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那道身影越來越近,便越能看清楚那人的容貌。

慕洛琛的眸底的冷色也愈發的深。

距離還有五米的時候——

裴錦德呵呵笑了一聲,陰狠的說道:「慕洛琛,還記不記得涼暖?當初那孩子也是在輪船上招待了你,我當時告訴她,得不到,就乾脆毀了。可惜她心不夠狠,臨了把炸藥減少了一半,沒能炸死你,卻把自己害死了。」

慕洛琛聽到他提起蘇涼暖,臉色變得很差。

裴錦德卻像是沒看到似的,自顧自的說:「她那麼喜歡你,到死卻沒能得到你半分真心,想來她在地下,也不會安心的。」

「不過,沒關係,我那麼喜歡那個孩子,現在她沒了,我可以把你送到她身邊,讓你們在地下,做一對鴛鴦。」

裴錦德說完,面容猙獰。

「裴錦德,誰送誰,還不一定。」

容子澈冷聲插話。

裴錦德看到從慕洛琛身後出來的容子澈,眼底透著血絲,「是嗎?你敢動我一下,信不信,我立刻送你媽上路,讓她去陪著涼暖?」

「裴老狗!」容子澈低吼了一聲,要上前。

慕洛琛伸手,緊緊地攥住了他的手腕,不讓他衝動。

「在我跟前叫囂,還不如想想,怎麼救人。」

裴錦德得意的說了這句話后,轉身王后迅速的退步。

深宮魅影之賢后難當 慕洛琛和容子澈,快步走上前,想要追上他的腳步。

但等兩人走上船,裴錦德已經消失不見,不知道躲到了哪兒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四個壯碩的男人。

為首的男人,半張臉被燙傷,看了兩人一眼,語氣不善道:「跟我們走。」 第585章你下跪,我就放了你母親

他說完,轉身率先走到最前面。

其他三個人則等著慕洛琛和容子澈走了之後,跟在了他們後面。

巨大的貨輪在兩人登船后,緩緩地駛離岸邊,向著大海的深處出發,漸漸的,四周再也看不到港口,只餘下浩瀚的海洋。

而在貨輪離開后,一輛快艇出現在港口,快艇隨著海水的波動,微微的上下起伏。

快艇中一個五官深邃的藍眼睛的外國人,望著貨輪消失的的方向,面色陰冷的撥通了電話。

電話很快接通,那邊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柏先生,我按照你的吩咐,已經把他們引誘上船了,接下來該怎麼辦?」

這個聲音不是別人的,正是裴錦德的。

柏原崇藍眸里充斥著冰冷,說話的聲音,也降到了冰點:「接下來該怎麼辦,難道你不知道?我把他們都送到你手上了,裴錦德,現在要殺要刮,都隨你的便,你不是在這個時候手軟吧?」

裴錦德靜默了兩秒,說:「當初我們說好的是,你幫我殺了他們三個。」

「我已經把他們送到你的槍口了,我做到了承諾。」柏原崇不耐的說完,不想再同他說話,便掛斷了電話。

而他在掛斷電話之後,駕駛著快艇的人,低聲道:「柏先生,好像有人要去追貨輪。」

說著,他把望遠鏡遞給了柏原崇。

柏原崇接過望遠鏡,看到海面二十幾條小艇,快速的向著海面駛去,那個方向是貨輪消失的方向。

這些人應該是慕洛琛或者容子澈安排的人。

想去他們?

霸道總裁欺上門,前夫拜拜 柏原崇眼底閃過一抹輕蔑:「不用管他們。」

今晚來多少人,他就讓他們葬送多少人。

來的越多,當然越好。

用鮮血染紅的大海,一定別樣的美麗。

……

貨輪上——

裴錦德聽到柏原崇掛斷了電話,臉色氣的發青。

他以為柏原崇會親自來結束慕洛琛和容子澈的命,但沒想到,他會不來。

不過到這個份兒上,也由不得他選擇了。

今晚不是他們死,就是他死。

活到這把年紀,他殺了那麼多人,不在乎這兩個。

而且,只有殺了他們,裴家才有起死回生的餘地。

裴錦德看了眼監控視頻,慕洛琛和容子澈已經被領到了中層貨艙,快要到甲板了。

裴錦德眼底閃過一抹狠戾,「立刻吩咐手下的人,把那三個老娘們綁到桅杆上,我要親自會會他們。」

「是。」

站在身側的人領了命令很快離開。

裴錦德拿了手槍,佩戴在身上,抬步也走出了監控室。

到了甲板上,裴錦德看著被高高吊起的慕老太太、容母、沈母,面上露出得意的神情,只要有她們在,他還怕他們不聽話?

想到自己當初落在他們手上,所受的羞辱。

裴錦德的眼睛漸漸的變得通紅。

他說過,會讓他們付出十倍千倍的代價!

這一天,終於到了!

裴錦德定定的望著貨艙的門口,那裡是慕洛琛和容子澈即將出來的地方——

跟著疤臉男在貨艙里走了很久,都沒看到裴錦德,亦或者家人,容子澈變得不耐了起來。

他們是故意在耍人?

一直在這個貨艙里兜圈。

容子澈的脾氣一下上下來了,攥緊了拳頭,想要開口質問這些人。

但還沒開口,走在最前面的人,忽然說:「到了。」

話說完,貨艙的門吱呀一聲打開。

強光射入眼睛,容子澈下意識的眯了下眼睛,以儘快適應現在的環境。

慕洛琛看著眼前的情景,臉色驟然緊繃,指關節因為太過用力,而發出咯咯的聲音。

容子澈慢了幾秒,也看到自己的家人被吊在桅杆上,他們距離地面有十米遠的距離,一旦吊著她們的繩子被割斷,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容子澈一個箭步衝到了前面,想要去解救人,可還沒衝到前面,裴錦德拿出刀,漫不經心的割著繩子。

「你再向前一步,我就把這條繩子割斷。」

容子澈腳下沒停,繼續往前走。

裴錦德臉色一沉,毫不遲疑的將刀割在了繩子上,刀刃切割著繩子,繩子以可見的速度被割開。

如果他再往下割一點,繩子就無法承受人的體重!

容子澈面上青筋暴起,硬生生的剎住腳,停在了距離他五六步遠的地方。

「裴錦德,你給我住手!」

裴錦德見他止了步,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陰鷙的說:「容子澈,怎麼不上前了?你不是挺能耐的嗎?我還記得,你那次羞辱我的時候,面上露出的神情,怎麼現在得意不起來了?」

容子澈咬緊了牙關,死死地盯著他。

如果目光可以殺人的話,他現在已經將他千刀萬剮!

裴錦德一點也不害怕被容子澈這樣盯著,相反的,他很享受容子澈露出這樣的神情,因為他知道,容子澈露出這樣的神情,代表了他對容子澈的折磨,起了作用。

他要的就是,他們生不如死。

這樣才能解他心頭的恨意。

裴錦德和容子澈對望了十幾秒,笑著說:「容子澈,現在你給我下跪,求我原諒你,說不定,我還能放了你母親。若是不照做,我從她們三個人里,隨機挑選一個,讓她們掉下來怎樣?」

容子澈不說話,裴錦德摸了下自己的鬍子說:「知道從十米高的地方,掉下來是怎樣的情景嗎?咚——!頭砸在地上,露出白花花的腦漿,眼珠子也可能會砸出來,那情景,見過一次,就再也不會忘記!尤其這個人還是你母親!」

裴錦德說完,咋了咂舌,威脅:「容子澈,再不下跪,我就割繩子了。」

裴錦德說著,彎腰再次將刀抵在了繩子上。

容子澈渾身僵硬,眼底露出熊熊的恨意。

明知道裴錦德這麼做,是在耍他,可他緩緩的做出一個彎腰的動作。

眼看著他要下跪,裴錦德停住了割繩子的動作,嘴角咧開。

「對,下跪,快下跪……」

但就在下一刻——

一隻手有力的搭在容子澈的肩膀上,沉聲道:「別跪。」

裴錦德見是慕洛琛阻止了容子澈,笑容立刻變得猙獰。 第586章鬥智斗勇

「慕洛琛,你來的正好,你家這老婆子還在昏迷著,你想看到她被折磨嗎?不想的話,就跟著容子澈一起給我下跪!」

裴錦德說著,鬆了容母的繩子,去割綁著慕老太太的那條繩子。

慕洛琛面容冰冷:「裴錦德,你若是割了這條繩子,我和子澈會立刻救下另外兩人,真到了那步,你就再無可以威脅我們的了。你確定,你要割斷這條繩子?」

「你肯捨得這老太婆?慕洛琛,你能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你跟這老太婆感情最好,你根本不會捨得她!」

裴錦德猖狂的笑著說。

「你儘管試試。」

慕洛琛抬步,繼續向前。

裴錦德見他面上沒有分毫的動容,心底產生了一絲的猶豫。

但下一刻,他大聲的吼:「把他們給我攔下!」

話音落,站在一旁的人,迅速的上前。

慕洛琛毫不猶豫,抬腳往離得最近的人身上踢過去。

而容子澈見到他動手,也立刻開始動手起來。

裴錦德站在旁邊,大聲喊:「立刻給我住手!否則我就要了她們的命!」

他連著吼了三遍,見慕洛琛和容子澈,沒有停手的意思,咬牙再次割繩子。

但就在這一刻——

慕洛琛忽然停下手,說:「裴錦德,我們做個交易如何?我放過裴家,你放過我的家人。」

聽到『放過裴家』四個字,裴錦德猩紅的眼睛,血絲褪去了一些。

目前,他最想要的,不是慕、容、沈三家魚死網破,而是讓裴家儘快度過這次危機!

只要讓裴家恢復以往的輝煌,那麼再對付慕、容、沈三家,要比現在容易的多!

上次,他不過是被沈清華給騙了。

再來一次……

他一定可以將三家,逐一擊垮!

但心動歸心動,他還是不肯輕易相信慕洛琛。

因為這個世界上,沒誰比慕洛琛容子澈更恨他的了!

心裡千迴百轉,實際上才不過過了短短几分鐘。

裴錦德陰笑著問:「你真的願意放過裴家?慕洛琛,我對葉簡汐、對你趕盡殺絕,你肯放過我?難道你當是三歲的孩童那麼好騙?」

裴錦德說著,又看了眼容子澈,對上容子澈滿是恨意的目光。

他又道:「就算你肯息事寧人,他肯?別忘了,他心上人溫如意,可是被我派人侮辱了兩次。」

裴錦德重重咬了『侮辱』兩個字。

容子澈眼底的恨意,濃重的像是一團化不開的黑霧。

裴錦德見狀,更加確定,容子澈不會放過他。

裴錦德說著不相信,可一直遲疑著沒下手。

慕洛琛知道,他已經上鉤了。

裴錦德一定不相信他的話,但會對他提出的條件,裴錦德卻不會輕易拒絕。

光復裴家對裴錦德來說有著莫大的吸引力,哪怕只有一絲可能,他也不會就此錯過。

黑眸直直的望著裴錦德,慕洛琛淡聲道:「裴錦德,雖然我很想把你剝皮拆骨,但我奶奶現在在你手上,我還有什麼不肯的?」

他說著走到容子澈跟前,抬手抓住了容子澈的手:「他聽我的話,我答應了,他絕不會不聽。這一點,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

話說完,他將一個東西,塞到了容子澈的手裡。

容子澈眉心蹙了一下,繼而垂下了眼睛。

裴錦德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地梭巡。

過了好一會兒,他開口道,「你空口白憑,我憑什麼信你?」

「我可以立字為據,將今天承諾的事情,都按照你的要求做到。」

裴錦德半眯了眸子,對旁邊的人吩咐:「去拿紙和筆過來。」

那人很快下去。

沒多會兒,再回來的時候,手裡已經多了紙和筆。

慕洛琛接過紙和筆,在上面寫了保證,然後按上了指紋。

裴錦德接過保證書後,卻沒有立刻放了扣押的人,而是端看著慕洛琛和容子澈,渾濁的眼睛,轉了幾圈后,不懷好意的說:「除了放過裴家外,你和容子澈還要為,曾經羞辱過我,付出應有的代價。」

「我要求的不多,你們每個人,往自己身上插一刀,以往的事情就此勾銷。」

容子澈沒想到裴錦德這麼不要臉,得了天大的便宜,竟然還敢提出這個要求。

他猛地抬頭看向裴錦德。

裴錦德似乎早就料到了,他會看向自己,語氣惡劣的說:「怎麼,不願意?容子澈,別忘了,現在是你們求我,如果我不樂意,可以隨時魚死網破!」

容子澈下頜動了動,想要說什麼。

但在他開口之前,慕洛琛擲地有聲的先開口:「好!」

「阿琛!」

容子澈不敢置信的望向慕洛琛。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