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還未落下,只見順著柳棲霞所在的位置,一股陰寒到了極點的氣息,向著賀嘉爾便撲了過去!可見在剛才胡火的教訓之下,柳棲霞也算是學了乖,知道不能再對廖漫雲下手,而是選擇了對術法只有一知半解的賀嘉爾下手!

只是短短一瞬,那股陰寒氣息便已經衝到了賀嘉爾身側,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便將賀嘉爾身軀完全覆蓋,控制著她,向著柳棲霞所在的位置就狂奔而去!

這變故來得實在是太突然,根本沒有任何反應的時間!而且就小黑貓所感知到的氣息,這柳棲霞的陰神更是做好了魚死網破的準備,已將陰煞氣息凝成一束,對準了賀嘉爾的太陽穴方位,只要小黑貓有所異動,就要將陰煞氣息沖入賀嘉爾大腦中!

陰神之力恐怖無比,小黑貓已是早有體會,而且柳棲霞此時操縱的陰煞力量更是汪洋如海,更不用說太陽穴乃是人體與大腦連接最為緊密的穴竅!

假若這一股陰煞氣息沖入賀嘉爾腦海之中,就算是能夠僥倖保住這條小命,恐怕也要變成一個痴痴傻傻之人!而這種事情,無論是對賀嘉爾,還是對任何人,都比死還要難受!

最要命的是,柳棲霞的動作實在是太快,甚至小黑貓都懷疑早在胡火身軀爆裂開來之前,柳棲霞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利用這短暫的震驚空當,完成此時的籌謀!

而且陰神之力覆蓋賀嘉爾全身所有方位,更是叫小黑貓連半點兒漏洞都找不出!所以它只能投鼠忌器的,眼睜睜看著賀嘉爾被柳棲霞的陰神裹挾著,向著她的身軀靠近而去!

太大意了!這女人的心機太深沉了!一時間,小黑貓已把柳棲霞的祖宗十八代問候個遍!

「誰敢妄動一下,我現在就要了她的命!」說時遲,那時快,只是短短片刻的功夫,柳棲霞便已收陰神入體,而後迅疾無比的掐住了賀嘉爾的脖子,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盯著小黑貓,輕笑道:「不用再拿林白來壓我,告訴他拿河圖洛書和不死葯來跟我換人!」

說著話,柳棲霞手上更是陡然加重了一些力氣,直將賀嘉爾雪白的粉頸捏出了幾道紅痕!


這王八蛋!聽到柳棲霞的話,小黑貓直恨得牙齒痒痒,恨不能痛咬柳棲霞幾口。從開始到現在,通過胡火對這女人的態度,它如何看不出來,這一切的災厄,恐怕都是因為這個面似美人,心如蛇蠍的女人引發的,如果不是她的話,哪裡會有這麼多的事情。

而且不管是兔兒爺的死,還是胡火的死,對柳棲霞而言,都根本沒有半分憐惜,這足以看出,在她心中,恐怕只是將這兩人當成了利用的工具,無論死活,跟她都沒有半點兒關係!

古人有言,最毒莫過婦人心,這話用在柳棲霞身上可謂是再合適不過!

不單單是它,就連被寧歡顏抱在懷裡的小白雕,也是嘶吼不停,盯著柳棲霞啼鳴不止。

「只要你不傷害她的性命,咱們一切都好說!只是現在連我們都不知道林白究竟是在哪裡,我怎麼讓他拿東西和你換人!」雖然心中萬分憤怒,但如今賀嘉爾在人家手裡,小黑貓也只能投鼠忌器,和柳棲霞虛與委蛇,想要伺機找到一個出手解救的機會。

「他在哪裡,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也不關心這些!」柳棲霞絲毫不為小黑貓的話所動,手如同鐵箍一般,牢牢的捏著賀嘉爾的脖頸,冷笑道:「不過我能慢慢的等下去,可是他這個如花似玉的紅顏知己,就不見得能等下去了!耽誤久了,粉.色變成骷髏,可別怨我!」

「你這臭娘們……」小黑貓聞言勃然大怒,它實在是沒想到這女人居然如此狠毒!

但就在此時,順著諸人所在位置的上方,卻是陡然有一陣陣如同老鼠噬咬木頭般的『咔嚓』聲不斷響起,甚至連他們的腳下,都在不斷的晃動。

「你在搞什麼鬼?我勸你還是老實點兒,別逼急了我,直接捏死了她,一乾二淨!」柳棲霞見狀眉頭緊鎖,怒斥出聲后,卻是發現不管是小黑貓,還是幾女,都是緊緊盯著她頭頂上方,臉上更是布滿了愕莫名的神色,就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東西!

難道紫微星氣又要來一遭?!驚懼下,柳棲霞不禁抬頭向高處望去,頓時肝膽俱裂!

無數的雪粉簌簌而下,雪牆猙獰,冰峰巍峨,猶若推倒的多米諾骨牌,急速奔流而下! 洛夢櫻這一個晚上休息的並不好,早早起來了,雪姐知道洛夢櫻會去醫院看厲熠的,也煮了厲熠喜歡吃的東西打包好。

墨昊靳還沒有正式見過這個被人一直說給自己戴綠帽子的男人呢,也應該好好會一會他了。

他本來就起來的早,洛夢櫻換好衣服,就直接去醫院的,看到墨昊靳已經起來坐在哪裡了。

「靳,早安,你怎麼起來了,不都睡一會嗎」洛夢櫻關注過他的休息時間的,現在還沒有到時間呀。

墨昊靳沒有理會她,她這麼著急去見他嗎,他也開始整理自己了。

他不說話,洛夢櫻也不知道他怎麼了,還是等一下他出來吧。

墨昊靳好像對她的時候會撒點小脾氣,對她的事很計較,自己這是怎麼了,他這個樣子在公司很正常呀,那些人都被他冷到了,能不靠近他,就有多遠躲多遠了,可是洛夢櫻不習慣呀,他什麼時候會這樣對過她了。

他抽什麼風呀,一大早的這樣自己都要被冷感冒了,他只是受什麼刺激了嗎。

墨昊靳從她身邊經過,他沒有想和她大眼瞪小眼呀,不過洛夢櫻站了起來,挽著他的手撒嬌的說:「你怎麼了,誰惹你生氣了,我幫你打他。」

墨昊靳沒有說,就看著她,洛夢櫻四周掃視了一下,什麼也沒有呀,他的眼神怎麼這樣看著自己呀。

「你不會想說是我讓你心情不舒服吧,我可沒有得罪你呀。」洛夢櫻很聰明,可是感情的事情可不懂呀。

墨昊靳轉身坐在床上,順勢讓洛夢櫻坐在他身上,聲音很有磁性的問:「沒有嗎,你覺得除了你,還有誰呀。」

洛夢櫻想了一下,自己什麼時候,做了讓他不開心的事情了,洛夢櫻很無辜的說:「沒有呀,我怎麼可能得罪你了,不要生氣嗎,我好怕哦」。

墨昊靳看著她扮演的表情,也覺得自己也真是的,怎麼可以很她計較呢。

不過洛夢櫻想到了,難道是因為自己要去看厲熠嗎,她明明知道了所有的事,j可是她還是不放心的。

她看到了很多人的生活方式,只是她沒有想過自己的,他這個樣子像別人說的吃醋,難道他真的吃醋了,可是不對呀,她可是聽說墨昊靳的事情,怎麼可能是因為吃醋呢。

不過確實墨昊靳就是吃醋了,她一直都睡到自己起來的,可是為了那個男人,難得起來這麼早,她的心中他還是比自己重要嗎,他是騙你的你也甘之如飴嗎。

他把她推倒床上吻了好久,再這樣下去他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洛夢櫻也被他的動作嚇到了,眼睛瞪得大大的,因為她感覺到他的手摸在她的衣服裡面了,他們是有個親密的時候,可是那時候大家都不清醒呀,現在這樣的情況洛夢櫻不知道怎麼處理,不過墨昊靳還是理智的放開了她,她都不敢看他了,她把頭埋在他的胸前。


墨昊靳發現自己有時候不受控制的對她做點事情,如果不是他意志力堅強,就不會這樣放過她了。

「我們下去吃早餐吧,等一下送你過去,我也應該見見他了」墨昊靳也不想她尷尬呀。

洛夢櫻抬起頭來,她的臉通紅的,她剛剛聽到他說他要送自己去醫院,還有見他。

「你不是要上班嗎,我讓雪姐送我去就可以了」她怎麼可以讓他去呢,他用什麼身份去呀。

「工作不急」墨昊靳這樣說著,成陽如果在一定跪下來了吧。

林童景也一樣早早起來了,他還是不相信他媽咪。

林菲語忙完這些事情很晚很累了,所以都錯過了時間,童景有些失望,果然還是不能信她。

這時他的房門被打開,伴隨著一聲「童景起來了。」

他不相信他聽到的時間和看到的人,這個時間媽咪怎麼可能還在家,林菲語失約的時候,就是什麼也不說跑了再告訴自己的。

「媽咪,你怎麼還在家呀」林童景不確定的問她。

「快點換衣服,吃早餐,我們去醫院」林菲語知道面對他的疑問也不能怪他。

他們到醫院打聽到厲熠的病房,可是哪裡被人圍住了,他們根本進不去。

「對不起呀,這裡不能進去,如果你是熟人麻煩打一下電話吧」他們現在可不敢亂放人進來了。

他們並沒有厲熠的電話,林菲語也沒有辦法呀,她也知道林童景擔心他。

這樣守著也不是辦法呀說:「童景,要不要我們先回去好不好,我們下次再來」。

林童景沒有聽媽咪的,就是要進去,可是他們這麼多人,自己也打不過,也闖不進去呀。

洛夢櫻這邊也很快動醫院了,她也沒有辦法讓他離開呀,能說的她都說了,他就是不聽。

厲熠沒有想到會是一個孩子來看自己,他對他真的一言難盡呀,他像過長輩一樣的問他:「童景,你怎麼一早就來看叔叔了,你媽咪呢。」厲熠還是認為洛夢櫻是孩子的母親,所以把林菲語當成看著他的保姆了。

對他們來說,這樣漂亮的保姆很正常呀,林菲語也奇怪呀,自己就在這裡,他說得孩子的母親是誰呀。

她可是墨氏的秘書,她還是笑著臉的厲熠打招呼:「先生你好,我是林童景的母親,謝謝你對我兒子的關心。」

她是這個孩子的母親,那幽幽那天為什麼沒有告訴自己呢。

「你是他的母親,她是你的母親嗎」厲熠要和林童景核對一下。

林童景一個小孩子也不會想太多,聽到厲熠這樣問自己,才想起來那天幽幽姐姐說過,他是她的孩子。

「厲熠叔叔你還沒有吃早餐吧,快點把早餐吃了吧,涼了對身體不好」林童景不敢回答他了。


林菲語看到兒子這樣一定是有事情瞞著自己,她的孩子什麼時候成了夫人的孩子了。

寵妻狂魔:總裁太腹黑 :「童景,她是你媽咪是不是,你是不是很幽幽一起騙我,難道她一直在騙自己嗎。」 “嗯,老闆,二組的人品都已經考察的差不多了,都是不錯的,人品太差的我們已經剔除了。”

“呵呵,以後不要叫我老闆,叫我天哥吧。”李易靠近了西紅柿,聞着她身上的氣味說道。

“老闆,天哥,我先走了。”西紅柿臉紅撲撲的逃走了。

一邊害羞,一邊興奮,沒想到今天李易這麼主動,還讓我叫他天哥,難道不知道姐比你大好幾歲,真是羞死人了。

李易看着逃走的西紅柿,眨了眨眼睛,喃喃的說道“難道太過了?可是前世那些情侶不都是這樣,算了以後的時間還很多。”

想了想,就下線了。

。。。

打開艙門,李易小心翼翼的走了出來,每一步都是那麼的慢。

好像生怕打碎什麼東西似得。

“呼。終於走出來了,幸虧前世經歷過,不然這遊戲倉該報廢了。”李易走出遊戲倉後不由自主的說道。

“當。”

一不留神,沒有把握好力量,直接將牆上的鏡子給撞碎了,人也是撞進了牆裏。

“嘩啦啦。”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砸在李易的身上。

“看來,還需要訓練,這暴漲的力量控制不住。”李易把腦袋從牆壁上拔了出來,看着面目全非的牆壁,鬱悶的說道。

幸虧屋子裏就只有弟弟和他,要是在人多的地方,不知道要造成什麼樣的破壞。

“管家機器人。”李易大聲的喊道。

“您好,六五三三號,爲您服務。”不一會。一個矮小的機器人就出現在李易的面前。

“將牆壁和鏡子修復好。”

“修復時間一個小時零三分,是否立刻修復?”

“是。”

“開始修復。。。”

李易下達了命令,就小心的穿起衣服,不過前幾件都是被他撕碎了,後來終於穿上了衣服,不過是那麼的不倫不類,上身是休閒的上衣,下面竟然是個沙灘褲。

不過也管不了那麼多了,能穿上就不錯了。

不一會就來了數個機器人,這個機器人負責清楚垃圾,那個負責修復。。。


不一會就乾的火熱。

而李易則是小心的來到陽臺,打開窗戶,跳了下去。

要知道這可是四樓。

“咚”李易將樓下的大理石砸出一個窟窿,小腿以下都陷了進去。

“啪。啪。”將兩條腿抽出,因爲力量太大,將腳下的石塊不知踢出多遠。

“算了,這個也是修復把。”同樣給管家下了命令。

慢慢的打開大門。

“咔,咔。”幸虧大門很厚,不然又要被李易弄壞了。

走出家門,看着頭上的太陽,發現現在也就是上午十點左右。

路上沒有幾個人,出了機器人之外就是李易了。

看到街道上沒有人,也沒有車輛,李易慢慢的開始加速,要用運動來熟悉如今的身體。

“咚。咚。咚。。。”各種撞上東西的聲音傳出,那是李易不小心撞到了什麼。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