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admin

賀母抬起右手,放在了上頭。

老大夫兩根手指頭搭在了她的脈搏上,微微的閉上了眼睛,仔細的感應。

過了片刻,他開口:「換一隻手。」

賀母又換了另一隻手。

老大夫又診斷了片刻,微微點了點頭,鬆開了手。

「大夫,我伯母身子如何?」薛染香見他似乎有了結果,第一個開口發問了。

她實在關心這件事,因為這關係到她接下來與趙元蘊之間的事情,這可跟鋪子掙錢密不可分,所以不得不重視。

「這位夫人年輕時身子似乎損耗過多,如今,怕是平日覺也不多?」老大夫說着,看向賀母。

賀母笑着點頭:「年輕的時候,生這個最小的孩子,確實出了不少血,虧損挺大。

現在年紀大了吧,想多睡一會兒卻又睡不着,便乾脆就不睡了,起來做做針線倒也不困。」

「夫人的身子,沒有什麼大礙,只是操心勞累,還要適度的歇息才好,若是有餘錢,便抓些益氣補血的方子回來吃。」老大夫說着,將那塊四四方方的墊子收回了藥箱,看向薛染香:「姑娘,我醫館里等著問診的人不少,我不能在此地久留。」 唐柒柒守着譚晚晚,根本不知道在另一個醫院何家人受到了驅逐。

醫生沒有適配者,沒辦法治療何世勛,建議轉回原籍醫院,方便救治。

醫院是沒有資格拒絕病患的。

是何秋自己感受到了很大的壓力,何家先是工廠出現問題,然後是和帝都幾家公司的合作都受到了阻攔,這是封晏的下馬威,如果還不走,那何家損失太重了。

何父何母還在把持着公司,何秋只是個總經理而已。

何父催促兒子回去:「既然帝都那邊治不了,就回來,魔都的醫療水平也是很好的。這都是命,你還年輕,還可以離婚再娶。雖然很可惜,但沒辦法,這不關你的事,是他遺傳了他母親那邊的病因。你看,你和那個女人生的孩子不是健健康康的嗎?」

「我建議你和唐柒柒修復關係,那畢竟是我老何家的孫女。她現在今非昔比,是封家的兒媳婦,如果我們以後能和封家聯手,對何家百利而無一害。」

「你還年輕,不願離婚就在外面養個小的,總之不能讓我何家絕後,知道了嗎?」

何父十分嚴肅,何秋支吾了一會,還想反駁。

可何父來了一句:「我們這都是為你好,聽我的沒有錯。兒子,父母是不會害你的。」

「爸,我知道了,我馬上帶世勛轉院回去。」

何秋無奈點頭。

何秋立刻給兒子轉院。

許明珠趕來的時候,何世勛已經被抱上車了。

許明珠直接撕爛了何秋的臉,攔著車子去路。

「你要幹什麼,你要逼死我兒子嗎?」

「明珠,這都是命,你不要犟了。現在的唐柒柒今非昔比,爸讓我們回去,封晏已經發難了,你讓我們何家怎麼辦?」

「何家何家何家,你心裏只有何家。你不是小孩子了,還沒斷奶嗎?你不知道一旦結婚就有自己的小家,和你父母完全分開了嗎?就因為你什麼都聽你爸媽的,我才受那麼多委屈。我不管,要回你回,不準帶走我的兒子。」

「許明珠,你胡攪蠻纏夠了!」

何秋也有了火氣:「何世勛也是我的兒子,我要帶走,你無話可說。」

說完也不管許明珠,直接上車。

「世勛!世勛!何秋,你停車!」

何世勛虛弱的趴在車窗,窗戶鎖上,他根本打不開。

他還想好好休息一晚,可爸媽又吵架了。

自從他生病以來,兩人吵了太久的架了。

他是不是死掉,他們就不會吵了?

何秋要開車回去,司機半途在服務站加油,何秋也靠在副駕駛打盹。

夜色深沉,車內沒開燈。

後面車門開了,有人顫巍巍的下來。

司機買了點水回來,也沒注意看後面黑漆漆的車廂,直接腳踩油門離去。

何世勛打110,說自己丟在服務站,立刻有警察過來。

「小朋友,你家在哪裏?」

他胡亂編造了一個。

「那你爸媽電話號碼呢?」

「不記得了。」

警察沒辦法,又把他帶回了帝都。

「叔叔,我想上廁所,你停在路邊,我去噓噓好不好?」

抵達市區,何世勛說道。

警察就讓他去放水,可人遲遲沒回來。

警察去找,發現人從另一端跑了。

何世勛跑的氣喘吁吁,累的都有些虛脫。

他去了另一個醫院,是唐柒柒來的醫院。

唐柒柒和封晏出來,唐幸自告奮勇留下來照顧譚晚晚守夜,封晏自然要成全小舅子。

他一看到唐柒柒,立刻躲在了大樹後面。

「這就是姐夫?有他在,應該沒人能欺負姐姐吧?」

他喃喃地說道。

。紅骷魔主同樣也是一個武術大家,由它自身深紅骨骸形成的深紅之劍直接硬剛骷髏大爺的逆刀!

它手臂忽的上挑,手腕迅速翻轉,幾乎在一息之間就挑起了百來個帶着恐怖氣息的深紅劍花,沖着骷髏大爺刺去。

骷髏大爺逆刀豎於胸前,雙腳重重在地上一跺,大地迅速龜裂開來。而它卻如同炮彈般迎著那百來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65章生的信念 當著一個女同志的面兒脫褲子這種事情陳玄即便臉皮再厚那也是干不出來的,更何況面對的還是沈初雲這個極其強大的女人,這要是真脫了,還不知道會是什麼可怕的後果了!

「這個……我最近不方便。」陳玄紅著臉後退了兩步,還順帶著勒緊了褲腰帶,這虎娘們如果真要強來,為了自己的小命,他絕對是寧死不從的。

「哼,就你那小雞崽子,我看是不還意思放出來丟人吧。」沈初雲一臉不屑。

陳玄臉色漲紅,現在他可謂是恨透了創造九轉龍神功的這個人,要不是修鍊了這破功法,他現在非得讓這女人知道什麼叫勃大莖深!

不過就在這時,沈初雲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見到來電顯示,沈初雲走到房間角落裡開始通話,也不知道電話那邊的人說了些什麼,她的臉色微變,問道;「你確定在廣陵市?」

「好,我知道了,這件事情我會配合神組。」

掛斷電話,沈初雲黛眉皺起,然後她看著不遠處的陳玄說道;「小王八蛋,跟我去個地方,反正有些事情你以後遲早會經歷,這次就當提前演練了。」

陳玄問道;「去哪兒?」

「去了你就知道了,到時候一切聽從我的指揮。」

隨後陳玄就跟隨著沈初雲離開了酒店,開上那輛悍馬車疾馳而去,雖然陳玄不知道沈初雲要去什麼地方,不過從這娘們那凝著的眉頭陳玄就可以看出應該是有什麼棘手的事情發生了。

很快,沈初雲開著悍馬車來到了一條僻靜的街道上,只見其進入一個地下車庫后,一扇隱蔽的大門緩緩開啟,兩個全副武裝的守衛檢查了下沈初雲的證件后,悍馬車開入其中。

車上,陳玄有些好奇的看著眼前這個地方,雖然從外面看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地下車庫,但是這裡面卻別有洞天,而且十分寬闊,各色各樣的人穿梭其中,顯得很忙碌。

「走吧,到地方了,跟我去見幾個人。」沈初雲把車停好后就帶著陳玄進入了一輛電梯中,電梯緩緩啟動,不過陳玄很敏銳的感覺到這輛電梯不是在往上行駛,而是在往下。

「虎娘們,這是個什麼地方?」陳玄滿臉好奇的問道,這裡的環境,讓他感覺有點像電影中某種神秘基地,比如特工。

沈初雲說道;「這裡是神組在廣陵市的分部,沒有一定的級別是進不來的,你要是通過了考核進入了執罰部,以後也少不了要和他們打交道。」

神組!

這個神秘的組織上次陳玄就從沈初雲的口中聽說過,不過當時沈初雲並沒有說這神組是什麼組織。

足足半分鐘后電梯門才重新打開,剛剛走出電梯,陳玄便是看到了一個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帶著人迎了上來,對沈初雲笑道;「沈部長,還得麻煩你親自走一趟,實在很抱歉。」

沈初雲說道;「大家都是為國辦事,談不上麻煩,郭組長,那個間諜真的逃竄到了廣陵市?」

郭長峰點了點頭,凝重的說道;「他確實逃到了廣陵市,不過夏組長那邊已經帶著人把他監控了起來,但是你也知道這個間諜的實力,總部那邊為了緝拿此人已經損失了好幾個成員,現如今他逃竄到了廣陵市憑咱們這些人還真很難拿下他,要不是知道沈部長也來了廣陵市,我現在都還頭疼該怎麼辦了!」

沈初雲的眼中閃過一道冷光,說道;「在廣陵市必須把他擒拿,他的身上有著不少機密,即便無法生擒,也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天朝國。」

「我也是這樣想的。」郭長峰點點頭,然後他看著沈初雲邊上的陳玄,問道;「沈部長,這位小兄弟是?」

「他是我的人,這次從東陵大學挑選出來的好苗子。」

聽出沈初雲話語中的意思,郭長峰忍不住多看了陳玄一眼,伸出手說道;「你好,我是郭長峰。」

「陳玄。」

兩人相互握了下手。

正在這時,一個神組成員走過來對郭長峰說道;「組長,夏組長那邊出現變故了,太陽帝國的間諜已經突破了夏組長他們的封鎖線,現在正逃亡東面的叢林,一旦等他穿過叢林,越過邊境線,咱們再想將其緝拿就沒辦法了!」

「什麼!」郭長峰臉色一變。

沈初雲果斷說道;「郭組長,通知狂龍軍團,讓他們立刻封鎖邊境線,輔助我們緝拿此人,另外,出動直升機,我們馬上前往叢林攔截,絕對不能讓他越過邊境線。」

隨著沈初雲的命令下達,整個神組分部立即忙碌了起來,不到五分鐘,兩架直升機已經停在了神組分部的樓頂。

「你也跟我過去,記住,我只是讓你去學習的,這種事情你還插不上手。」沈初雲對陳玄說了聲,立即跳上了直升機。

靠,這虎娘們小看人啊!

陳玄有些不樂意,不過也跟著沈初雲上了直升機。

兩架直升機很快出動,郭長峰這邊一共出動了十多名神組成員,個個氣息都不弱,全部都浩浩蕩蕩的朝著廣陵市東面的叢林中而去。

十分鐘后,兩架直升機已經到了叢林上空,放眼望去,入目中下方全部都是茂密的叢林,彷彿看不到邊際一般,想要在這等廣闊的叢林中擒拿下一個人,難度無疑很大。

「沈部長,夏組長給我們發的定位就是在這一帶,我們先下去吧!」郭長峰有些著急的對沈初雲說道,再往東幾十公里就是邊境線了,如果讓這個間諜從自己手上逃了,他郭長峰就沒臉在這個位置上繼續幹下去了。

「好……」沈初雲點點頭,然後她看著陳玄說道;「小王八蛋,你跟在其他神組成員身後,記住我剛才說過的話,你只是來學習的。」

說完,只見沈初雲從直升機上一躍而下,靈動的身影猶如一隻鳥兒一般,在虛空之上不斷騰挪移動,眨眼間就消失在了下方的叢林之中。

見此,郭長峰也立馬跟了上去!

「靠,這虎娘們這麼厲害,這可是數百米的高空之上!」陳玄有些震驚的看著沈初雲消失的背影,這虎娘們到底有多厲害?天王境,絕對不止,戰神境嗎?

。 他們的身後,盛卿卿一身墨藍色高定長裙襯得她尤其美艷。

她的臉上畫着精緻的妝容,與五年前那個落魄的女人判若兩人。

她踏着一路的燈光而來。

盛雲嫣的臉色越來越白,她下意識抓緊了陸言喻的手臂,卻發現身旁的人目光一直都落在盛卿卿的臉上,不由得面色驚變,更加惱火。

盛雲嫣嬌嬌弱弱的走上前來:「卿卿,能見到你還活着,我真的高興,當初聽說你離開監獄時出了車禍,我真的好擔心!」

「她就是盛卿卿?那位殺了陸老爺子的殺人犯?陸言喻的前妻?」

盛卿卿無視旁人的議論,直接走向了陸言喻:「恭喜你,陸總。」

「你來做什麼?」陸言喻凝眉。

盛卿卿目光溫柔地看向將身旁的三小隻:「陸總訂婚是好事,我們一家四口來恭喜你,順便談談陸氏集團股份劃分的事情。」

陸言喻一頓。

好一個一家四口。

這個女人,竟如此囂張!

「卿卿,你……你收斂一些。你怎麼能帶着別人的孩子故意氣言喻哥哥……」盛雲嫣看陸言喻臉色不好,索性一下子挑明。

人群中頓時傳來一陣陣竊竊私語。

陸言喻冷眸一掃,又瞬間安靜。

這時,盛卿卿身旁,為首的大寶突然向陸言喻彎腰行紳士禮:「陸先生您好,我叫盛予商,今年四歲了,血緣關係上我們三個和您是父子。」

父子?

「你們,是三胞胎?」陸言喻語氣不自覺柔軟了。

大寶點頭。

二寶盛予晏對着陸言喻翻了個白眼,朝後拉盛予商:「哥哥,和渣男有什麼好說的。」

「我叫盛予霖。」小寶聲音清脆介紹完自己,突然奔向盛雲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