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笑):「是啊。對了,要從大二選一個專業知識過硬的學生當我們班班助,和我們班學生一起上夜自習,我向你們班主任推薦你,要是不出意外的話,幾天後開學你就要來我們班上自習了。」

顏漠默默祈禱:意外快出現!!!

許(笑):「到時候我們的學生就拜託你了。」

顏漠:……

「您回學校了?什麼時候的事?」顏漠艱難的問。

許教授笑笑,然後抽出一條灰色圍巾,說:「這條灰色圍巾不大,顏色也很適合。」

然後他伸出手解開黑色圍巾,自然的放在大王手上,然後把灰色圍巾遞過去,還隱隱有幫她繫上的趨勢,她連忙自己繫上,繫上之後,他滿意的點了點頭。

顏漠覺得他們應該是有血緣關係的吧,一個喜歡黑色一個喜歡灰色……

黑色的圍巾確實很大,一直從大王手裡拖到地上,顯得他身影有些單薄。

「你們怎麼在一起?」許教授問。

「選個生日禮物而已。」大王如實說。

「我想買個生日禮物,他是幫我的。」顏漠如是說。

「嗯,如果不方便回答,可以不回答。是給誰的呢?」許教授含笑立在一旁,問。

「阿燭,就是顏直高,以前一起和我上民俗課的那位。」顏漠道。

「哦。」他點了點頭,道:「是他啊,你們感情一直很好吧,以前你們都是一起上課的吧。」

「其實……也沒有,我們只是……」

顏漠說不下去了,其實他跟著她一起上課的原因僅僅是她長的很像很久之前他掛掉的那位好朋友而已……

所以說替身梗什麼的最討厭了!

尤其是降臨在她身上的替身梗遊戲……

大王的影子冰冷僵硬地映在地板上,問:「你們以前關係很好嗎?」

她連忙腆著臉,像一個慈祥的老婆婆一樣和藹可親道:「大家都是同學,所以走的稍微近一點。」

許教授笑道:「如果是送他的話,你自己手織一個圍巾會比較有誠意。」

她……

叫獸你是故意坑我的吧!

為啥說的如此曖昧?

我去!我們就是普通朋友啊!!!

許教授說完便去挑自己的蛋糕,一邊結賬一邊笑著對大王說:「另外,顏巴同學,祝你今天生日快樂。」

顏漠:……差點忘了新生入學名單應該也有新生生日……教授你記性要不要那麼好啊!

等等……什麼鬼?

今天居然是小顏巴的生日……

不……不可能……話說叫獸您有沒有記錯啊?

顏漠匆匆買了那條黑色圍巾,連蛋糕也沒買。

「真抱歉……」她誠心誠意的道歉,「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呢。話說,今天真的是你生日嗎?」

她覺得自己倒霉透了,她甚至妄想是許教授記錯了……

當然妄想就是妄想……

「是的,我以前告訴過你的。」他見狀嘆道:「果然不記得了啊。」

顏漠:……

啥時候的事情?!

她不免心虛,問:「什麼時候說的?」

「一年前高三時,你給我辦入學,辦身份證時問我的。」

……?

顏漠再次自取其辱,問:「那不是假的嗎?」

「不是。」

「可是當時你是失憶的,應該記不得自己生日……」顏漠又一次自取其辱……

話一說出口,她就後悔了……

「不是,是我真實的生日。」

顏漠簡直要被嚇哭了。

她為什麼那麼蠢啊!

寒門小福妻 大王閑著沒事來蛋糕店做啥啊!!閑得蛋疼嗎?!

原來今天是他生日啊!

還是他真實的生日啊!

原來人家一年前就幾乎啥都記得了啊。

仔細一想,人家這一年已經給了她很多坦白從寬的機會了……

因為這貨總是說他頭疼,老是問她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然後要她告訴他……

原來這是給她坦白從寬的機會啊……

而她完美的全部避開了這些機會……

結論:勾魂香這劣質貨!

那麼多坦白從寬的機會全被她完美錯過,她自取其辱的選擇抗拒從嚴……

還有比她更蠢的姑娘嗎?

「現在……是要抗拒從嚴了嗎?」

「你不要這樣。」他微微有點惱意,整個臉微微綳著,說完便打開蛋糕店的門,冷風吹進來,吹得她微微有點寒意。

夜色濃濃,道路兩旁搖曳著高大秀頎的鳳尾竹和夾竹桃隨風搖擺,彎彎曲曲的鵝卵石小道彷彿吸收了月色,在晶瑩的月光下散發著淺淡的水光。

顏漠拿著手裡的黑色毛巾,思考一會兒便追上去,說:「等等。」

小顏巴剛回過頭來,就看到她拿著那條黑色圍巾,不由分說圍上他的脖子,窺他臉色,斟酌道:「生日快樂。」

他怔住。

她握緊手指,內心小小的掙扎了一下,最終含笑抬頭,誠懇道歉:「對不起。是我不好。」

「你有什麼不好?」他問。

明知故問嘛……

她什麼都不好,欺騙他,坑他……

她應該被挫骨揚灰啊!

而且還不珍惜那些坦白從寬的機會……

「我知道我很過分,對不起,我知道我錯過了很多,我知道我什麼都彌補不來,你不原諒我也無可厚非,但我希望你能好過一點。」

顏漠幫他的圍巾打了一個結,心中微微有點酸澀,說完便不顧一切的走了。

因為沒買到圍巾的緣故,阿燭的生日自然也就沒有禮物……於是她的賠禮道歉計劃又耽擱了一陣子。 與這兩位好朋友的關係絲毫沒有緩解,但是顏漠與她的兩位好基友林靜怡丁青的關係倒是稍微好了一點。

林靜怡最近迷上了寫各種同人小冊子,顏漠打開一看,然後淡定的合上,對於林靜怡寫的耽美同人小冊子,顏漠的評價是:閃瞎她的鈦合金狗眼!傷風敗俗!不堪入目!世風日下!

一個沒談過戀愛的少女要不要寫那麼不健康的肉文啊!哦,不,那不是肉文,那全是肉,沒有文……

而丁青那邊迎來了一個追求者。

此追求者膚白貌美大長腿……哦,不要誤會,他是個男的……

還是個令七大姑八大姨很喜歡的男孩紙。

丁青因為家族環境特別特殊,基本上和她一個階級的家族裡的姑娘都要充當『和親公主』的角色,要為了各種家族利益和親聯姻。

於是丁青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張羅著給丁青相親。

綜子女養成計劃 顏漠和林靜怡知道之後內心是拒絕的。

才大二啊!

她們才大二啊!這就要相親么?

不過話說丁青這種霸道總裁般的女漢子不相親似乎嫁不出去了……

於是她們兩個紛紛點頭。

和丁青相親的小帥哥叫做徐真。

據說,徐真小時候是丁青的玩伴,兩人曾經一起玩過一段時間,後來徐家銷聲匿跡,這位玩伴重新歸來已經是十年後,以著丁青相親對象的身份回歸……

然而,在丁青腦海中,徐真小朋友的印象也就一般般吧……

七大姑八大姨在電話里把徐真小哥哥誇出天際。

她們說:「徐家的那孩子徐真,那人可真是厲害,五分鐘之內,能把人打骨折七八次……」

林靜怡大驚,喃喃道:「那徐家咋不開個醫院……生意肯定好得很。」

顏漠呃了一會兒,問:「這和醫院有什麼關係?」

林靜怡一本正經的說:「徐真小哥哥五分鐘就能把人打骨折七八次,只要一天不閑著,一天有1440分鐘,就能把288個人打骨折七八次……開個醫院豈不是發了。」

顏漠想通什麼,忙吹丁青耳邊風,道:「這種有家暴傾向的男孩紙不能要啊!」

顏漠彷彿看到冷傲驕傲的丁青婚後凄慘生活,一虎面熊腰的男士與身手頗佳的丁青大打出手……

丁青不敵,一天斷個288次骨頭……

好慘,好不堪入目……

丁青冷笑:「我怎麼可能打不過他?」

你哪來的自信啊?

你可能還打不過我啊!我五分鐘都做不到把人打骨折七八次啊!

顏漠吐槽。

七大姑八大姨接著誇獎:「徐家的小孩人特別好,尊老愛幼,單純天真善良……」

顏漠再次吐槽:這位單純天真善良的徐真小哥哥是神經病吧!

因為沒聽說過單純天真善良的人會把人打個七八次骨折的啊!

這得是要多善良才會把人打個七八次骨折啊!

由於林靜怡和顏漠表現出極度不喜歡徐真的態度,下周六丁青決定帶她們兩個一起去見那徐真。

丁青本來不想見的,但是七大姑八大姨各種啰嗦,沒辦法就只能先敷衍敷衍她們了。

丁青原計劃,見到徐真之後顏漠和林靜怡就說她家煤氣著火了,立刻閃人滾蛋就對了。

顏漠:煤氣著火……好奇怪的借口……而且正常智商的人都不會相信的吧……因為煤氣只會爆炸,房子才會著火……

剛開學,第二個晚自習就是自習計算機課程。

顏漠作為一枚班助,盡心盡職的坐在遺忘的角落,低著頭,內心虔誠的祈禱:大家,請忽視我吧!

終於一個可愛的小女生萌萌的走過來把顏漠拉過去請教她問題。

「顏漠學姐~~~請問我寫的這段代碼為什麼輸出不了結果呢?」

顏漠一看,表面淡定,露出高深莫測溫文爾雅的微笑,內心OS:卧槽!!你這是在自學C++嗎?用得著這麼刻苦嗎?這才第二個上機晚自習啊!? 禁區之狐 好長的一段代碼啊?都是你敲的嗎?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怎麼新生都那麼刻苦用功啊?這不科學,我們那一屆可都是整天吃飯飯、睡覺覺、打豆豆的……

顏漠粗略看了一下代碼,幫她在代碼循環體中敲了一個break,重新運行就剛好輸出結果了。

小女生欣喜若狂,連忙對顏漠道謝。

顏漠微笑著打算滾回自己那個遺忘的角落,但是還沒走多遠,又有人問各種問題。

顏漠:好刻苦……老師誠不欺我,我們這一屆果然是老師帶過最差的一屆學生……

顏漠解決另一個小男生代碼的bug之後,又有人問她問題,她走過去,一看,大事不妙……居然是小顏巴問她問題。

小顏巴一臉正經的問:「顏漠學姐,請問為什麼這段代碼會進入死循環?」

顏漠瞅了瞅小顏巴,這傢伙認真的樣子完全不像是作偽,然後她又瞅了瞅他寫的代碼,不由得嚇一跳!!

卧槽!!那麼長的代碼,大王你是怎麼敲出來的?咋那麼刻苦!

我們果然是老師帶過最差的一屆啊!

不對,這節奏不對,大王您恢復記憶第一反應居然不是削死我?反而一本正經神情專註的看著代碼問我代碼有什麼bug?

就算第一反應不是削死我,您的第一反應也應該是如何毀滅世界,如何讓全人類重新洗牌好么?

顏漠腹誹不已。

小顏巴似乎察覺到顏漠那驚悚的目光,不由得抬起頭,用真誠而純良的眼睛注視著顏漠,問:「顏漠學姐,你為什麼不說話?」

顏漠學姐我處於震驚之中,大腦死機片刻,容我死機個一兩小時就好了……顏漠腹誹……

顏漠伸出手想要拿大王的小滑鼠,上下滾動查看代碼,可惜她的腦子裡全是怎麼拯救全人類這種深奧的話題……完全沒看顯示屏一眼……

最後,還是小顏巴忍不住出聲提醒,「顏漠學姐……你把我的代碼關了好久了……」

『哈?』這句話完全把小顏漠那飄忽不定的魂給勾回來了。

她剛打算重新打開代碼,一不小心手賤,居然刪了代碼……

她:「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相信嗎?」

正常人都不會信吧……

畢竟右擊文件打開是第一個,刪除在中間…… 而且她撒謊很多次了……

只不過這次沒撒謊……

但狼來了的故事大家都是知道的……

於是,小顏巴默默的拖著書包轉了個身,站起來,邁著寥落蕭瑟的小腳步,彆扭的只肯給上晚自習的同伴們留下一個孤獨寂寞而又絕望的小背影。

「怎麼了怎麼了?顏巴同學怎麼走了?」

「對啊,還沒下課呢!」

「班主任不讓早退的啊!」

「怎麼辦?」

顏漠拿出班主任不在我班助最大的架勢,像是個慈祥長輩一樣安撫躁動的同學,面帶和藹微笑,慈祥的說:「不要急,各做各事,我出去看看。」

夜,靜謐又深幽。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