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打賭這些事情,陸方也不知搞過多少了,卻從來沒有輸過,哪怕之前在寒冰派里和柳若冰打交道的時候,也沒有輸過。

現在,他就更加不害怕了,這裡的人都不知道超音波的存在,可是陸方對超音波卻非常的了解,畢竟以前他有接觸過這方面的事情。

他掌握到了一些對待超音波的弱點,只要能利用這些弱點,就能輕輕鬆鬆的把這些蝙蝠給拿到手。

「陸方,你怎麼可以這麼衝動??你可否知道這些飛天蝙蝠有多麼的敏捷,哪怕是渡劫高手也不敢肯定,一定要把它們給捉拿,除非是六個渡劫強者一起上,不然都不可能有絕對的信心把它們給拿下來。」

事情結束之後,紀茗霜一臉著急的看著陸方,語氣中還帶著一絲責怪。

「嗯??小霜,你這是在擔心我嗎?」

陸方並沒有在乎紀茗霜的勸告,反而開起了玩笑,這一番話也是讓紀茗霜小臉瞬間憋的通紅。

「哼!誰擔心你了??我不過是在提醒你,既然你不聽的話那就算了,到時輸了的話,你可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

說著,紀茗霜不再搭理陸方,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在紀茗霜快要走進房間的時候,背後卻傳來了陸方的聲音:「謝謝你的提醒,也感謝你的擔心,不過你放心好了,我陸方從來都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你就等著我把冰龍這一個小弟給收上來吧。」

說著,陸方也回到了房間中,也在思考著這方面的事情,畢竟這裡的蝙蝠和地球的蝙蝠不一樣,它的體型無比巨大,哪怕知道了它的超音波,也必須要利用其他手段把它順利拿下。

但這時,天老的聲音卻從腦海中響起:「小子,看來這小娃子對你好像有特別的意思啊,我覺得這對你倒是個機會。」

「嗯??什麼意思?」

陸方被天老這一句話給嚇到了,也因此翻翻白眼。

「我是什麼意思?你應該非常明白,我早就和你說過了,她是一個葯庫,誰和她發生關係將會得到巨大的收益,你的實力也會因此而水漲船高,這女娃子對你有那麼一點意思,如果你願意的話,你們兩個將會成為道侶。」 「你這為老不尊的傢伙,竟然想誘導我和她在一起,你到底居心何在?」

陸方一聽頓時不樂意了,說話也帶著一絲不客氣。

天老卻笑罵一聲:「我這不叫為老不尊,只是撮合你們之間的淵源罷了,老頭子我是一個過來人,一個女孩子對你有意思,我豈會不知道?我想和你說的是,有些事情是絕對不能錯過的,一旦錯過將會遺憾終生。」

「嗯?說起來你好像感觸很深的樣子,難不成你之前有過這樣的遭遇不成?」

陸方一聽,頓時知道天老絕對有什麼故事,八卦的心思也升了起來。

「這個的確是…..嗯??我這不是在說你嗎?怎麼就扯在了我的身上,我們還是進入主題吧,陸方,你和這個女娃子挺合適的,這女孩子為了你跳下了斷腸崖,足以說明她對你的想法,難不成你還不明白??」

就在天老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好像想起了什麼,趕緊進行改口,說到最後的時候,語氣中出現了一絲意味深長。

「好吧!!我承認你說的非常有道理,我也感覺紀茗霜對我有一些不同,但天老你要記住,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如果到時我實力達到了一個境界,我又該如何是好,又該如何面對她?難不成我要狠心的離她而去?」

………

陸方這一番話讓天老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這著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此刻,陸方的聲音再次響起:「再說了,現在是什麼樣的狀況,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連自己的小命都難以保住,如果真的和她發生了什麼關係,我又拿什麼去保護她?」

聞言,天老呵呵一笑:「算了,我不過是給個提議罷了,你要如何是你的事情。」

話畢,天老不再說話,只留下陸方一個人獃獃的站在原地。

此刻,陸方的腦海中浮現了幾個身影,他在華夏有幾個牽腸掛肚之人,也不知她們幾個過得怎麼樣了。

回想這些,陸方眼底湧現了思念之色,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眼中出現了一絲堅定,有牽腸掛肚之人,他沒法不努力,只有自己的實力達到了巔峰,他才有資格回到華夏,才有資格想要去見自己想見的人。

算了,我還是好好的修鍊吧!

思緒過後,陸方快速把腦海中的雜念全部驅除出去,隨後陷入了修鍊的狀態中。

一晚的時間只是轉眼間過去了,第二天一早,陸方很主動的停下修鍊,從修鍊的狀態中脫離出來,隨後緩步走出了山洞,因為他們已經約好,今天要開始捕捉那飛天蝙蝠。

蝙蝠之體有超音波,它們能預測到離它們很遠之外的事物,只要有任何的風吹草動,都能敏感的感應,陸方必須要想出一個應對的對策。

「陸方兄弟,你可想好了辦法?今天我們兄弟三個可是非常期待你的表現,如果真的能捕捉到飛天蝙蝠,或許我們還真的能有離開這裡的能力。」

很快,彭天輝的身影就出現了,冰龍和周天雲也跟在他的旁邊,看陸方的目光中,帶著一絲期待。

「放心,這一切的事情我已經想好了,一會我們就分工合作吧。」

雖然昨天晚上陸方一直在修鍊,不過對這些捕捉飛天蝙蝠的事情,他早就已經想好了,只需要他們幾個的幫忙,就可以完成這一切的事情。

如今,在彭天輝的帶領下,很快就來到了一處比較陰暗的地方,這裡處於谷底一個比較黑暗的角落,這裡剛好沒有陽光照射,這些飛天蝙蝠本就非常喜歡居住在這種黑暗的地方。

當陸方真正看到這些飛天蝙蝠的時候,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驚訝,因為這些蝙蝠的個頭著實有點大,在把翅膀收起來的時候,和人比起來一點都不差,一旦它們張開翅膀,就如同一台滑翔的機器一樣。

「我的媽呀,沒想到這些飛天蝙蝠個頭如此之大,真是長了我的見識。」

陸方一臉的感嘆,此刻,冰龍冷冷開口:「別說這麼多的廢話了,趕緊開始行動吧,趁它們還處於睡眠中,我們更好的下手。」

「你要小心一點,這些飛天蝙蝠可是有一定的攻擊力,它們的實力絕對不會弱於散靈強者,這些畜牲還會吸人鮮血,被它咬住了,會把你身體的血液全部都吸干,所以你切記一定要小心。」

周天雲在這一刻開口提醒道,再怎麼說,他們也是一個團隊,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自然要互相提醒一下。

「這一點倒是不是問題,你們幫我幾個忙吧。」

說著,陸方說出了他心中的計劃,當這幾個人聽到陸方的計劃后,不由一臉疑惑的皺起眉頭,特別是冷冰冰的冰龍,更是疑惑不已:「你確定如此可行?」

「如果不行的話,我幹嘛要說出來,你要是覺得不靠譜的話,那你倒是去試試。」

陸方沒好氣的說道,雖然冰龍是渡劫強者,不過他說話還是和平常一樣,並沒有太多的變化。

「既然如此,我們就按照陸方兄弟說的做吧。」

彭天輝沒有任何的猶豫,一口答應了上來,開始按照陸方的方法去做。

彭天輝要做的就是在底下放上一些野獸的屍體,這些野獸都是常年生活在這谷底之下,或是從上面摔下來,摔了個血肉模糊,這些飛天蝙蝠的食物就是這些。

很快,彭天輝就找到了一具剛從上面跌下來大野豬,它的體型的確非常大,和一頭牛沒什麼區別,只是因為掉下來的原因,這頭野豬早已摔得不成模樣。

而陸方他們也開始在這裡進行了一些特殊的手腳,小心的布置一番之後,這才躲在旁邊,靜靜等候這些飛天蝙蝠的到來,不過這等待的過程總是無聊的。

此刻,彭天輝幾個人和陸方閑聊了起來。

「陸方兄弟,你這方法到底是有何根據?我怎麼感覺你對這些飛天蝙蝠好像非常了解一樣?」

彭天輝非常的疑惑,在紅極大陸中沒有太多人對這種動物有所了解,因為很少能和其接觸,陸方的計劃非常簡單,簡單到讓人不可置信。

因為他在這頭野豬的上面放上了一張巨大而又穩健的大網,在這當中又設置了一個小小的機關。

像這種捕捉獵物的方法十分的平常,在紅極大陸也有很多人使用這樣的方法,捕捉一些野獸,他們以前也有使用過,但一直沒有作用,因為這些飛天蝙蝠的聽覺非常的靈敏,動作更是敏捷無比,就在這些大網快要落下來的時候,它們就已經感知到了一切的動作,隨後迅速的離開這裡,導致他們一直沒能成功。

只是陸方也是搞了這麼一出,還讓他們各自手中拿著兩塊大石頭,等飛天蝙蝠進入陷阱之時,就敲動手中的石頭,這樣一個做法讓他們感到非常的不解。

「你就別問這麼多了,一會你就知道這個辦法有沒有用了。」

陸方表現得非常的自信,他對這種小動物也不知道有多麼的了解。

此刻的紀茗霜眼中也出現了一絲猶豫,忍不住小聲的在陸方耳邊問:「陸方,你這個動作到底行不行?我怎麼感覺很不靠譜的樣子?」

紀茗霜的話讓陸方翻翻白眼,但他也沒有說什麼,只是自信一笑,就這樣靜靜等候飛天蝙蝠的到來。

帶著疑惑的心情,大家都耐住性子,在這裡等待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空中突然出現了一片黑影,陸方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一隻如同鷹一般大小體型的飛天蝙蝠出現在半空之中,緩緩的往這邊降落。

如同一個滑翔機一般,張開的翅膀讓陸方產生了巨大的視覺衝擊,特別是那渾身的毛髮,如同老鼠一般,可那一張血腥的嘴卻要陸方毛骨悚然,這樣的蝙蝠實在會給人起一身雞皮疙瘩。

但如今的陸方也不敢有任何的動作,保持著原來的動作,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候飛天蝙蝠的降落。

這飛天蝙蝠在空中盤旋了一會,最終還是受不住這獵物的誘惑,徑直來到了這頭已經摔死的野豬身旁,並且張開血盆大口…….

看到如此情況,陸方知道情況已經到了可以收網的時刻,這一刻,只見他口中發出一聲暴喝:「動手!!」

彭天輝和冰龍沒有任何猶豫,得到了命令之後,徑直站起來,隨後揮動手中的石頭用力一撞。

砰!!

一連串的聲音突然從四周響起,這飛天蝙蝠的身體發生了一絲顫抖,開始甩動翅膀,只是這一刻,身體卻為之而一頓,雖然只是一瞬間的時間,可這已經足夠了,因為大網已經完全把這隻飛天蝙蝠給網了起來,並且緊緊的綁住。

飛天蝙蝠口中發出一陣極其難聽的聲音,並且十分的尖銳,讓陸方皺起了眉頭。

這聲音簡直如同殺豬一般!!

以前那些小蝙蝠發出的聲音也足夠尖銳的,而面前的可是加大版的蝙蝠,這樣的音波更是刺耳,哪怕是現在的陸方也有點承受不住。

此刻的彭天輝和冰龍已經快速的從暗處跳了出來,並且利用身體的元力把大網給緊緊收在一起,這一刻,他們臉上充滿了勝利的笑容,他們如何也沒有想到竟然這麼輕易就能把飛天蝙蝠捕捉到,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意料,顛覆了他們的觀念。

「陸方兄弟,你實在是有點厲害,我不明白這到底是屬於什麼樣的原理,只是用石頭就可以解決這樣的難題。」

整理好手中被捕的飛天蝙蝠,彭天輝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喜悅,一臉興奮的來到陸方面前,而周天雲和冰龍也在其中,兩人充滿了濃濃的好奇。

只是陸方卻沒有要解答的意思,而是把目光移到冰龍身上:「還記得之前我和你打過什麼樣的賭嗎?你該如何??」 聞言,冰龍眼中閃過不爽之意,眉頭還帶著一些凝結,但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單膝跪在了陸方面前:「從今天起,你陸方就是我的大哥!」

「不對,你應該叫我老大!來,趕緊叫一聲,讓哥樂一樂。」

「老大!」

沒有任何的拖泥帶水,冰龍開口叫道,也是無比的豪爽,這讓陸方十分的滿意,沒想到這看似冰冷無比的冰龍,竟如此豪爽,做事也十分的洒脫,這著實合了陸方的胃口。

「既然你這麼有誠心,我今天就告訴你這些蝙蝠的原理,其實它們有那麼敏捷的感應力,完全是因為它們翅膀扇動的頻率,讓它們發出了一定的超音波,所以它們才能敏捷的感覺到離它們很遠的事物,這才提前做出了判斷。」

陸方一本正經的說道,開始把華夏里那些科學家得到的結論說出來,把現場這幫人說得一愣一愣的。

「沒想到還有超音波這樣的東西存在,這著實是讓我長見識了。」

別說是冰龍一臉楞了,連彭天輝也是一臉的不可思議,像超音波這樣的形容,他的確是第一次聽到,不得不說,這著實很有道理,之前陸方讓他們用石頭敲出一定的音波,就是為了騷擾這隻飛天蝙蝠的感應能力,導致它失去了判斷,被捕也是理所當然的。

「好了,現在並不是議論這些事情的時候,接下來我們可要想辦法馴服這隻飛天蝙蝠,隨後離開這裡。」

陸方現在心情非常好,收了一個渡劫期的小弟,自然是開心不已的。

「這個你們倒是不用想了,因為你們全部都離不開這裡。」

這時,遠處突然傳來了一個略帶蒼老的聲音,接著,陸方的視野里緩緩出現了十個人的身影。

讓陸方感到驚訝的是,這十個人年齡最小的竟是40歲,帶頭的是一個白頭髮白鬍子的老頭,年紀起碼在70歲以上。

「白髮老翁?你今天過來幹什麼?我們不是有過一定的約定嗎?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你勞師動眾的是什麼意思?」

看到白髮老翁的出現,彭天輝不由皺起眉頭,身體也因此做出了一個比較警惕的動作,他們三人在這谷底之下,經常和這些人發生衝突,但他們還算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聞言,白髮老翁呵呵一笑,隨後伸出充滿皺紋的手,撫摸著那下巴長長的鬍子,眼中出現了一絲異樣:「彭天輝,沒想到你還確實有那麼一點點的實力,竟然能捕捉到飛天蝙蝠的存在,但你認為這樣真的可行,你忘記了我之前和你說過的話?」

「哪來這麼多的廢話,要打便打,我們從來沒有怕過。」

這一刻,冰龍突然冷冷開口,身體也因此冒起一股白茫茫的水幕,很明顯,冰龍是屬於水系的修鍊者。

他的性格很不喜歡廢話,一言不合就要進入主題。

白髮老翁也沒有在意冰龍的模樣,反而再次向前走了兩步,臉上掛著一絲慈祥的笑容:「我之前和你們一直處於井水不犯河水的狀態,你們應該也非常清楚這是因為什麼,你們並沒有霸佔我們的資源,這一點我們倒是非常的滿意,但如果真的讓你們離開了這裡,這豈不是等於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天下所有人?彭天輝,如果你們把這飛天蝙蝠給放掉,並且發誓以後不能再動起腦筋,今天這件事我們就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你看如何?」

看到這裡,陸方終於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很明顯這老頭是不想讓彭天輝他們離開這裡,因為他們害怕彭天輝三人離開之後,會把這斷腸崖下面的消失給散布出去,到時必會引來大量的麻煩,因為誰都想要這充滿靈氣的地方修鍊,這裡的資源有限,要是消失散播了出去,到時必定會是一番腥風血雨。

每個人都是自私的,白髮老翁不想把谷底的修鍊資源分給其他人。

彭彭輝在這一刻沉默了下來,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好像在考慮著輕重一般。

「不行,我必須要離開這裡,這飛天蝙蝠我是不會放開的。」

兩邊陷入沉默之際,陸方堅決的聲音突然響起,並且目光凜凜的盯住站在最前面的白髮老翁,陸方可不能一輩子被困在這下面,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哪怕這下面的靈氣非常充足,能讓他很快提升實力,他也不願意在這裡窩囊的呆著。

「嗯??哪來的混小子?之前我就聽說了,有外來人士來了我們斷腸崖谷底,原以為你們已經被解決了,沒想到你們還活了下來,並且過得好像挺滋潤的。」

看到陸方和紀茗霜,白髮老翁眼中閃過了一絲意外。

「這和你沒有任何關係,白髮老翁,別以為我們真的會怕你,今天這飛天蝙蝠我們兄弟幾個是絕對不會放棄的,若你們想阻攔的話,我們只能兵戎相見。」

此刻的彭江輝也下定了決心,在這裡憋了十幾年的時間,他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耐心,外面的世界如此精彩,他可不能和這些老頭一樣在這裡呆上一輩子的時間。

轟!!

這一刻,白髮老翁身上的氣勢完全釋放出來,渡劫後期大圓滿的實力一展無遺,讓旁邊的陸方皺起了眉頭,這極其強大的氣息,硬生生讓陸方往後面倒退,眼中的神色是驚訝的。

沒想到渡劫後期大圓滿的強者,實力會如此強勁,單單是這氣勢,就足以讓他喘不過氣來,這一點讓陸方震驚,而且這白髮老翁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和之前寒冰派的冰潔靈的有所不同。

總的來說,白髮老翁身上蔓延的氣息還帶著一絲異樣感覺,總是讓人有一種跪拜的感覺,這應該和他修鍊的功法或者是環境有一定的關係。

而彭天輝也沒有示弱,氣息開始環繞,兩邊處於一種隨時都有可能開戰的狀態。

白髮老翁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離開這裡,因為他是這斷腸谷底實力最強大的一個,也霸佔著最為可貴的修鍊資源,他還想著在這裡突破到碎五行的實力,而且他在這裡還發現了一件驚天動地的武器,但是他卻無可奈何,在沒有辦法解決這件事之前,他是絕對不會讓任何人離開這裡,以免把這個消息透露了出去,到時將會惹來數不盡的麻煩。

「白髮老翁,你這又是何必呢?大不了我們向你承諾,就算是出去了之後,也不會把這裡的情況泄露出去。」

彭天輝深知,以他們現在的情況根本不可能打敗白髮老翁,不由硬著頭皮開口,企圖想說服白髮老翁。

白髮老翁卻微微一笑:「我不需要任何人的承諾,與其把希望放在別人的身上,還不如牢牢的捏在手中,我說過今天你們一個人也別想走。」

說到這裡,白髮老翁再次爆發身上的氣息,與此同時整個人也快速往彭天輝攻擊而去,手上竟然出現了一把用金光凝結而成的佩劍,而且這把佩劍還實體化了!

這是一把用純金打造而成的佩劍,劍鋒之上閃耀著無比精光,看著異常的凌厲。

從這一點,陸方就可以看出,這白髮老翁必是屬於金屬性的實力。

彭天輝和冰龍幾個也毫不示弱,直接出手抵抗,而站在白髮老翁身後的人也開始一擁而上,這樣的局面完全是一邊倒的結局。

畢竟實力差距實在是太玄乎了,只是經過十分鐘的打鬥,彭天輝和陸方一行已經被打倒在地,並且被他們用元力束縛住,沒法再出手反抗。

「谷主?谷主,我們要如何處置他們,要不…..」

說到最後的時候,此人還做出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顯然是想把他們幾人給完全抹殺掉,白髮老翁卻搖搖頭:「留著他們的性命,或許還會有一些特殊的作用,先把他們關押在這裡吧。」

白髮老翁的回答讓陸方暗暗鬆了一口氣,但彭天輝和冰龍幾個卻臉色大變,只是無奈,他們被綁住了,那隻飛天蝙蝠也因此被擱淺在了原地。

在十個人的帶領下,很快陸方就來到了一處更輝煌,更華麗的山洞,這山洞簡直可以用豪華來形容,裡頭還有著精緻的雕花,傢具之類的更是一應俱全。

陸方几人被帶入了其中一個石室,他們身上也被綁上了一條黑不溜秋的繩子,讓陸方不解的是,這條黑不溜秋的繩子綁在他身上,竟然讓他產生了一股極大的無力感,體內的元力也如同石沉大海一般,無論陸方如何呼喚,都沒能產生任何的聯繫,這一幕讓陸方非常的驚訝。

「這是什麼情況?為什麼我感覺我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陸方一臉的驚恐,對於這種情況,明顯是沒有遭遇過。

紀茗霜無奈的搖搖頭:「你的見識真是讓人感到汗顏不已,綁在你身上的是一種用特殊材料所鍛造而出來的法器,這種法器一般被稱作為困仙陣,一旦修鍊者被這種繩子索綁住,將會失去所有的元力控制,就如同一個普通人一樣。」

聞言,陸方才明白了過來,沒想到在這個世界中,還有如此奇妙的事情。

「那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難不成就這樣被綁在這裡等死?」

陸方非常的不甘心,沒想到會被一群古怪的傢伙給擒住了,讓他心中一陣感慨。

「我覺得他們是想用我們的血祭天,也想以其為引,成為血龍星劍的主人。」

在陸方疑惑不已的時候,冰龍的聲音突然想起,他這一句話剛說出來,現場的人頓時沉默了下去,特別是周天雲和彭天輝,眉頭已經緊緊的皺了起來。

他們來這裡已經十多年了,當時他們還沒有禁止互相殘殺的時候,他們親眼見證了那個場面,也因為他們沒有參與當初的廝殺,所以活到了現在。

但這個谷底下面所有的秘密他們都知道!! 在這裡除了修鍊這一件事之外,還有一把逆天般的武器。

血龍星劍!

據說這把劍是之前那兩位在這裡打鬥的強者殘留下來的神兵利器,這把神兵利器一直都被封印在一個洞穴之中,只是這洞穴的門口方有層層封印,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打開。

當初那些人也是企圖想得到這血龍星劍,才會和白髮老翁長生如此廝殺。

這些年的時間裡面,白髮老翁一直想破除這封印的存在,但一直都無能為力,哪怕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的時間,但以他們的實力還是無法破除,但白髮老翁也沒有想把這個消息告於天下,因為他想獨吞這一把神兵利器。

如果能得到這把神兵利器的話,會有巨大的張力,這神兵利器還有另外一種逆天的能力,這也是之前那名強者留下來的意志。

在這個世上,沒有誰不想得到寶貝,特別是像這種上古時期流傳下來的古劍,白髮老翁更是帶著濃濃的貪婪,這十幾年來他一直在研究,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彭天輝,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知道些什麼?」

周天雲眼中露出了一絲驚訝,隨後向彭天輝投去異樣的目光,對於這一個消息,他根本就沒有聽說過,什麼叫拿他們的血來祭天?

「我也是在不久之前,從他們口中不小心得知的,據說白髮老翁已研究出了一種特殊的方法,不過這個方法十分的殘忍,需要不停的有鮮血試用,也能達到破除封印的可能性,雖然可能性只有不到20%,可我相信白髮老翁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嫡女心計 彭天輝重重地呼出一口氣,這才把他之前全部憋在心中的話給說出來,其實他之前也是因為聽到這個消息,才會急著想要離開這裡。

在這斷腸崖谷底下,除了白髮老翁那邊十個人之外,就只剩下他們三個人的存在,彭天輝知道白髮老翁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沒想到白髮老翁的動作如此之快,已經把他們拿捏在手。

………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