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碼,我不會像你一樣的懦弱!”

他擲地有聲,每一個字,都說的那樣的用力,聽的人,心不禁也要跟着顫一顫。

夜浩冷笑着,俊逸的臉上,閃過一絲譏誚,他也說不清,這譏誚是究竟在笑誰,是他?還是狄青?還是……誰?

“我很期待,看着你如何既得到她又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別忘記了,她愛的……是左彥。”

“我寧願,她不愛上我,我也要將她圈禁在我身邊。我的愛,是佔有。”

他說着,坐進車子,開啓,揚長而去……

道路上,冷風颼颼,只留下夜浩一個人站在原地,車子的背影,在他的時限內,愈來愈變得淡然,直到,最後完全消失不見。

他撤回眸子,目光卻變得有些黯淡起來。

佔有?

這種情愫,他何嘗又不是沒有出現過,可是,一看到夏蕾對於左彥的愛是那樣的強烈,他所有所有的話,便都化爲灰燼。

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比她一樣個眼神、一滴淚、一句話來的還要有摧毀性。 夜浩慢慢地身子向後傾,倚在樹幹上,低低的喘息着。

佔有,對於夏蕾來說,是一種傷害。

她要的,是一種自由,一種,富有愛的自由

她就像是天上的白鴿一樣,會隨時的飛來你的身邊,因爲,她愛着你,然而,她也可能隨時會飛走,因爲,她還年輕,她還有一顆跳動的心,她還想,再去其他的地方看一看……

如若他給不了她這種愛,那麼,她寧願不吃不喝、不睡不眠,就算哪怕是死,也不願意做一隻金絲雀……

這,就是他心裏認識、也是深愛的女人–夏蕾。

因爲,他給不了她所的帶,所以,他選擇在她的身邊陪伴她,期待着,她獲得也可以找到她所要的這種愛。

現在,她在等待,他,只能陪着她等待,順便……幫她遮擋風雨,用他的身軀,也在所不惜……

“王,現在,我們可以行動了嗎?”

昏暗的房間內,莉莎白皙的身子幽幽的從牀上走下來,她纖細的手指輕輕挑起地板上散落的一件蕾絲裙子,穿了上去,然而,片刻之後,一直躺在牀上的男人也隨之坐了起來,俊逸的身形、完美的臉龐,令人一看,忍不住的沉淪其中。

“你想,現在就行動?”

他挑了挑眉骨,莉莎輕柔地頷首,爾後轉過身,畢恭畢敬的來到男人跟前,主動俯下身,小手,伏在他某個正在昂首挺胸的兇器之上,輕輕地按摩起來:“是啊,現在,不是最好的機會嗎?”

聞聲,男人搖了搖頭,笑了笑:“不,現在,還不到時候。”

他心裏所想的,令有一個的打算。

他給了夏蕾兩天的時間來考慮,如若她考慮清楚,那麼,那時候他再行動,也爲時不晚。

“可是,王……”

莉莎明顯還想說什麼,卻被虎王驀然堵住了嘴巴,他伸出手,扶住她的纖腰,一把將她提了起來,莉莎軟弱無骨的伏在男人的胸膛前,靜靜的喘息着,那兩團美好的豐盈,緊緊地隔着一層薄薄的衣料,也永遠都無法將她阻擋住。

那兩粒小葡萄,十分清楚的頂着男人的胸膛,男人惡作劇似得將她那兩粒本來就硬的不行的小葡萄拉扯起來,莉莎悶哼一聲,故意夾緊雙腿,“唔!王!”

“敏感的小妖精。”

他嘴角,閃過一絲譏笑,莉莎卻並不在意,頭枕在他的胸膛之前,極其的溫順。

“王……”

“怎麼樣,左彥那傢伙怎麼樣了?”

他開口問,一提到左彥,虎王的視線,明顯的暗了下來。

很顯然,夏蕾,心裏一心想的便就是這個男人,他沒有理由不對左彥多防備一點,他看起來,真的像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可是實際上呢?!誰能保證,他不在偷偷地暗中觀察這一切?!

如若,真的是他所想的那個樣子,那麼,到時候一切就真的完了……

“他啊?最近,好像一直都在研究怎樣擊敗狄青他們,一點也沒有功夫理會我們!而且……他最近對那個夏蕾,好像還是挺上心的。” ?

“嗯?”

“經常去醫院看望她啊。”

她聳了聳肩,驀然,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嬌嗔的擡起頭,瞪了虎王一眼:“王……莫非,你也看上了那個夏蕾?”

“嗬!怎麼可能!”

聽到身下傳來的女聲,他嗤笑着搖了搖頭。

他,看上了夏蕾?!

嘶!開什麼玩笑?!

她以爲,他是左彥、狄青、夜浩他們?!

隨隨便便的就可以看上那個小女人?

“最近,嵐雅爲了夏蕾,好像都變得極其瘋狂,鬼知道,她最近是在做什麼,但,只要不妨礙我們就好了

。”

“嵐雅?”

因爲莉莎的這一席話,虎王卻有些沒有緩過神來。

嵐雅?!

是那個爲了愛而不擇手段、一心想置夏蕾於死地的嵐雅嗎?

她,莫非是又要用搞什麼行動了?

“她最近,好像經常在打聽夏蕾的事情,我也不知道她要做什麼。”

莉莎說着,驟然將身前的男人推倒在牀,隨之,嬌弱的身子負壓了上去,那兩團豐盈,隔着衣料,卻還是慾求不滿的蹭着他的胸膛,小手,順勢一點點的往下,主動的開始了前戲:“王……你究竟是在想些什麼啊?”

“沒……”

被莉莎的這一個問題,使得男人驟然清醒過來,虎王搖了搖頭,臉上,卻出現一絲迷茫。

嵐雅在上心夏蕾的事情?!

不知道是爲什麼,他的心裏,竟覺得有幾分不太對勁的感覺,可是,如若要他說出究竟是哪裏不對勁,他也不知道。

他正欲開口,加強對她的保護,但是,一想到這樣可能會讓左彥他們有所察覺,他還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王?”

嵐雅試探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對他此刻迷茫的神情,一時間,還有些沒有弄懂。

“王,您怎麼樣了?”

她說着,嬌軀慢慢的湊上去,小手,主動的開始去解她身上剛剛穿上的衣服,性感的蕾絲薄裙被她緩緩飄落在地,莉莎將那大的嚇人的豐盈,輕輕地在男人的胸膛上不斷滑動着,可是,男人下面兀自什麼反應都沒有,這倒令莉莎,有些泄氣。

她倒吸一冷口氣,卻很快的再次堅持不懈,俯下身,開始努力的吞吐起來。

“嗬……”

剛開始,虎王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但被莉莎這猛地一含,他像是瞬間清醒過來似得,扣住她的纖腰,一陣低吼:“小妖精……你在勾引我?嗯?”

“王……”

她低低的叫着,臀卻因此不斷的晃動起來,那誘人的模樣,擺明了就是在勾引她。

男人深深地吐了一口氣,二話不說,提起她的纖腰,驟然狠狠的挺身進入,莉莎一下子還沒有反應過來,直到他的龐大已經幾秒鐘連續頂了她無數次花心之後,她這才呻吟起來:“唔……王!你今天是怎麼了,怎麼喜怒無常的……嘶!人家的身子都快被你抓爛了啊!”

承澤沒說話,卻眯着眼睛,望着她嬌弱的身影,在他身上不斷的起伏上下,他的視線,卻不自禁地一點點的迷茫起來。

記憶,再次回到他十五歲的時候…… 那時候,他的父親跟他的母親生活的很快樂,但,就是這樣一個快樂的家庭,卻出現了,一個不太快樂的事情……

他的父王,有了外遇。

對方,是豹族的人。

虎族跟狼族一直老死不相往來,這是衆人皆知的事實,然而,那隻母豹不但大膽的勾引了父親,甚至,還當着他跟他母親的面,與他的父親在牀上不斷的相互糾纏

每一個族的繼承人,早就有規定,在十四歲之後,必須開始與挑選出來的侍女進行交歡,提高自己的修爲,所以,那時候的承澤,早就知道了他父親跟那個女人究竟是在做什麼。

他回過頭,看到了她母親眼角里滲滿的淚花,他發誓,他一定會把豹族搞垮,因爲,是他們,讓他的一家,變成了那個樣子。

他的父親,將他跟他母親兩個人,趕出了那裏,新的王后,是她……那隻母豹。

然而,他跟他母親流落街頭,沒有一個人,肯伸出手幫他們。

這也就是那次,他看透了世間百態、各自炎涼。

他再次發誓,他會讓母親過上很好很好的日子。

終於,他靠着殺同伴的身體、吃同伴的肉、喝同伴的血成功的令母親過上了好日子,然而,那個時候,他的父親早已年邁,他膝下無子,只有他一個人,他想把王位給他,就這樣,他奉召進入宮殿,那隻母豹早已因難產而死掉,然而,他的父親房間裏,卻還掛着那個女人的相片,他沒有任何多想的時間,便不假思索的將那副照片燒掉了……甚至,他不顧父親臉上難看而滿是無奈的神色,也將他獨自一人留在那裏。

就這樣,他的父親,被活生生的燒死了。

而他,成爲了新一代的虎王。

劍破仙驚 他的母親,如意的成爲了王太后。

這些,都是他想要的。

然而,他卻毀了他父親,成爲了一個弒父的不孝子,雖然,只有他知道,但是,這件事情,兀自是他心頭上一個無法抹去的印跡。

他之所以,那樣的痛恨豹族,恨不得,聯合左彥對付他們,也是如此。

可是……

他後來漸漸地想通了,只要,誰能帶給他利益,他就會站在那一方。

現在,狄青眼看着勢頭愈來愈弱,他是個聰明人,他懂得察言觀色,現在,夜浩很有可能聯合左彥來對付狄青,到時候,他就是一對二,再加上夏蕾那個小女人,他起碼有百分之八十五的可能性是輸掉的。

既然有那麼大的可能性,他就不願意再去賭。

所以,他選擇了聯合左彥。

唯一令他現在不敢貿然行動的因素,便是夏蕾。

他想的,也只有她了。

只要兩天之後,她的答覆出來了,他會毫不猶豫的開始選擇,他所要的……

只要,是他想要的,他會不顧一切的奪過來,哪怕,她最後灰飛煙滅。

他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

想到這兒,承澤忍不住地笑了起來,一邊大笑,一邊加快了****的速度,莉莎被搞的直翻白眼,淫叫聲連連不停– “啊!王!我真的受不了了!好痛啊!王!輕一點!嘶!輕一點啊!”

她的聲音,帶着幾分慘絕人寰,可是,承澤卻沒有半點的心慈手軟。

在他的眼裏,她們頂多是一個有一副皮囊可以利用的工具,令男人品嚐到快感的工具而已,然而,其他的,再也沒有了價值……所以,夏蕾,卻並不例外……

夏蕾一個人躺在病牀上,全身痠軟的要命,她試圖站起來,卻發現她全身上下使不上力氣,夏蕾只好放棄。

“唔……真是要命了。”

她搖了搖頭,腦海裏,一次次的重現着那個男人與她所說的所有的話,她應該那麼做嗎?

可是……

她不允許,可不可以掌握的好。

對於她來說,這件事,並不那樣簡單,她不知道她應不應該答應,她簡直大腦都陷入了一個分裂形式的思維了!

夏蕾捂住發痛的腦袋,躺在病牀上,側過頭,試圖去看外面的天空

天空,陰霾霾的一片,幾乎令她看不清接下來會發生一些什麼,夏蕾突然想起,某一個人,跟她說過的一句話–

他說,天空可以很湛藍,湛藍到,簡直看不到它憂鬱的色彩。

現在,她又想到了一句話–

天空,可以很灰暗,灰暗到,你簡直看不清它接下來是否還會變成晴天。

她的生活,何嘗不是如此?

現在的她,一片灰暗,她簡直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她更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都會發展成什麼,她真的好呢懵、很懵。

她實在是不知道她要說些什麼,她真的腦袋好痛、好痛,痛到,她幾乎不知道又該說些什麼、做些什麼來挽回這種痛,在平復它。

夏蕾想着,驟然,病房外面,響起一陣又一陣的響動聲,夏蕾下意識的擡頭看去,只見一個女子的漆黑背影正在門口不斷的轉來轉去,那個背影對於她來說,似乎有些意想不到的熟悉。

夏蕾想着,眉頭漸漸地蹙了起來。

是她的錯覺嗎?!

爲什麼……

爲什麼她覺得,她特別特別的像是一個人的身影?

嵐雅?!

她想着,夏蕾的眼眸不由得眯了起來,她試圖啓脣,去開口叫那個身影:“嵐雅嗎?”

她看到了病房外那個不斷轉來轉去的身影停滯住了,有一秒鐘,身子,是僵硬的。

夏蕾覺得,她猜的沒錯,應該就是嵐雅。

嗬!

可是!她怎麼會來這裏?!

她不是一向都討厭看到她的嗎?

片刻之後,只聽得那邊輕笑起來:“呵呵呵……夏蕾,你竟然知道是我,真了不起啊!”

她的眼眸裏,閃過一絲別人察覺不到的精光,她慢慢的推開門走進來,嘴角閃爍的那些笑容,使得夏蕾一下子呆住了。

呃……

她……

“我沒有想到,你在知道真相之後,還可以如此的平靜。”

她說着,語氣裏面,卻透露出一種無形的恨意。

爲什麼她每次都可以這樣甘之如飴?!

爲什麼……爲什麼她不可以?!

越想,嵐雅就越氣憤!

這個女人究竟是什麼意思?! 她總是每次都可以化險爲夷!然而她呢?!她卻時時刻刻的都在受到折磨!

折磨到幾乎快要把她弄瘋了!

她的大腦,幾乎都快被仇恨塞爆了!

然而她呢?!

卻還可以這樣安安靜靜的躺在牀上,她不想,她不想屈服。

“是你自己的心,太不淡定了吧?”

“淡定?嗬!”

她冷哼一聲,同時,臉上帶着一種獰笑:“你現在,是站着說話不腰疼。”

“不是

。每一個人,天生都要經歷許多磨難,如若,他沒有經歷過磨難,又怎麼會看到屬於他的彩虹?如若,他的彩虹來的那麼容易,他又怎麼會想要去珍惜,你覺得,我的話,說的是否對?”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