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還沒有說完,在他的手中便出現了一把血紅色的長劍,這把劍應該就是他口中的嗜血劍。

在鬼宗宗主的這柄長劍之上,散發着一種血腥的味道。只有飲了無數血的劍纔有可能會釋放出這樣的氣息,當真是可怕。

這種情況之下,夜無悔的眉頭也不由皺了起來,他意識到這鬼宗宗主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貨色,手中肯定還有兩把刷子。

剛纔鬼宗宗主在得知夜無悔的實力是武王五階的時候,沒有絲毫的畏懼乃至於是猶豫,反而還打算將夜無悔收入帳下。

這就說明這位鬼宗宗主有着絕對的自信能夠擊敗武王五階層次的夜無悔,依照如此判斷來看,鬼宗宗主的修爲至少在武宗六階以上。 在鬼宗宗主的面頰之上出現了一抹邪異的微笑。他的這道笑容讓夜無悔感覺到十分的不自在。

從鬼宗宗主的笑容當中,夜無悔能夠看得出,鬼宗宗主對他的實力很自信。這正是夜無悔頭疼的地方,看來今日這一戰夜無悔若是不拿出自己全部的實力的話,恐怕很難擊敗鬼宗宗主。

夜無悔握着無雙重劍的雙手不由緊緊的捏緊,眼神也變得鄭重了起來。

在鬼宗宗主的手中,嗜血劍之中散發出來的嗜血氣息,讓夜無悔感到渾身不自在,若是換做別人,恐怕此刻的意志都會被其影響。

但是夜無悔又豈會是一般人?殺人對於夜無悔來說也只是家常便飯罷了,不過要說嗜血劍的血腥殺戮氣息對夜無悔沒有絲毫的影響,那夜無悔就自欺欺人了。

現在夜無悔身上的壓力可是不小。唯一釋放壓力的辦法就是痛快的一戰。

“破劍式!”

夜無悔大喝一聲,有着白虎武魂對夜無悔自身的加成,夜無悔在力量和速度上都有了顯著的提升,這一劍所附帶的氣勢強勁,直逼鬼宗宗主而去。

“雕蟲小技!”

鬼宗宗主口中不屑的說道。

在其話音落下的同時,夜無悔的無雙重劍也已經到達了鬼宗宗主的面前。但是鬼宗宗主所作出的動作並不大,僅僅只是身子一側,嗜血劍跟着一挑輕易的化解了夜無悔這一次的攻擊。

夜無悔的破劍式乃是一環連一環,連綿不絕,在其第一劍落下之後,第二劍就緊隨而至,不過這第二劍的結果和第一劍沒有什麼區別,依舊是輕易的被鬼宗宗主化解。

此後的數劍,無一不是如此。

武王五階的夜無悔,並且在施展武魂的情況之下,所施展出的破劍式威力可謂是空前巨大,就算是同層次的強者面對夜無悔槍林彈雨一般的攻擊也必然應對乏力。

但是看看鬼宗宗主,面對夜無悔的破劍式,卻好似玩耍一般,絲毫不以爲意,只是隨意的筆畫着就破解了夜無悔的招式。

“動作太慢,力量也太弱了!”

對於夜無悔的破劍式,鬼宗宗主給出了這樣的憑藉。

若是在他接下夜無悔數劍之前,他說這些話夜無悔絕對會覺得鬼宗宗主太過囂張,狂妄自大,但是現在看來鬼宗宗主的確有資格說這樣的話。

“現在輪到我了!”

鬼宗宗主冷笑一聲,剛纔他只是被動的在破解夜無悔的劍招,看上去頗顯輕鬆的樣子,但是現在看來,他似乎要主動出擊了。

“七殺第一殺——孤殺!”

鬼宗宗主口中淡淡的說道,在一劍將夜無悔逼退之後,迅猛的一劍,快如疾風,直取夜無悔的喉嚨。


夜無悔剛剛站穩,迎面便看到一劍朝其殺來。幸好夜無悔的反應速度也不慢,迅速後退的同時,調整自己的狀態,立刻施展出了承劍式。

承劍式的奧祕在於能夠利用巧勁,暗勁卸去對方攻擊的力量。

炎宗宗主的這一招孤殺,其精髓之處正是在於其速度和力量,在夜無悔速度跟的上的情況下,利用承劍式輕易的便卸去了嗜血劍之中的力量,巧妙的化解了這一次的攻擊。

“還不錯!”

等夜無悔接下了鬼宗宗主的這一招之後,鬼宗宗主的臉色看上去有些意外,不過卻沒有表現出過多的驚嚇,下一秒,他的第二招便已經出招。

“七殺第二殺——殘殺!”

話音落下,鬼宗宗主又是一劍刺了過來,這一劍看似沒有任何的花俏,但是在速度上卻更甚一籌,夜無悔依舊想要用承劍式抵擋。

但是當鬼宗宗主的嗜血劍即將落到夜無悔面前的時候,突然劍鋒偏轉,以一個極其刁鑽的角度殺向了夜無悔的下盤。

這一幕讓夜無悔大驚,已經對方的動作實在是太快,導致夜無悔有些反應不及。

甚至於施展承劍式的反應時間都不夠,下意識之下,夜無悔只能夠用無雙重劍自上而下劃下去,兩劍相撞,巨大的力量通過無雙重劍直接傳到夜無悔的手臂之上。

瞬間夜無悔的身體被擊退了數步,夜無悔好不容易纔穩住了自己的身形。這時在夜無悔的臉上居然留下了幾滴冷汗。

剛纔這一招實在是太險了,差一點,就差一點夜無悔就有可能栽在鬼宗宗主的手中。

“這麼下去不是辦法!”

夜無悔心中想到。

所謂七殺,自然是有七招,這第二招就已經讓夜無悔有些招架不住了,後面幾招想必定然是更加的恐怖。

夜無悔可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必須要反擊才行,若是繼續這樣被動,那麼最後結果肯定不樂觀。

“這一劍沒能夠要你的性命,但是下一劍可就不一定了!七殺第三殺——血殺!”


在鬼宗宗主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詭異的微笑,只見到他手中的嗜血劍揮動幾下之下,在空中留下了一個血色的幻影,跟着在原地一揮,一道劍光直射夜無悔而來。

但是當他這一劍落下的剎那,鬼宗宗主突然之間一愣,因爲此刻的夜無悔居然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我在這!”

一道喝聲從鬼宗宗主的背後傳來,當鬼宗宗主轉頭,迎上的便是夜無悔的一劍。

刺劍式,這一招便是夜無悔的刺劍式。

在剛纔鬼宗宗主施展七殺第三殺血殺的時候,之前揮動的那兩下便是這一招最大的破綻。夜無悔知道,這是一個蓄力的過程,對於夜無悔來說卻是一個最佳的時機。

夜無悔的刺劍式精髓就在於能夠在對方出招之前先發制人,夜無悔可以說是完全領悟了這一招的精髓之處,敵欲動我先動,轉瞬之間到了鬼宗宗主的身後,隨即便是一劍。

不過鬼宗宗主的反應速度不可謂是不快。在轉身的剎那,鬼宗宗主迅速收劍,跟着橫劍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砰!”

兩劍相撞,鬼宗宗主被擊退了數步。

“有意思!”

鬼宗宗主站穩之後不由笑了起來。

在鬼宗宗主的眼中,夜無悔不過是武王五階的強者而已,在修爲上夜無悔要弱上他一絲,但是他沒有想到夜無悔居然能夠和他打一個有來有回。


當然,鬼宗宗主可不認爲自己會敗在夜無悔的手中,因爲他還有更加強大的劍招沒有施展。

“不錯,若是能夠接下我第四殺的話,我可以饒你不死!”

鬼宗宗主依舊是一幅傲然的樣子,一臉的自信,這份自信至始至終沒有因爲夜無悔的出招而改變分毫。

相較於鬼宗宗主,夜無悔的臉色可就一點也不輕鬆了。

刺劍式一擊沒有擊殺對手,第二次施展就很容易被看穿,這一次夜無悔要是故技重施的話,八成是起不到絲毫的效果,而且也不知道這一次夜無悔能不能夠找到鬼宗宗主的破綻。

“七殺第四殺——影殺!”

鬼宗宗主口中淡淡的說道,於此同時,手中的嗜血劍揮動,跟着鬼宗宗主的身體一分爲三,三分爲九,九個身影,一致的動作,同時朝夜無悔刺了過來。

“嗯?”

如果說之前鬼宗宗主的劍招夜無悔都能夠看得明白的話,那麼這一次他的劍招夜無悔卻完全看不懂了。

這等詭異的劍招夜無悔還是第一次看到,夜無悔的臉色愈加的凝重。但是事到如今,已經退無可退,唯有奮力一搏。

“忘劍式!”

夜無悔大喝一聲,看似奮不顧身一般,奮力的衝上前去,手中的無雙重劍揮動,打算奮力一搏。

忘劍式乃是破天劍法的第六式,也是除了最後一招無劍式之外最強大,最樸素迷離的一招。

既然鬼宗宗主用如此詭異的招式,那麼夜無悔也用這種詭異的招式,看誰的招式更加詭異。

幾個月之前,夜無悔還沒有將忘劍式練得爐火純青,但是這幾個月以來,夜無悔一有時間便開始專研忘劍式,可以說現在的夜無悔已經將忘劍式徹底參透,絕對能夠施展出奇最大的威力。

血光與銀光交織,不斷傳來嗜血劍和無雙重劍碰撞的聲音。夜無悔極限的揮動的無雙重劍瘋狂的出招,而他面對的是九個鬼宗宗主接二連三的攻擊,一招接着一招連綿不絕。

“乒乓”


一聲清脆的碰撞之聲,夜無悔的無雙重劍脫手而出,在空中旋轉了幾圈之後,落到地面插入了地下。

這一次,夜無悔呆了,沒想到自己在施展忘劍式的情況之下依舊不敵。

此時,鬼宗宗主衆多的幻影同時消失,只剩下了鬼宗宗主本尊一人。在鬼宗宗主的臉上擎着一絲笑意。

“你的劍招很不錯,武王層次的強者當中,很少有人能夠接下我的影殺,你能夠做到這種程度,值得誇讚!我說過,你接下這一招,我可以饒你不死。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若是你願意臣服於我,之前的事情,我將既往不咎!”

鬼宗宗主平靜的對夜無悔說道,夜無悔的劍都被擊落了,這場戰鬥實際上勝負已分。進行下去已經沒有什麼意思了,至少在鬼宗宗主看來是這樣。

鬼宗宗主似乎還展現出了他大度的一面,依舊想要將夜無悔納入麾下。不過夜無悔豈會是那種人?

“哈哈哈!”

聽到鬼宗宗主的話,原本還在愣神的夜無悔不由大笑了起來。

“饒我不死?不必了,因爲我不會饒你不死的!”

夜無悔的笑聲張狂,肆意。雖然自己的忘劍式擺在了鬼宗宗主影殺的手中,但是夜無悔並沒有太在意,畢竟鬼宗宗主的修爲要比夜無悔高,而忘劍式還不是夜無悔最大的底牌。 “沒想到你現在依舊沒有認識到你我之間的差距!”

鬼宗宗主看到夜無悔如此一副欠揍的表情,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

夜無悔的無雙重劍都已經被擊落了,難道他還有什麼反抗之力?在鬼宗宗主的眼中,這一戰夜無悔已經敗了,勝負已經十分的明顯。

面對鬼宗宗主的話,夜無悔沒有回答什麼。在他的臉上升起了一抹詭異的微笑,隨後他的雙掌緩緩的升起,在他雙掌的手心位置,兩團火焰熊熊燃燒着。

失去了無雙重劍又何妨?夜無悔還有他最大的依仗,兩大異火。不過北冥冷火的力量太過狂暴,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之下,夜無悔是不會輕易使用的。

相較之下,焚天的力量同樣強大,而且夜無悔容易掌控,所以現在夜無悔動用的正是焚天炎的力量。


焚天炎乃是九大陽火之一,火焰之中帶着一種陽剛之氣。隨着焚天炎在夜無悔的手中升騰,周圍的殺戮氣息迅速被逼散。

於此同時,鬼宗宗主的臉上發生了微微的變化。

“焚天炎?你是炎宗的人?”

Wωω ¸Tтkā n ¸co

鬼宗宗主看到這團火焰心中駭然,夜無悔沒有想到的是,鬼宗宗主居然知道這異火乃是焚天炎,因此而判斷出夜無悔就是炎宗的人。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夜無悔是不是炎宗的人不是主要的問題。主要的問題是鬼宗宗主能不能抵抗的了夜無悔的焚天炎。

“不對,這焚天炎的力量似乎並不是那麼強!”

鬼宗宗主看到焚天炎的能量釋放出來,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不對。

很顯然,鬼宗宗主對這焚天炎也是有一定的瞭解的,知道焚天炎力量又多麼強大。雖然他確定夜無悔手中的火焰的確是焚天炎,但是這焚天炎的力量卻是不完全的。

若是這全盛狀態下的焚天炎,鬼宗宗主可以說是毫無把握,但是現在看來卻不盡然。

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講,若是焚天炎的力量是全盛的話,那麼夜無悔現在的實力也就不足以催動操控焚天炎了。

“沒想到,真沒想到,你居然收服了焚天炎。不過這種殘次的焚天炎還不足以擊敗我,正好讓我看看,焚天炎究竟有多強!”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