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我?中毒?你是在逗我嗎?

看著瓏五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姬離以為她是接受不了,幹嘛繞過桌子來安慰她,「阿卿你放心,太醫已經在努力想辦法了,肯定不會讓你有事的。」

瓏五:不是,她是吞噬者,是天然免疫這些東西的,你什麼毒能對她起作用?

姬離細細的把太醫和他討論出的結果告訴她。

這聽著確實不太正常,是什麼人動的手呢?瓏五撐著下巴想。

到底是誰呢?瓏五在心裡滿滿的盤算著她認識的,並沒那個能給她下毒的,黛就不算,侵蝕者和吞噬者不算是天敵,而且她也不會做。

那是誰呢?

瓏五壓根就沒往她身邊的人身上想,他們沒有這個能力。

姬離有些難受,他什麼忙也幫不上。

「姬離,」瓏五點到他,「你有沒有覺得什麼不對?」

姬離搖頭,他就是因為什麼也沒有感覺到才會這樣的擔憂。

「沒事,你仔細想想,說不定能想到什麼。」瓏五完全一副你說什麼我都信的樣子。

姬離心跟著安定了不少,他仔細的回想著和瓏五在一起的每一個細節。

「這,」姬離想了很久,「實在沒有什麼事。」他有點沮喪。

瓏五滿不在乎的捏著他的臉,「有時候沒事也是有問題,不是嗎?」

姬離不解:「什麼?」

瓏五一笑:「姬離,我是一個國家的最高領導者,可是你不覺得我過得太平靜了嗎?」 一個皇帝,每天除了日常看看奏摺,幾乎沒有別的什麼緊急大事,宮裡更是平靜的嚇人。

這都是不正常的。

「好了沒事,我會查清的。」瓏五滿不在意的揉了揉姬離的腦袋。

壕爹快跑,媽咪來了 瓏五這麼自信,姬離似乎也感覺好了一點。



這件事不是很好調查,但瓏五並不打算讓姬離知道,省的他又擔心。

瓏五的一舉一動都隨時被人關注著,所以這事她直接交給暗衛去辦了,雖然她估計可能查不出來什麼。

至於她中的毒,小白自告奮勇提她檢查,瓏五暫時也沒有適合的人,就交給它了。

小白的消息比暗衛的要早的多,第三天一早就有結果了。

「赤水歌……火系排行第十二變異種……主要作用,毒素侵蝕。」瓏五不知道從哪翻出來一本又厚又大的書翻出來這麼一個。

對照的就是系統經過血液化驗,提取出來的毒素還原圖。

[小姐姐這是什麼?]小白好奇。

[火系植物百解,封皮上不是寫著。]瓏五語氣里根本不加掩飾的鄙視。

小白:……

小姐姐肯定一天不欺負我就不舒服,下線,哼!

瓏五沒搭理它,繼續翻著書。

赤水歌的介紹並不多,從發現至今一共也沒有幾株,而且好不好採摘。

雖然排名比較靠前,但其實真正並沒有什麼用處。

相比之下比它更好的火系植物多的是,就連排名稍微靠後一點的,很多都比它受歡迎。

瓏五比較好奇是什麼人把它帶來的。

赤水歌最大的特點就是個水字,它是一種生長在熱水裡的變異種火系植物。

通體為赤紅色,長得非常矮小,上百年的也沒有十幾厘米,最高的還沒有過一米的。

葉片肥厚寬大,花朵是純白色的,花蕊中間有一個小小的果實,風一吹就會發出類似於鈴鐺叮叮噹噹的響聲,所以取名赤水歌。

瓏五一行行的翻看下去,終於在末尾處找到了一行不太長的小字,「克制物:金麥,寒萃凌絕花。」

這事還真是有麻煩了,寒萃凌絕花她有,可這金麥她沒有啊。

這個位面壓根就沒有多少靈力,她去哪弄這個金麥?

瓏五現在也沒個頭緒,乾脆把那個角落裡積灰的項鏈又翻出來。

有寒萃凌絕花做起碼還是有抑制作用的。

暗衛那面也有了遲來的消息,找出投毒的人並不是什麼大人物,只不過是個御膳房的驗毒女官。

暗衛來回報的時候自己也覺得不太對,但線索確實全都是指向這個宮女的。

瓏五撐著下巴,她早就猜到這個結果了。

能從其他位面帶東西過來的人肯定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抓到。

她比較好奇,到底是誰這麼大費周章的來搞她,活著不好嗎?

暗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瓏五離開的時候只留下一個昏迷的女官。

主人沒有指示,那就是讓他們自己覺得,暗衛把女官帶走。

瓏五從女官那裡並沒有獲得太有用的消息,顯然這個背後之人是知道她的能力的。

嚴禁女配作死快穿 這就有點意思了。

瓏五又恢復了每天上躥下跳的日子,姬離見她精神很好,一副沒事人的樣子,知道她肯定是想到辦法解決了,心也跟著放下來。

瓏五自己折騰的時候,凰非錦那邊也沒有閑著。

一個人如果不動感情,那他的視野就會寬廣很多。

孟俞錚不再以凰非錦為中心,從前還覺得刺心的事,現在都覺得不再那麼時刻影響著他了。

以他的心智和手段,根本不需要瓏五任何幫助,就可以把凰非錦拿下。

瓏五聽說錦王府出了刺客,王君不顧危險救了王爺,受傷昏迷了。

之後凰非錦日夜不離的守著孟俞錚,親自喂湯喂葯。

兩個人的感情突飛猛進,凰非錦已經有好一陣子沒有再理別的侍君了。

瓏五怕孟俞錚萬一抵抗不住凰非錦,還半夜出去偷看了一下。

孟俞錚和凰非錦之間的相處看著溫柔溫馨,但仔細看就會發現,孟俞錚眼裡平淡而冷靜,並沒有所謂的愛意。

男主大人還挺把持得住的,瓏五蹲在外面樹上偷看。

孟俞錚若有所感的看過去,夜風吹過,除了樹葉沙沙的響著,什麼也沒有。

他搖搖頭,也許是他的錯覺吧。

「怎麼了?」凰非錦見他忽然看向外面關切的問道。

「沒事,只是覺得今夜很是涼爽。」孟俞錚完全沒有一點異樣的凰非錦說話。



瓏五翻出牆外,差點被人看見,害怕。

系統:……

小姐姐不知道又是拿錯了什麼劇本。

為了方便出來,瓏五晚上把姬離安排在長春宮休息了。

難得出來一趟卻是半夜,皇城有宵禁,也沒個夜生活,瓏五隻能苦兮兮的回去補覺了。



幾天之後,瓏五還真叫姬離去接待刑部尚書了,搞得刑部尚書還以為自己走錯門了。

得知是姬離來解決問題之後她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麼大的事怎麼能讓一個男子解決,她年紀不大可卻是出了名的古板,當即就跑去找瓏五上書了。

瓏五看都沒看就拍板:這事就姬離辦,不然你就找別人去。

刑部尚書:……

找別人?讓她找誰?這能找誰?

就算能,她也得敢啊,那不造反了!

她鉚足了勁的勸誡瓏五,可瓏五就是不聽,她也沒有辦法,最後只能不情不願的給姬離彙報。

好在姬離能力還是有的,很快就給出了決定,刑部尚書才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那樣子就跟瓏五背叛了她似的。

瓏五恨不得馬上把她打包送走,壓根沒看到她控訴的目光。

「阿卿,這樣真的好嗎?」姬離覺得她這樣久了,也許會讓朝臣對她失去信心。

瓏五笑笑:「她們不敢。」誰敢不忠心老子就直接揍到她衷心。

姬離:……

總覺得媳婦話裡有話。

這件事之後還真沒有大臣來說什麼。

大臣:廢話!

現在國泰民安,陛下難道還不能鬆快點了?

而且陛下那麼護著鳳君,她們是活夠了才非要往槍口上撞?

反正也就是私下裡決定點事,她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當看不見,大家相安無事,還能討陛下歡心,何樂而不為。 凰非錦起的早,今天是孟俞錚的生辰,她來這個朝代也有一年多了。

一想到這件事凰非錦就有些泄氣,明明剛開始她過得順風順水,可後來凰非卿不知道怎麼了,忽然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她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懷疑過這個凰非卿是不是穿越來的。

可她很快就把這個想法否決了。

凰非卿和她這個身體不一樣,那是一國之君不是個閑散王爺,要是凰非卿是穿越過來的,她得有多大的本事才能上來就處理好整個國家的大事。

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她也只是打算做個閑散王爺就好了。

可權利的滋味實在是太誘人了。

讓她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她有原來凰非錦的記憶,她能真實的感覺到凰非錦作為的無奈和孤獨。

她既不是長女,也不是皇帝最寵愛的孩子,更不是正宮的後嗣,皇位爭奪如此激烈,她根本就不是這些有權有勢的人的對手,所以她只能認命。

豪門罪愛Ⅱ殘忍契約 可凰非錦卻並不認命,大家都差不多,憑什麼她就要卑躬屈膝的去侍奉她們。

她乾脆就利用她父親原來的勢力,找到了已經入宮為侍君的敏君。

敏君長居宮中,又不得盛寵,心思難免就活動些,一來二去,就對她有了愛慕之意。

能入宮為君的,不管才學容貌都是一等一的,而且不是有句話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

於是她也就半推半就了。

可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她就被人抓了個正著。

她還被罰了一通。

凰非錦想想就生氣。

她不甘心就這麼放棄,但她聯繫了好多朝臣,都沒有得到回應,她也有些泄氣。

上次遇刺之事把凰非錦嚇到了,她還是第一次這麼直面死亡,當時她的腳步連動都動不了。

這個時候孟俞錚衝出來救了她,往日的好處在那一刻似乎都出來了。

都說患難見真情,她遇刺的時候,離她最近的就是她一直寵愛的側君美人,第一個衝過來的卻是孟俞錚。

之後凰非錦反思了自己一直的行為,很是唾棄了一番自己的三心二意,立誓要全心全意的照顧著孟俞錚。

好在孟俞錚是救回來了,不然她真要後悔死。

「王爺,側君來請安了。」小侍稟報。

凰非錦冷哼一聲,才冷落了他這麼兩天就忍不住撲上來了?

她不過是看在他身後的人才沒有處罰他。

「告訴他本王要和正君共用早膳,讓他回去吧。」凰非錦冷冷的道。

小侍答應著出去,把翹首以盼的側君給請回去。

美人在門口轉了好久也沒見到人,最後才不甘的離開了。

孟俞錚聽到消息,只是安靜的繼續換衣服,今天是他的生辰,沒必要為這種小事費心思。



姬離和孟俞錚居然就差一天的生日,瓏五還是聽說凰非錦為了給孟俞錚過生日請假了,跟姬離說起這事才知道的。

因為姬離是黑戶,就算瓏五查到他的資料很多也是捏造的,生日這種東西根本不可能寫在上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