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的時候,氣氛似乎沒有那麼沉悶了。

蘇寒開口說話:"昨晚你們走後,我跟薇薇又去了趟薛梓桐家裡!"

"是你給我們打電話那會嗎?"百葉開口問道,她也是今天早上起床后,看見手機,才發現蘇寒來了那麼多的電話。 假皇帝漸漸招架不住,破窗而出,卻一頭撞進了網裡,細密柔韌的網裡嵌著銅絲,倆頭一收緊,網裡的人就被牢牢鎖住,他這才知道,原來皇帝一早就做了準備,頓時泄了一口氣,一抬頭,寧九站在面前,出手如閃電,封住他幾大穴位,讓他不能動彈。他被帶走,秘密關押。

皇帝連夜審問舞陽公主和如珠。開口就問,「白千帆在哪?」

舞陽公主很詫異,以為他肯定問計劃之類的,沒想到第一句就問白千帆,她嘴角牽起冷笑,「我就是白千帆。」

皇帝看寧九一眼,他走過來,抓起如珠的胳膊一扯,如珠慘叫一聲,胳膊呈一種怪異的姿勢垂下來。

皇帝面色平靜,「你們最好還是合作一點的好,朕的侍衛不是憐香惜玉的人,女人也照打。」

舞陽公主咬著唇,憤怒的看著寧九,寧九手上用力,脫臼的關節相互摩擦,骨頭擦出難聽的聲音,如珠慘叫連連,臉上一絲血色都沒有,滿頭大汗如雨般滾落,這是連鐵漢都難忍的酷刑。

「住手,」舞陽公主終於出聲,「你為什麼不相信我就是白千帆?」

「白千帆不會殺自己的夫君。」

「可我現在是南原的舞陽公主,背負著整個國家的使命,不能不殺你。」

皇帝堅持,「不管她是誰,都不會殺朕。不要再同朕兜圈子,快說。」

舞陽公主看了如珠一眼,猶豫了一下,「好吧,我說,她嫁給了藍將軍。」

皇帝臉色沉下來,「什麼時候的事?」

「與我同一天出嫁,我來東越,她嫁去將軍府。」

皇帝起身走到窗邊,陰沉的望著外頭漆黑的夜,過了一會,他轉過身來,「誰是真正的舞陽公主。」

「她,她是。」

皇帝過來重新坐下,「你是誰,為什麼和她長得一模一樣?」

「我是……」

「不能說,」如珠忍痛大叫。「說了咱們就會死。」

「朕不會殺你,但朕會讓你生不如死,」他的語氣平平,但舞陽公主冷不丁的打了個顫。

寧九不知道又使了什麼手段,如珠叫得腔調都變了,聽得人心裡瘮得慌,舞陽公主咬了咬后牙槽,「我若說了,你會放過我們嗎?」

「不一定,」皇帝漫不經心撩了一下袍子,「但是不說只會更慘。」

舞陽公主望向如珠,如珠已經昏死過去了,寧九下巴一揚,一個侍衛立刻提了一桶水進來,朝如珠身上潑,深秋的夜晚,寒意乍起,冰冷徹骨,如珠被激得一哆嗦,緩緩睜開眼睛,寧九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把尖刀,捏著如珠的下巴,一聲不吭劃下去。

「住手,我是千面人,我叫如玉,」如玉帶了哭腔,「不要動她。」

「什麼是千面人?」皇帝問。

如玉完全失去了氣焰,抽抽搭搭,「千面人是南原的一種巫術,從小用藥物飼養,千面人和誰在一塊就會長得像誰,會模仿對方的性格和舉止,然後趁機取而代之。」

「所以你們想殺了朕,取而代之?」

舞陽公主沒吭聲,但是答案顯然易見。

皇帝呵了一聲,「南原女帝很早就開始謀劃了吧,從把諸葛瑾瑜派到慕容淵身邊就開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這麼說,朕能當這個皇帝還是她的功勞。」他頓了一下,嘴角牽起一絲嘲諷的笑意,「她布了這麼大一個局,朕也耐著性子等了這麼久,以為會有多麼精彩的場面,居然就是這樣,以為憑你們三個人就能顛覆我東越,南原女帝的腦子長在腳板底了么?」

他冷嘲熱諷,出言不遜,如玉到底忍耐不住,「不許你侮辱我們陛下,她這麼做,是為了南原的百姓。」

「是嗎?」皇帝冷笑一聲,「說吧,朕洗耳恭聽。」

如玉抹了一下眼睛,「我們南原是一個美麗的國家,與世無爭,在我們的國家裡,奇花異草不計其數,各種獸類與我們友好相處,我們的地下有大量豐富的金礦,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可我們也是一個被詛咒的國家。從古至今,我們的人數,從來只有減少,沒有增加。我們國家,只有皇宮護衛隊,若是有別國來侵犯,我們派不出兵力來應戰。我們靠著天然屏障自保,可每隔數年,總會有人想盡辦法來侵犯,殺死我們的百姓,奪走我們的金子,藥材,香料,織布……」

「所以他想找人代替我,把東越控制在自己手裡,變成他的後援國,這樣就不怕別國來進犯了?」他琢磨了一下,「可就算是這樣,能打破對南原的詛咒么?她是不是還有別的計劃?」

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如玉也沒有再隱瞞的必要,說,「陛下打算控制了東越以後,將南原的百姓移民到東越境內。再從東越遷移一部分百姓過去南原居住。」

「朕明白了。」皇帝說,「她認為南原不適合居住,所以想讓朕的百姓去當替死鬼,替她看著金礦和資源,讓她的百姓在我東越境內安居樂業。為了這個匪夷所思,異想天開的計劃,南原女帝多年前就開始策劃了,」不過皇帝還是有些不明白,「難道他把白千帆留在東越就就是為了今天?」

「不是,當初將公主留在東越境內,對陛下來說是迫不得已的,陛下之前的目標是前太子墨容淵,只是後來,當皇上愛妻如命的美名傳到了南原,計劃才有所改變。」

皇帝不由得苦笑,原來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是他自己。愛一個人愛得眾所周知,成了天下人盡知的軟肋。

「她後來用畫像把朕引到南原,是想殺了朕?」

「不,如果皇上死在南原,勢必會引起天下大亂,會給南原惹麻煩。」

「悄悄殺了朕,封鎖消息,讓千面人替代朕回東越不就行了么?」

「那個時侯,假扮皇上的千面人還沒有準備好,千面人需要常呆在皇上身邊,有機會接觸皇上的身體,要有一個過程才能蛻變。」

皇帝看了寧九一眼,寧九立刻走出去對郝平貫低語幾句,郝平貫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皇帝接著說,「朕大概知道了,你們女帝把朕引去南原,只是為了讓朕看到千帆和藍文宇在一起,讓我們夫妻產生隔閡,只有讓我和千帆拉開距離,你才不會露出破綻,對么?」

如玉點了點頭,「千面人雖然相貌上可以一模一樣,但對熟悉親密的人來說,某些行為舉止上還是會有漏洞,拉開距離是最好的辦法。」

皇帝之前設想過種種,但他沒想到女帝的計劃這麼石破天驚,在人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用假皇帝控制東越,在他看來,這個計劃太過荒唐,就算假扮他的樣子,能假扮他的內心么?

他沒有殺如玉和如珠,而是將她們關在西華宮裡,那宮殿很大,但位置很偏僻,很少安排人住在裡頭。對後宮的嬪妃來說,幾乎相當於冷宮。

——————-

今天早點發吧,不要再糾結一更還是兩更,要完結了,卡文很厲害,我慢慢寫,你們慢慢看吧,橫豎就是下個月。 蘇寒點了點頭:"你們沒有接電話,我便跟薇薇兩個人過去了!昨晚的確是薛梓桐將曾佐凡藏起來了,我們第一次過去的時候,她將曾佐凡藏在她衣櫃後面的更衣間,因為更衣間太小,又太隱秘,所以我們都沒有發現,只不過我第二次過去的時候,曾佐凡已經不在了,我也不想讓薇薇為難,就快速離開了!"

百葉忍不住皺眉:"這個薛梓桐還真膽大的,曾佐凡這樣的人,她都敢藏匿!"

戚薇薇忍不住搖搖頭:"百葉,不是你想的那樣,她只不過是太傻了,這一切都怪我,是我把曾佐凡介紹給她的,不然她也不會這樣做!"

百葉聽到戚薇薇的話,下意識的皺了皺眉,倒是沒有說什麼。

蘇凜開口說道:"薇薇,你別想了,這些事情也不能怪你,人作惡,天在看,曾佐凡心術不正,不會得到什麼好報應的,就因為韓蘇蘇聽見了他和高小芝的對話,他就有置人於死地的心思,其心可誅,我昨晚檢查韓蘇蘇的身體,發現她體內的細胞極可能已經發生病變了,她現在整個人高燒不退,脾肝腫大,我希望是我想多了,不然的話,這個韓蘇蘇,這次可能難說了!"

聽著蘇凜的話,戚薇薇的眸子猛地一縮:"韓蘇蘇,她怎麼了,她怎麼會跟曾佐凡扯上呢?"

想到戚薇薇和韓蘇蘇的關係,蘇寒忍不住蹙眉,他開口解釋道:"韓蘇蘇昨天來找我,我不在辦公室,正好她也不知道聽到高小芝和曾佐凡說什麼,應該是聽到了不應該聽的,被曾佐凡抓到南溪大橋那邊的化工廠去了,那邊以前爆炸過,化學物質不達標,據說還有一些輻射元素,也沒有人具體去探究過,只不過,那邊的人現在已經全都搬走了,韓蘇蘇在那裡,昨天應該帶了十來個小時,昨天被救回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奄奄一息了,晚上一直在發燒,小凜去看的時候,說她的情況很不好!"

戚薇薇的神色變得沉重,雖然說,她的確很不待見韓蘇蘇。

可是,韓蘇蘇就是大小姐脾氣,囂張跋扈,說到傷人害人之心,卻沒有。

而曾佐凡的行為,則是徹底要人命的。

這讓戚薇薇很是不能接受,他這種人,就應該早點被繩之以法!

"到了醫院,我也去看看她吧,畢竟,我也跟她認識!"戚薇薇悶悶的說道。

蘇寒點了點頭:"那行,到時候我們一起過去,你也別太難受了,現在醫療技術這麼發達,韓蘇蘇應該會沒事的!"

戚薇薇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了。

蘇寒卻在心裡計較著,怎麼將韓家人支開,他帶著戚薇薇去看看韓蘇蘇。

不然的話,戚風是不同意戚薇薇跟韓家人接觸的。

下了車,蘇寒在蘇凜耳邊低語道:"小凜,戚叔叔不喜歡戚薇薇跟韓家人接觸,但是她既然想看看韓蘇蘇,你就借口檢查,帶她出來,不要讓韓家人跟著!"

蘇凜點了點頭。

戚薇薇和百葉蘇寒三個人,在醫療器材室里待著。

蘇凜去帶韓蘇蘇過來。

蘇凜推著韓蘇蘇進來的時候,戚薇薇有點難以置信。

她跟韓蘇蘇才幾天沒有見面,此刻再見,她看見韓蘇蘇,好像受了讓人難以想象的折磨。

她的雙眼無神,神行憔悴,戚薇薇竟然有點忍不住憔悴。

韓蘇蘇雙眸微抬,看了她一眼,一言不發。

蘇凜給韓蘇蘇做了幾項簡單的檢查,便帶著她離開了。

戚薇薇覺得有點眼睛酸酸的,蘇寒安慰了她一聲:"薇薇,別難過了,我們去看戚叔叔吧!"

蘇寒摟著戚薇薇往外走。

百葉跟在他們身後。

其實,百葉非常好奇,雖然戚薇薇長得好看,可是,蘇寒和蘇凜什麼樣的美女沒有見過啊,他們兄弟倆,卻偏偏都喜歡上戚薇薇。

這讓百葉很是難以理解。

她想靠近戚薇薇,她想知道,這個女人身上,究竟是什麼特質,在吸引著蘇寒和蘇凜。

只不過,他們三個人剛剛走出醫療器材室,蘇寒就轉身看著百葉:"百葉,你去韓蘇蘇那邊看看,她究竟什麼情況,我陪著薇薇去看戚叔叔!"

百葉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了。

韓蘇蘇病房。

蘇凜拿著血液化驗單,神情十分嚴峻。

韓蘇蘇的病情,的確很嚴重。

韓盛明就是光看蘇凜的臉,就知道情況肯定非常糟糕。

蘇凜給韓盛明使了一個眼神:"韓先生,我們出去外面說吧!"

韓盛明綳著臉,點點頭,他生怕自己的神情稍微鬆懈,就會流露出痛苦和難過的神色,讓韓蘇蘇看了,也跟著傷心難過。

兩個人站在手術病房外面,百葉就站在不遠的地方。

蘇凜對韓盛明說:"韓先生,昨天我也給你說了,韓小姐主要是因為吸入空氣中大量的化學物質,而且,據我們昨天的分析,她還遭受的了輕微的輻射,可是,就是這輕微的輻射,就已經造成她的造血幹細胞異常,簡單的來說,就是一種造血幹細胞惡性克隆性疾病!"

韓盛明聽著蘇凜的專業術語,聽得一知半解:"路院長,您直接告訴我,什麼病吧!"

看著韓盛明頃刻間蒼老,似乎整個人都變得搖搖欲墜,絲毫沒有商場上那般霸氣冷厲。

蘇凜忍不住嘆口氣:"我也沒有瞞你們的必要,韓小姐得的是白血病,而且是突發性的,主要的原因就是化學物質和放射線,我想韓先生也能理解,畢竟南溪大橋那邊的化工廠,現在已經沒人住了,前幾年發生病變的人,可不止一兩個!"

韓盛明的眼睛里閃過一抹心痛:"路院長,她這是病變后就發現端倪了,是不是治癒的可能性更高一點呢!"

蘇凜想了想,開口道:"這我們要通過治療,儘可能的完善各種預後分析層所需要的檢查,然後才能制定個體化的治療方案,韓先生,我也不想打擊你,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韓盛明痛苦的點點頭:"我知道,我能承受,只不過,路院長能給我講講,都有那些治療方案嗎?好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蘇凜點了點頭:"具體的治療方針,式通過合理的綜合性治療,使白血病預后得到極大的改善,當然了,還有藥物治療,放化療,韓先生應該也知道,無論是那種治療方案,都是很痛苦的,得病容易去病難,這個誰也不例外,當然了,還有一種治療方案,即幹細胞移植,這要根據病人自身的情況而定,極少數特殊患者,我們會從病人的自體中移植受益,但是絕大多數的患者,做的都是異體移植,現在的醫療手段先進,異體移植治癒白血病的效果,遠比其他治療方式效果強,而且根治的可能性大!我也希望韓先生,能儘快的讓韓夫人,或者韓小姐的兄弟姐妹,來醫院做一下配型,韓小姐的白血病,主要是造血幹細胞發生病變,必須要配型才行!"

韓盛明點了點,再三感謝蘇凜:"謝謝你,路院長,我會儘快安排家裡人來配型的!"

蘇凜搖搖頭:"沒什麼,這是我應該做的!"

蘇凜跟韓盛明說完之後,就跟百葉一起離開了。

"走吧,我們去看看戚叔叔,正好你跟我哥,也趕緊去尋找曾佐凡,他只要還在某個角落,看著我們,我就覺得是個禍害!"蘇凜說道。

大數據修仙 百葉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走吧!"

百葉很蘇凜來到病房的時候,戚薇薇正在給戚風倒水,蘇寒坐在病床邊,不知道在給戚風說什麼笑話。

戚風笑的合不攏嘴。

蘇凜看著這一幕,臉上劃過一抹苦澀的笑容。

百葉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我們先進去!"

蘇凜點了點頭。

兩個人進去后,蘇寒和戚薇薇,還有戚風三個人,同時看過去。

蘇凜笑著走過去,幫戚風把把脈。

幾個人坐在病房裡說了一會話,蘇凜便開口道:"哥,我們走吧,病房人太多了,對戚叔叔的病情不利,薇薇救留下來照顧戚叔叔吧,我們幾個先出去,我正好跟我哥有幾句話要說!"

戚薇薇點了點頭。

看著蘇寒三人離開,病房裡立馬變得清冷起來。

戚薇薇笑著走過去,坐下來,跟戚風說話。

蘇寒和蘇凜出了病房,蘇凜看著蘇寒:"哥,這兩天是周末,你抓緊時間找曾佐凡吧,不然上班后,你也無法兼顧太多的事情,免得曾佐凡又生出什麼幺蛾子!"

蘇寒點了點頭:"這事我知道,只不過,曾佐凡現在不可能出來了,他估計等自己的傷好點,才會出現吧,這段時間,你自己小心點,百葉這段時間,也留在南希市,就住在我那邊!"

蘇凜聽著蘇寒的決定,也沒有什麼異議。

只不過,想到戚風的病情,他就忍不住皺眉:"哥,戚叔叔的病情,我們要一直瞞著薇薇嗎?你要知道,已經快瞞不住了,戚叔叔的病,撐不了多久!"

蘇寒看著蘇凜,無奈的嘆口氣:"這件事情,根本沒有辦法,能瞞多久,是多久吧,最起碼,我希望薇薇快樂的日子,多於傷心的日子!" 醫生給木兮做檢查的時候,紀澌鈞一直跟在旁邊。

雖然眼前這兩個男人都是有資歷的老醫生,但是素來不輕信別人的紀澌鈞,還是不放心立即給呂鋥涼打電話讓他過來一趟。

男醫生給木兮做完檢查后,眼神若有所思看著女醫生,女醫生似乎看懂了,重新給木兮做了一遍檢查。

無聲之中,在醫生的對視反覆檢查下,氣氛變得有點嚴肅。

擔心的紀澌鈞微微抿著下唇,目光來回打量醫生的表情。

檢查完兩個醫生又對視了一眼,像是統一了意見,男醫生抬頭望著紀澌鈞,「紀總,能否借一步說話?」

「請。」

紀澌鈞替木兮整理好身上的被子后,吩咐打水回來的保鏢看好木兮。

擔心醫生髮現了其他情況,不想讓木兮聽到這些話為自己的健康擔心,紀澌鈞出來的時候順手把門帶上。

出來的醫生看了眼四周的保鏢,還是頭一回見到這種排場,剛剛在病房裡氣氛還沒那麼嚴肅,這會一出來,醫生和紀澌鈞說話時都是提心弔膽。

「醫生,她怎麼樣了?」

「內傷倒沒什麼,只需要多加休息就能康復,只是……」

「只是什麼?」

猶豫不定的兩個人對視一眼后,正要跟紀澌鈞說明情況,病房裡就傳來女人的尖叫聲。

「放開我,不要碰我……」

聽到是木兮的叫聲,紀澌鈞心頭一緊,擔心木兮出了什麼事提步就要進病房。

病房門推開,從裡面跑出來的女人在門口轉圈打量四周。

「兮兮……」紀澌鈞還沒走到木兮面前,從病房出來的另外一個女人跑到醫生面前,抓住醫生的手,指著木兮,「醫生,她是個瘋子,快把她送到精神病院去。」

「你給我閉嘴!」紀澌鈞瞪了眼那個在詆毀木兮的女人。

何以笙簫默(顧漫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木兮低頭看著自己的手,什麼都沒有,她的孩子不見了,一定是壞人把孩子藏起來了,木兮轉身指著四周圍的人,「把孩子還給我,把孩子還給我!」

「兮兮,是我。」剛剛還斥責別人的紀澌鈞,這會已經注意到木兮的精神狀況不對勁。

轉身望著他的女人,歪著腦袋盯著他看了數秒后,眼裡浮現了陌生,像是根本就不認識他,「你不是,你不是我的孩子……」用力推開紀澌鈞,跌跌撞撞的木兮抓住人就往對方的懷裡看,「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看到木兮要過來,女人嚇得躲到醫生身後,「醫生,我沒說錯吧,她就是一個瘋子,就是一個瘋子,快把她送走,她精神有問題,會殺人的。」

紀澌鈞衝過去把木兮抱在懷裡,抓著木兮的手,安撫木兮的情緒,「兮兮,沒事,兒子沒事,你想見他,我馬上讓人把他帶過來。」

「不,不,他死了,他死了,他們拿刀把他殺死了……」精神恍惚的女人念念叨叨,忽然用力一把推開紀澌鈞,沖著紀澌鈞大聲嘶吼,「你們都是壞人,你們都是壞人!」

紀澌鈞不敢相信,木兮才消失不到兩個消失,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看到木兮成了這樣子,紀澌鈞恨不得把梁號材剝皮抽筋!「兮兮,我是鈞哥,別怕……」

「不,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害怕的木兮捂著腦袋不停通過嘶吼嚇退這些接近她的人。

而此時,在不遠處,穿著濕漉漉衣服的喬隱,拿著手機拍下眼前這一幕,在木兮跑進病房后,喬隱立即轉身離開。

看來,他們沒估計錯,得趕緊找精神科的醫生過來才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