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不過隔了一天.太后的第二道懿旨便在第二天早上下到了丞相府.說早聞柯丞相膝下兩位千金才貌雙全.持家有道.芳名遠播.請柯丞相務必送其入宮參選.不得有誤.

送走負責傳旨之人.柯正言眉頭緊皺:太后這是何意.莫非她已經知道自己無意讓女兒參選.因此特意下了這道懿旨來免除自己的後顧之憂.

然而無論如何懿旨已下.如果不照做便是抗旨.後果更加嚴重.但是如果照做.豈不是註定要承受世人的議論.

這可怎麼辦.

思索良久.卻依然無法可想.柯正言只得嘆口氣派人將此事告訴兩個女兒.並要她們入宮之後儘量不要引人注目.更不能引起皇上和太后的注意.

聽到丫環的轉述.柯羽瑤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她也是這麼想的.此次選妃.參選之人必定多得很.她只需要不引人注目地入宮晃一圈.既不會被選中.也不會違背太后的旨意.兩全其美.

“哈哈.太好了.哈哈哈.”與之完全相反的是.柯羽琪正得意地仰天狂笑.哪裏還有半分大家閨秀的樣子.“不要引人注目.怎麼可能.我偏要打扮得花枝招展.定要讓皇上選我爲妃.”

康氏也是一臉詭計得逞的笑意.卻故作矜持地晃了晃腦袋:“羽琪.怎麼說話呢.哪有自己說自己花枝招展的.以後入了宮.你就是皇上的妃子了.必須謹言慎行.絕不可授人以柄.”

儘管八字還沒有一撇.柯羽琪已經高傲地昂起了頭:“孃親.你放心吧.女兒知道.哼.險些被柯羽瑤那死丫頭給害了.幸虧孃親想到直接入宮稟明太后.否則就麻煩了.”

不錯.太后的懿旨自然不可能無緣無故地抵達丞相府.看到柯正言這裏毫無商量餘地.母女二人又氣又急.湊到一起嘀嘀咕咕半天.康氏靈機一動.乾脆瞞着柯正言悄悄入了宮.

見到閔心柔.她一把鼻涕一把淚.說柯羽琪如何如何傾慕皇上.早盼着能在君前端茶倒水.鋪牀疊被.如此也能心滿意足.可是柯正言卻諸多顧慮.硬是不肯給柯羽琪這個機會.如何如何.說了一大堆.

閔心柔也明白柯正言的顧慮.當下柔聲安慰.並說會立刻下旨命他送女入宮參選.康氏大喜過望.這才千恩萬謝地離開了.

想到將來的風光.康氏美得冒泡.眉開眼笑地說道:“選妃之日很快就到來.咱們還是快些選好衣服首飾.免得耽誤了大事.”

柯羽琪點頭如搗蒜:“對對對.快把我所有的衣服拿出來挑一挑.若是沒有好看的.只好重新去做了.”

這邊母女二人忙得熱火朝天.另一邊的柯羽瑤則一臉平靜地看書、澆花.完全不曾將此事放在心上.

不過事已至此.選妃已是勢在必行.是以三日之後.文武百官家有適齡女子者都已將其打扮一新送入宮中.期盼着能夠雀屏中選.光耀門楣.

最重要的是在此危難關頭.自家女兒若是搶先誕下皇子.必定會是毫無爭議的太子之選.將來便會繼承大統.一世榮華指日可待.

選妃便在大殿之中舉行.東陵孤雲雖然坐在正中.心思卻顯然不在面前任何一個女子身上.目光早已越過衆人的頭頂看向遠方的天空.眉頭微皺.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 閔心柔與端木幽凝坐在一旁.倒是有志一同地仔細看着衆人.以便選出最合適的妃子.

然而參選的女子都到齊之後.端木幽凝卻微微一笑開口:“如今已是六月.御花園中的荷花開得正好.白的如雪.粉的像霞.很是美麗.本宮已命人在御花園備下酒宴.請各位姑娘一同賞荷.這便走吧.”

衆人聞言都是一愣.卻見閔心柔已在端木幽凝的攙扶下起身便走.只得齊齊躬身施禮:“是.多謝皇后娘娘.”

當下一行人轉往御花園而來.看到東陵孤雲隔了好一會兒才起身.甄茹雪也故意放慢腳步.待他走到身邊時悄聲開口:“雲哥哥.不是要選妃嗎.好不好的賞什麼荷呀.”

今日的甄茹雪換了一身藕荷色宮裝.越發顯得得體大方.在一衆女子之中十分出色.看到她純真的眸子.東陵孤雲原本壓抑的心情稍稍放鬆了些.淡淡地笑了笑:“幽凝這樣做.自有她的用意.你只管跟着就好.”

“哦.我知道啦.”甄茹雪點頭.蹦蹦跳跳地跟了上去.“雲哥哥.那我先走啦.”

走出去老遠.她還戀戀不捨地回頭看了一眼.眼中滿是掩飾不住的愛戀與渴慕.

“哼.狐媚子.裝出那幅白癡的樣子給誰看.”

存心想要一飛沖天.柯羽琪完全不顧父親的命令.果然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身桃紅色的繁複宮裝.風一吹便襟飄帶舞.令人眼花繚亂.頭上更是釵環滿布.彷彿恨不得將丞相府所有的首飾都堆在上面.還好臉上的妝容不算太濃.加在一起倒也有幾分看頭..不與端木幽凝相比較的情況下.

看到甄茹雪與東陵孤雲有說有笑.親親熱熱.她登時妒恨不已.忍不住低聲咒罵了一句.

“喲.這不是柯小姐嗎.雅溪有禮了.”

柯羽琪一回頭.身後的女子藍衣飄飄.腰肢雖纖細.卻越發顯得酥胸高聳.前凸後翹.身材絕佳.再往上看.但見柳眉大眼.膚色白皙.比她毫不遜色.正是御史大夫墨敬玄之女墨雅溪.顯然也是爲選妃而來.

目光掃過她高聳的胸.柯羽琪不自覺地將雙肩往外擴了擴.刻意挺起胸膛假笑一聲:“我道是哪裏跑出來個美若天仙的.原來是墨小姐.羽琪有禮了.”

“咯咯咯.柯小姐說笑了.”.墨雅溪嬌笑幾聲.十分矜持地以手掩口.“雅溪蒲柳之姿.豈敢妄稱美若天仙.這四個字柯小姐才當之無愧呢.”

“墨小姐客氣了.”柯羽琪皮笑肉不笑地點了點頭.“你看大家都走遠了.我們也快些過去吧.免得太后久等.”

柯正言與墨敬玄都是東陵孤雲即位之後一手提拔起來的.但不知爲何.兩人卻始終有些不對付.面和心不和.東陵孤雲雖知道此事.卻從不點破.

進了御花園.來到荷花池旁.端木幽凝才含笑重新開口:“美酒佳餚很快就會上齊.各位請先賞荷.片刻後再來開懷暢飲.”

衆人見狀.心中已自明白了幾分:看來皇后娘娘是想用這樣的方式考察她們的言行舉止.這倒十分新奇.當下衆人雖已各自散開.對着池中荷花指指點點.大多數人卻不敢太過放肆.力求每一次舉手投足都盡顯大家風範.免得一着不慎滿盤皆輸.

甄茹雪是少女心性.很快便被池中亭亭玉立的荷花吸引.邊看邊不住地嘖嘖讚歎:“哇.哇.好美啊.那一朵最漂亮.不對不對.那朵白色最好看.還有那朵粉色……咦.還有蜻蜓.哇哇.”

看着看着.她突然發現荷葉底下還有紅白黑各色魚兒遊來游去.當下更加興奮.早已趴在池邊撥開荷葉.瞧得興高采烈.看着看着.她忍不住伸手去捉.魚兒受驚.四散奔逃.水花登時濺了她一臉.令她咯咯嬌笑起來:“呀.好涼.哈哈……咦.你還敢回來.看我不捉住你……”

嘩啦嘩啦.她早已忘記今日此來乃是爲了選妃.攪得水花四濺.袖子都溼了半截.不遠處的端木幽凝看到這一幕.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這一幕同樣落入了東陵孤雲眼中.看到甄茹雪趴在池邊手舞足蹈.大呼小叫.他也忍不住莞爾.原本陰沉似水的臉上總算露出了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如果所有人都這麼簡單.那該有多好……

看到他的笑容.端木幽凝一抿脣移開了視線.雖然是心甘情願爲他選妃.然而當她看到東陵孤雲如此絕美的笑容爲別的女子綻放.依然不經意地刺疼了她的雙眼.或許直到這一刻她才知道.其實她遠沒有自己認爲的那麼大度.可以笑容滿面地看着別的女子來分享她的丈夫.

然而當她的視線轉到荷花池的一角.卻突然停了下來.瞬間鎖定了那個獨自站在池邊的女子.

那女子正是無心爲妃的柯羽瑤.雖然奉了太后的懿旨不得不入宮.她卻是打定主意只來象徵性地晃一圈的.自然不會像柯羽琪那般花枝招展.只是穿了一身素淨的淺灰色衣裙.頭上也只是戴了一支白玉簪.臉上更是不施脂粉.她自以爲如此一來必定最不引人注目.卻沒料到正因爲如此.素面朝天的她在一衆鶯鶯燕燕之中反而顯得最是水潤清透.如同池中的荷花一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亭亭玉立.

一眼看到她.端木幽凝目光一凝.已悄無聲息地啓動了神眼.片刻後.她恢復正常.脣角浮現出一絲滿意的笑容:很好.正是我要尋找的女子.

看過了甄茹雪捉魚的可愛模樣.東陵孤雲不經意間一回頭.卻正好看到端木幽凝脣角的笑意.不由哼了一聲說道:“幽凝.你在看什麼那麼開心.”

“那邊.”端木幽凝擡手一指.“皇上覺得那位姑娘如何.”

東陵孤雲轉頭看了一眼.雖也因爲柯羽瑤的不媚不俗而眼前一亮.卻依然興致缺缺:“還好.”

“還好.皇上的眼神可不是這麼說的.”端木幽凝微笑.“依臣妾看來.皇上對她十分滿意.”

東陵孤雲淡淡地看着她:“你確定.你若點了頭.選妃一事就此作罷.從此之後再也不必提及.”

“臣妾知罪.”端木幽凝立刻做出讓步.“不過皇上可還記得那天答應臣妾的條件.”

“記得.”東陵孤雲點頭.“所立妃子之中.必須有你指定的人.就算全天下都反對.朕也必須將其留在身邊.怎麼.你說的人該不會是……”

端木幽凝微微一笑:“便是她.柯正言之女.柯羽瑤.”

東陵孤雲顯然吃驚不小.繼而十分疑惑:“爲什麼.”

“因爲她有那個資格.”端木幽凝回答.“此女性情高潔.心地純善.在一衆女子之中算得上翹楚.”

東陵孤雲臉上並沒有太多表情.只是淡淡地看她一眼:“爲什麼.柯正言對你最不客氣.朕以爲你最討厭的就是他.你居然力保他的女兒爲妃.”

端木幽凝微笑.伸出了三根指頭:“皇上此言差矣.第一.柯正言對臣妾不客氣並非存心不敬.只不過是誤會而已.臣妾從來不曾因此討厭他.反倒覺得他忠君愛國.是可託付之人.第二.臣妾爲皇上選中的妃子是柯羽瑤.並非柯正言.臣妾對柯正言是討厭還是喜歡與此毫無關係.第三.柯羽瑤心性高潔.很合臣妾的心意.也必定合皇上的心意.有她在皇上身邊.臣妾就放心了.”

東陵孤雲原本只是淡淡地聽着.此時卻不由眉頭一皺:“就放心了.這是何意.朕怎麼覺得你似乎有什麼事瞞着朕.”

端木幽凝心中一跳.面上卻沒有任何異常:“皇上想多了.臣妾哪有什麼事瞞着皇上.臣妾說過.除了臣妾指定的人.其餘人選皇上任意決定.不知皇上看中了哪個.”

東陵孤雲看着她.眼眸深邃如蒼穹.幾乎令她無法承受.幸好就在她忍不住想要逃避之時.他終於淡淡地開口:“朕會看中哪個.你還不知道嗎.朕若真有看得上之人.怎會等到今天.”

端木幽凝抿了抿脣.故作輕鬆地笑笑:“既如此.臣妾去跟母后商議一下.臣妾先告退了.”

看着她離開.東陵孤雲沉默.目光卻不經意間落到了柯羽瑤的身上.不得不承認.這個女子的確有些不同.至少今天到場參選的所有人之中.只有她還有幾分與端木幽凝相比的資格.而其他那些人與端木幽凝之間.根本連可比性都沒有.

不多時.美酒佳餚終於備齊.端木幽凝吩咐衆人落座.又是一番觥籌交錯.衆人心中各自忐忑.倒有一多半食不知味.只盼着結果早日揭曉.無論成或不成便都可以放心了.

無限之次元幻想 端木幽凝自然也知道衆人的心思.與閔心柔低聲商議片刻之後.她隨即坐直身體.含笑開口:“自本宮被立爲後.至今已三年有餘.卻一直未能誕下皇嗣.原本以爲是機緣未到.太醫也一直認定本宮身體無恙.然而就在不久前.本宮請一位神醫診斷一番.才知道原來是因爲奸人所害……”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 她將當日之事說成是歐陽玉婷一人所爲.其意當然是爲了維護方水晶.而之所以當衆說出此事.也是爲了不動聲色地告訴所有人.就算如今的旱情是因爲她無所出降下的天遣.其錯也不在她.

衆人聞言這才恍然.但也不乏心存疑慮者.端木幽凝察言觀色.立刻便知端倪.當下一笑開口:“或許有人會想.這根本就算是本宮爲自己找的藉口而已_無妨.當時去往風情谷的有數萬人.幾乎都知道此事.各位可隨意找人求證.”

衆人忙低頭行禮:“臣女不敢.”

端木幽凝淡然一笑.接着說道:“今日本宮當衆說出此事並非爲了博取同情.只是想請天下人知道.皇上另立嬪妃不是背棄了當日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誓言.而是本宮未能完成自己的使命.是本宮對不起皇上.”

衆人聞言自是面面相覷.萬料不到其中還有這樣的內情.停了片刻.端木幽凝接着說道:“爲了玉麟國千百年的基業.纔有了今日的選妃大典.經過太后.皇上及本宮的商議.接下來這道菜中含有一顆夜明珠者.便會成爲皇上的妃子.”

端木幽凝招手示意.便見一衆侍女各自端着托盤魚貫而出.將蓋着蓋子的盤子依次放在了衆女面前.

看到這個即將決定自己未來命運的盤子.衆女神情各異.心中忐忑萬分.好一會兒都無人伸手.柯羽琪興奮莫名.卻偏偏裝出一副矜持端莊的樣子:就憑爹爹在朝中的地位.自己不中選還有誰會中選.柯羽瑤嗎.瞧她打扮的那副樣子.奔喪一樣的.沒有惹得龍顏大怒就不錯了.

看到衆人的反應.端木幽凝自是明瞭.不由微微一笑:“有些事情是早已註定的.人力不可與之爭.何況結果已經不可改變.早晚都一樣.”

衆女聞言紛紛點頭.終於有人伸手揭開了蓋子.自是幾家歡喜幾家愁.甄茹雪雖然孩子心性.卻也知道此事關係着自己的終身幸福.倒並未搶着動手.直到端木幽凝這幾句話出口.她才深吸一口氣一把掀開了蓋子:只見色香味俱全的佳餚上.一顆極品夜明珠正流動着隱隱的光澤.美不勝收.

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甄茹雪傻傻地撓了撓頭.先是將蓋子放在一旁.接着小心地拿起那顆夜明珠仔細一看.這才興奮地渾身發顫:夜明珠.真的是夜明珠.太好了.我被選中了.我可以跟雲哥哥在一起了.想着想着.她開心地笑了起來.

嘁.有什麼了不起.

柯羽琪不屑地撇了撇嘴.擺出一副端莊沉穩的樣子慢慢打開了蓋子.然而下一刻.她嘴角的笑容便猛地一僵.一隻手也停在了半空:沒……沒有..這怎麼可能..

砰的扔下蓋子.她一把抓起筷子神情慌亂地在盤子裏胡亂地扒拉着.口中一邊喃喃自語:“不可能.不會的.一定有.是我沒有找到.夜明珠呢.夜明珠在哪裏.我的夜明珠呢..”

隨着她的動作.盤中的佳餚四散飛揚.湯汁更是四處飛濺.濺到她的臉上也顧不得擦拭.看到這一幕者無不搖頭:這姑娘.想做皇上的妃子想瘋了吧.

將盤子翻了個底朝天.依然沒有夜明珠的影子.柯羽琪咬了咬牙.突然刷的一回頭.這才發現旁邊的柯羽瑤正對着面前的盤子猛皺眉頭.而她的盤子裏.有一顆碩大溫潤的夜明珠.

這、這怎麼可能..

柯羽琪恨得牙關緊咬.臉色鐵青.頭髮甚至已經散發出燒焦的味道.眼珠一轉.她見端木幽凝等人的目光都落在別處.立刻低聲說道:“姐姐.我看一定是宮女弄錯了.何況你不是不願入宮嗎.不如把夜明珠給我吧.”

柯羽瑤心中的詫異不亞於任何人.原本只是想入宮晃一圈才故意素面朝天.而且事實證明.在所有女子之中她的確是最不起眼的.原本以爲事情就這麼過去了.爲何盤子里居然有一顆夜明珠.是誰如此“慧眼識英”.

聽到柯羽琪的話.她不由眉頭一皺:“我的確不願入宮.不過你真的想好了.你不怕世人的蜚短流長……”

“哎呀你哪來那麼多廢話.”見她居然肯答應.柯羽琪大喜.伸手就要把夜明珠抓過來.“只要能入宮.我什麼都不怕.”

誰知就在她的手剛剛伸出去的瞬間.端木幽凝突然含笑開口:“羽瑤姑娘果然出身名門.品性非凡.就憑這份每臨大事有靜氣的雍容.連本宮都自愧不如呢.”

她這一開口.衆人的目光早已不自覺地轉了過去.也就同時發現了她面前盤子裏的夜明珠.如此一來.柯羽琪怎麼可能再暗中舞弊.暗中把端木幽凝罵了個狗血淋頭.她有些尷尬地收回手.只管氣得眼前發黑.

柯羽瑤又皺了皺眉.起身施了一禮:“皇后娘娘錯愛.羽瑤萬分感激.只是羽瑤無論各方面都比皇后娘娘差了十萬八千里.根本沒有資格入宮爲妃.還請娘娘另覓佳人.”

她的拒絕也在端木幽凝的預料之中.微微一笑.她輕輕搖頭:“羽瑤姑娘太謙了.你知書達理.才貌雙全.更兼心地純良.品性高潔.無論太后、皇上還是本宮.都對你萬分滿意呢.”

“娘娘謬讚.羽瑤愧不敢當.”柯羽瑤再施一禮.依然拒絕.“只是就此事而言.羽瑤真的不適合入宮爲妃.請娘娘三思.”

端木幽凝依然微笑:“羽瑤姑娘多慮了.柯丞相忠君愛國.從無私心.朝野上下誰人不知.哪個不曉.何況選妃乃是關係玉麟國江山社稷的大事.本宮全權負責.自會慎之又慎.只重人品.不重出身.自然也是舉賢不避親.選中羽瑤姑娘.也僅僅是因爲姑娘本身.與柯丞相無關.”

這幾句話出口.柯羽瑤不由暗中佩服.卻依然諸多顧慮.不過不等她開口.端木幽凝已輕輕揮了揮手:“請中選的姑娘上前聽封.”

一聲令下.柯羽琪自然只有吹鬍子瞪眼的份兒.便見柯羽瑤、甄茹雪、墨雅溪三人依次而出.接着便是新任兵部尚書徐瑞之女徐含煙.共有四人入選.

選中柯羽瑤自然是端木幽凝的意思.甄茹雪則與東陵孤雲青梅竹馬.更是毫無爭議.而選中墨雅溪和徐含煙則是閔心柔的主意.她另有自己的考量.

柯正言雖然一心爲國.忠心耿耿.但身爲帝王.必須防止朝中大臣一人獨大.更不能讓權力過於集中.否則必成大患.是以看到柯羽瑤被端木幽凝選中.她便經過一番酌量之後.將御史大夫墨敬玄之女墨雅溪選爲妃子之一.好借他來牽制柯正言.也靠柯正言來牽制他.以維持朝中的平衡.何況墨雅溪也算上上之選.完全有資格成爲妃子.

至於徐含煙.此女年方二八.也是大好年華.且看起來溫柔謙和.一笑腮邊兩個酒窩.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形象.她的父親、兵部尚書徐瑞在朝中擔任要職.也是朝中重臣.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與柯正言和墨敬玄分庭抗禮.同時也可以讓他更死心塌地地爲朝廷效力.

四女聯袂上前.跪拜聽封.端木幽凝代表太后與皇上.當衆宣讀結果:

柯羽瑤封爲“瑤淑妃”.居東鳳宮.

墨雅溪封爲“溪德妃”.居西鳳宮.

甄茹雪封爲“雪賢妃”.居南鳳宮.

徐含煙封爲“煙良妃”.居北鳳宮.

宣讀完畢.端木幽凝含笑開口:“自此之後.大家便都是姐妹.是一家人了.彼此之間要謙恭禮讓.和睦相處.爭取早日誕下龍裔.以定民心.”

四人齊齊磕頭爲禮:“謹遵皇后娘娘教誨.謝皇上天恩.謝太后.”

大局已定.旁人自是沒有多大意見.唯有柯羽琪憤恨不平.一雙眼睛總在柯羽瑤身上轉來轉去.目光陰狠.

而東陵孤雲.目光淡淡地掃過面前這各有姿色卻又神情各異的佳人.一股深沉的無力感驟然掠過心頭:這樣.真的可以令旱情結束.天降甘霖.

幽凝.朕原本以爲在選妃之時你會有些難過、有些在意的.可是你卻如此興致勃勃.彷彿置身事外.莫非真如朕之前所說的那樣.你根本迫不及待地要把朕推給別的女人.

感覺到他的注視.端木幽凝回頭看了一眼.接着挑脣一笑.勾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無聲地傳達着“我沒事”的意思.東陵孤雲抿脣.收回目光:朕有事.

而東陵孤雲面前的四人.也是表情各異.

甄茹雪心性純真.只知道自己終於可以與心愛的人長相廝守.根本不曾考慮後宮究竟有多複雜.只把滿腹開心都真真切切地表現在了臉上.一雙大眼睛不住地在東陵孤雲臉上瞟來瞟去.那純淨的眸子竟令人不敢面對:其實對於東陵孤雲而言.她不過是生育的工具而已.哪裏有她想象得那般恩愛纏綿.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 墨雅溪對後宮的生活卻顯然有着更多的瞭解和思想準備.知道那根本是一個不見硝煙的戰場.不過想到自己的父親乃是御史大夫.位高權重.自己又美豔動人.沒道理勾不住帝王的心.不過這一切都只是埋在心裏.不像甄茹雪那般不加掩飾.唯有眼中閃爍着深沉複雜的光芒而已.

而柯羽瑤.則從始至終眉頭微皺.因爲她深知此番入宮並非善事.儘管與端木幽凝是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她卻已看出端木幽凝心機之深沉非任何人所能及.何況皇上此次立妃並非因爲情愛.他心中根本只有皇后一人.既然如此.她即便貴爲妃子.又豈會享受到絲毫愛人間的甜蜜.只怕還不如嫁給一個普通百姓.能夠得到一句噓寒問暖.想到此.她的面容便顯得蒼白而冰冷.

徐含煙則中規中矩得多.入宮參選是父母之命.她只管聽從.中與不中都在情理之中.她也不會爲此患得患失.既蒙皇上青睞.果然雀屏中選.她也早已暗下決心謹守本分.決不讓人挑出半點差錯就是.

四妃的人選已經敲定.當下酒宴繼續進行.不多時酒足飯飽.衆人各自散去.端木幽凝則命四人各自回宮.只管安心等待皇上傳旨侍寢便是.

到了晚間.東陵孤雲便要留宿東鳳宮.端木幽凝早已命人知會柯羽瑤.要其早做準備.誰知剛剛吩咐下去沒多久.便見東陵孤雲一步跨了進來.

“皇上.參見皇上.”端木幽凝吃了一驚.立刻上前見禮.繼而滿腹疑惑.“這麼晚了.皇上不去東鳳宮.跑到臣妾這裏做什麼.”

東陵孤雲靜靜地看着她.似乎想從她平靜而幽深的眸子裏看出些什麼.端木幽凝也不迴避.就那麼靜靜地與他對視.臉上的神情除了疑惑.也並沒有太多流露.

“原來你真的不在乎.”東陵孤雲終於開口.語氣中卻有一絲淡淡的冷意.“朕就要臨幸別的女子.你居然還能如此平靜如常.朕該說你是心胸寬廣.還是該說你終於得償所願.”

端木幽凝的心尖銳地痛了一下.脣角的笑意也不自覺地一凝.跟着卻又若無其事地笑了起來:“心胸寬廣臣妾不敢.只不過皇上已立了嬪妃.接下來只要哪個誕下皇嗣.旱情便可以結束.百姓便可以脫離苦海.臣妾也便得嘗所願了.”

“你明知道朕不是這個意思.”東陵孤雲淡然冷笑.目光漸漸變得尖銳.“朕早已說過不願立妃.你卻跑前跑後.一力張羅.如今終於將朕推到了其他女人身邊.你開心了.心願得償了.”

端木幽凝的心又是一痛.面上卻依然笑得平靜:“皇上.事已至此.說這些還有何用.臣妾也知道您委屈.但爲了玉麟國黎民百姓.臣妾連獨守空房的委屈都受了.您還有什麼受不了的.何況美人在抱.什麼委屈都可以忘掉了.”

東陵孤雲看着她.片刻後突然笑了起來:“不錯.美人在抱是天大的享受.哪裏來的委屈.朕只不過是不想在聽到新人笑的同時聽到舊人哭.這才過來瞧一眼的.既然你如此通情達理.朕倒是多此一舉了.歇着吧.朕要去東鳳宮了.”

說着他袍袖一甩轉身而去.竟再也不曾回頭看一眼.

直到此時端木幽凝才身軀一晃.不得不扶住桌沿才勉強站穩:皇上.我就是不想讓你聽到舊人哭.纔在你面前強裝笑顏.我心裏的痛.你又怎會知道.

“娘娘.”正好此時進門的湘南看到端木幽凝臉色慘白、搖搖欲墜的樣子.立刻撲過來扶住了她.繼而嘆了口氣.“娘娘.您這是何苦呢.其實只要您開口.皇上今夜絕對不會離開的.”

“本宮知道.”端木幽凝苦笑.心痛如絞.“正因爲如此.本宮才必須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好讓皇上放心離開.否則他若一直不肯臨幸四妃.本宮所做的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湘南扶着她到牀邊落座.氣哼哼地開口:“哼.管她呢.就讓四妃呆在那裏好了.羣臣不是說只要廣立嬪妃便可天降甘霖嗎.如今妃子也立了.他們倒是讓這旱情結束啊.皇上根本沒有必要臨幸他們.”

端木幽凝又是一聲苦笑:“沒那麼簡單的.皇上待本宮情深意重.只要本宮開口.他的確不會碰四妃一根指頭.但羣臣的說辭是因爲本宮無所出.纔會降下天譴.立妃的目的也是爲了誕下皇嗣.如果皇上一直將四妃晾在那裏.哪裏會有皇嗣降生.”

湘南抿了抿脣.依然憤憤不平:“但爲了這個.娘娘就必須如此委屈自己嗎.委屈也就罷了.重點是皇上根本就不理解娘娘的一番苦心.還當是娘娘果真一點都不在乎呢.您聽聽他方纔說的那些話.實在太過分了.”

“怪不得他.他比本宮還委屈.”端木幽凝搖頭.眼淚慢慢凝聚成滴.“立妃本就非他所願.本宮還一臉若無其事.他自然會以爲本宮是厭倦了他.想要擺脫他才如此積極.情急之下難免說得有些難聽.本宮不會在乎.”

湘南嘆了口氣.萬分爲自家主子心疼:“其實想想倒也是.娘娘若非這個樣子.皇上一定不會去臨幸四妃的.”

“便是啊.”端木幽凝垂下眼瞼.任淚水無聲滑落.“如今本宮什麼也不想.只盼着哪個妃子快下誕下皇嗣.讓這旱情儘早結束.那麼再大的委屈都值了.”

湘南不再說話.眼中卻閃爍着明顯的擔憂:誕下皇嗣便會令旱情結束.怎麼聽起來覺得那麼不靠譜呢……

接到端木幽凝的吩咐.柯羽瑤卻幾乎沒有什麼反應.她既未沐浴.也未點薰香.身上也依然穿着那身素淨的淺灰色衣裙.完全沒有半點即將被臨幸的樣子.對她而言.這一切都太過突然.根本來不及反應.

被分派到東鳳宮服侍的侍女名叫映兒.原本她早已備好了熱水.過來請主子前去沐浴.柯羽瑤卻只是搖頭.什麼也不說.令她惶然不知所措:若是皇上來看到瑤淑妃這般樣子.豈不是會責怪於她.

柯羽瑤則根本顧不上理會她.因爲她着實不懂端木幽凝爲何一定要選她爲妃.難道真的僅僅是因爲舉賢不避親.還是怕羣臣說她挾私報復.纔不得不選丞相之女入宮.以堵旁人的口.

“皇上駕到.”

門口傳來內侍的一聲通傳.柯羽瑤已神色平靜地跪倒在地:“柯羽瑤參見皇上.”

“起來.”東陵孤雲看她一眼.接着繞過她走到牀前落座.“不必多禮.”

“多謝皇上.”

柯羽瑤起身站在一旁.低眉垂目.一言不發.內侍早已對映兒招了招手.二人識趣地退下.並把房門關了過來.房中的氣氛一時顯得有些沉悶.

“怎地不過來伺候.”東陵孤雲回過神.見柯羽瑤一本正經的樣子.不由淡淡地開了口.“你也知皇后爲朕選妃的用意.站得那麼遠.怎能達到目的.”

“皇上恕罪.羽瑤實在惶惑.”柯羽瑤再施一禮.眼睛卻看向地面.“羽瑤才疏學淺.容貌醜陋.根本沒有資格入宮爲妃.皇上與皇后如此錯愛.羽瑤實在愧不敢當.”

明明已聽出了她話中之意.東陵孤雲眼中冷光一閃.卻故作不解:“不必羅列這麼多借口.朕知道你的意思是不願爲妃.既然如此.你何必入宮參選.令朕揹負這強搶良家女子爲妃的罪名.”

“羽瑤不敢.”柯羽瑤吃了一驚.實話忍不住衝口而出.“並非羽瑤一定要入宮參選.而是太后懿旨定要羽瑤入宮……”

說到此處.她猛然住口.有些慌亂地擡頭看了東陵孤雲一眼.又不知所措地低下頭去.柯正言再三交代.萬萬不可將太后下旨要她務必入宮參選之事說出.怎的還是一不留神說漏了嘴.

“太后.”東陵孤雲目光又是一冷.問得卻有些蹊蹺.“是太后的意思.還是皇后的意思.”

幽凝.難道這一切都是你早已謀劃好的.你早已決定讓柯羽瑤入宮爲妃.所以先取得朕的保證.讓朕答應一定會留下你看中的人.然後又借太后之口命令柯羽瑤必須入宮參選.是這樣嗎.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