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又能保證就不是在身份錄入的時候發生的錯誤呢?

大家為此稍微各自給自己敲了一記警鐘之後,便又開始把話題移到了陸成身上。

還是胡玄一起的頭,道:「向科長,黃教授,我覺得這個陸成並不必要去進行第三場的測試了,他的水平我們大家都有目共睹。」

「特別是剛剛這台手術,更能展現他對手術的掌控能力,對疾病的理解能力。如今的他,獨自開展簡單的運動醫學手術,絕對是沒什麼問題的。」

「田教授、廣教授,安教授,你們怎麼覺得?」

其實胡玄一有點乏了,本來以為這三台手術最多下午一點鐘就可以搞完,但是剛剛這台突變的大型手術就花費了三個多小時。

佔據了預料的所有時間。

胡玄一都把話講到這種地步,他們還能怎麼說?

廣青立刻道:「自然,小陸的操作水平,那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做助手能夠做到他這樣,估計水平也不會低到哪裡去。」

「大家可能都覺得只有主刀才能顯示水平,其實不知道,每個人不都是這樣被捧起來的么?教授給副教授做助手,給主治做助手。」

「就是能讓年輕人更加容易便捷的入門。小陸的表現力啊,已經非常優秀了,我看啊。直接把他喊到我們科室來做手術都足夠了。」

說到這裡,廣青馬上話鋒一轉,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對啊!」

「向科長,正好你就在這裡,我提前向你打個報告啊,我以後要是有什麼手術,說不定就要喊小陸過去幫個忙什麼的。」

「你是湘雅二醫院的醫務科科長,我們沙市整個醫療機構其實就是一個大聯盟,陸成提前在你這裡備個案,是沒問題的吧?」

說是備案,其實就是多點執業,就是本院的醫生可以去其他醫院飛刀。

而為了防止飛刀過程中發生什麼意外和誤會,正規的途徑就是要到醫務科備案,獲得了多點執業的許可權之後啊,以後陸成在其他地方執業,那也是不違反衛生健康委員會的規定的。

否則的話,只要沒有備案,不管技術好不好,手術做得好不好,那一告一個準兒。

陸成的執業範圍就不在那裡啊,他有什麼權利給我做手術呢?

聽到這話,安學良也是馬上開口道:「這提議可以,向科長,我也提前給你備個案啊。以後除非是陸成主刀的手術,我會發會診單過來,其他的小手術就不發了。你給授權一下就行了。」

田晉聽到廣青和安學良這麼講,瞬間在心裡大罵這兩個狗比。

合著是在這裡等著了,開始他們肯定就是在商量這些個問題。

便低聲道:「媽了個巴子的,兩個堂堂的教授,還要使美人計,真TM不要臉。」

陸成去做會診手術,當然是夠了的,但是,湘雅二醫院有常威隆,有朱歷宏,還有黃游教授帶的那麼多人不喊,就只喊陸成?

吃飽了撐的吧,不就是想把陸成通過其他的手段給強行拉到自己的醫院去,做一個鋪墊么?

事實是這樣,廣青的想法也是這樣,但被說穿了,總歸是有點不太好上臉。

廣青馬上一本正經地回應道:「什麼美人計不美人計的,田晉。你可真是沒正經。」

「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本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有什麼下作的?」

閔宏聽到這裡,也是馬上湊了上來,笑眯眯地問:「你們在說什麼,聲音鬧得這麼大?」

「向科長,下一個手術病人是急診科準備的,可能稍微還要一點時間,請你們稍微再多等一會兒。下一台手術比較簡單,搞完之後,我們一起安排吃飯。」閔宏故意把話題岔開了。

大家都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湘雅二醫院的護士隊伍,想要進來就必須要本科學歷。

而漂亮,成績又好的女生,想去當護士來影響自己顏值的,已經不多了。與省人民醫院、沙市中心醫院他們設定的專科起底線比,在質量和數量方面,就差了很多。

外科又沒幾個好看的女孩子。

這可怎麼搞,要是陸成真的與外院的人好上了,這也是血氣方剛的漢子,有男女之情再正常不過。

然後幾個醫院乘勢追擊,許出重利,比如說博士畢業後過去百來萬的房子來一套,給老婆升職加薪什麼的,枕邊風再一吹,那他娘的誰頂得住。

不行,這絕對不行,陸成這個人,他閔宏要定了。

到李東山嘴邊的肉他都要搶,更別說是自己骨科的人了。

骨科內部太過陽盛陰衰,看來得找個機會把陸成安排到內科的實驗室去了。

那裡的女孩子多,讓這頭好看的豬去那裡霍霍一下也不錯。

向學文可不管這些人的這麼多意思,既然胡玄一領頭來這麼講了,而且今天也就是大概過得去就行。

他便吩咐道:「那就這樣吧。」

「不過,我們還是要按照規定的流程走啊,我等會兒就會喊科室里的人通知下來,陸成要取得運動醫學的手術許可權,可以,但是必須跟至少是運動醫學副高級職稱的醫師帶領至少一個月。」

「這個手術許可權,才能發下來。」

「我們雖然要珍惜人才,特事特辦,但是我們還是要為病人負責,為我們醫院負責,我們要保證每一個醫師,在走向臨床崗位的時候,都擁有足夠的能力,而不是通過走後門啊。」

「這個,閔教授,黃教授,你們要理解,我們醫務科要頂著的壓力,才是最大的啊!」

閔宏笑著道:「那是自然,向科長,我們一切都聽醫務科的吩咐來。」

「那既然如此的話,時間也不太早了,我們就先去吃飯?」

「飯我今天就不吃了,家裡還有崽等著,今天是他生日,答應了他要回去陪他吃午飯的。胡教授、董教授幾位教授遠道而來,你一定要陪好啊。」向學文告歉拒絕。

黃游一聽,趕緊道:「哎唷,那可真不好意思,向科長,你應該提前講一聲,我們把評審的日期換一換的。」

向學文馬上就帶著劉科長往外面走,擺手道:「沒事,我們雖然是行政科室,但也是服務科室。就是為了你們這些臨床科室而服務的。」

「家裡事是家裡事,醫院的事是醫院的事情,我也是希望我們的青年人才啊,更早的被認可,更快地被挖掘和被指導。」

「走了,以後吃飯的日子還有的是。黃教授,閔教授,你們辛苦了,好好休息。」

向學文走後。

田晉等人馬上變得若有所思起來。

董左林則是十分感慨地道:「向學文這個醫務科長,很有點意思啊。這種人才,你們從哪裡網路來的?」

「那你得去問院長去,向科長一直都兢兢業業,把醫務科也管理得很不錯。雖然有時候不講私情,但是事事都在秉公辦理,也算是我們的一大後盾了吧。」閔宏笑著說。

「大家都餓了,幾位教授也都辛苦了,咱們先去吃飯,先去吃飯。」閔宏樂呵呵地說道。

一行人這才走了出去。

然後朱歷宏和常威隆也是紛紛脫下了手術衣,對著陸成各自重重地拍了一巴掌,說:「小陸,很不錯,你還年輕,加油。未來,絕對屬於你們。」

「你來了骨科,想學任何東西,直接給我和威哥講,我們不敢保證一定把你教的多好,但一定全力以赴。」

朱歷宏則是道:「改天帶你嗦粉去。好好乾。」

常威隆立刻道:「欸,威哥,你這可不厚道,你都不帶我嗦粉!」

「你喜歡嗦,不一定是粉。***吧。」

「你平時最喜歡吃的就是木耳肉絲,啥意思?黑的腥味重一些啊?」

「你喜歡螺螄粉是啥意思?還必須解放西的?」盛卿卿忙完的時候已經入夜了,她連忙打給盛予商。

「孩子們已經睡了。」

是陸言喻的聲音。

「孩子們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不適應?」

「二寶鬧得厲害,其他兩個孩子還好,……

《深情可曾動卿心》第一百一十九章父親送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介鰲言畢,身形便像鬼魅一般的掠起,向城下掠去。柯騰嘆息一聲,也緊跟其後,掠往城下,後面幾位將軍也相繼尾隨而下。剩下兩位將軍坐鎮城頭。

介鰲畢竟也是宗級強者,身後幾位將軍也都都接近宗級水平,柯騰的修為更是與介鰲伯仲之間,

五人掠下城頭,落入密入螞蟻黑壓壓的人群之中,直如猛虎下山,猶如砍西瓜,剁白菜一般,五人所到之處,血肉紛飛,稀里嘩啦一片狼藉,氣勢如虹,無人可擋,就入無人之境,瞬間斬殺敵軍數百將士,大挫敵軍士氣。

這些敵軍畢竟都不過僅僅只是普通的將士,普通初級武者,縱是中級武者也是極少數而已。

哪裏能夠與介鰲等五個人相匹敵,五個人都是高級將領,修為皆位上乘,上上之選。

五人手中利刃揮灑間,身軀三丈內,絕無活人,鬼哭狼嚎,遍地哀嚎,一時竟將敵軍殺得畏縮不前。

再看五人身上衣袂竟半點的血跡都沒有染上。此時的介鰲殺的興起。越殺越勇。

柯騰等四將自不會示弱,於是五人傾刻間,便斬殺敵軍國千,此等破壞力堪稱犀利,

敵軍見五人破壞力太強,不敢力敵,於是紛紛向後退怯,一時相互踐踏,死傷者不計其數,

就在介鰲殺紅眼,見敵軍不過人數眾多,實際則不堪一擊,介鰲五人見對方潰不成軍,不僅心中大喜,

破口大罵道:「媽的個巴子的,原來都只是一群紙老虎,竟如此不堪一擊,當下一聲口哨響起,示意城頭偏將開城破敵,」

不一刻,城門大開,將士奮勇殺敵,竟將敵軍斬殺數千,敵軍見中漢帝國將士勇猛,不敢迎其鋒芒,慌亂之間退避數里,相互踐踏致死者不計其數,

介鰲在文成大帝當年起兵反抗朝廷之時便一直跟隨文成大帝,斬殺敵軍無數,立下的汗馬功勞數不勝數。乃是文成大帝身邊少有的悍將。

介鰲雖然是以悍勇冠稱,但並非說其人沒有謀略,雖然介鰲外表看上去長得頗有些粗獷,但是其卻是一個文武雙全,勇冠三軍修為高絕的上將,

可以說,只要又介鰲在的地方,文成大帝就異常放心,介鰲雖然戰功卓絕,卻對文成大帝相當的忠心。

對於文成大帝的一些部署命令幾乎從來沒有抗衡違背過。一直是文成大帝堅實的擁護者,因此,介鰲雖然長相粗獷,卻異常受到文成大帝的喜歡。

這不,文成大帝竟連自己最喜歡的十三妹天寧公主都賜予介鰲成婚,前不久還給介鰲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呢?

說起來這天寧公主,當初文成大帝賜予這段婚姻的時候,這天寧公主是一百個不願意啊!

畢竟,哪個女人不喜歡找一個生得白白凈凈,五官俊朗,風度翩翩得健郎小生呢!

可這天寧公主畢竟生長在帝王家,且從小與文成大帝感情篤厚,在得知自己哥哥將自己一生辛福既然就這麼輕易的交給了這麼一個粗獷漢子,

那可是一日三哭四上吊,後來還是在文成大帝做了一番功夫之後,

這位天寧公主才徹底妥協了,雖然沒人知道這文成大帝到底下了些什麼功夫說服了他這位十三妹天寧公主,

但是很多人斗看到,文成大帝在說服他這位妹妹走出房間的時候,滿面淚水,估計應該是使用了什麼苦肉計,

畢竟他這個皇帝也確實做得頗為不容易的,

自從天寧公主下嫁給介鰲之後,介鰲較之以前更加賣力,南征北討,近些年為文成大帝的統一事業立下卓絕戰功。

介鰲率領眾將掩殺,敵軍雖然人多,但卻一時無法阻擋介鰲等鋒銳,

介鰲率領眾將就如一把巨大的大刀一樣,掃向數量眾多的敵人,而介鰲等五人便是這把巨刀的鋒刃。

介鰲等越殺越勇,拼殺中雖然也遇上幾個師級巔峰強者,但都過於分散,在介鰲柯騰的聯手合擊之下,哪裏阻擋得住。

突然,一根兩丈許長的箭矢朝介鰲當胸射來。箭未到,劃破空氣的嘶鳴之聲已經遠遠傳來。

柯騰大聲叫道:「將軍,小心。」

介鰲雖然殺得興起,但對於身邊的危險自然也是感受得到,對於一個宗級強者來說,感覺靈敏程度已經相當上乘,

早在這箭離自己五十步的時候,介鰲便已感受到了這股尖銳之氣。

介鰲大破敵軍雖然感到異常驚奇,沒想到己方如此微薄的力量,竟能把敵軍二十萬大軍殺得滾瓜落水,但介鰲畢竟不會傻到是對方的數量欺騙了自己,

他相信,肯定硬骨頭還沒有出現,所以,在奮力拚殺中,介鰲便一直在花出一絲精力來感受強者的氣息。

而現在目標終於出現了,介鰲大喝道:「該死的,終於出現了,」

對於當胸射來的利箭,介鰲當然並不能避而遠之,要知道,介鰲的身後都是自己人,

介鰲長劍一劃,迅速盪起一圈氣流,挽出一個呈紫色的氣浪,紫色氣浪飛速旋轉,然後長劍一挑,氣浪極速撞向長箭,

可是遺憾的是,這長箭箭頭僅僅稍微顫抖了兩下,便繼續穿破紫色氣浪朝介鰲插來。

介鰲不僅面色微變,迅速掄起手中長劍,迎上利箭,只聽鏗鏘一聲,

利箭被介鰲手中長劍招架住了,招架是招架住了,但是利箭的力道卻並沒有徹底消散,

介鰲雖然已用上全身修為,但是從長劍上傳來的力道。幾乎震得介鰲吐血,只感胸口氣悶,高大魁梧的身軀便被震得向後橫空飛了出去。

隨着介鰲身軀被強大的勁道震得飛出,一個人影猶如鬼魅般踏空向這邊掠來。

「嘭」的一聲,介鰲身軀重重的撞在一顆大樹上,大樹應聲而倒,介鰲身軀重重咂在地上,

而此時的介鰲距原地已震飛出二十餘丈遠,看了看倒在一邊的那顆大樹,

少說也有四人合抱那麼粗吧!再看那根長箭,更是了不得啊!這可是純精鐵打造而成的,

。陳凌直接開門見山道:「你去準備一下,通知所有人集合,我要宣佈一個消息。」

鄧旭馬上來了興緻,激動道:「頭兒,什麼消息?真的是大夥要晉陞了嗎?」

他能想到的好消息,就是軍銜的提高,畢竟,這次任務,他們確實立下了大功勞,要是不能晉陞,真的沒天理了。

而且,他們在軍艦上的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384章:卧槽,去上大學? 沈傲風有心打圓場,孟子廷也想借坡下驢,以免引火燒身,便偏過頭去,不屑地道:「不是我不以和為貴,是這位英明神武的驍騎將軍不給我的薄面兒。」

沈傲風用胳膊肘戳了戳納蘭雲升,附耳道:「將軍,孟子廷都鬆口了,您就判孟子廷勝出,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何必給相爺難堪呢?」

納蘭雲升用洪亮有力的聲音道:「此事必當秉公辦理,不管給我安什麼罪名,我都配合調查。張四九確實有實力,我才給他作了保,至於他有沒有使用暗器,也得查過了才能知曉。」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