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穆南樞,司厲霆的眼中充滿了敬佩,「他的案例我都看過好多遍,但還是有一些是看不懂的,就像那火山島。

你想啊,一般的人誰會有那麼大的膽子投資,這不是血本無歸嗎?

偏偏他就敢,我從資料中看到當年他要投資火山島,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他,覺得這人是失心瘋。

將那麼多錢投資到一座火山上面,這不是神經病,錢多了花不完吧。

他要買,只花了很少的金額就買下一座海島,三年時間,小島還沒有竣工,地質學家就發布活火山變成死火山的報告。

報告一出來,全世界各地的人全都炸了!再看島上的設施已經開始完善。

有不少人這才看到商機,想要和他合作,那打臉場面可惜我看不到,否則一定很精彩。」

顧錦看到司厲霆臉上的嚮往,「厲霆哥哥,我發現你對我爸爸的愛比對我還多,我都有些吃醋了。」

「不,我對他是尊敬和敬佩,要感謝他給了優良基因給我們家蘇蘇,我才能和你相遇。」

司厲霆的話讓顧錦哭笑不得,「你這張嘴啊……我第一次發現居然這麼厲害,死人也給你說活了。」

清晨,當陽光暖暖的灑落下來,薔薇堡萬物復甦。

也許是到了新的環境,顧錦很早便起來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穆南樞的影響,她特地選了一條古風古色的宋服,飄逸的裙擺在風中起舞。

她漫步在薔薇堡,沐浴著溫暖的陽光。

聽說是因為媽媽喜歡薔薇花,他就在這裡種上薔薇。

後來小七遺傳到媽媽的愛好,也特別痴迷薔薇,穆塵便去全世界各地尋來各種薔薇。

其中有些薔薇還經過特殊的培育,即便是在冬日也會常開不凋零。

幾十年的時間,這座古堡徹底被薔薇所包裹。

萌妻太甜:總裁老公寵上癮 不管是在什麼時候來看,都充滿了神秘,彷彿中世紀的古堡,裡面有一位沉睡的公主。

顧錦守在穆七身邊,她的心臟已經慢慢恢復了正常。

之所以昏迷不醒,很大的可能是因為之前她服用的藥物讓她陷入沉睡,她提前醒來受到刺激,身體又習慣性的睡著,呈現出一種自我保護的狀態。

顧錦給她擦拭乾凈身體,「小七,姐姐來了,你快醒來。」

穆塵短短時間憔悴不少,顧錦只好勸告道:「穆塵大哥,你不要這麼緊張,小七的身體已經好了很多,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醒來的。」

「她一定會醒來的。」

可醒來之後他要如何面對她?蘇夢已經告訴她自己喜歡她的事情,她會不會很討厭自己,覺得自己是個變態?

明明一直信賴的大哥哥,卻對她產生了男女之情。

穆塵的心思顧錦並不知道,她在院子里轉悠了一圈就回了自己房間。

司厲霆已經穿戴一新,站在試衣鏡前面打量自己會不會失禮。

「厲霆哥哥,你起來了?」

「蘇蘇,你快幫我看看,我要不要也換一件唐裝?」

顧錦莞爾一笑,「厲霆哥哥,我知道你是想要投其所好,我爸爸有古風氣韻,還特地留了長頭髮,他穿不會違和。

你可是混血兒,一頭短髮,穿上唐裝反而會不倫不類的。」

司厲霆看著顧錦身上穿的這條宋裙就很好看,他有些不滿,「蘇蘇,我好煩,要不從今天開始我也留長發?」

顧錦認真想了想,他一頭金髮,藍色雙瞳,再配上古風古色的風韻,就像是神話里的天神一樣。

「算了,我們家有一個就好了,你現在就很好,要是留長發穿西裝就不好看了,我喜歡的就是這樣的你啊。」

司厲霆儼然已經走火入魔,就像是追星少女,一定要和偶像留一樣的頭髮,化一樣的妝容,穿一樣的衣服。

顧錦揉了揉他的腦袋,「不是要見爸爸嗎?我們過去和他一起吃早餐吧。」

「不,我出去一趟。」

「嗯?」

「我很快就回來,等我。」

司厲霆神秘兮兮的離開了,顧錦也不知道他葫蘆里賣著什麼葯。

咖啡廳。

一個面容冰冷,雙瞳紫色的男人靜靜坐在窗邊,旁邊的咖啡裊裊白煙。

男人往那一坐,身上的矜貴和優雅就會吸引不少人來。

當然,除去那緊緊環抱著男人腰間的一個小女人,這是很美的一幅畫。

司厲霆邁著長腿而來,「東西帶來了?」

南宮熏拿出一個很精緻的錦盒,「你什麼時候開始對這些感興趣?」

「送我一男神。」司厲霆回答得很爽快。

「男神?不是女神?」

「我女神的父親,稱為男神。」

「怪不得。」南宮熏淡淡喝下一口咖啡,對這件事彷彿已經知曉,並不意外。

我是演技派 他轉頭看向身邊的女孩,「喝嗎?」

女孩搖搖頭,一句話也不說,就是緊緊的抱著他不放手。

司厲霆饒有興緻的看向他,「開葷了?」

「齷齪。」南宮熏冷冷道,「順手撿的小貓。」

「小貓兒倒是可愛,不過你也下得了手?看著不大吧。」

南宮熏瞪了他一眼,「這東西我花了不少力氣,本是要送我老爺子的,你拿什麼還我?」

見他轉移話題,司厲霆也不再追問,他本就不是一個八卦的人。

「條件你開。」

「你倒是大方。」

「沒辦法,就這一個老丈人,捨不得狼套不住孩子。」

聽到他這個比喻,南宮熏輕笑一聲:「我勸你還是小心點,那位……可不是一般人。別說你和他女兒已經在一起,若是他一個心情不好,剁了你去喂禿鷲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薔薇古堡。

花園已經被人收拾了出來,還特地搭了一個鞦韆,顧錦抱著錦諾坐在鞦韆。

穆南樞則是站在她身後推著她,這是他以前從來不敢奢望的畫面,他居然在推他的女兒。

這感覺,似乎還不錯。

「先生,要是累了,就我們來吧。」

阿才和阿旺有些擔心穆南樞的身體,他雖是天才不假,研究出了很多藥物。

但顧柒一走,就是要了他半條命。

他沒日沒夜的研究,根本就不重視自己的身體。

穆南樞沒有答話,臉上一片冰冷之色,他有那麼弱?

看到他這個表情,那兩人也不敢再說。

一人逆光而來,顧錦臉上一喜,「厲霆哥哥。」

司厲霆一眼就看到那如同畫一般的兩人,穆南樞今日換了件袍子,一襲青色長袍,上面綉著青竹。

顧南樞行走坐卧,無一不雅緻矜貴。

而顧錦則是穿著對襟儒裙,飄逸入仙,一陣風起,薔薇花在四周飛舞。

那俊男美女,彷彿像是兄妹,而不像是父女。

司厲霆走到兩人身邊,先是恭恭敬敬叫了一聲:「先生。」

穆南樞對他已經不如一開始那麼大的敵意,昨晚房間只有燭光,燈光並不強烈。

今天光線正好,司厲霆身著熨燙整齊的西服,不得不說西服還是西方人穿起來更紳士有型。

司厲霆本來就生了一張俊美無雙的混血兒面孔,金髮藍眼,很漂亮的一張臉。

他的女兒眼光還是不錯,多看兩眼司厲霆還是挺順眼。

「嗯。」他應了一聲,沒有像之前那麼冷漠。

司厲霆拿出一個錦盒,「先生,昨天來得匆忙,也沒時間準備厚禮,這是小小心意,請你收下。」

顧錦這才知道他一早離開是去幹什麼了,原來是準備禮物。

穆南樞倒也沒有客氣,直接從他手中接過,當著他的面就打開了。

「暖玉?」他拿在手中把玩。

暖玉其實就是軟玉,玉分硬玉和軟玉,和田玉便是軟玉一種。

不僅玉質光滑細膩,最關鍵的是手感溫潤,放在手中,先涼而後溫。

這是一塊上好的古玉,入手溫暖,且最妙的是玉被雕成了好看的薔薇。

且十分精緻,看著就栩栩如生,顧錦看了一眼眼睛都亮了。

「好漂亮的薔薇。」

不得不說司厲霆真是很有心,穆爺這一生財富無數,富可敵國,什麼寶貝能入他的眼睛?

與其討好他,還不如從他的弱點開始討好。

他唯一的弱點就是顧柒,這座薔薇古堡就是因為穆柒喜歡薔薇花,才特地給她栽種。

其實他是耍了一個小心眼,送顧柒喜歡的,才是最能討岳父大人的歡心。

穆南樞哪能看不出他的心思,暖玉確實漂亮,又是薔薇。

「昨晚和先生握手,發現先生體溫較涼,便送上這一枚暖玉給先生把玩。」

穆南樞也不戳破他的小心思,「有心了。」

一句有心便證明他接受了司厲霆。

於此同時,穆塵急急忙忙從石階而下,他的性格冰冷,自打穆七出事以後,他每天都在穆七的身邊,很少出穆七的房間。

突然見他神色慌亂的出現在這裡,難道是出了什麼大事?

「先生……」

「何事這麼驚慌?」穆南樞懶懶的問道。

「先生,剛剛得到消息,太太蘇醒了。」

穆南樞猶如被人點了穴道一般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小柒兒醒了?

「爸爸,媽媽醒了!」顧錦也是開心不已。

她逗弄著司錦諾,「寶貝,你外婆,不,你奶奶……」

顧錦暈頭轉向,按照常理來說錦諾應該叫顧柒為外婆,不過她並不隨穆南樞的姓,這該怎麼叫才好呢?

「哎呀,總之我們一家人要團聚了。」顧錦眉開眼笑。

司厲霆嘴角上揚,「蘇蘇,這就是你一直所期望的。」

而穆塵在此刻冷不丁的提醒:「先生,為了讓太太醒來第一時間就來尋你,我們特地添油加醋。

說不僅要抽了錦小姐全身的血,而且還要摘取小少爺的心臟。

聽說太太已經瘋了,當即就乘坐飛機過來找你,她已經上了飛機。」

「這不是很好嘛,還有十個小時我們就能見到媽媽了,到時候給媽媽解釋一下就好。」

「錦小姐,和太太一起過來的還有安南小姐,她一聽說你們出事,已經接近暴走狀態。」

想著安南那個小瘋子平時最疼錦諾,聽到這樣的消息肯定會擔心。

「沒關係,我一併解釋。」

「聽說安南小姐已經提前聯繫了巴黎的軍火商,她購買了一堆軍火。」

顧錦勉強維持著微笑:「咳咳,安南這孩子有些衝動。」

「她說要炸了薔薇堡。」

顧錦:「……」

穆南樞這才活過來,「那小柒兒呢?她有何反應?」

穆塵似乎很為難的樣子,「那,那個……太太倒是比安南小姐冷靜了很多,她只說要擰了你的腦袋,然後和你同歸於盡。」

你這個神經病。

當然後面這句話穆塵沒有說出來,顧錦乾笑,她的媽媽和妹妹好像都有點彪悍呢。

偏偏當她轉頭看向穆南樞,本來以為他會有所不悅,誰知道他卻是微微一笑:「我家小柒兒真可愛。」

可愛? 帝少蜜愛小萌妻 哪裡可愛了?是擰你腦袋可愛嗎?

顧錦也不想叫醒這個陷入愛情中的瘋狂男人,看的一切都是美好的。

「吩咐下去,打掃薔薇堡,迎太太回來。」

一聲令下,薔薇堡開始大掃除,花匠開始修建花枝,而穆南樞也回房開始倒騰自己。

他的小柒兒回來了,看了看鏡中的自己,當年他就害怕顧柒延緩衰老,等她回來自己就是老頭子,他努力研發了新的藥物。

他的臉,他的身體都停留在她離開之時的樣子。

顧錦也充滿了期待,「厲霆哥哥,我媽媽就快回來了。」

「開心嗎?」

她點頭,「開心,要是小七能醒來,我們一家人就算是真的團聚了。」

司厲霆輕輕擁抱著她和錦諾。

「蘇蘇,有你和錦諾,這就是我的幸福。」

顧錦依偎在他懷中,「厲霆哥哥,我很開心,真的特別開心,感謝上蒼讓我遇上了你。」

「我想前世你一定是天上的仙子,上蒼派你下凡歷劫,可又怕你孤單,便派了我前來,讓我寵著你,護著你。」

「是人是仙也不如司太太的好,司先生,總之這輩子我就賴上你了!」

「我的榮幸,司太太。」

在飛舞的薔薇花瓣之中,他輕輕在她額頭落下一吻。

「蘇蘇,以我之名起誓,此一生,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傾我所有,愛你一生。」

顧錦勾唇一笑,踮起腳尖,吻住那張優雅的薄唇:「好。」

溫馨之中,一聲巨響傳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