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跟我去瞭望臺看看。”卡萊爾招呼克里希向船尾走去。

船尾的士兵見卡萊爾過來都停下工作,卡萊爾並沒有問他們飛龍的事,而是直接要求上瞭望臺,原本負責瞭望的士兵把望遠鏡和兜帽遞給卡萊爾,告訴他上面風大。卡萊爾笑了笑,接過帽子,獨自爬上瞭望臺。

上面的風確實很大,卡萊爾把帽子上的帶子扣好,拿起望遠鏡望在天上開始搜索起來。終於,他在天海交界的地方,發現一個小亮點正在向這個方向飛過來。他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盯着那個亮點。大約過了十五分鐘,他終於看清那飛龍了——那是海因!於是他從瞭望臺上下來,把望遠鏡和帽子還給那個士兵,然後命令發射信號彈。

很快的,幾個士兵彎弓搭箭,向天空發射了數枚信號彈,但風很大,很快將把信號吹散了。幸好船上早有準備,士兵們又用幾個風箏高高的拉起一塊綠色的大布條,這才把信號傳遞出去。其他艦船上的士兵們看到綠色布條,緊張的情緒穩定下來了。

大概又過了半個小時,冰龍終於飛到了艦隊的上空,他盤旋了一圈,發現那艘掛着風箏的船就是卡萊爾的,於是他順着風輕輕的向那艘風箏船滑翔過去。海因和艾爾文最後是通過船帆才得以順利落到船上的。

“我們到了佈雷加之後,那裏有人通知我們到庫薩城,等到了庫薩城,又有人通知我們你已經出發了。”下到甲板上看到卡萊爾之後,海因說。

“很抱歉,海因先生,艾爾文先生,”卡萊爾向他們行了一個禮,“因爲情況緊急,惡魔部隊隨時都有出動的可能,所以只好提前出發。”隨後他叫來赫利曼和克里希,命令艦隊切換作戰計劃。

艾爾文看着這支艦隊大大小小有近四十艘艦船,陣勢雖不小,但艾爾文仍然懷疑,於是他提醒道:“我相信還是要從穆爾特雷那裏取得斬魔劍才行。”

卡萊爾看了他一眼,臉上沒有露出什麼表情,只是回答說:“穆爾特雷大人平時很少露面,但我想,如果我們擊敗了他的惡魔部隊,他一定會出現的。我們必須一步一步走。” 又過了一個星期,艦隊已經接近冰蘭島了。這一天,卡萊爾站在船頭,神色凝重的看着這片的大陸。 替嫁醫妻:晚安,霍先生 。這是一片死亡之地,毫無生氣可言,到處都是有烏黑的煙塵,天空是赤紅色的,映照在灰褐色的土地,就像整個大地都是在灰燼中在燃燒一樣。對於大多數士兵來說,這是一個非常陌生而恐怖的地方,就彷彿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赫利曼!”卡萊爾喊道。

“是的,將軍!”赫利曼不知從什麼地方突然出現。

“吩咐下去,換成U陣型。”

“遵命!”

接下來,嘹亮的號角響起,赫利曼在船尾的傳令臺上揮動着手中小旗,用各種旗語傳達着上級的命令。艦船原來的方陣開始打亂了,每艘船上的士兵都開始快速的行動起來,軍官的指揮聲和水手的吶喊聲不斷的傳過來,戰爭就在眼前了。

撩心計 ,海因和艾爾文過來了。

“卡萊爾,前面已經是巨龍山了。那是一個惡魔的聚集地。”海因提醒道。巨龍山在洛涇灣東面不遠的地方,自從惡魔入侵冰蘭島以後,那裏就經常有惡魔出沒。

“海因先生,你來的正好!”卡萊爾稍稍鞠了一個躬,“你說的我也有所瞭解。所以我們正在準備艦隊的部署。我們現在,需要你的幫助。希望在我的艦隊完成部署前,你能夠保護我們不受惡魔的攻擊。”

“恩,那我和艾爾文現在就到最前面去。”海因回答道。

“不,我希望艾爾文先生先留在這裏,我和我的部下赫利曼能夠和你去。”

“爲什麼?”艾爾文問道。

“我和赫利曼希望能更好的瞭解那些惡魔的戰鬥力,以便進行下一步的部署。我們的艦隊有出色的武器,但對於惡魔的能力的估計尚有不足。”

“那……你看呢?”海因看了看艾爾文。

“艾爾文先生,請相信我。”卡萊爾看出了艾爾文對自己的不信任,他補充說,“如果我有什麼陰謀,早在你們休息的時候就已經下手了,不會等到現在了。但現在是戰爭時期,我希望你還是能以戰局爲重。”

“嗯!那好吧。”艾爾文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於是點了點頭。

“非常感謝你的支持!”卡萊爾向艾爾文行了一個軍禮,“我知道你和海因先生情誼深厚,但打仗必須全局規劃,希望你能理解。”他說着向後面招了招手,克里希走了過來。

“艾爾文先生,”卡萊爾接着說,“我離開之後,克里希將暫時代我指揮,如果需要什麼幫助,他會全力配合你。”

“你好,艾爾文先生,我是克里希,有事儘管吩咐!”克里希也行了軍禮。

“不敢當。”艾爾文擺了擺手。

“那我們先走了,艾爾文。”海因說道,接着他攀着船舷,一躍跳入海中。然後從船舷下方一隻冰龍緩緩的飛了上來,卡萊爾和赫利曼跳到了他的身上,冰龍高高飛起,朝着艦隊的最前面飛了過去。

在巨龍山上盤旋的一片的惡魔飛龍,那些在此前都很少出現過。它們和巨魔龍並不相同,身體呈暗紅色的,像裹了一層沙殼,和惡魔犬一樣,並不像巨魔龍那樣身體是一塊塊的巨石,體型上也比巨魔龍小很多。這些惡魔飛龍發現了海上的異常情況,立刻發出刺耳的鳴叫聲,提醒島上的其它惡魔有入侵者到來。不久,就有兩隻惡魔飛龍前鋒徑直向艦隊飛了過來。厄爾努斯遠遠的看到,想要迎擊過去。

“海因先生,危險,不要過去,讓它們過來!”卡萊爾說道,他正半跪着身子,一隻胳膊挽住厄爾努斯背上的背刺,另一隻手握住手中的武器。


厄爾努斯聽從卡萊爾的安排,他調轉方向,在艦隊上空盤旋着,等待惡魔的到來。

“你準備好了嗎?”卡萊爾轉過頭問身邊的赫利曼。

“是的,將軍。”赫利曼點頭回答。卡萊爾同樣點頭回應。現在一切就緒,就等着那兩頭怪獸飛過來了。

很快,兩隻惡魔龍飛到跟前了。

“海因先生,飛到它們上面!”卡萊爾大聲說。

厄爾努斯快速扇動了兩下翅膀,向上空飛去,兩隻魔龍撲了一個空,厄爾努斯迅速轉過身,閃到魔龍的背後,從上面向它們俯衝過去。

“海因先生,你對付左邊的,我們對付右邊的!”卡萊爾吩咐道。

話音剛落,厄爾努斯口中的寒流就吐息出來,左邊的那隻魔龍一下子就被一團白色的寒氣淹沒了,儘管它飛快的撲了撲翅膀,但尾巴還是被凍上了,飛行變的不太平穩了。另一邊,赫利曼飛快的從腰間抽出身上的法杖,對着右邊的那條龍一揮,只聽咔嚓一聲,一道閃電劈了下來,正中魔龍的身體,魔龍的身體被閃電擊穿,被擊中的地方出現一個大洞。但畢竟是惡魔,身體雖被擊碎,魔龍卻還能動。它翻轉身子,準備發動反擊。這個時候,兩個魔龍被分開了,剛剛左邊那個被厄爾努斯冰住尾巴的那隻魔龍還在艱難的轉着方向。

“先消滅這個!”卡萊爾指着那個身體碎裂的魔龍大聲說。但還沒等他們出手,那魔龍便吐出一團火球,衝着厄爾努斯直飛過來。厄爾努斯先是猛拍了一下翅膀,然後左邊翅膀收了起來,火球幾乎是擦着他這一側的身體飛了過去,接着他一個急轉身,飛到魔龍側面,魔龍的整個側面都暴露了出來。冰雪、閃電和鞭子同時擊了出去,魔龍的身體和一隻翅膀分離開來,然後兩部分一起從空中掉了下去。

直到這時,先前尾巴被冰住的那隻魔龍才轉過方向來。厄爾努斯又猛撲了兩下翅膀,飛快的從上方飛過魔龍,抓住它受傷飛行動作變遲鈍的弱點,直接又轉過身繞到了它背後。厄爾努斯、卡萊爾和赫利曼同時攻擊,魔龍的後半身被打成了碎塊,它的翅膀還在不停的撲騰,但整個身體還是不斷在往下掉,最終和前一隻一樣掉進了大海里。

雖然輕鬆的幹掉了兩隻魔龍,但惡魔的數量還很多,後面還將會有更大的挑戰。卡萊爾望了一眼下方,這時艦船的陣型已經有了雛形,還差“U”字底部的一部分。而在惡魔那邊,又有幾隻魔龍飛了過來。它們眼睛裏閃着黃色的光芒,嘴裏時不時冒出絲絲的火焰。

等飛到近處,卡萊爾發現它們一共有五隻。

眼看就要到跟前了,卡萊爾突然大喊一聲:“海因先生,往下飛!”

厄爾努斯一驚,也來不及想什麼,就一個俯衝紮了下去。那幾只魔龍也跟了上來。

“往南,把那些怪物引到我們船的包圍中!”卡萊爾又說。厄爾努斯迅速調整好方向,沿着下面船隊U字型的入口處就飛了進去。他幾乎是貼着水面飛行,身上的氣流在海面上留下了一條長長的軌跡,耳邊傳來士兵們的叫喊聲:“準備!”“注意!”“發射!”接着是號角的響聲。


厄爾努斯聽到嗖嗖的聲音從耳邊劃過,一片片像齒輪一樣的飛盤從船上呼嘯着飛出來。但他來不及看,只管往前飛。

直到飛過所有的船,厄爾努斯纔回過身來,在下面士兵的響亮的歡呼聲中,剛剛那些追在身後的魔龍,早已經被艦隊裏那些飛出的帶鋸齒的飛盤削成碎片沉入海底了。而此時艦隊的陣型也正好完成最後的部署:一個稍稍有些瘦的U字,船與船之間用扣板扣住,把整個艦隊都緊緊地連在了一起,組成了一隊連環戰船。

厄爾努斯非常吃驚,他沒想到,對於那些並不好對付的惡魔,卡萊爾居然做了如此充分的應對準備。他的心砰砰直跳,他開始看到希望了,似乎從惡魔手中拯救冰蘭島就是眼前的事了,他原本以爲那會是幾個月或者幾年或者更長的時間。

他覺得卡萊爾具備消滅這些惡魔的實力。

“卡萊爾,聽我說。,”厄爾努斯說,聲音有些激動,“你這樣雖然能暫時打敗惡魔,但並不能長久,要想徹底消滅它們,你必須從穆爾特雷那裏拿到聖劍!”

“穆爾特雷大人?”赫利曼回答,“要找到他可不容易。”

“嗯……”卡萊爾吸了一口氣,“是的,赫利曼。不過我知道穆爾特雷大人的一個祕密居所,而且就在這個島上。”

“啊?真的嗎?”厄爾努斯有些吃驚,他自己在這個島上巡視了多年,並不曾發現這樣的地方。

“是的,海因先生,我不能確定穆爾特雷大人是不是在那裏,但我想爲了能儘快結束戰爭,我還是會過去試試運氣,讓穆爾特雷大人放棄他的惡魔部隊。但我需要你的幫助海因先生,請帶我們繞道去到他的祕密居所去。”卡萊爾非常誠懇的請求道。

“那再好不過了!不過……”厄爾努斯稍稍有些猶豫,“艾爾文怎麼辦?”

“艾爾文先生?”卡萊爾看了看下面的艦隊,“我的士兵不會登陸,在艦隊中,艾爾文先生會很安全。”

卡萊爾自信的樣子消除了厄爾努斯的疑慮,他點點頭說:“那就好!現在我們就去找穆爾特雷,奪回聖劍!”他說着,沿着海岸向冰蘭島的東方飛去了。 卡萊爾艦隊的能力讓艾爾文很吃驚,他從前見過沖車,見過投石車,但像這樣能夠射出鋸齒飛盤的裝置,他還從沒見過。那些裝置都隱藏在船艙中,當惡魔飛過來時,船身靠上的地方一塊桌子大小的活板就會被卸掉,裝置着飛盤的鋼鐵支臂從打開的窗口伸出來。支臂有內外兩層,外臂固定不動,上面有一個簡易的瞄準環,內臂嵌在外臂中,可以在外臂上前後滑動,前後有兩組彈簧驅動。飛盤固定在內臂上,下方安裝有齒輪做驅動,船艙內的人推動把手驅動齒輪,同時按動裝置,翹起內支臂上的保險銷。這樣,那些鋸齒飛盤就會像死神的鐮刀一樣飛出去了。這些飛盤速度不算快,也不能保證命中精度,但威力大,且飛行飄忽不定,無從躲避。發射器每次能裝五個飛盤,發射完第一個之後,只需將內臂拉回,第二個飛盤便能自動卡到上面,這樣能夠保證飛盤快速發射。只有在五個飛盤全部發射之後,內臂下方的裝填盒子纔會被取出。一般一架發射器要配三個裝填盒以保證快速裝填需求。由於這種裝置常常在森林中進行訓練使用,目標是切倒一棵棵的大樹,所以被士兵們稱爲“伐木機”。這一次,“伐木機”算是讓那些飛行的惡魔而來的惡魔領教了人類的厲害。

不過奇怪的是,“伐木機”在其它的船上都有,但在旗艦上卻沒有。難道旗艦不需要自我防禦嗎?艾爾文心中正在疑惑,正好看見克里希從船尾的瞭望臺下來,他想去問一下,但心裏又想,別人願意怎麼安排自有他的道理,作爲一個外人如果冒然去問恐怕不太合適。於是繼續看向前方艦隊。第一場戰鬥已經結束,前方除了士兵們熱鬧的喧譁聲,似乎一切都很平靜。艾爾文突然想起海因來,他張望了一圈,臉色立刻就變了,擔心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海因不在上面了。

剛剛從瞭望臺上下來的克里希此時正好在他身後不遠的地方經過,正準備往船艙裏走。艾爾文一個箭步追了上去,抓住克里希的肩膀。克里希被有人突然從後面抓住自己驚的顫抖了一下,他似乎從來沒被人這樣抓過,他的回頭一看,原來是艾爾文,於是臉上露出一絲的不快,這個人這樣粗魯與無理的舉動讓他反感。

“什麼事?”克里希冷冷的說。


“海因去哪了?”

“海因?……那隻飛龍?”克里希沒好氣的說,“朝那邊飛去了。”說着向剛剛海因離開的方向指了指,他剛剛在瞭望臺上都看見了。

“在哪?”艾爾文沒看到。

“你過去看就行了,在這怎麼看得見?”

艾爾文趕緊跑向船尾,但是旁邊船上的風帆擋住了他的視線,他不顧旁邊士兵的反對,自己爬上了瞭望臺,在那裏他似乎看到在海天交界的地方有一個快要變成小點的身影,他盯了好一會兒,覺得那一定就是海因了。

艾爾文從瞭望臺上下來,急匆匆的往船艙走去。

克里希正在和另外一個士兵說些什麼,看到艾爾文氣勢洶洶的衝着自己過來,趕緊頂上去問道:“還沒看到你的朋友嗎,先生?”

艾爾文右手一把抓起克里希的領口,問道:“我問你,你們把他弄到哪去了?”

看到克里希被這樣拽着,旁邊那個士兵趕緊過來想拉開艾爾文,但艾爾文那隻鐵左手一揮,差點把那人打倒在地。

克里希倒是沒有被艾爾文的氣勢嚇住,反而正色反問道:“他去哪用向我彙報嗎?”他說着用手捏住艾爾文的手腕,試圖推開,但艾爾文沒有鬆手。

“把手拿開!”克里希厲聲說道。艾爾文本沒有放開的打算,但他手腕裏的血液突然一陣冰涼,他感覺到那是冰魔法!於是趕緊鬆開了克里希,稍稍甩了甩手腕,然後把手按在腰間的劍柄上。

“你會魔法?”艾爾文有些吃驚。

克里希沒有直接回答艾爾文,他見艾爾文態度有所緩和,語調也降了下來:“我不知道你的朋友海因去哪了,不管他去哪,一定是事先和卡萊爾將軍商量好的,有什麼好擔心的?”

這時一大幫士兵過來了,他們是被艾爾文和克里希的爭吵聲吸引過來的。

“出了什麼事了?”那些人大呼小叫的圍了上來。艾爾文看見這樣的架勢不好再輕舉妄動了,儘管他有些急躁,但身在別人的地盤上他完全處於被動地位,更何況他們都還要對付共同的敵人,如果動起手來,場面將不可收拾。

艾爾文沒有說話,克里希倒是顯得更老練的樣子,他故作輕鬆的說:“沒什麼事,這位先生的朋友沒有回來,他有些擔心。”

“咳,我當什麼事呢,卡萊爾將軍也沒回來,我們一點兒也不擔心。”人羣裏有個人說。其他人馬上附和說:“就是嘛,還以爲什麼事。”。

艾爾文嘴上不說,但心裏想着正是因爲和卡萊爾在一起,海因才非常危險。但眼下他根本毫無辦法,只好獨自一人爬到甲板上呆着。

“卡萊爾的隊伍裏還有會魔法的人,這麼強大的部隊,如果想對付海因的話,應該是早下手了的。”艾爾文心裏琢磨着,像是在安慰自己。儘管如此,他還是覺得之前的作戰自己之前沒有能和海因在一起而感到有些內疚,如果海因出了事,那麼他一定有責任的。艾爾文登上瞭望臺,一動不動的望着天邊,希望海因能夠飛回來,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海因完全不見蹤影。

過了不多久,艾爾文聽見艦隊前方又有騷動的聲音傳來,緊接着警戒鐘響起。他望過去,發現天上黑壓壓的一片惡魔龍正在朝艦隊飛過來,就像是一團烏雲一樣。風突然變得猛烈起來,已經收起風帆的桅杆搖搖晃晃,整個船也跟着輕微的晃動起來,瞭望臺晃動的像鞦韆一樣,如果不是艾爾文緊緊抓住了纜繩,他幾乎要從瞭望臺跌下來了,這就像是颶風來襲的前兆。艾爾文最後順着纜繩才總算落到甲板上。克里希也被外面的動靜驚動了,他和一幫士兵們一起急急忙忙的從船艙裏鑽了出來。不用上瞭望臺,他已經能看到那些惡魔龍了。

諸神之座 。那些烏雲裏時不時的會冒出一團團的火焰,那是有些魔龍在嘗試從高空向下吐火球了,不過由於太遠,那些火球還沒落下的時候就已經被風吹散了。有些惡魔則開始下降高度,準備向下方的艦船俯衝過去。它們的飛行沒有什麼章法,就像一羣飢餓的蝙蝠一樣,眼中只看到獵物,它們一個個爭先恐後,都想着趕在其它同類之前好好品嚐獵物們的鮮血。

第一隻魔龍向下面的俯衝而來,它使出了全身的力氣,身體上暗色的紋線開始發紅就像一條條突起的青筋。它的速度非常快,如果撞在甲板上,一定會把甲板撞成碎片。船上的士兵們一個個都很緊張,經過了最初一戰之後,他的興奮還沒維持多久就被這些惡魔的氣勢給嚇退了。越來越近了,一陣號角聲響起,隨着指揮官們的下令,漫天的鋸齒飛盤像紙片一樣飛了出來,最前面的那隻魔龍很快被切開,身體變成碎片落到了海里和船的甲板上。緊接着第二隻下來了,然後又是第三隻……但是惡魔飛龍畢竟數量龐大,很快的,最前面的幾艘軍艦上,“伐木機”的裝填速度已經趕不上惡魔龍們下來的速度。第一艘艦船被火球砸中,起火了,火焰藉着風勢迅速吞沒了桅杆和甲板,並有向其它船隻蔓延的趨勢。

克里希站在甲板上有些愣神,儘管他有着靈活的頭腦,儘管很年輕就已經得到了上司的賞識,成爲戰場上的老手,但是像今天這樣對付惡魔的局面還是令他震驚。

“哦不。”等看到前面的船上起火的時候,克里希才突然驚醒一樣冒出一句話。

“集合!集合!”他衝着身後騷動着圍觀上來的士兵們大聲的喊道。

旗艦船上的隊伍慌慌張張的集合完畢。

“全員聽好了,現在我們的旗艦需要馬上從艦隊脫離!”克里希開始下命令。

“是要撤退嗎?”隊伍裏有人問。

“是的!”

“這還沒到最後時刻,那其它船怎麼辦?”

“等你看到最後時刻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不要管其它船了,現在立刻脫離艦隊!”克里希大聲命令道。

隊伍裏一片安靜,只有一旁的艾爾文安靜不下來,他一聽到這話情緒便上來了,他激動的衝了上來:“還有這麼多人都在頑強作戰,你卻要扔下他們先逃跑!而且海因還沒回來……”

“這位先生!”克里希記不起艾爾文的名字了,他對這個人說出的“逃跑”兩個字十分不滿,用嚴厲的迴應道:“請不要干預我們的行動!”

艾爾文正想回擊他,但鄰近的的船上發出一陣驚叫打斷了他,原來已經有惡魔飛到了這邊的上空上來了,雖然數量並不多,但讓所有人都不得不警覺起來。

“等等,不要輕舉妄動。”克里希命令道。

惡魔們越來越近了,並開始俯衝,很快的,它們進入了“伐木機”的射程,隨着“嗖嗖”的幾個響聲,旁邊艦船上的鋸盤飛了出來。惡魔們被銳利的鋸盤鏟碎,身體的碎片從空中落下,砸到船上發出“砰砰”的響聲。

惡魔被輕鬆的消滅掉,警報暫時解除,這邊的克里希拉着艾爾文的衣領指着前面的艦隊說道:“如果你想逞英雄,就在那邊,去吧,去吧!”

艾爾文無話可說,他用力掙開了克里希的手。

克里希不再理睬艾爾文,命令道:“好了,不要再耽擱了,撤下連住其它船隻的扣板,趕緊脫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