「你若是再這樣奚落大嫂和大哥,我會登報聲明,和你斷絕母子關係!」

最後一句話出來,馮梓雲的臉色驟然慘白一片,不敢置信的看著慕知寒。

為了慕洛琛和葉簡汐,自己辛辛苦苦養大的兒子,竟然要跟自己斷絕關係,這怎麼能讓她不傷心?

馮梓雲死死地掐住手心,目光一瞬不瞬的望著慕知寒。

「現在,跟我大哥、大嫂道歉。」慕知寒像是沒看到馮梓雲的臉色沉喝。

馮梓雲的手心快被恰爛了,卻一個字也沒說出來。

慕知寒等了好一會兒,見她沒開口說,甩開她的手,說:「好,既然你不說,那我來說,等下我就回去,跟爺爺說……」

「好!我說!我說總成了吧?」馮梓雲聽他把老爺子搬出來,就知道他下一句話要說的什麼,他會跟老爺子說,把財產都別給他了!會把現在的公司也丟下!

馮梓雲面上的青筋一根根的暴起,她這都做的什麼孽!生個兒子,胳膊肘往外拐,不幫著她這個親媽,幫著慕洛琛、葉簡汐這兩個外人!

馮梓雲快步走到葉簡汐和慕洛琛跟前,語氣不好的說:「對不起,我剛才說錯話了,你們就當沒聽到!」

這道歉還不如不道歉。

慕知寒臉上的怒氣沒半分的消減,走上前低喝:「媽,有你這樣道歉的嗎!」

馮梓雲快被氣炸了,深吸了一口氣,忍著喉嚨口快要噴出來的血,放緩聲音說:「對不起,是我的錯,不應該那麼說你們,簡汐、洛琛,二嬸這個長輩沒做好長輩的樣子,希望你們能原諒我。」

這態度擺的還算端正,如果她眼裡沒有那麼深的怨毒,就更有誠意了。

不過,葉簡汐和慕洛琛都沒想著再讓馮梓雲做什麼,畢竟夾在中間的是慕知寒。

「知寒,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吧。」葉簡汐看了眼慕洛琛的臉色開口說道。

慕知寒點了點頭,說:「大嫂,對不住。」

他知道自己的母親有些迎高踩低,可沒想到她背後會說出這麼刻薄的話。

葉簡汐搖了搖頭,說:「不關你的事。」

沒等慕知寒開口,她又說:「知寒,洛琛還要回醫院治療,我就不多留了,先走了。」

「大嫂,我送你。」慕知寒說著往前走。

「不用,你先看看公司的員工吧。」葉簡汐推著慕洛琛往前走。

慕知寒站在原地,沒再跟著上前。

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視野里,慕知寒回頭,看著馮梓雲。

馮梓雲眼淚刷的一下掉了下來,心裡委屈到了極點,她做這麼多都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知寒嗎?

可辛辛苦苦到頭來,卻被自己的兒子,當著外人的面訓斥。

這比慕洛琛罵她,更讓她心頭難受。

慕知寒擰了眉頭,開口說:「媽……」

「你還知道我是你媽?知寒,在你心裡,我這個親媽連傭人的地位也不如吧?」馮梓雲抹了眼淚,自嘲的笑著說,「你現在水漲船高了,我這個當媽的,你也不放在眼裡了。」

慕知寒沉默著不說話。

馮梓雲又說:「你不把我放在眼裡也就算了,你處處幫著慕洛琛算什麼?同一條船上出事,唯獨他一個人好好的,你奶奶現在在昏迷,你兒子的一隻耳朵聾了,現在還驚嚇過度得說不出話來,這其中的比較,你自己分不清楚?」

「你拿他當兄弟,他拿你當什麼?你就可著勁對他好吧,早晚有一天,他會在你的背後插刀。」

慕知寒聞言,嘴角動了動。

馮梓雲以為自己說動他了,準備再說一番話,好好的教育下兒子,可沒等她說出來,慕知寒忽然抬步向前走,「大哥不會這麼對我的,永遠不會。」

看著兒子的背影,馮梓雲又來氣了,朝著他的背影大罵:「你就傻傻的相信他吧!你看著,早晚有一天,我說的會是真的!」

除了醫院,坐在車子上,慕洛琛開口說:「二嬸就是這樣的脾氣,她只會動動嘴皮子。」

真的要做點什麼,馮梓雲未必能做出什麼大事來。

葉簡汐一直綳著的臉,露出一絲笑容:「我知道。」

馮梓雲每次也就只會耀武揚威,真說她做了壞事,到沒有察覺,或許在她心裡,下意識的把洛琛當成了知寒的競爭對手,所以每次見面都非要踩洛琛一腳,這樣才甘心。

慕洛琛握住她的手,親了親。

無言勝有言。

回到醫院,慕洛琛讓黎曼著手調查葉成書當年跳樓自殺的事情,方向找對了,他便要繼續深挖這件事。

晚上七點多,溫如意過來看寶寶。

葉簡汐著急工程的事情,就任由她抱著寶寶玩。

晚了沒多會兒,容子澈準時出現在了病房的門口,葉簡汐聽到他聲音微微的抬起頭,目光掃過容子澈的發紅的臉上,問:「你喝酒了?」

容子澈說,「沒有。」

說著,他走到溫如意和寶寶的身邊,葉簡汐收回了視線,沒再理兩個人。

容子澈伸手碰了下寶寶,冰涼的手指,引得寶寶不舒服的皺眉。

溫如意打了他的手一下,指尖觸及到不正常的溫度,她扭頭看向容子澈,「你手怎麼這麼涼?」

容子澈摸了摸自己的手指,說:「不知道,可能今天天氣變冷了吧,感覺今天一天都冷冷的。」

溫如意用更古怪的目光打量著容子澈,見他臉頰兩邊染著兩抹不正常的紅暈,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溫熱的手指落在額頭上,容子澈差點束縛的想要低吟出聲,好在在聲音快要溢出來的剎那,強行忍了回去。

「你發燒了。」溫如意很確定的說出來一句話。

容子澈愣了兩秒,才明白她話里的意思。

發燒了?

怎麼可能?

他都有四五年沒生過病了。 第330章你流鼻血了

容子澈不相信,溫如意去抽屜里拿了溫度計,回到他身邊,沒有任何猶豫的說:「張嘴。」

容子澈還沒反應過來,一支溫度計便塞到了他的嘴裡。

溫如意又低頭繼續逗著寶寶玩。

容子澈含著體溫計,表情愣愣的看著溫如意,過了好幾秒鐘才反應過來,嘴角忍不住微微的翹起。

葉簡汐扭頭恰好看到容子澈眼中帶著笑意的望著溫如意,目光頓時滯了片刻,再移開的時候,眉眼裡多了幾分沉思。

過了五分鐘,體溫計發出蜂鳴的聲音,容子澈自己拿出體溫計,看到上面的數字,有些不相信——三十八度九,這體溫計是壞了嗎?

容子澈不相信,準備再量一次體溫,溫如意已經伸手,把體溫計從他的手裡拿了過去,「三十八度九,容先生,你應該去看醫生了。」

三十八度九……

葉簡汐和慕洛琛都有些微微的吃驚,都燒到這個份兒上了,容子澈竟然自己一點都沒有感覺。

「趕緊去看看醫生吧,別把腦子燒糊塗了。」葉簡汐擔心的說。

容子澈摸了摸腦袋,覺得沒那麼熱,正想說不用看,小小的發燒看什麼看?只要挺挺就過去了,以前他生小病都不看醫生的。

可還沒張嘴說話,慕洛琛沉聲說道:「如意,麻煩你監督著他去看下醫生,他從小到大就害怕看醫生。」

容子澈這下臉是真的紅了,「誰怕看醫生了?我只是不想為了這點小病而大驚小怪的。」 戀上”黑老大” 說著話,彆扭的看了一眼溫如意,「你別聽洛琛瞎說,他這人就喜歡黑我。」

溫如意沉默了幾秒,放下玩具,起身走到沙發跟前,拿了自己的外套和包,對容子澈說:「走吧。」

「去哪?」容子澈也不知道是不是發燒燒的腦子有些遲鈍了,什麼都慢了半拍。

「去醫生那裡,等看完病回家。」溫如意說完往外面走。

容子澈坐在原位置,過了十幾秒,才站起來,跟著她往外走,到門口的時候,停頓了下腳步說:「嫂子,洛琛,我先走了。」

說完,順手關上了門。

葉簡汐抬眸看著房門,眉頭漸漸的擰了起來,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總覺得……容子澈看如意的目光,怎麼那麼不對勁呢?平日里那麼精明沉穩的一個人,看著如意的目光卻亮晶晶的,像是小孩子看到了糖果一樣。

若是他真的喜歡如意,這事情對如意來說,未必是一件好事。

且不說容家的家世,就是容老太太和容淑芬兩個人,能是好惹的東西?加上之前杜房明的事情……

葉簡汐不敢想,若是兩人在一起會是怎樣的情形。

低頭沉思了片刻,葉簡汐暫時把這件事情壓在了心底,改天和如意談談吧,如果只是容子澈一個人的想法,如意沒有動心,她擔心這些也沒什麼用。

出了病房門口,溫如意帶著容子澈去了急診室,因為是晚上,急診室里沒多少人,只有幾個零星的病人在等著看病。

溫如意扭頭看著容子澈,說:「坐吧。」

容子澈腦子有些懵懵的,走到長椅前坐了下來,眼神直勾勾的看著溫如意為自己跑前跑后,看了一會兒,溫如意掛了號,走過來,氣息有些微喘的坐在他身邊。

離得那麼近,他能聞到她身上飄來的淡淡地香氣,不是某種香水,而是那種自然而然的體香,縈繞在鼻尖,勾著人忍不住的想要聞多一些。

容子澈餘光忍不住落在溫如意的身上,看了一會兒,注意到她看過來,連忙移開了視線,看向與她相反方向的空氣中虛無的某一點,腦子裡亂七八糟的念頭不停地在交替著,最後不知怎麼的,就想起那天酒店的那一晚。

雖然那一晚上實在是糟糕,但那晚是他和溫如意最親昵的一晚了……

他記得那天,自己喝多了酒,可腦子還是清醒的,溫如意和他是第一次見面,他剛見到她的時候,只是想,這個女孩子挺漂亮的,而且行動間帶著颯颯的風姿。

那時的印象也僅止於此,因為身在他這個圈子裡,什麼漂亮的女人沒見過?那些明星都跟走馬觀花似的。

後來,當他送她回去,她勾著他的脖子,主動親吻上來的那一刻,他的心忽然不受控制的嘭嘭的跳了起來。

不是沒接吻過,可長那麼大,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心可以因為一個女孩子的吻,跳動的那快。

之後的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

他記得每一個細節,也記得溫如意的每個表情……

整個過程,神經都異常的亢奮。

亢奮到,等他清醒過來,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被下了葯。

……

「你流鼻血了。」

耳邊忽然響起熟悉的聲音,容子澈有些茫然的扭過頭,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腦袋還在遲鈍的時候,一雙手忽然捂住了他的鼻子,容子澈低頭看著眼前的溫如意,這才意識到剛才她說的話,以及自己是真的流鼻血了,頓時面色漲紅了起來,手忙腳亂的想要把自己的鼻血擦乾,可手帕放在哪裡,一時有些找不到。

「別動。」

溫如意聲音清冷的說。

容子澈的手腳瞬間停止了動作。

溫如意從包里拿了紙巾,擦去他鼻子里流出的血,然後又遞給了他兩張濕紙巾。

「容子澈,過來看病。」護士站在門口輕聲叫了一聲。

溫如意說:「捂著,去看醫生。」

容子澈乖乖的聽了話,起身往急診室里走。

到了房間里,醫生看到他這模樣,問:「鼻子被人揍了?」

容子澈目光有些閃躲的說,「發燒。」

醫生有些訝異,但還是給他仔細檢查了一番,說:「有些受了風寒,肝火旺盛,我給你開幾副葯,你回家吃幾次,如果不行的話,明天再來醫院打滴液。」

說著,寫了一副藥方,遞給了溫如意。

溫如意拿了藥方,轉身去藥房拿葯。

拿完葯,發現容子澈在自己的身後跟著,問:「你司機呢?打電話讓他過來接你。」

容子澈搖了搖頭,「我自己開車過來的。」

溫如意皺了眉頭,以容子澈現在的狀況,別說開車了,走路都分不清楚東南西北,剛才他能準確的開到醫院裡沒出事,還真是福大命大。

容子澈看著她眉心淺淺的痕迹,心裡有些癢,想伸手撫平,但哪怕是生病的狀態下,他也知道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

「我送你回家吧。」溫如意抬眸看著他說。

「好。」容子澈點頭,眸子里的光亮又增加了好幾個度。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