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了單,付了將近六百塊。

心想好吃是好吃,可是換了以前沒系統的自己,何凡可捨不得吃。

一分錢一分貨,這味道確實配得上這價格。

感嘆道,只有擁有更多的錢才能吃到更多好吃的美食。

吃完飯,隨手查找一下附近的酒店,看了一家評論不錯的,順著手機導航坐上自行車就騎了過去。

沒到十分鐘,就到了酒店門口。

看起來不錯,名字叫君豪大酒店,裝修也富麗堂皇的。

把車停進停車場,直接穿過大門走進去。

在前台定了個豪華大床房,1088塊,直接在服務員的帶著坐電梯去了房間。

詢問了下這裡還有SPA,何凡打算享受下,給自己放鬆一下。

放好行李,洗了個澡,然後何凡坐著電梯來到做SPA的樓層。

直接定了個單人豪華套餐,一個鐘的,打個優惠800塊。

付完錢,換好衣服,掛上手牌,直接進房躺在按摩床上,喝著服務員端上來的檸檬水,等著技師的到來。

咚咚,隨著敲門聲傳來,房門也被推開,「先生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

一個長頭髮高挑美女走了進來,穿著員工服,衣服上還有個工號。

瓜子臉,大大的眼睛,加上兩條大長腿,何凡眼睛微微發亮,仔細的打量著進來的技師。

挺漂亮的一美女,看樣子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

如果衡量一個美女漂不漂亮的話,按何凡的審美滿分100來算,這個美女能打上個75分。

打量完美女技師何凡這才開口道:「開始吧。」

說完何凡直接躺好讓技師按摩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美女技師按摩技術確實不錯,比以前何凡去的188塊價格的好太多了,不是一個等級的。

期間何凡也跟美女技師聊了起來,畢竟挺無聊的,和美女聊天是個男的都不能拒絕。

通過聊天得知美女技師叫小美,26歲,浙省人,正經學過按摩手法,有證書的,在這家酒店工作兩年了,工資每個月也能有個一萬多塊。

一個說一個聽,何凡也沒那麼天真,聽聽就行啦,難道還去當真,名字一看就沒說實話,都是瞎扯的。

還指望一個剛認識的人跟你掏心掏底的聊天啊。

何凡也就瞎扯聊了起來,時不時還講一兩個段子,逗得美女技師樂呵呵的。

隨著一邊聊天,一邊按摩,一個鍾很快就過去了。

時間一到,按完,何凡感覺神清氣爽的,全身肌肉也沒有那麼酸痛了。

告別了戀戀不捨的美女技師,何凡表示不想加鍾了。

隨後換好衣服后就回了房間。

回到房間已經很晚了,又洗了個澡,躺進了舒舒服服的被窩。

拿起手機刷了下朋友圈,又刷了會某音段子。

沒看一會,何凡就覺得雙眼皮在打架,索性伸手關燈直接睡了。 弄明白了自身狀況,馬紅俊又看了一眼丹田內濃縮的太極圖,他覺得他需要一種能夠快速吸收魂力的功法。

既然他的魂力能夠做到同境界更加深厚,甚至是別人的十倍,他覺得有必要將這個優勢利用起來。

怎麼利用?

這就需要能夠快速吸收魂力的方法了,這樣才能滿足他需要龐大魂力的需求。

其實這個馬紅俊已經在做了,自從大師改編出魂力修鍊法,他就已經開始研究了,給老傑克的基礎功法就是研究的結果之一。

但基礎功法並不是他需要的,他需要的必須是吸收魂力和恢復魂力特別快的那種。

不過這個還不急,創造功法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但是馬紅俊有信心。

就憑他會玄天功,修鍊的是逍遙訣,還有腦海中的各種神功秘籍,還有唐三這個正宗的有着傳承的道門弟子可以隨時請教。

從馬紅俊邪火爆發,到他突破30級,再到培育小黑,不知不覺中,他獲得第三魂環時,竟然已經距離戴沐白獲取魂環過去半年了。

也就是說,馬紅俊的第三魂環比戴沐白的遲了半年。

半年啊,戴沐白都32級了,而他還是30級,但是馬紅俊並不是很在意,他修鍊速度本來就是眾人中最快的,而且要論魂力之深厚,他絕對是同級之最。

但是武魂缺陷沒解決,他也不敢全力修鍊,很多時候,都是隕落心炎幫他提升的魂力。

四個月時間一晃而過,馬紅俊終於達到了31級,這一天,弗蘭德將他叫到了辦公室。

「老師,我來了!」

馬紅俊說道,不明白弗蘭德好端端的找他什麼事。

弗蘭德看似悠閑的坐在辦公椅上點了點頭。

「紅俊啊,再有兩個多月,中級魂師學院就要放假了!」

馬紅俊愣愣的點了點,沒搞明白弗蘭德為什麼突然給他說這個。

「。。。」

弗蘭德有點無語,自己這個弟子有時候腦子反射弧有點長,還是直接告訴他吧。

「我打算讓你去天水城見你的那個小情人,如果有可能的話,將她帶回來。」

弗蘭德不懷好意的笑道。

馬紅俊表情一囧,嘟囔道,「老師,您別亂說,我和冰兒只是普通朋友,不是您想的那樣。」

雖然這樣說,可是他的心中卻不由的泛起一絲漣漪。

兩年的「網上聊天」(寫信),他們早都已經是無話不談的知己了。

只是朋友之上,戀人未滿,誰都沒有將關係挑破,因此讓馬紅俊說他對水冰兒不動心,那是不可能的。

現在被弗蘭德這麼打趣,他不囧才怪!

「嘖嘖,冰兒,叫的好親熱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每月都有書信往來,要是普通朋友,人家能給你每月寫信?還一封不落?」

「你這小子平時挺機靈的,怎麼這塊像個木頭一樣?」

弗蘭德沒好氣的說道。

「老師!」

馬紅俊心中噗通噗通的直跳,但卻啞口無言,站也不是,坐也不是,那叫一個尷尬。

同時心中也有些狐疑,難道她真的也喜歡自己么?

「老師,我當初不是把這個交給您了么,你這怎麼又推給我了?」

果斷轉移話題,不然還不知道弗蘭德怎麼打趣自己呢,同時也有點無奈,合著搞了半天,弗蘭德根本沒管。

「你小子懂什麼?你去了就知道了,你現在也過十歲了,保命的本事不少,飛行速度也快,所以你出去,我倒是並不怎麼擔心你的安危!」

弗蘭德看着身高已經快有他高的馬紅俊,沒好氣的說道,心道那丫頭的身份可沒你說的那麼簡單,不然老夫早給你搞定了。

「可是老師,我只知道天水城在天斗城之北,天斗城要怎麼走,我也不知道啊。」

馬紅俊無奈,師父有事弟子服其勞,弗蘭德這麼說了,他還真沒辦法拒絕。

扔給馬紅俊一張地圖,接過一看,馬紅俊嘴角抽了抽,雙眼爆突,到天水城,他需要從索托城出發,一路向北,出巴拉克王國,跨越西爾維斯王國,到天斗城,在繼續往北才能到達極北行省的天水城。

這,這也太遠了吧,他就算全力趕路,恐怕也得一個多月才能到天斗城,弗蘭德還真是會計算時間,就給了他兩個月時間,看樣子這一路上沒得玩了。

不過這樣一來,馬紅俊心中疑惑,這麼遠的地方,水凰兒那小丑妞當初怎麼跑到青陽鎮來的?

還有上次碰到水冰兒姐妹,這麼遠的距離,她們又跑來青陽鎮幹什麼?

「行了,下去準備吧,明天一早就走,也許到了晚上,你還能趕到下一個城鎮休息。」

看着呆愣的馬紅俊,弗蘭德開始趕人。

「好吧,弟子告退!」

馬紅俊轉身離開,其實他也沒啥要收拾的東西,但是奧斯卡的香腸是必須要準備的,還有大量的滋補類藥材種子。

「紅俊啊,希望你這次去,真的能讓水兄滿意吧,否則那妮子想要和你在一起,怕是很難啊。」

看着馬紅俊離開的背影,弗蘭德喃喃自語,他怎麼可能像馬紅俊說的那樣什麼都沒做?

只是他去了才知道水冰兒姐妹的身份,並不像馬紅俊說的那樣是平民。

事不可為啊,已經超出了他的能力範圍了。

不過也對,要是平民的孩子,能跑那麼遠?活夠了吧?

想着想着,弗蘭德表情逐漸猥瑣,心道那小子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的小夥伴和水冰兒其實就是一個人,想必到時候見了面,一定很有趣吧?

弗蘭德也是無語了,馬紅俊的一頭黑髮因為武魂,現在都變成了火紅色,水冰兒的一頭黑髮,同樣因為武魂變成水藍色很奇怪嘛?

這小子竟然連這個彎都一直沒有轉過來。

算了,還是等他自己去發現吧。

馬紅俊不知道弗蘭德的心聲,要是知道,肯定會吐槽說,您說的真輕巧,沒聽過一句話嘛?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第二天一大早,修鍊完陰陽眼,馬紅俊將他心愛的平板車收入炎戒,讓羅三炮變成史萊姆揣入懷裏,就振翅出發了。

他是真沒想到,弗蘭德還真找人將這東西給搞出來了,據說還是和某個天斗大公合作搞的。

但是詳細的弗蘭德並沒有告訴馬紅俊,拿好他自己的那一份分紅就好了。

他也明白,這事弗蘭德一個人兜不住,他找貴族合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過這些事他才懶得理會呢,幫弗蘭德想辦法賺錢,還是因為他是自己的老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師父有事弟子服其勞,所以幫他賺錢是理所當然的。

至於自行車傳到外界,會引起什麼變化,那都不關馬紅俊的事。

這只是一步閑棋而已,真要能給這個死水般的世界注入活力,那馬紅俊還求之不得呢,可惜弗蘭德找的不是星羅帝國的人。

出發之後,馬紅俊並沒有去索托城,奧斯卡的恢復腸在他突破大魂師后可以保存四天,所以馬紅俊打算前四天全力飛行,他魂力耗盡了,就讓羅三炮再帶着他全力飛行。

這是奧斯卡製作的大魂師水平的恢復腸,所以效果也更好了,如果他還製作魂師水平的恢復腸,雖然效果要比以前的恢復腸好,保存時間也比以前更長,但是效果再怎麼說,還是不如大魂師水平的恢復腸,所以馬紅俊就只要了大魂師水準級的恢復大香腸。

有恢復腸和提前催生的大量靈藥,他和羅三炮完全不用怕消耗。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