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夢希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真的是好人[快穿]、

。 王三叔:「忘了問姑娘貴姓了,幾位一起進屋喝點熱水。」

穀苗兒:「叫我林娘子就好,這是我家相公,王村長好。」

穀苗兒將林毅讓了出來,與人打交道的事情還是交給林毅比較方便。

這不,林毅一站出來,王村長一下就找到了目標,很快就說到了一起。

林毅:「某姓林,籍貫清河,這一屆的舉人,這位是某同窗,同是舉人,這位是某的學生。」

林毅稍微介紹了一下,王村長等人都是嚇了一跳,這一下來了兩位舉人,這是要有什麼大事嗎?

不過貴客還真是貴客,他們這十里八鄉的,最好的私塾里才能有舉人做先生,其他的都是些秀才功名。

王村長:「原來是兩位舉人老爺,請坐請坐,不知二位前來有何貴幹?可需要我們做些什麼?」

王三叔也是嚇了一跳,自己原本只是想着車裏的是讀書人,這可都是舉人老爺了呀,自己這是撞大運了。

林毅:「內人喜好狩獵,路聞王家村有野獸下山,所以便前來了,想要借個地方住上幾日,順便找兩人陪同內人一起進山。」

王村長:「這,這……」豈不是荒唐嗎!

可惜這後半句王村長可不敢說,眼睛卻看向了一旁的穀苗兒一眼,又看向林毅。

王三叔見狀連忙出聲:「大哥,這姑娘,不對,該叫夫人,這位夫人可厲害了,城門口處的界碑,這位夫人輕而易舉的就搬動了,還有那鞭子一甩,碗口粗的木樁都能打碎。」

王村長聽着有些不敢置信,但是自己這個三弟卻還是了解的,不然也不會將牛車交給三弟來管,要知道一頭牛的價值可不便宜,尤其是現在。

王村長:「這位夫人如此厲害,真願意進山狩獵?」

穀苗兒笑笑:「我們本就是為了狩獵特意出城的,恰巧出城的時候聽到王大爺在路邊閑聊說到有野獸下山,便意動。」

當然,原本是打算隨便找一座山就去了,如今直接就有獵物的消息,而且還能安置好林毅等人,穀苗兒這才找上了王三叔。

王村長聞言點點頭,也知道是因為山腳下那戶人家的事情。

穀苗兒:「勞煩村長給找兩個熟路的人,最好有打獵經驗,沒有的,最好是力氣好的,早去早回,家中還有人等著。」

穀苗兒可不打算浪費時間,如果不是路不熟,穀苗兒已經拿着繩子背着弓箭進山了。

王村長:「您現在就要進山!太危險了,不如多做些準備?」

穀苗兒:「不用,出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準備好了,你找兩人帶路就好,然後在外沿等著。」

王村長:「那能不能請您再展示一下您的武力,畢竟這進山不是小事。」

穀苗兒想了一下,掀開帘子走了出去,直接把院子裏的石碾提了起來,甩了一圈之後放下。

王村長:「天啊!居然還有如此神人,有救了,今年再也不害怕那山裏的野畜了。」

王村長的驚呼聲,讓那好奇的走到院子外的人都聽到了,而院子裏已經恢復了平靜。

。 小崔說完這段話,樂隊就配上一段搞笑的聲音。

觀眾席也是一陣鬨笑聲。

小崔為了保證節目效果,保密工作做得很不錯,到目前為止,知道這一期嘉賓的人沒有幾個。

聽他這麼一介紹,不少觀眾的好奇心就被調動起來了。

「你們是不是以為我請了一個大明星來?會不會想,小崔為了收視率拼了,花大錢請明星,準備做完這一期就不幹了。

你們錯了,我請來的嘉賓不但沒花錢,反而他還在咱們央世花了幾千萬。為了上咱們央世的節目,他也是拼了,現在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有請大財主,陳飛揚。」

哇,原來是他啊。

現場的觀眾大多數都是央世內部,或者跟央世有合作關係的單位的人,對陳飛揚是有所耳聞的。

當陳飛揚出現在現場,台下響起了一片掌聲。

陳飛揚坐下來,說道:「你們是在歡迎財主還是帥哥呢?如果是歡迎財主,掌聲可以再大一點。如果是歡迎帥哥,掌聲可以持久一點。」

台下的掌聲更熱烈了。

「又大聲又持久,看來你們沒有在財主和帥哥中做出選擇,而是全都要。」

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熱起來了。

小崔暗地裡捏了一下拳頭:這個開頭的效果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好。

為了這期節目,小崔做了很充分的準備。

這個年頭的網路不發達,不像後世那樣隨便抄段子,而是要自己製造段子。

小崔絞盡腦汁想了一些,節目組的編劇貢獻了大多數。

本來他還打算給陳飛揚一些段子的,但是在溝通的過程中,陳飛揚表示不用。

我還需要用你們的段子?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段子。

小崔本來還有些擔心陳飛揚託大了,但現在陳飛揚一開口,他心裡就有數了。

和常規的訪談類節目不同,這檔類似於脫口秀的節目,就是靠的主持人和嘉賓的口才,而且不能一邊倒,要有來有回。

小崔眯著小眼睛,說道:「歡迎陳總的到來,電視機前的觀眾們可能很奇怪,這麼帥氣的小夥子,怎麼會是財主呢,那就得由我來介紹一下了。」

「應該不用介紹吧,我還是有點名氣的,畢竟在央世的節目里露過臉的。

如果還是有很多觀眾不認識,那就不能怪我,說明你們央世節目的收視率不行。」

樂隊老師很積極地配合,敲擊出調侃式的音符。

攝像大哥也非常專業,迅速捕捉到觀眾席上的笑容,給了一個特寫鏡頭。

小崔的情緒一下子就上來了。

這個節目的看點就是兩個人的辯論,扯皮,鬥智斗勇。

對手越強,自己也越容易被調動起來。

而且陳飛揚一開口就調侃央世收視率不行,小崔作為央世主持人,該如何應答,很考驗他的水平。

「我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東方之子的收視率不行。難怪你被塞到我們欄目組來了,他們是想把你發配到苦寒之地。

不過我覺得他們看走眼了,要是我們節目的收視率超了過去,就尷尬了。」

小崔的話里有自嘲,也展現出了超越東方之子的信心,可以說是非常牛逼。

陳飛揚抬杠道:「這點你大可放心,我投了這麼多錢在央世,為了對自己的錢負責,我不能得罪你們領導,不會讓大家覺得尷尬的。」

兩人一唱一和,針鋒相對的同時,氣氛又很友好,節目效果非常好。

觀眾們大多是沒有見過這種新的節目形式的,一個個大呼過癮。

小崔說道:「你的話讓我很傷心,我原本準備隆重介紹你,現在想想還是免了。」

「不用你介紹,我可以自己介紹自己,大家好,我是陳飛揚,我的職業是玩,兼職當老闆賺點錢。」

實話實說這檔欄目跟東方之子是不同的,不是介紹某某行業的天之驕子給人認識。

在這個輕鬆幽默的場合,正兒八經地介紹嘉賓經營什麼產業,做到什麼規模,取得什麼成就,顯得很無趣。

來參加這個節目,要放得開,就是玩兒。

小崔問道:「我想很多觀眾都跟我一樣好奇,有錢人都玩些什麼呢?」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我最近在玩足球。」

「多麼樸實無華的愛好,有空我們可以切磋一下,你打什麼位置?」

「我打老闆位。」

「老闆位是什麼位置?」

「很簡單啊,我花錢買了只球隊,看他們打球。」

「我要收回之前的話,你的愛好一點都不樸實無華。」

之所以把話題扯到足球上,是陳飛揚和小崔商量之後的結果。

前兩年的甲A聯賽非常火,今年的新賽季也快要開始了,在這個當口,足球是一個非常火爆的話題。

而且吐槽足球,比吐槽其他話題,安全係數要高很多。

毫不誇張地說,吐槽足球是一種時尚,每年春晚都有人拿足球來開涮,足球圈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對小崔來說,一個既火爆又安全的話題,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對陳飛揚而言,他上節目免費打廣告,更是求之不得。

他想通過這一波吐槽,吸引火力,讓更多的人去關注他的球隊。

不單單是為了吸引人氣,更重要的是他是打定了主意,混江湖就是打打殺殺,不是人情世故。

他這麼不懂事,肯定是要被教做人的。

他鬧出來的動靜越大,關注的人越多,對球隊和球員而言,就越是一種保護。

聊足球這個話題,對陳飛揚和小崔而言是各取所需,雙贏。

小崔問道:「你買的是哪只甲A球隊呢?」

「不是甲A球隊,是一隻剛成立的球隊,叫做容城華興隊,馬上要打乙級聯賽了,我原本的目標是一年衝上甲A,可惜賽制不允許,只能在甲B這個跳板停留一年。」

「大言不慚,你對你們球隊的實力這麼有信心?」

「信心來源於實力,我在這裡給你透露一個小秘密。

王劍林王總你知道不,萬大隊的老闆,他約我打友誼賽,我沒有同意,怕把他打傻。」

。 【系統提示:宿主完成祁連之主任務,獲得獎勵修鍊法—秘藏世間一切根本法】

聽到耳畔響起的系統聲。

顧川沒有着急查看,這點耐力他還是有的,而是看向了堂下的一眾寨主。

祁連山脈,七峰,蒼狼山,連雲山早已歸入他麾下。

其餘五峰,現在也被他收入囊中。

此刻,他終於在這個世界,成功地站住了腳步。

奉茶的馬匪拿着托盤出去了,還順便帶上了大堂的門。

五名寨主,外加丁恢,一共六道神色各異的目光,落在了顧川身上。

顧川迎着他們的目光,眼神從容淡定,看不出喜怒:

「從今天開始,祁連山脈只有一家勢力,各位沒意見吧。」

涼山寨主石克率先拱手,恭聲道:「屬下,並無意見,一切聽公子吩咐。」

馬屁拍得很響亮。

顧川讚許地看了他一眼。

其餘寨主也反應過來,連忙拱手道:「一切聽公子吩咐。」

在決定赴宴之前,他們就想過這種情況了。

一開始,可能還有人心裏有其它想法。

但在踏上連雲山時,那點想法早就被他們給拋之腦後了。

「很好!」

顧川頷首,繼續道:「連雲山以後更名為祁連山,為祁連山寨總部。」

「祁連山寨,旗下設立十二部,分別為一月,二月,三月…..十二月。」

「每部部長,名:月主。」

「你們六峰人馬,達到入武境者,併入十二月,月主嘛…..」

說到這,顧川淡淡的掃了一眼堂下,目光落在了石克的身上。

望着顧川投來的目光,石克的呼吸頓時變得急促了起來。

這?

莫非是我?

就在石克都準備好待會的嘔心之詞時。

卻聽見。

一個月後,實力最強者為十二月月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