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鬼,殺了他!

老者再次開口說道。

隨後,我只感覺肩膀上閃過一絲冷意,然後就是劇痛傳來,我一愣,隨後趕緊朝着後面退開。

肩膀上竟然已經被抓出了一道口子,炙熱氣息從裏面傳遞出來,疼痛異常。

我的心跳陡然加快,這一隻鬼物的速度怎麼可能快到了這種程度?

再次閃現,一身紅衣的赤鬼將手中鮮血送入了自己口中,猛然長嘯,鬼叫聲音刺耳。四周詭異火炬再次陡然閃爍,厲害非常。

";赤鬼,停手。";

老者開口,讓赤鬼停了下來,隨後看着我,目光之中滿是戲謔和嘲諷,說道:";小子,現在知道尊敬前輩是多麼必要的意見事情了?赤色鬼氣入體,不出三天你必定會全身烤熟烤透,死狀悽慘。";

我沉默不語,自然知道老者不會特地開口嘲笑,既然這樣說了,必定就有其目的所在。

";跪下求饒老夫這輩子,就喜歡看到你們這些自詡名門正派的傢伙跪地求饒的樣子,那種場面真是暢快。";

老者使用的術法都是一些比較邪惡難以見人的,現在聽他說話,自然也不難判斷,這傢伙和正道之人並不對付。休溝低巴。

我沉下臉來,說道:";你是大馬那邊的降頭師麼?";

老者聽了我的話,猛然大笑起來,說道:";哈哈哈降頭師哈哈,降頭師算是什麼東西,也能和我相提並論,小子,要不是有人交代了不能殺了你,你現在就已經是一具屍體了,現在趕緊給我跪下磕頭求饒,老子耐心有限,多管閒事,就是這個下場。";

我頓時皺眉,說道:";你認識我?是誰交代不能殺了我了?你們到底想要幹什麼?";

我從李家坳回來之後就一直陷入了被動的局面之中一直有人快我一步,不斷的對我展開各種陷害。

師父失蹤,我背了黑鍋。

心裏面正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氣,找不到地方發泄。

現在聽到老者這樣一說,我頓時就着急起來,看着老者,開口說道,神情兇惡。

";跪不跪?我耐心有限,不要逼我發火。";

對於我的問題,老者顯然並未放在眼中,而是繼續開口說道,就算是巫銳在我面前也只能是乖乖磕頭,裝孫子,什麼狗屁巫家,在我眼中,你們這些所謂的巫家就是狗屁。

我心中怒火升騰,直接對着老傢伙豎起了中指,說道:";去死吧,老傢伙。";

老者臉色猛然一變,像是風乾的橘子皮一樣的老臉不斷的顫抖,而後,開口說道:";赤鬼,給我扯掉他的舌頭。";

這老者,說動手就動手,脾氣還真是怪得可以。

我已經全神戒備,在老者開口說話的一瞬間就已經巫力流轉,充斥全身,但是我的速度上竟然還是慢了一步,竟然在我巫力流轉之前,赤鬼一爪子就已經抓在了我的手上,我嚇了一跳,隨後巫力爆發,但是這時候赤鬼早已經脫離了我的攻擊範圍,再次像是一個木頭樁子一樣的站在遠處一動不動。

好快的速度。

這什麼赤鬼到底是什麼來頭,怎麼可能有這麼快的速度?

我能夠感覺到赤鬼其實本身鬼氣並不強大,甚至還沒有晉升到了厲鬼的程度,但是速度上未免太過變態了一點,完全不是我所能抗衡的,我甚至感覺這一隻赤鬼的速度甚至已經超過了我的腦子能夠反映過來的極限。

";哈哈哈巫家?這就是狗屁巫家?真是不堪一擊,你以爲你巫力流轉,我就對你沒有辦法了?真是天真,。";

老者哈哈大笑,狠狠一巴掌拍在自己手中的骷髏頭上,說道:";赤鬼,給我撕裂了他。一隻螻蟻而已,根本不值得我浪費時間。";

老者完全沒有將我放在眼中,顯得很是囂張,但是偏偏,我卻又沒有任何的辦法還擊,赤鬼的速度實在是太快,我即便是巫力流轉之下,他不能攻破,但是一直都在攻擊我巫力運行之中最爲薄弱的一點,而且一觸即收甚至在我的巫力還沒有爆發反擊的時候就已經撤了出去,我簡直就成了一隻只能所在烏龜殼裏面的烏龜一樣,完全沒有任何辦法。

";真是白癡,看來,殺了你纔是嘴乾淨利落的辦法,免得你插手進來破壞我的好事。";

老者顯然對我的反應和舉動越發的不屑起來,開口說道。

我一直被壓制,不過卻又沒有半點的反擊辦法,只能是閉嘴不言。

";萬能的聖主啊,請你降下慈悲的光輝,照耀迷途的羔羊,阿門。";

我正是一籌莫展的時候,一個強調怪異的聲音響起,隨後,就是一道白光直接誒降落下來。

原本一直都顯得老子天下第一,什麼都不放在眼中的老者就跟見了貓的老鼠一樣,頓時就慘叫起來:媽的,聖光!是教堂的人。

似乎是碰到了天然的剋星一樣,赤鬼都猛然尖叫起來,然後迅速放棄了對我的攻擊,身形一閃,徹底的消失,而老者手中的骷髏頭眼裏面的鬼火也是消失不見 馮家地牢

馮馨予心情不錯的來到了最裡面的一間牢房裡面,看到坐在裡面淡然的墨九狸三人時,馮馨予的臉色瞬間難看,她之所以讓爹爹抓來墨九狸三人,就是因為她討厭墨九狸……

討厭墨九狸身上那無以倫比的氣質,討厭墨九狸即便變成階下囚,也是一副淡然如仙的模樣,分明一張沒有自己好看的臉,卻總是讓人忍不住去多看她幾眼,完全無法忽略她的存在……

這樣的女人存在,簡直就是該死!

她絕對不允許這樣的女人存在,只有她才配做獨一無二的!

「現在可以說了,你到底是誰?到底是那個家族出來的賤人?」馮馨予趾高氣昂的瞪著牢房裡面的墨九狸問道。

「你找死!」小鳳怒道。

「哼……現在找死的是你們,實話告訴你們吧,今天你們三個一個也別想活著離開這裡!我馮家的地牢,向來不會讓一個活口走出去……

如果你識相,我問什麼就說什麼,說不定我能讓你死的舒服一些,否則我絕對會讓你們三個死無葬身之地的!」馮馨予憤怒的說道。

「愚蠢!」墨九狸聞言抬了抬眼皮,看了眼外面的馮馨予說道。

「該死的,你說誰愚蠢?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馮馨予瞪著墨九狸怒道。

「不信,就憑你和一個馮家,想動我一下都是妄想!而且,將我帶來這裡,希望你們不會後悔……」墨九狸終於正眼看向馮馨予說道。

「哈哈哈哈哈……死到臨頭了還敢說大話,我看你是腦子有病吧,真的以為幾句話就能嚇唬我了?一個階下囚,我倒是想知道你憑什麼如此囂張……」馮馨予聞言不怒反笑的說道。

「呵呵……是不是玩笑,很快你就知道了!」墨九狸看著馮馨予冷笑的說道。

「哈哈哈……既然你如此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我今天必須讓你們為我的契約獸陪葬!」馮馨予眼中閃過一抹狠毒說完,轉身離開了地牢。

沒過多久,馮馨予帶著幾個大漢走了進來,拿出一個瓷瓶,然後先給自己吃了一顆丹藥,接著看著墨九狸冷笑不已的說道:「我倒是想看看,等會兒你們還怎麼嘴硬!」

說完后,馮馨予直接把瓷瓶打開,一股粉色的氣體瞬間蔓延整個空間,幾個大漢還有墨九狸三人周圍都瀰漫著粉色的煙霧,馮馨予站在原地冷笑的看著墨九狸三人……

墨九狸淡笑的看著馮馨予沒有說話,小鳳的臉忽然間變得潮紅,小騰也有些不舒服,墨九狸拿出兩顆丹藥給兩人服下,瞬間小鳳和小騰就好了很多……

看到墨九狸拿出丹藥給小鳳和小騰服下忍不住鄙夷的說道:「你以為憑藉你的解藥,能解了我的毒嗎?真是痴心妄想,告訴你吧,這毒要解只有一種辦法,你的解藥最多壓制一段時間罷了!」

「看起來,馮家大小姐馮馨予的愛好跟妓女沒區別呢!」墨九狸看著馮馨予冷笑的說道。日了狗了

昨天下午就一直停電,我他媽作死手機也沒電,這兩天馬上中考,網吧也沒開,真是草了,草來電,開始碼字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你說什麼?」馮馨予怒瞪著墨九狸問道。

「你猜!」墨九狸笑著道。

「你儘管挑釁我,你馬上就會後悔的!」馮馨予怒道,然後看著身邊幾個意識模糊,渾身燥熱的大漢,直接打開牢房的門,將幾個大漢放了進去。

幾個大漢進去,看到墨九狸和小鳳時,露出淫笑的表情就撲了上去,可惜墨九狸三人身影一閃,幾個大漢撲空了!

等到幾個大漢回頭再撲過來的時候,原本站在門外看熱鬧的馮馨予,不知道被誰丟了進來,驚呼一聲,剛好掉在幾個大漢的懷裡,瞬間就被幾個大漢給抱個滿懷……

「啊啊啊啊……放開我,該死的,放開我!」馮馨予憤怒的吼道,可惜藥效發作的大漢,此刻已經失去了理智,那裡還有人去理會馮馨予的叫喊,馮馨予越是喊叫,幾個大漢越是興奮……

幾下子就把馮馨予給脫了個乾淨,然後紛紛壓在了馮馨予的身上,伴隨著馮馨予痛苦和享受的聲音,在馮家地牢內傳開了,聲音久久不散……

幾個大漢被馮馨予下了猛烈的春藥,馮馨予想要活下來,墨九狸覺得是很難的,對於這種戲碼很沒興趣的墨九狸,直接帶著小鳳和小騰,轉身走出了地牢,一路上看到馮家地牢還真不小,裡面關押了不少人……

想了想墨九狸直接手一揮,火焰將所有牢房的門鎖都給損壞了,牢房裡面被囚禁的囚犯短暫的一愣,紛紛往外面跑去……

他們都是被馮家抓來的,有的跑過墨九狸身邊的時候,微微一頓還不忘對墨九狸說聲謝謝……

頓時馮家地牢中一空,只剩下馮馨予和幾個大汗亢奮的叫喊聲了……

等到馮天得到通知說地牢出事,趕來地牢的時候,發現所有被他們囚禁的犯人一個都沒有了,而自己的女兒馮馨予,早就失去了呼吸,還在被幾個大漢折磨著……

誰讓馮馨予下的葯太猛烈,幾個大漢輪番上了馮馨予,也沒能解毒,此刻完全沒有理智,完全停不下來,壓根不知道馮馨予是死是活的……

馮天見狀差一點氣的吐血,想要過去救出女兒,險些被兩個神智全無的大漢給拔了衣服,氣的馮天急忙喊暗衛,直接將幾個大漢給殺了,這才救出了馮馨予的屍體……

看著馮馨予的屍體,和消失的墨九狸三人,馮天的怒火就不斷的狂飆……

「給我找,必須找到那三個賤人,死活不論,誰能找到或者殺了他們三人,重重有賞!」馮天憤怒的說道。

頓時馮家亂作一團,所有人都開始四處尋找墨九狸三人的下落,卻沒有一個人來到馮家的大廳,墨九狸正自在的坐在馮家大廳內,小鳳和小騰則站在墨九狸的身後……

「唉……小鳳,你說要不要出去喊他們進來啊,這怎麼都在外面找,一點也不想來裡面找找呢,我等的都累了!」墨九狸十分無奈的看著門口說道。

外面馮家人熱鬧無比的,到處搜尋他們三個人的下落! 白色光芒籠罩下來,相當的神奇,老者顯然相當害怕這一道所謂聖光,支撐起來一個血紅色的護壁阻擋。不過雖然抵消聖光,卻也相當狼狽顯得很是惱怒,又毫無辦法的樣子。

";周顛,我們找了你很久了。";

隨之出現的是幾個外國人,都是穿了神職人員的打扮,力量都不算強大,只是,之前他們禱告發出的聖光倒是讓我很是有點吃驚。

這有點類似於我們這邊的借法,不過比起我們的借法似乎更加高明。

這不科學啊。

我有點吃驚的看着這幾個傢伙。

他們也正好將目光投向了我這邊來了。

隨後笑了起來,說道:";迷途的羔羊。別怕,主的光輝會給你驅散一切黑暗。";

我頓時有點無語,沒有理會這些傢伙。

倒是老者桀桀怪笑起來。說道:";不過是區區一個大本堂神父的修爲,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我看你是找死。";

";周顛,你是梵蒂岡通緝的要犯,既然在這裏被我們碰到了,哪怕我只是一個見習神父,我也不會對你有絲毫的懼怕,因爲神與我們同在。";

最前面一個明顯是領頭人物的傢伙,手中捏着一個小型的銀色十字架,手裏面還有一本黑色封皮的聖經,典型的西方教廷的人物,雖然現在教派交流已經是相當普通的事情,天主教過來發展信徒也不是什麼稀奇事情,但是在華夏的土地上直接動手,這還是讓我很是有些吃驚。

不過。看熱鬧的事情我自然不會胡亂插手,乾脆的站在一邊,一言不發。

";抓我?就憑你們嘿嘿,神職人員的鮮血,那應該是相當美妙的味道啊。";

周顛冷笑起來,隨後在我不可思議的眼神之中,竟然伸出了兩顆殭屍牙來,不過看他的樣子。顯然根本就不是什麼殭屍之類的,難道是吸血鬼?華夏人變成的吸血鬼?

我只覺得有種荒謬的感覺。

隨後,周顛快速的朝着我們這邊衝了過來。

速度竟然也是相當之快速,比起赤鬼,甚至還要更加的兇殘。

";主啊,願你仁慈的光輝照耀我們。";

之前說話的大本堂神父跪在地上,捏着十字架誠心禱告。隨後,十字架上面竟然直接釋放出來一道白光,和之前的聖光一樣,朝着州顛籠罩過去。

周顛尖叫,張口就吐出去一道血紅色的光芒和白色聖光猛然碰撞,茲茲作響。

好奇特的攻擊方式。

我再次看着這個西方神職人員一眼,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的身體,但是釋放出來的威力卻相當的不小,很是讓我吃驚。

";嘿嘿聖光給我去死吧。";

對撞之中,很顯然周顛吃了虧了,雖然他這邊的實力更強,但是聖光很是明顯的專門剋制了他,有點類似於佛光剋制鬼物一樣的道理。

不過,周顛顯然是相當的瞭解聖光的工作原理一樣,雖然全身都被聖光給照耀得直接冒煙起來,但是他還是咬着牙,尖叫起來,揮手,就是一道紅芒閃現。

竟然又是之前的赤鬼出現,再次朝着這些傢伙衝了過去。

";有主的恩賜庇佑,你是傷害不了我們的。";

面對赤鬼,本堂神父並不是很害怕的樣子,冷笑起來,手中的聖經搞搞舉起。

又是聖光籠罩。

我就有點鬱悶了,這傢伙橫着來是聖光,豎着來也是聖光。

除了祈求聖光籠罩,難道就不能有其他的方式攻擊了麼?

而且,原本以爲會對聖光有所忌憚的赤鬼竟然不閃避,橫衝直撞,撕裂聖光,然後一爪子直接抓在了本堂神父脆弱的身體上面。冬狂斤劃。

鮮血閃現,伴隨本堂神父的尖叫聲:不可能之中,一道火光閃現。本堂神父直接被炙烤成爲了焦炭。

周顛瘋狂大笑:";真是白癡,哈哈哈以爲我就只會你們歐洲那些不入流的黑魔法麼?我這是華夏的陰煞一門,赤鬼之術,你的聖光還能管用麼?";

周顛顯得很是得意,而且都有點癲狂的味道了,似乎,殺了一名本堂神父是一件相當了不起的事情,只是在我的看來,這個本堂神父並沒有什麼太過厲害的表現,很是一般啊。

";你這魔鬼,你應該下地獄。";

周顛殺了神父,剩下的幾個見習神父竟然並不慌張,呵斥之後,互相手拉着手,然後跪在地上,快速的禱告起來。

又是聖光迸發。

這一次,比起本堂神父的聖光威力似乎還有所上升,赤鬼原本佔據絕對優勢的速度竟然失去了作用,被這一羣見習神父的聖光給擊中,直接飛了出去,而後,聖光猶如閃電一樣,狠狠擊中了尚且處於得意狀況之中周顛。

周顛慘叫,胸口上破開了一個大洞。

皺眉,看着這個傢伙,傷口處,竟然迅速的出現了無數的肉芽涌動,似乎想要努力的修補周顛現在的傷勢。

這是身體的恢復力強大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程度方纔會有的狀況。

周顛看來集合了華夏和歐洲兩方面的優勢,難怪如此難纏。

不過,被聖光擊中,正好是周顛的剋星,恢復力雖然強悍,卻很難修復聖光給他造成的傷害。

而那邊,這些見習神父並不停頓,繼續大聲禱告,聖光猶如手環,將周顛手腳都給牢牢鎖定。

周顛身體下面閃現一個白色的五芒星的陣法,將他給牢牢鎖定,根本沒有動彈的可能。

";你們這些奸詐的洋鬼子,竟然用計謀騙我,狗日的,你纔是真正的本堂神父,之前被我殺的,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倒黴鬼罷了。";

周顛掙扎不動,只能是不甘心的破口大罵。

從這羣見習神父之中走出來一個有些蒼老的傢伙,笑眯眯的說道:";尊貴的魔鬼閣下,傑森坦向您致敬,對付您這種將靈魂都完全交給魔鬼的傢伙,適當的用一點計謀,我覺得是相當划算的,對吧?至少,現在您這個由教皇親自下令要捉拿歸案的傢伙,就已經被我們給控制住了。現在我們會將你送回到梵蒂岡讓你接受神的審判。";

我聽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來,想不到碰到一羣宗教瘋子。

不過,這次我算是開了眼了,這羣傢伙簡直是冷血得可以啊,同伴的性命根本對他們造不成絲毫的影響。";

";迷途中的年輕人,跪下,接受神的光輝。";

傑森坦不再理會周顛,而是將目光鎖定在了我的身上,帶着溫和卻又高高在上的笑容,對我說道。

";你說什麼?";

我一愣,覺得有些滑稽,不由得開口說道。

一邊掃了一眼劉宇墨,她仍然是像一隻動物一樣的守護在周顛的身邊,完全的陷入了癡呆的狀態。

頓時,覺得這兩邊的傢伙其實都是相當的可惡的那種。

";你已經看到了神的威力了,現在,我們給你機會,跪下,接受神的洗禮,還在等待什麼?";

傑森坦看着我,帶着矜持的笑容,繼續說道。

我有些皺眉了,說道:";對不起,我尊重你們的宗教,但是我並不願意信奉你們的宗教。";

開什麼玩笑呢,要信我也是信元始天尊,玉皇大帝啊,我幹嗎理會上帝那個該死的老頭兒,這羣白癡,難道忘了這是在華夏的土地上?

對於我的拒絕,傑森坦顯得有些不能理解的樣子,說道:";這篇罪惡大地上的人海真是墮落到了沒有辦法的程度了,竟然拒絕神的賜福?";

說了這一句之後,搖頭,根本不再多看我一眼,那種樣子,就好像我只是路邊的一坨狗屎。

我去他媽的,這什麼狗屁外國人過來傳教有這樣子弄的麼?真以爲自己是多麼了不起的傢伙了?還眼巴巴的要我跪着求着讓我信耶穌? 卻是沒有一個人進入大廳來找一下的,讓墨九狸十分的無奈啊!

「主人,要不我出去喊他們進來?」小鳳故意的問道。

「算了,我想他們早晚會進來的!」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果然,墨九狸的話落下沒多久,馮家的長老們,跟著馮天再次回到大廳內,進來一看,當看到坐在主位上的墨九狸時,馮天的臉色可謂是難看至極……

「你想做什麼?」馮天瞪著墨九狸質問道。

「做什麼?我那裡知道?不是你們把我請來的嗎?好像應該我問你們馮家請我來想做什麼吧!」墨九狸看著馮天笑眯眯的問道。

「你殺了我女兒,還問我想做什麼?那我告訴你,今天我就讓你為我女兒陪葬!」馮天怒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