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等人羣漸漸散了,另一個染着黃毛的男人走到了他的身邊。

這男人也屬於那種韓流的娘炮帥哥,只是這男人的眼神明顯多了那麼點兇光。


樸正陽在看到這男人的時候,眼神瞬間變得驚恐了起來,連滾帶爬地後退了兩步。

“你……你怎麼在這裏……”

“我怎麼就不能在了?對了正陽,剛剛那個就是你說的那個相當有錢的女人?”

“對……”

“呵呵,想不到你竟然會被她拒絕,不過也算了,你拿不下這個女人之後打算怎麼還錢給我們?我可告訴你,我們李先生可等不了這麼久。”

這黃毛說着,臉上瞬間顯現出了一股相當兇惡的神情。

樸正陽一看更慌了。

“再……再給我一段時間……你放心!我一定會搞到錢的!求求你跟李先生再說說……”

“再給你兩天,兩天不管你用什麼方法,要不拿錢,要不寫好遺書。”黃毛說完朝着他臉上拍了一巴掌,然後走出了門,很快便沒了蹤影。

樸正陽雙手握拳。

他因爲各種各樣的原因欠了北方一個極其恐怖的叫李元升的大佬很多錢。

這次來找柳詩雅,其實主要還是惦記上了她的錢。

他天真的以爲,只要拿下了柳詩雅,那她的錢就都是自己的了。

可沒想到,這女人竟然直接把他給拒絕了。

這特麼要是再搞不到錢,那他鐵定是死路一條了。

……

也就在夜晚的這個時候。

北方公海,某個燈火通明的北方小島。

宮秋雙花了七八個小時,終於回到了島上。

一登島,十來個全副武裝的男人就圍了上來,一幫男人面無表情地盯着她。

“宮小姐,您回來了。”

“嗯……”宮秋雙稍微點了點頭。

“首領喊您過去。”男人說道。

“我知道了,我去換一下衣服。”宮秋雙說着想要朝另一邊走去。

可這幫人男人卻攔在了她的面前,武器全部對準着她。

“首領說了,讓您一回來就過去,還請您現在就跟我們來。”

看着這幫人的模樣,宮秋雙的嘴角顫抖了一下。

不過沒說什麼,跟着他們過去了。

她咬着嘴脣。

只要再稍微忍一段時間就可以將所有人救出去,徹底地從這個該死的島上離開了。

一行人帶着她進了一座唐風的木質建築之中。

一個光着上半身, 重生農家之悍妻來報到

腳下是兩個被套着鎖鏈如同貓狗一樣趴着的眼神惶恐的骯髒女子。

聽到有聲音,男人才稍微擡起頭看了她一眼。

“秋雙,回來了啊,怎麼樣?在東海呆了兩天?”

“回師父的話,任務完成了,您要的東西我給您帶回來了。”宮秋雙說着將手中的劍遞了上去。

男人拔出劍,觀賞了兩秒,嘴角微微上揚。

“不錯,真沒想到這劍竟然一直在東海的黑市放着,要不是那韓天霸被人做掉,那還不知道這寶物要在東海藏多久呢,對了,說到韓天霸,你查過他是被什麼人殺掉了嗎?”


“似乎和東海龍家的人有關係。”宮秋雙回答道。

“呵呵,竟然被一個小小的東海龍家給幹掉了,真丟人啊,東海黑市的一號人物不過就只是這種實力而已。”男人冷笑了兩聲。

宮秋雙面無表情,沒說話。

她面前的這個男人,叫做李元升。

是她的師父,也是她的養父,同樣也是她這輩子最想殺掉的人之一。

李元升和被秦澤幹掉的韓天霸其實屬於同一種人。

經營着罪惡的黑市,坐擁無數的殺手,手上沾滿無數人的鮮血。

只是他和韓天霸也有很大的不同。

我有特殊護身符 ,手下也是普通人。

可李元升的身體早已經過了古武道的淬鍊,手底下也養了一羣修煉過古武道的怪物。

沒有人知道他的實力是什麼樣的。

“那師父,沒事的話……我就回去了……”宮秋雙不想多和這個男人在一間屋子裏呼吸同樣的空氣,轉身就想要離開。

可還沒走出兩步就又被喊住了。

“等等。”

李元升站了起來,一隻手輕輕撩過宮秋雙的劉海,臉上帶着讓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秋雙,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向我報告。”

“嗯?”宮秋雙看着這男人的眼睛,一度都愣住了。

難道……

他發現了我預謀殺他的事情了……

想到這裏,她的額頭上都流出了豆大的汗珠。

她很清楚,要是被發現了的話,李元升會讓她生不如死。

李元升的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秋雙,我能夠理解你想保護自己的師妹,不過規矩還是要有的。”

“什麼意思……”宮秋雙自己都沒發現,自己全身都被冷汗給浸溼了。

“魏雪柔的事情,你真當我不知道嗎?”李元升的手猛地一用力。

頓時,宮秋雙都感覺自己的肩膀要被擰下來了。

“我……”

“你真的以爲你做的事情能夠瞞過我的眼睛嗎?太天真了,秋雙。”李元升笑着說道。

宮秋雙壓根不敢說話。

“本來她是可以活下來的,可現在,作爲對你的懲罰,她只有一死了。”

“你……你難道……”宮秋雙頓時感覺到了什麼。

李元升看了看手錶:“看時間他們應該差不多快到東海市了吧。” 時間已經是深夜了。

柳詩雅早已經回了家趴在牀上流口水了。

可秦澤和魏雪柔兩個人依然晃盪在大街上。

準確地說,應該是秦澤強行拉着魏雪柔兩個人晃盪在大街上。

甚至還晃悠到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的門口。

魏雪柔嘆了口氣,一副疲憊的模樣。

“我說老闆,柳詩雅她都不已經拒絕了嗎?你還跟着這傢伙幹嘛啊?”

沒錯,即便柳詩雅已經回去了,可秦澤還是強行拉着她跟蹤着樸正陽,還跟到了房門前。


蝕骨之愛 ,可也沒必要這樣吧?

這貨怕是個傻子吧?

秦澤食指放在嘴前。

“噓!這貨看着就不像是什麼好人!我們一定要看緊一點!絕對不能讓這傢伙有機可乘。”

聽到這話。

魏雪柔又氣又想笑。

這傢伙鐵定就是個傻子!

我竟然陪着一個傻子逛到了大半夜!

我特麼……

終於,柳詩雅忍到了極點,不打算再和這傢伙一起浪費時間了。

有時間在這裏,還不如趕緊回家好好睡個覺。

“那老闆,我先走……”

只是就在她剛說完轉頭想要離開的時候。

剛邁出去的腳就縮回來了,而且還是顫抖着縮回來的。

一旁的樓梯口出現了七八個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

“你……你們是……”魏雪柔一看到這幫人,剛剛的瞌睡瞬間消散得無影無蹤,臉上帶着惶恐的表情。

這幫人爲什麼會在這裏!

她很清楚這幫人是什麼人。

是組織中的懲戒者,專爲消滅掉她這種叛逃者準備的。

爲什麼他們會在這裏?

難道宮秋雙把我給賣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