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醉凝點了點頭,她雖然不喜歡這樣被安排,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在真正的雇傭兵或者依耶芙特面前,還是不值一提的。

畢竟自己能夠仰仗的,也就是自己的醫術和一點點功夫,但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

所以現在這個安排對她來說也算是最努力的。

「那就麻煩你了。」

歐陽楚也笑著點了點頭,又交代了兩句程安的事情,才離開了。

許醉凝都在學校裡面過了一個小長假,這才在開學這一天從宿舍準備去教室。

沒想到剛剛到樓下就被少年好聽的聲音給叫住了。

「許醉凝!」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讓許醉凝不由得微微一愣,看過去就見一道修長的身影此刻正站在她們的女生宿舍樓下。

陽光耀眼,少年人的身姿如同松柏一樣挺拔修長,上身穿著的白襯衫的袖口微微捲起了些許,露出結實有力的手臂。

頭髮有些零碎的頭髮,似乎比記憶裡面的短了一點,卻是更顯得少年人的眉眼清秀俊朗。

他隨意的站在那裡,就已經吸引了周圍來來往往的許多女孩子們的關切的目光,大多數女生都是看著他面紅耳赤,兩眼放光。

許醉凝看著眼前這突然出現的俊朗男人,不由得微愣了一下。

「宋修逸?」

這個突然出現在許醉凝宿舍樓下並且叫住許醉凝的,正是已經消失了好久的宋修逸。

許醉凝那張被她化的精彩紛呈的臉上露出了些許詫異的神色,她快步走了過去。

「宋修逸,你這小子最近跑去哪裡了?」

入學之後,許醉凝還只在軍訓期間見過幾次宋修逸,之後他這傢伙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這都快一個學期過去了,許醉凝幾乎都沒見過她幾眼。

「前段時間家裡發生了一些事,我出國了一段時間。」

宋修逸淡淡的回答道,他那俊秀的臉龐帶著一層淡淡的疲憊的神色,他冷淡的看著許醉凝,語氣有些複雜的問道。

「你跟歐陽楚又是怎麼回事啊?」

宋修逸已經好一陣子沒回來學校了,可是今天他剛回來學校,就聽說了許醉凝和歐陽楚在校園運動會上發生的事情。

就聽說了學校里流傳的許醉凝被歐陽楚拋棄的事情,這才忍不住跑過來找許醉凝了解一下情況。

許醉凝顯然也沒想到宋修逸好不容易回來了一趟,找自己見面第一件事居然是問自己和歐陽楚的事,不由得有些發愣。

「什麼叫做我和歐陽楚是怎麼回事?」

宋修逸看著許醉凝,眼神變得更加複雜。

過了好久,宋修逸別開眼眸,神色間似乎是更加疲憊了。

「算了,也沒什麼,我只不過是想要提醒你,歐陽楚並不是適合你的那個人。」

許醉凝看著在她面前的宋修逸,眉頭不自覺得就緊緊的皺在了一起。

會是她的錯覺嗎?

怎麼她感覺這一次宋修逸從國外回來之後,整個人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一樣,給人的感覺完全變了,就像是變了一個人,眼神中也沒有了以前的青春陽光,反而會帶上了他從未有過陰鬱的感覺。

許醉凝很是忍不住輕聲問道。

「宋修逸,你這段時間是在國外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宋修逸聽著許醉凝的話快速的低下頭去,很是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他低聲回答。

「也沒發生什麼,就是猛然發現自己很愚蠢,被自己的親人欺騙了許多年而已。」

宋修逸的這番話更使得許醉凝聽的莫名其妙,可是他也並沒有打算和許醉凝細說,許醉凝也便沒有再問,宋修逸微微轉過身體去,低聲說道。

「許醉凝,反正你要記住我的話,歐陽楚,並不是適合你的那個人。」

許醉凝見他又這麼說了,眉頭又忍不住緊緊的皺了起來。

就算許醉凝和歐陽楚的並不是學校里的大家所誤會的那種關係,可她也不得不承認,歐陽楚對於她來講,與其他人是不同的,也因此聽到宋修逸現在這麼說她和歐陽楚,不由得多了幾分好奇與在意。

「宋修逸,你為什麼會這麼說?」

「不為什麼,只是我覺得你這樣的人,不應該去做別人的影子而已。」

宋修逸別開了眼睛,神色有些冷淡。

他的話讓許醉凝更加不解了。

影子?

什麼別人的影子啊?

宋修逸看到許醉凝緊著的眉頭,嘴角那一抹嘲弄的笑意更加深了幾分。

「過不了多久,你就會明白我的意思。」

說完這句話,宋修逸就似乎再沒有要和許醉凝交談的意思,頭也不回地轉身離開了。

許醉凝看著宋修逸遠去的背影,心裡十分不解。

這宋修逸的那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這段時間在他身上到底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為什麼感覺他對歐陽楚好像有很深的敵意呢?

許醉凝有著一肚子的疑問,然而偏偏這宋修逸走的頭也不回,她也不知道該去問誰去,所以也只好將那些疑問放回心底,繼續往學校裡面走去。

進來教室里,許醉凝才剛剛找了座位坐下,周雙卿就風風火火的衝過來了。

「醉凝!昨天晚上你在微信里,和我說你拿到了秦語純的《如夢令》的高清電影資源,是真的嗎?在哪裡啊?快給我看看!」

昨晚周雙卿回家了不在宿舍,許醉凝沒法兒將電影發給她,只好在微信上面把這個好消息告知周雙卿。

這個消息可別周雙卿激動壞了,她幾乎興奮了一晚沒睡,今天早上天剛蒙蒙亮,她就起來收拾準備來學校找許醉凝要電影了。

這周雙卿不提起這《如夢令》還好,她現在這麼一說,許醉凝的眼睛里就浮現出複雜的光芒來。

她咬牙切齒的看著周雙卿,看著她這滿臉期待的樣子,很是氣憤的說道。

「你最好解釋一下啊!你這小丫頭怎麼會期待這種影片啊?」

「什麼這種影片?你在說什麼東西呢?」

周雙卿有些反應不過來。

「你說什麼東西!」

許醉凝又回想起自己昨天被歐陽楚壓在桌子上一頓狂親的畫面,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耳根也慢慢的變得通紅。

「周雙卿,我怎麼就沒看出來原來你這麼悶騷呢?居然會喜歡那些東西!」

周雙卿這時也反應過來許醉凝所說的那些東西指的是什麼了,忍不住「哎呀」了一聲。

「現在的文藝片都是這個樣子的嘛!我自然不是為了看那些大尺度的場景!不過當然了,要是有也不介意好好看看,要知道這部電影的男主角可是大帥哥凌子玉啊!嘿嘿嘿,他要是有大尺度的戲,我絕對會噴鼻血的!」

許醉凝看著周雙卿這一臉花痴的樣子,臉上的黑線更多了。

這小妮子,鼻血現在也就要飆出來了好嗎!

心裏面雖然在吐槽周雙卿的花痴,可是許醉凝很是很痛快的將U盤丟給了周雙卿。

這時候上課鈴聲響了,許醉凝收拾了一下桌面,抬起頭卻看見走進教室的不是他們這門課的任課老師,而是趙瑞德。

許醉凝和這趙瑞德本來就早有衝突,此時看見他突然進來,不由的就皺緊了眉頭,像周雙卿問道。

「今天給我們上課的不是蕭老師嗎?他進來幹什麼?」

「不知道哎!」

周雙卿看著趙瑞德也是一臉厭惡,可她突然發現,這趙瑞德的身後居然還跟著一個纖細的人影。 那是一個長得非常清純可愛的女生,年紀看起來和許醉凝她們差不多大,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穿著的是一件白色的連衣裙,一眼看上去便感覺身材姣好,腿長腰細。

再仔細看她的五官,眉毛纖細流暢,鼻樑高挺,嘴巴小巧粉嫩,最吸引人目光的是她那雙明媚的眼眸,滿含秋水一般亮晶晶的,整體看上去就更完美了,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因此她只是隨意的站在那裡,就吸引了教室的里所有男生女生的目光。

教室里一下子就騷動起來,同學們開始議論紛紛。

「我的天哪!在趙瑞德身後的那個女生是誰啊?新同學嗎?長的也太好看了吧!」

「就是說啊!這氣質,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大明星呢!不不不,簡直比那些明星還要漂亮,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好看的女生。!」

「看她這一身的氣派,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大家閨秀。」

「那是肯定的啊!你仔細看看她身上穿的那件裙子,是品牌高檔定製的!家境絕對不凡。」

「我好酸!人家既長的好看家裡還有錢,真的要羨慕死我了。」

教室里亂糟糟的議論著,這時,趙瑞德邁步走上了講台,重重的咳了一聲,整個教室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趙瑞德掃視了整個教室一圈,開始介紹。

「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新轉學來我們系的同學——魏晴嫣!今後她會和大家一起學習上課,希望大家能夠給予她幫助,一起好好相處。」

在魏晴嫣這個名字從趙瑞德口中說出來的瞬間,好不容易安靜下來的教室頃刻間又紛亂起來。

「是我聽錯了嗎?她叫魏晴嫣?是我知道的那個魏晴嫣嗎?」

「應該不是那個魏晴嫣,我聽說她在國外留學呢!怎麼可能轉學回我們學校?估計就是同名同姓。」

周圍的同學們都是一臉興奮的議論著,許醉凝聽的稀里糊塗的,只好求助般的看向周雙卿。

「這個魏晴嫣是誰呀?很有名嗎?大家這都是在激動什麼呢。」

「醉凝,我都懷疑你和社會脫軌了呢!怎麼會連魏晴嫣都不知道!」

周雙卿很是不敢相信的看著許醉凝,當她發現許醉凝眼睛里的不解時,也意識到這丫頭還真是毫不知情呢!只好給許醉凝解釋道。

「那魏墨澤你總知道的吧?」

許醉凝點點頭。

「魏墨澤我當然知道啊!他可是著名的外科醫師,有外科聖手的美稱,現在還是我們學院的院長。」

許醉凝她們就讀的這所玄清大學醫學院是全國最好的醫學學府,院長自然也是不凡,魏墨澤是國內赫赫有名的人物,不僅僅是國內西醫屆的豐碑式人物,放在全球西醫屆也是榜上有名的好手。

在許醉凝剛剛入學的時候,梁子塗就向她介紹過魏墨澤,不過魏墨澤雖然是院長,但是他平時也是十分繁忙的,所以也就是掛了個虛名,學院的絕大部分事務都是副院長趙瑞德在處理的。

「這個魏墨澤雖然至今未婚,但他實際上領養了一個女孩兒做了他的徒弟!他的徒弟也在短短几年之內就在醫學界闖出一定聲名了,年紀輕輕的就從國外的高等醫學學府畢業。」

「而且她在校期間就發表了許多的學術論文,在醫學界裡面就是大神級別的人物,他的這個徒弟就是魏晴嫣。」

許醉凝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台上的漂亮女孩。

所以說她就是魏墨澤的那個得意弟子,在醫學界赫赫有名的魏晴嫣?

許醉凝也不是不知道魏晴嫣的名頭,她只是沒想到這兩個人是同一個人,許醉凝有些好奇的盯著講台上的這個女孩子看,她沒有想到的是,講台上的女人也把目光投在她的身上。

兩個人的目光交接,許醉凝看見那女孩兒美麗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看了她一眼之後,就有些厭惡的別過了頭。

許醉凝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是她的錯覺嗎?為什麼她感覺那個女生好像很討厭她的樣子,看著她的目光里滿是敵意,好像她們之前就認識似的,可是也不應該呀,今天應該是她們第一次見面。

許醉凝仔細的在腦海里回想了一下,確定了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叫魏晴嫣的女生,畢竟這麼出眾的長相,自己如果見過的話一定會記得。

許醉凝感覺有些蹊蹺,可是也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在這時,坐在她身邊的一個女生突然開始尖叫起來,聲音里充滿了激動。

「我剛剛在網上查閱了魏晴嫣的照片,真的就是她本人啊!她居然真的轉學來我們學校了!」

雖然魏晴嫣為人十分低調,但是網路上還是有一些她出席活動的照片。

那個女同學對比了一下她自己在網路上搜到的照片,發現站在講台上的那個人就是魏晴嫣本人。

一時間周圍的同學們全都沸了。

「我的天吶,居然還真是那位鼎鼎大名的魏晴嫣,沒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能和魏晴嫣做同學,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樣。」

「之前也在網路上聽說,魏晴嫣應該是特別年輕的女生,但我以為最年輕也得二十五六歲,沒想到居然和我們是同齡人,人家十八九歲就已經功成名就了,簡直太勵志了!」

「看看人家的十八歲,再看看我的,人和人之間的差距為什麼就這麼大呢?不過誰讓人家有一個厲害的師傅,這些是我們嫉妒都嫉妒不來的。」

「但是我還是覺得很奇怪啊,她怎麼突然就轉學到我們學校了?」

「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啊,她師父是我們學院的院長,作為徒弟轉學回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她已經是國外的名校畢業生了,回來咱們學校當教授都有資格,怎麼還會作為普通學生和我們一起上課呢?」

「這個……可能是想重新學習吧!學霸的腦迴路我們怎麼會知道。」

講台下的大家議論紛紛,而站在講台上的魏晴嫣卻是一臉淡定,似乎對於這些議論絲毫都不曾在意,她漂亮精緻的臉上,始終都帶著淡淡的微笑。

魏晴嫣上前一步,輕輕的開口做自我介紹,聲音也是宛若那雪山上的泉水一般清冷而又動聽。

「大家好,我叫魏晴嫣,今後我和大家一同生活學習,還請同學們多多指教。」

說完這句話之後,魏晴嫣就直接走下了講台,完全沒有要和新同學們多客套一下的意思。

但是台下的同學們絲毫都沒有在意她的冷淡,反而更加熱烈的鼓起掌來。

許醉凝有些無聊的看了一眼坐在她身邊的周雙卿,發現這個向來愛八卦的小丫頭片子此刻居然沒有跟著同學們一起湊熱鬧,而是一反常態的緊皺著眉頭,一臉若有所思的看著正從講台上走下來的魏晴嫣。

許醉凝好奇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雙卿,你怎麼了?發什麼呆呢?」

周雙卿這才終於回過神來,皺著眉頭看了一臉許醉凝。

「醉凝,你難道不覺得這個女生長得很眼熟嗎?」 周雙卿的話讓許醉凝微微一愣,她不禁再次轉頭看著剛剛走下講台的漂亮女孩。

許醉凝很確定自己從未見過她,但是沒來由的,這個女生的眉目之間,總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到底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呢?

許醉凝回想起剛剛魏晴嫣看著自己時那厭惡的眼神,難道說她見過自己?

她有些好奇的看了魏晴嫣一眼,轉頭看向周雙卿,輕聲問道。

「你為什麼會覺得她眼熟?難道以前見過她?」

「我怎麼可能見過她嘛!但就是下意識的覺得她很眼熟。」

周雙卿也是皺著眉頭,一臉迷惑不解的樣子,突然間她像想到了什麼,眼睛一亮,拍了一下桌子,大聲說道。

「啊,我知道為什麼會覺得她面熟了!醉凝,她和你長得很像啊!」

周雙卿這話讓許醉凝愣了片刻,然後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了聲。

「你說她和我長得像?雙卿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許醉凝抬手摸了一下自己那張畫的醜陋的臉,好像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她笑著看著周雙卿,認真的說道。

「你仔細看看,我們哪裡像啊?」

「哎呀,我說的不是你現在裝扮完的樣子。」

周雙卿有些焦急的拉了拉許醉凝的手臂,壓低聲音說道。

「我是說她和你沒化妝的樣子很像。」

許醉凝有些懵了,她再一次仔細端詳魏晴嫣的長相。

經過周雙卿這麼一提點,許醉凝才終於發現自己剛剛那莫名其妙覺得魏晴嫣熟悉的感覺是從何而來,這樣仔細看看,這魏晴嫣和自己沒化妝的樣子還真是特別像。

尤其是她們的眉目之間,相似度很高,只是因為她們穿衣打扮的風格不同,甚至可以說完全是兩個反方向,所以剛剛許醉凝才沒有反應過來,到底是哪裡熟悉。

周雙卿有些興奮自己的發現,拽著許醉凝的胳膊,搖晃了好幾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